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3147|回复: 48

    [原创] 主导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7 15: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山办点事,顺便和一个朋友约好一起吃饭。事情办得出乎意料地顺利,到她公司楼下的时候,距离她下班还有很长时间,就坐在大厅等她。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大厅,大到第一次到那里的我,一走进去就“哇!”的一声,显露出了十足的土包子气。没去过的人,真的不知道有多大——钢结构支撑起来的玻璃穹顶,足足有好几层楼高,里面就像一个室内花园一样,树木、庭院、景观、长椅,两旁还有便利商店。
           我在里面静静地坐着,眼前是各种行色匆匆的人,好似赶火车一样急急忙忙地走着。他们光鲜亮丽,尤其是姑娘们,好像发着光一样。在他们中间,本来就一股土包子气的我,因为穿着松垮垮的棉布衣服,更加显得土里土气的。
           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有一个姑娘在怒气冲冲地打电话,听起来是因为联系的专车迟到了。我偷偷地看着她,她穿着小礼服,画着很精致的妆。看着这样的打扮,我想,在她心里,一定希望自己是温婉如玉的。但她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先是和同事说了半天,然后是和专车的司机,再然后是和不知道谁的人。过了好一会儿,声音终于停止了。我又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她已经拿出了一盒眼影,正在对着小镜子很认真地补妆。
           我突然想起以前在英语课上认识的一个人。我们在那个课上只用英文名字,所以姑且称她F吧。F和这个姑娘很像,也是每天都画着精致的妆。尤其是眼睛周围,一定看不到皮肤的原色。绿色、蓝色、粉色……在不同的季节,F带着不一样的妆容,但都亮闪闪地发着光芒。
           那时候我还没有毕业,F已经在一家世界500强的公司工作了好几年。刚认识的时候,我觉得她是我所羡慕的所有元素的集合:她上下班都可以打车,由公司报销;她可以到国外去出差,出差时会住非常奢华的酒店;她一个月挣2万多块钱(那时候房价每平米才1万多);她家在二环内有三套房子;她的每一件衣服都那么好看;她用的所有东西都那么精致,精致到我如果在店里看到,都不敢看价签……
           她过着那样的生活。而我,我从小到大基本都是捡别人穿剩下的衣服穿的;哪怕到很多年之后,都已经工作了,买牛仔裤还是跑到早市挑了半天才选了一条60块钱的。上班就更别说了,那年暑假我在东二环找了份挂职实习的机会,为了省车费,我居然每天早上5点多就爬起来,花三个多小时从北五环外骑车过去。
           在我哼哧哼哧蹬着我那辆祖传的破自行车的时候,F正坐在开着空调的出租车里,悠闲地前往离家也就10分钟车程的公司。
           我们俩的差距,就是那么大!大到我都不敢有这样的豪言壮语:有朝一日,我要过成这个样子!事实上,那个英语课因为教的是当时并不热门的英语口语,所以来上课的基本上都是外企的中高级管理人员,而且基本上都是来自会给员工报销学费的实力很雄厚的外企。在这些人中间,我是一个绝对的异类。
           在这些人中,只有F也是女孩,和我的年龄差距也不太大,因此从生理的角度上来讲,我们更相近些,我便和她的关系格外近一些。但是,这种相近也仅仅是生物学角度而已。更多的时候,我遵循着这个社会约定俗成的阶级界限,和她保持泾渭分明的距离,同时又悄悄地羡慕着她。
           对她态度的扭转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F在出差的时候,因为鞋跟太高了,下楼梯的时候跌了一跤,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脚腕骨裂了,她因为这个原因,连续两个多月没有上课。在那段时间里,有一位老板同学请客,在忘了是三里屯还是后海的胡同里找了一家饭馆。
           商量这件事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F了——因为她许久没来,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我便提议,把她约上一起。
           吃饭那天,我从学校出发,到F的家附近接她。F出门自然是要叫出租车的,出租车东绕西绕,把我们放在了一个小胡同的一端,因为胡同太窄,车就走了。原本说饭馆离胡同口很近,我就扶着F,一步一步往里走。
           走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了:按说离胡同口近的话,怎么也该到了。F的好心情大概也荡然无存了,更确切地说,大概一开始的心情也不怎么好,现在则坏到极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F发脾气,她不断地抱怨请客的人,怎么选了这么一个时间来吃饭、怎么约了这么一个地方、怎么这么不会安排……
           F虽然不重,但是她把大部分身体压在我身上,短时间我还撑得住,时间长了就累得很。本来很疲惫的路途,如果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聊聊天也就过去了,但是耳边听到的却是她喋喋不休的抱怨和牢骚。我觉得很委屈——明明不是我安排的,为什么要说给我听呢?何况,安排饭局的人更多地考虑的肯定是哪家店的饭更好吃,想不到她的脚也是很正常的,何必牢骚成这样呢?
           我本来以为她见到他们会大发雷霆,想不到的是,真的坐到饭桌边上,F居然妆容整齐、彬彬有礼,举手投足又恢复了闪亮亮的感觉,丝毫看不出她曾在黑暗的陋巷中连续抱怨了20多分钟。
           我现在都没想明白,明明是别人安排的饭局,她为什么要冲我发脾气?事后我才想起来,明明是我提议约上她的,又是我去接她的,还撑着她走了20多分钟的路,她居然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为什么?
           那个课我总共上了两年多之久,也因为这样,渐渐对F熟悉了起来。随着熟悉,F在我面前展现了越来越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比如她大部分时候心情不好,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是和我们分享她作为甲方是如何骂乙方的。那些话尖酸、刻薄,难听到无法让人相信是从这样美丽的一张面孔中说出来的。而乙方所犯的所谓“错误”,在我看来并没有严重到需要被这样折辱的地步,甚至很多时候,乙方的做法是有一些道理的。
           比如,F跟我们讲,乙方居然大逆不道地以竹笋为装饰元素,布置她们公司年会的场地!我说:竹笋一夜之间就可以长高好几米,这是“厚积薄发”的好寓意啊!F说:我们公司早就不是生长期了,我们是成熟期,我们不要竹笋!我们要设计成竹子!
           在我看来,和很多百年老店相比,刚刚十多年的公司,实在和“成长期”没什么关系;哪怕是到了百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寓意也远比“已经成熟到不需要生长”更美满一点。何况,即便这样的祝福是想错了,也实在不至于被她用那些我不忍写出来的词语来伤害。
           她觉得乙方的痛哭和连夜返工是理所应当的;而我虽然并不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却认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因此很看不懂她:她比我的年龄还要大了几岁,难道小的时候没有受过传统文化的沉浸么?
           F的不开心大部分都来自工作。她时不时会抱怨自己很累,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说压力很大。我后来劝她,既然不喜欢,那就干脆换一个工作好了。她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我,半响以后说:“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根本就不懂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
           我到后来自己上班的时候,才相信F真的过得很不开心。她每天打车到离家10分钟车程的公司去上班,居然还会迟到。我当时很不能理解她说自己“起不来床”是什么意思,真到自己上班的时候,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对自己那份工作的厌恶,也到了让我起不来床的地步,让我每天都要做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才能说服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让我一旦不是卡着点到达单位,早到了哪怕几分钟,都觉得自己吃了很大的亏。
           如果F也是这样,那她过得得有多苦?
           彼时我虽然没有这样的切身体会,但还是慢慢没有了对她的羡慕,转而是同情,然后就不断劝她换一种生活方式。F后来终于换了一个工作,据说挣得比原来更多。那时候我还是在校生,不明白后面这半句话的含义,于是就只好由一眼就看明白的老板同学告诉我:她换的公司还是一个外企。换汤不换药,F从一个外企跳出去,进了另一个外企。
           我又不明白,既然已经发现自己不适合这样的工作了,为什么还要走这样的路?我问F,F又是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我,然后幽幽地说:“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根本就不懂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她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带着浓淡相宜的妆容,精致得好似礼品店里的偶人一样。
           我和F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我们俩的课程都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我找的工作彻底用不到英语,便不再继续在这方面花钱;F找了一个外国男友,也就不再需要通过课程来提高英语了。在最后一次课上,本来大家是在用英语自由讨论某一件事情,F突然叹了口气说:“你们都被洗脑了,你看你们的价值观这么趋于统一!”
           她不断地抨击现实、抨击社会,抨击失败的教育和糟糕的交通。我后来问她:“你又何尝不是选择了同样的价值观呢?既然你早就觉得自己不适合外企,为何要为了高薪留在这个领域呢?你为何不能去旅游、去支教,过着自由的生活呢?”
           因为本来就在发泄怒火,我的提问彻底把她引爆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过后,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经济条件如此雄厚的F,为什么一定要过让自己不开心的生活?
           换一种问法是:到底是谁把F捆绑在了自己不喜欢的地方?
           我在毕业之后,一直用来引以为戒的就是F。我生怕自己变成这个样子:把自己捆绑在某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地方,哀哀怨怨地过完这一生,看上去趾高气昂、不可一世,却连改变的勇气都没有。
           辞职的时候,同事和家人都不理解我,我却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的工作和F不同,没有那么高的福利、那么高的薪水,更没有那么光鲜和受人瞩目,当然也没有乙方来让我骂;不过,其实也没有那么辛苦。看上去,我们的工作那么那么不一样,但在我眼里,却是一样的。
           就一样在,这份工作都让我们那么疲惫、那么沮丧。
           因为有类似的感受,慢慢有点理解F,有点明白她所谓的“天真”是什么意思。曾几何时,我也不敢换一种生活环境——现有的生活虽然不理想,但是,周围的谁不是这么过的呢?何况,换一种未知的生活方式,就一定能好吗?
           尤其是“未知”这两个字——未知,更加深了这种恐惧。
           谁都会面临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努力适应,改变其实是逃避的表现——这样的鸡汤,一日又一日地“教育”着我。我一度觉得这样是正确的,直到有一天法师说:“人的生命是有无限可能的。”
           听到这句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法师并没有完全理解我的情况。我有什么什么原因、什么什么现实,这些原因、现实,注定了我必须用现在的方式活着。但与此同时,我突然想到F,想到很多很多年之前,我对F说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时,F对我说“你太天真了。”
           谁绑住了F?
           谁绑住了我?
           几个月以后,我坐在朋友所在的公司下面。每天四点就起床的生活持续了很久,导致在山下无论几点起床都觉得小菜一碟。坐在那里,很自然就会将注意力放在耳朵上,静静地听着周围的声音。逐渐习惯了走路的时候观照自己足底的感受,于是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身旁,那么多火急火燎地走着跑着的人,大抵是习惯了这个有着号称亚洲最高穹顶的超级大厅,他们忙碌地走着,无暇欣赏阳光透过玻璃投射下来的光线。他们露出严峻的表情,好像抓住了整个世界,但却连近在咫尺的东西都感受不到。
           我能理解他们的焦虑——工资越来越高了,钱却好似越来越不值钱一样。几年前大家还觉得月薪上万是遥不可及的事情,近几年可能很多人都实现了,又开始鼓吹年薪50万了。应届毕业生的起薪已经是我当年的3、4倍,依然觉得没有前途。而正在工作着的,一个月挣七千的人,焦虑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是穷人;一个月挣一万的人,焦虑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是穷人;一个月挣两万的人,焦虑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是穷人;一个月挣五万的人,居然还焦虑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是穷人……
           也不知道,挣多少钱就是富人了。
           因为这样的焦虑,所以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在电话里和人发脾气,然后又因为这样的焦虑,不敢暴露自己的情绪,于是刚刚吵完架立刻坐在那里按下怒火耐着性子补妆。
           这样的人,让我想到F。
           我又在想,那个十多年前就已经月薪两万多的F,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呢?倘若穿得好像破麻袋一样我,现在看到依旧光鲜亮丽的她,我会说什么?
           我想,我会告诉她:人的生命其实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一如十年前我曾经告诉过她的那样——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社会是什么样子。
           一如一年前法师曾经告诉过我的那样——那个时候,我险些被周围的价值观念吞噬。
           如果我这样告诉她,她会如何反应呢?也许,她还像以前一样,用那么漂亮的双眼不屑地看着我,用带着彩光的双唇告诉我:“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根本就不懂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
           我在社会沉浮的十年,既没有得到很高的职位,又没有得到高额的报酬,更没有什么权力和社会地位。这十年,用惯常的价值观念来讲,当然是失败的。一个失败者,自然也没有资格在一个成功者面前,说自己很懂这个社会。
           好在,慢慢接触了佛法,慢慢懂了些生命的道理——虽然还做得不好,多少知道一点。
           知道以后就觉得,哪怕不懂这个社会,其实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关系。
           毕竟,生命比社会,要重要太多太多了!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7 18: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分享!
    发表于 2017-9-17 19: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师父说过:再繁华也是无常。
    发表于 2017-9-18 08: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师兄。觉得心里的痛苦疑虑排除了一些!
    发表于 2017-9-18 09: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善!
    发表于 2017-9-18 10: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自他苦,抉择生命的真正意义。
    发表于 2017-9-18 13: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分享,随喜师兄对生命的深入思考和智慧抉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加油
    发表于 2017-9-18 14: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没有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
    发表于 2017-9-18 17: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爱师兄的文章,多写写吧,都是很现实的感受
    发表于 2017-9-18 22: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功德,分析深刻感悟多多。
    发表于 2017-9-19 1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师兄分享,很受启发。
    发表于 2017-9-19 11: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分享!
    那天上课,法师说了一句,试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答:业力。
    如果没有遇到师法友团队,末学肯定还是顺着业力在漂浮……
    感恩顶礼师父!
    发表于 2017-9-19 11: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分享
    发表于 2017-9-19 11: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改变的勇气,因为还在被前方的“无知”束缚!阿弥陀佛,感恩师兄分享!
    发表于 2017-9-19 12: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比社会重要太多了……感恩师兄
    发表于 2017-9-19 13: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您的文章,仿佛看到星星,特别喜欢
    发表于 2017-9-19 13: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您的文章。随喜赞叹师兄
    发表于 2017-9-19 13: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hai0070 发表于 2017-9-19 11:17
    随喜赞叹师兄分享!
    那天上课,法师说了一句,试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答:业力。
    如果没有遇到师法友团队 ...

    发表于 2017-9-19 13: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
    人若看破一条,就一定解脱一条。
    有人贪财,有人不贪财,却在美色面前过不了关------这几条任何一条都不容易解脱,不过,通过闻思教理,慢慢修行,也会放下的。
    如是上根利智,那就不用再说了。

    佛门说知足少欲,那个一定是非常快乐。
    世人,被五欲所束缚,真的很苦!

    愿我们用佛法来饶益自他,都能离苦得乐,法喜充满!
    发表于 2017-9-19 17: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分享,一如既往的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