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462|回复: 3

    龙泉归来话奇缘(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0 10: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贝壳1204 于 2017-6-20 10:25 编辑

                                             龙泉归来话奇缘(二)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e98b90102e9ib.html
                                       学诚法师博客---俗众弟子

    三、小狗护法,体解群生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终于在大年初一晚上的6点30分左右到达了凤凰岭,比我之前和迟师兄约定的时间居然提早了至少半个多小时。
      
        一下公交车,我就赶紧给迟师兄打电话,因为此时夜色已经一片漆黑,在荒无人影的山脚下,我开始有些害怕了,郁闷的是,迟师兄的手机却无法接通了,打了几次都是如此。此时我的手机也已经快没有电了,我赶紧又给嫂子打电话,问她我该往哪个方向走。嫂子告诉我往上山的方向直走,大概几里路的路程,并安慰让我不要害怕,说寺院的信号不是太好,迟师兄有可能接收不到,让我自己先慢慢往前走,她再给迟师兄发信息,让迟师兄去接我,并告诉我实在不行的时候,就直接给禅兴法师打电话。
      
        就在我边接着嫂子的电话,边往上山的方向刚走没几步的时候,突然从我身后悠悠地走过来了一条类似哈巴狗的黑白相间的小狗。当这条小狗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对它生起了对任何小动物都未曾有过的无比亲切和喜爱感。小狗悠悠地走到了我的前面,并和我保持着不到2米的距离,开始和我一起朝上山的方向走着。起初我并没有多在意它,我一手拿着电话和嫂子通话,一手拉着行李箱往前走。走一会有点累了,我就干脆停下脚步,心想等给嫂子讲完电话再走吧!结果我一停,那条小狗竟然也跟着原地不动,摇头摆尾不往前行,还时不时抬头看着我。
      
        我开始对这位不速之客起了好奇心,心想:“莫非这小狗是来陪我一起上山的?”心里这样想着,就挂了嫂子的电话,继续前行。我一走,小狗果然也立刻起身跟着继续走,还是始终和我保持着不到2米的距离。我的好奇心更重了,夜晚的山下空无一人,我就开始试着和小狗交流。我说:“小狗狗,这么晚了,大黑天的你是从哪儿过来的啊?是不是专程来接我一起上山的啊?”我一问,结果它就悠悠地冲我摇摇尾巴。由于北京的天气比家里冷些,加上拉着个行李箱,手冷得受不了了,我就打算再停下来休息一下。我开始想试试这小狗的灵性,看它能否听懂我的话。于是我自己停下来之前先对小狗说:“小狗狗,我累了,咱们休息下再走吧!”结果这只小狗真的就原地坐下来,仰起头对着我默不作声。
      
        我开始觉得有些神奇了,心想也许我和这只小狗真的有缘,不禁心底一阵欢喜,胆怯之心竟也随之减退了。小歇之后,我准备继续前行,想赶紧先到寺院再说,于是我就对小狗说:““小狗狗,我们走吧!”结果它又很听话地起身继续跟着我走。我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就开始和它更亲切地交流了起来,不再叫它“小狗狗”了,而是改叫它“师兄”或“狗师兄”,并自言自语道:“师兄,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很喜欢你,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啊?我知道一定也是的,对吧?来,师兄,到我跟前来吧,离我近点,咱们一起走吧!”小狗真的就悠悠地走到了我的跟前,开始和我并排走着。我们一路聊着,走走歇歇,我走,狗师兄就走,我停,它也停。
      
        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凤凰岭山门,又走了大概十多分钟,才看到有一栋房子,有些灯光,而且大门前一个穿着厚厚大衣的中老年人,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在路上不停地徘徊着,走近一看才知道那房子是驻凤凰岭的公安派出所。我猜想:“这位中老年人应该是巡逻的人吧?总算遇到人烟了,赶紧问问龙泉寺还有多远?” 结果我冲着那人亲切地叫了几声“师傅您好”,他都没反应,我干脆走近些去问,他还是没反应,而且开始拿着手电筒照着我上下打量了起来。我开始觉得这位老人家有些诡异,看看四下仍无他人,除了树林,就是远处山上的灯火,一下又害怕了起来。
      
        幸好小狗当时一直尾随着我,寸步不离,那一刻,我觉得小狗就是我的保镖、亲人、护法。我赶紧拉着箱子叫上“狗师兄”快步离开。等离那位老人有些距离了,我赶紧停下,掏出手机给禅兴法师打了个电话,告诉法师我当时所处的位置,并询问寺院的距离。法师很和蔼、很慈悲地安慰我说:“没事,不要害怕。你继续往上走,再有差不多5分钟的路程就能到达龙泉寺了。”并叮嘱我到寺院之后先去客堂挂单。挂了法师的电话,我就很焦急地对小狗说:“狗师兄啊!你要是真是我的大护法,你就把我带到客堂去吧。我自己一点方向感都没有了啊!”
      
        我们又往前走了没几分钟,果然到了一个丁子路口,小狗意图带着我往右上方的方向走。我却突然停下了,因为我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而小狗带我走的方向路况看起来不怎么好,而且也没有什么灯光,有灯光的地方好像是还要往继续往山上走很远很远的地方;恰好另一个向左拐的地方路况却很好,好像还有几辆车停着。见我犹豫不定地停下了,小狗也停下了,坐在上面看着我,不走也不动,仿佛在示意我路是对的。可我还是有些顾虑,不愿意走。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人从山上下来了,我赶紧上前询问方向,经过确认,小狗是对的,上去一转弯就是寺院的大门了。我赶紧快步赶上了小狗,高兴地表扬了它。
      
        进入寺院的大门,路口和门更多了,我跟着小狗一直走着,每走到一个门口我都要再确认一下小狗带领我的方向是不是通往客堂的,奇怪的是,每次都是正确的。渐渐地,我开始有些佩服这位颇具灵性的“狗师兄”了。就这样,七转八拐地走上了通往客堂的最后一个山门。在那里,我一下更迷茫了,只见正对着山门的是一尊露天的大佛像台,前面有很多人在点酥油灯,佛像后面好像就是一座山头,四周根本没有什么房子了,而且朝佛像去的路也很不好走,我一下不知该往哪儿走了。当我站在那踌躇不前的时候,小狗却已经蹲坐在了山门右边的一个很小的门帘子旁边,抬头看着我,我当时甚至都感觉到了它不能用语言和我交流的焦虑心情和充满想要得到我的信任的期待眼神,而我却依然疑惑地问道:“师兄,你跑那儿坐着干嘛去了啊?赶紧过来咱们找找路,看客堂在哪儿?这山怎么上去?”可这次我怎么叫他,它都坚定地坐在那儿不动,我一下又意会到了它的示意。心想:“不会这儿就是客堂吧?这么窄的一个小门,简直就像是一个通往小柴房的门?怎么可能是这儿?要真是这的话这客堂也太偏僻了吧?”心里这样念叨着,但仍然选择了再相信狗师兄一次,我抱着跟着进去看看的心态,跟着小狗进去了。
      
        没想到的是,这么窄小的门进去之后,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院子!而且又有一个分叉道,我进去之后就选择直接往右边走,狗师兄却往左走了,眼看我们又要背道而驰,小狗又立刻停了下来抬头望着我,我也停了下来看了它一眼,但这次我没有犹豫,赶紧朝左边拐了过去,选择跟着小狗走。我一过去,小狗立刻又带着我往前走。刚拐进去没几步,遇到了一位义工师兄,我赶紧询问客堂在哪。那位师兄笑着朝我前方一指:“那儿,正对着你前面的就是。”我抬头一看,果然,前面没几步距离的一个牌匾上写着“客堂”两字!
      
        我彻底被“狗师兄”给震撼了!连声向“狗师兄”道谢。
      
        到了客堂,我把行李箱放在客堂门外,自己进去挂单,并报了义工的名。我在里面呆了差不多七八分钟,出来时我以为小狗已经离开了,谁知道,我一出来,看到小狗就坐在我的行李箱旁帮我看呢!我感动得眼泪差点掉下来。我拉起箱子叫着“狗师兄”,准备一起去斋堂,因为挂单的时候,一位师兄告诉我还有一堂斋饭可以吃。出了刚才的那个小门,正准备告诉“狗师兄”让它继续带我去斋堂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是迟师兄打过来的,她手机刚刚才有信号。接通电话,迟师兄急忙连声表示歉意,说手机没信号,没看到信息,并问我到哪儿了。我赶紧安慰她不要着急,告诉她我已经挂完单了,现在刚出客堂的门。我迫不及待地给迟师兄继续诉说着:“迟师兄,我第一次来这,不知道路怎么走,正准备寻找去斋堂的路呢!我上山和来客堂的路,都是我身边这条小狗带我来的。”我一边兴致勃勃地说着,想要等下给迟师兄好好介绍下这位神奇的“狗师兄”时,突然发现小狗不见了。我继续环顾了下四周,还是找不到它,心里不免有些难过。可是因为要急着赶过去斋堂,还要去寮房,所以就没再找了,自己就在心里默默期待能再次遇到它。
      
        就在离开龙泉寺的前两天,我在寺院里又一次碰到了“狗师兄”。一见面,我就把它叫到了我的身边;它一看到我,也快步朝我跑了过去。我蹲下身子亲切地抚摸着它,和它说着话。我问它:“小狗狗,你那天晚上为什么不辞而别啊?是不是当时已经知道接我的师兄要来了,所以你就放心了?”我边说边拿出相机让一个师兄帮我们拍照合影。小狗很温顺、很依赖地紧紧靠着我,乖乖地蹲到我的身边,还不时把头趴在我腿上,身子歪在我腿上,无比亲切。当我抚摸着小狗的头告诉它:“小狗狗,我后天就要走了。你要在这儿好好修行,要好好忏悔,我会常来看你的。”说这些时,我发现它一动不动了。我低下头去看它时,发现它的眼睛湿润了。我开始安慰道:“你是不是不舍得我离开啊?我知道,你别难过,我也会很想你的,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就这样过了一会,它又开始像个孩子,在我跟前翻身打滚,玩耍了一番。
      
        平时诵经或听开示时,常常听说“法界一切有情”这个名词,小狗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人道之外有情众生的识觉、慈悲、善良、智慧、灵性以及佛性……人有亲疏,有七情六欲,有受想行识,有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有眼界,有意识界……更会有被生杀活剥的痛楚。佛说凡事皆有缘,因缘生,因缘灭!我相信我和这条慈悲、善良、乐于助人的小狗,一定是有着特殊因缘的,不在此世就在彼生!不然,怎么我现在想起它满含泪水的眼神,心中都还会隐隐作痛呢?!很多时候,我们感受不到和其它众生的特殊因缘,是因为修行不够,其它众生的修行也不够,不能够很好地相互传递和感应彼此间的特殊因缘。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感知和我们生命中每天所遇到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一切生灵的特殊因缘的话,那么,我相信谁都不会再忍心伤害它们的!但是,我们却很少能感知到;可是尽管感知不到,并不能说明不存在。人受伤了,身上会痛,心里会恐慌、难过,父母双亲、六亲眷属会悲伤。动物同样也会,人会有的,动物也一样全部都会有,一切有情都会有。所以,我诚恳地希望每个人都不要再去伤害其它的有情众生了,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和他们有着怎样的因缘,就像不知道自己来世会生往何处,不知道“生我之前我是谁,我死之后谁是我” ……

    四、冥感显应,菩提芽生
      
        在去龙泉寺之前,我也接触过一些高僧大德,去过一些著名的寺院参拜,也得到过不少大和尚们的当面开示、加持,有过很多奇特感应和梦境等等。所以,这次去龙泉寺并没抱有太多灵感的期待,但心是虔诚的。
      
        因为正是春节法会期间,挂单的人很多,我挂单的寮房是住了一两百人的大通铺,环境和我想像中相差较大,前两个晚上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想家,想尽快回去。正月初三中午,经禅兴法师的安排,我在寺院的僧团接待室里拜见了贤宏法师,和法师面谈了近两个小时,解开了修行中遇到的诸多迷惑,得到了法师很多宝贵的开示。辞别了贤宏法师后,为了帮助家人祈福,我发心在正月初五的斋天供佛法会时,做个功德主,就直接去了客堂缴斋天的功德主款。在缴纳功德款时,又得知正月初五的晚上还有一场大蒙山的法会,我当即又给家人和无始劫来的怨亲债主、家亲眷属、父母双亲、流产婴灵,以及有意无意伤害的一切生灵,随喜了几个超度牌位。
      
        正月初四的中午,我在寮房休息,睡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却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在寺院的大殿上,一位师父坐在一张供桌前做佛事,然后我就在桌子的前面站着,我身后一群家里的冤亲债主,看到师父在诵经,冤亲债主们就推着我说:“你快点啊,快点!人家都开始做佛事了,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做?”我赶紧转过身来对他们说:“别挤、别挤,别着急,明天就轮到我们的了。”
      
        梦醒之后也没多想,赶紧又去参加拜忏。紧接着,晚上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很奇怪也很恐怖的梦。我梦到一个和我七个月大侄子一个模样,但是年纪小了很多的男婴,不知何故未出生就死在了其母的肚子里,当时自己还很痛心。梦醒之后,我就很惊恐,也很害怕。突然回想起来,我到寺院前两天听说我弟妹又怀孕了,但是由于我弟妹的体质很差,家里决定让她打掉这个胎儿。我当时就一直竭力劝说不能打掉,在我去龙泉寺之前,家人也决定再好好考虑下。对此,我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于是,第二天一早,一做完斋天法会,我就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先是询问了我侄子的身体状况。母亲说侄子很好!接着我又问母亲那个孕婴怎么决定的,母亲说昨天我弟妹刚刚吃完打胎药,估计今天婴儿就会下来……我一下蒙了,果然我的梦境是真实的,孩子没了!也很可能到寺院来找我解救他了。晚上的大蒙山法会开始前,我又为这个不幸的婴灵单独写了个超度牌位,并在法会上诚心忆念,希望孩子能来道场,得到超度,往生净土。
      
        正月初五,就在离开寺院的前一天夜晚,我仍然睡得很香,但是深夜的时候又做了个梦。我梦到了还是在寺院的大殿上,一位师父在做佛事,我坐在下面听,身后一群全是我家的冤亲债主,也在一起听经闻法。第二天清晨早起,感觉浑身舒适,轻松自在。我想昨晚那个梦,大概是冤亲债主给我示现听闻了佛法,圆了修学的梦吧!
      
        总的来说,在寺院的四日五晚里,从最初前两天的不适应环境,到越来越强烈的不舍得离开,这期间,深感受益匪浅、法喜充满、感应殊胜,不论是参加佛事,还是在斋堂用斋,随时随地都能意外地感受到各种加持和摄受力:正吃着斋饭,突然看到一个师兄拿着“一心念佛”的警示语,莫名地就起了悲心,眼泪就落下来了掉在碗里了;正在参加佛事,莫名地从百会穴感觉到一股清凉灌入了体内;诸如此类的感应比比皆是。
      
        而且,在这里的僧众、常驻居士用言行熏陶着每一位众生,寺院里所遇到的每一位师父,身心都散发着强烈的传感力,给人一种“随所住处恒安乐”的清净、淡然,言辞间语调柔和平易,语速不急不缓,言简意赅;举止间彰显着无比的泰然自若,心若止水,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悲天悯人和智慧。这里的居士、义工,个个静若处子,与世无争,不重衣着,不施粉黛,或默默无闻、不急不慢地一心参学,或无怨无悔、不急不躁地一心劳作;不管是高龄老者,还是俊美青年,不论高官还是富贵,亦或是来自天南海北各个领域的才子佳人、贤人志士,在一起就都是一家人,内心深入流淌着的,都是舒适无比的宁静、祥和……
      
        至此,我的龙泉寺之行可算是圆满了。然而,回家后也有一些事情在发生。
      
        我去寺院前时,奶奶生病了,当时已经出现了中风的前兆,嘴巴吃饭都外漏了,状况很不理想。但是在我回到家的时候,奶奶已经恢复正常了,而且前几天父母再次带着奶奶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已经确切地告诉我们,奶奶中风的迹象已经完全没有了,只是还有一点点小感冒,有点胸闷,注意治疗感冒就行了。在奶奶复查完回到家里的那天,我拿出了一串在少林寺时一位师傅给我结缘的念珠,递给奶奶,并征求奶奶的意见,问她:“以后没事念念佛可以吗?”奶奶当即答应了,并虔诚地说:“我不会,你教给我吧!”我教给奶奶了两句佛号,并叮嘱她没事常念、多念,也可以默念,然后,我就去吃饭了。等我吃完饭去客厅给奶奶倒水的时候,奶奶竟然很认真地告诉我:“我这会念佛,念得不憋得慌了。”我一边鼓励奶奶继续念,一边再次惊叹于佛法的神奇!
      
        龙泉寺此行,彻底坚定了我之前摇曳的道心,誓愿深入经藏,好好修学佛法。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和带动身边的亲人朋友,能对佛教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佛教不是迷信,修学佛法的人更不是因为生活的不幸,选择深入佛门逃避生活,消极度日。只要大家能够找到真正的大善知识,正法道场,树立正知见,就会明白了,其实佛法是积极向上的,是洒脱智慧的,是轻松快乐的,是福泽众生的,是慈悲大爱的,是高处不胜寒的,是妙不可言的,同时更是难得的一部高深的人生哲学;要不然,龙泉寺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北大、清华、航空大学等高等学府的高才生来出家剃度、修学佛法呢?从根本上讲,修学佛法的目的是了脱生死,脱离六道轮回;从现实来讲,修学佛法是为了让人类学会如何更好地去做人,学会如何在物竞天择、人欲横流、意外无处不在的生命空间里修心养性,去更好地适应、改善社会,并能很好地保持内心深处真正的清凉舒适、安定祥和,能够当下得到快乐,生起欢喜,从而达到人类生活的真正圆满状态……
      
        为此,我誓愿:此后将竭尽毕生力量,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将一心深入经藏,听闻佛法的智慧,思索佛法的奥妙,修持自己的言行,关照自性的清净,把持自我的身、口、意;努力以菩萨为榜样,发菩提愿,行菩萨道,吐莲花语,力争做到言传身教,自度度他,为佛陀事业贡献自己最大的力量!(终)


    发表于 2017-6-20 18: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和二都看了,真实细腻,感恩分享
    发表于 2017-6-23 18: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太好,太赞叹了!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