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网络直播
  • 查看: 393|回复: 14

    [原创] 于爱人者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来想把这篇文章以信函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又觉得这些话并不单是给老爸老妈说的,也希望给所有以各种形式关心、爱护于小泽的人看,也给十年后的自己看,那时的我还不知将于何地,也许经过多年的宗教教育和宗教生活体验,此时的话于彼时已是笑谈,也可能经过几个月的义工生活,自己的初心已然忘却,若有所思地离开龙泉寺,兴致勃勃地投入滚滚红尘中,经过数年名闻利养的熏习已经看不懂、看不惯一个年轻求道者的心,不管怎样,这番话权且作为某种“初心”的注释,起到“史料”的作用吧。
    铺陈似乎有点儿严肃,而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我决定辞职去北京西边一个小庙小住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小住”之后变成“大住”;如果确实是“小住”,就看成给自己放的一个假,国外一直流行“gap year”,我觊觎已久却一直没能实践,从穿开裆裤开始就在托儿所读书一直到硕士毕业,甚至没毕业就马不停蹄地实习、工作,给自己放几个月假在几十年的生命长河里,不算很过分吧?如果变成“大住”,那更可喜可贺了,说明老爸老妈以后可以来我的“新家”,可能是龙泉寺学修体系内的某个道场,“白吃白住”且长相厮守,比现在一年见一面还彼此因意见不同吵架不知道好多少倍;总之不管怎么说,都不是什么大事儿,远不如我只身远赴非洲悲壮,所以无需有任何“生离死别”的情感,老爸老妈和所有的读者,希望你们以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来阅读接下来的文字,接下来跟你们聊聊我为什么做了一个看起来有点儿离经叛道的选择,行文的次第是我对于苦、空以及菩提心的理解或感受,囿于表达能力有限,叙述较冗长,我提前告知诸位一下自己的逻辑。
    一、迦毗罗卫城的花苑
    苦在佛教里面有很多层次,我还没学到,所以这里说的苦,都是我最浅显、直白的心理感受,就是这一年来除了“苦”别无其他。
    根本苦在于自己不知为何而活,每天努力工作、赚钱只为了圈养一具肉体,为了它吃得好、穿得暖;而且要让它过的充实、有趣,不能吃糠咽菜,要吃精致、健康的食物;不能穿得破破烂烂,要穿的美观、大方;还要挖空心思取悦它,用音乐、文学、艺术等等“精神食粮”来喂养它;还要赚取更多的“头衔、概念”来滋养它“虚荣”的需求;总之自己无时无刻不是为了这具肉身以及肉身所延伸的“精神”在劳碌;
    这一根本苦恼所引发的“并发症”也非常可怕,其力量之大经常让我忘了还有“根本苦恼”这回事儿,比如自己降了一多半工资从一个500强跑到一个小私企,心里落差之大也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调试;比如在这个小私企里面也并非事事顺心如意,自己偏执的观念经常和他人发生碰撞,这个折磨一点不比赚钱少了的折磨小;自己忙碌时苦恼没有时间休息;休闲时苦恼怎么没人找我?
    林林总总烦恼之多简直不胜枚举,就在自己某一段时间烦恼炽盛之际,看印度拍的《释迦摩尼佛传》聊作调节,里面有个桥段,描述世尊成佛前,奉父亲之命与提婆达多一起去花苑,提婆达多对花院的妓女凌辱、蔑视、打骂,妓女被折磨地奄奄一息,悉达多只能在其床边悲哀又无奈的站着,这种悲戚的感受力透手机屏幕震撼着自己,几天后我经历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彼时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感受,那个被老板训斥的同事就是那个妓女,我也是那个妓女,包括看起来振振有词的老板,也是那个妓女,同时又是悲凉又无奈的悉达多,这是一种感受,而不是一种逻辑上的推演,就好比你喝了冰镇可乐觉得“爽”一样,是一种非常真实的身心体会。
    这种“苦”的感受和以往经常感受到的“苦”略有不同,读书时自己就争强好胜,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当时的“苦”来自于别人的“不苦”,比如高中时总是考第二名,我便以为是第一名的存在导致了自己的苦,说白了,我之所以苦,是因为你乐,把你的乐消灭了,我自然不苦了!而现在感受的苦并非如此,而是你和我一样苦,我能看见你也在为了圈养这一具肉体而忙碌挣扎,承受种种心里压力,因为你的苦,我甚至更苦了,因为我发现简直没有出路,身边没有一个role model能给我一点儿离开这种苦的希望。
    是对这种“苦受”反复的体会和思索导致了我最初的“出离心”。
    二、书法师的圆珠笔
    再说“空”,如果“苦”对我来说是一种切实的感受,那空对我而言更像是一个理论,就是说,我并没有真实体会到什么是空,就像总是喝温吞水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做“爽”一样,但是我知道一旦他们喝了冰可乐,就会立即获得“爽”的感受,无需多言,“空”于我,亦复如是。
    贤书法师曾经拿一支笔举例:
    “我手里有没有笔”,
    大家铁嘴钢牙地说“有”
    “敢不敢打赌?”
    当然敢,然后书法师10秒钟把一支笔拆成了5个零件:
    “我手里还有没有一支笔?”
    这时答案就不统一了,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有的说“你说有就有”,还好寺里说了要“惜福”,否则书法师大约为了表法会把笔掰断、拜碎,掰成100份黑塑料,此时,大概不会有人说,我手里有一只笔了。
    所以,“笔”是大家为了方便表达和沟通,而假名安立的一个“名称”而已,它指的是具有书写功能的,有某种外在形象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是因缘和合所成,没有恒常、不变的“本质”,即现象有、本质无。
    我,亦复如是。
    只是解释起来太过复杂了,如果有兴趣了解的话,可以学习佛教的“唯识论”,也可以从学诚大和尚讲的“大乘百法明门论”入手开始学习。
    总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闻思修,“我”终于逐渐认识到,人不过是五蕴聚合的结果,你、我、他都不过是六根、六境、六识这十八界的总称。
    书法师说学懂唯识则知前生后世,这个问题我专门请益了法师,在此鹦鹉学舌一下:
    科学认识世界的方法是“实验”、哲学和社会科学的方法论是“逻辑思维”、佛教的方法论是“禅定”,禅定中会发现有一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识,佛教给他安立了一个名字“阿赖耶识”,他无始从来,亦无所处去,他跟目前这个色身以及眼耳鼻舌身意和末那识之间的融合只是暂时,这具身体毁灭后,他会跟下一个载体发生交互关系;既然如此,可以推测,在“自己”这个载体之前一定还有其他的载体,在此之后,也会有其他载体,前生后世则顺理成章。
    这一段我其实是不理解的,写出来就当是给大家种一颗种子,哪怕你听了勃然大怒,破口大骂也是好的,说明入心了。
    一个月前一个闺蜜失恋找我聊天,聊了一肚子日常琐事回到家觉得身心俱疲,就念经来休息,挑了《大乘百法明门论》,还拿x-mind做了一个科判(大纲),做完是晚上11点26分,倒头就睡做了一个恐怕会记很久的梦。
    1.png
    自己一落地就看到了好几只大鹦鹉互相啄,把彼此的羽毛都快啄干净了,两只秃鸟还在你死我活地啄,我也不是一只有好运的鸟,被一只大手钳着扔进了笼子里,笼门一关,黑色的布就蒙上了,我旁边好像还有一只鸟,白色大鹦鹉,我不记得有没有跟它讲话了,只记得自己搞来一根绳子,上吊自杀了。刚自杀没多久我就自由了,看见抓我的人把我的毛给拔了,烤着我的肉在吃,然后就醒了。
    这梦清晰地有点不容置喙的意思,我从小到大就不喜欢神神道道的东西,学佛之后有人跟我说三世因果、生死轮回自己也就这么一听,这个梦之后,这一基本的价值观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动摇,现在也并非笃信因果和轮回,但信了60%是有的。
    自此之后,自己便有点儿神神秘秘的,开始附会各种证明这个梦真实不虚的证据,比如从小自己语言能力就很强,据说几个月就会说话了,这个谣言是听我妈说的,父母都觉得自己家孩子好,不可验证;可以验证的是,刚去阿尔及利亚,我就会读路边的法语牌子,没几个月就在跟当地人交流了,当时的解释是法语跟英语很像啊,我学习方法很得当,又是一个很努力的学生啊!现在想来,这些都是缘,而种子不在此。还有些更为牵强附会的证据,比如我从小就喜欢穿白色的衣服,一身白,也不管搭配起来是不是顺眼;从小就不能在封闭的空间待着,周六日不把我放出去玩儿就头疼的不行,这些是不是都跟一个白色大鹦鹉的往生经历有关呢?这个故事实在是没有说服力,还好我也不是为了说服谁的,我是尝试用这个故事来解释自己目前价值观的形成,听起来好像挺没逻辑的,一个梦而已,实际上大家反省一下自己的价值观,有几个人有逻辑严密的价值观?比如觉得欧洲太乱的人,大多数是连欧洲都没去过,只看过中国媒体报道的人;觉得佛教是迷信,是连最基本的佛教世界观和方法论都不知道的人的认知,就是这些片面的、偏颇的、听说的、碎片化的信息构建起了自己看似庞大、坚固实际上不堪一击的价值观,这么多负面的形容词其实是说我自己以前的状态,当然现在可能也是这样,所以我需要学习并改进。
    之前有个同事说舍利子是人身体的结石或者因为吃素造成的营养不良,我也无从辩驳,怪自己没学过生理解剖,看过一些佛教文章,说舍利子经过科学考证不是结石,具体怎么考证的也没说,以前看过《赵荣芳老居士往生纪实》,这个老太太临终前吃素5年,走的时候看着挺健康、红润的,不像是营养不良,如果营养不良能产生舍利子,那黑非洲应该不少,舍利子到底怎么来的我暂时不知道也不在此讨论,只是当时这个同事的一句话给了我很深的触动:
    “一定是有物质的原因,否则精神的东西怎么可能变成物质的?”
    尽管我要澄清佛教有很多“物质”的内容,比如吃素、行香、打坐、改变你的作息等等,这都是“物质”的,但是精神的东西到底能不能转化为物质,这一问题提的特别好。
    我现在趴在桌子上敲字,我的桌子大部分是木头做的,木头来自于树木,树木是从小树芽长起来的,小树芽是从种子长起来的,种子是从树上结的,所以这又回到了人类最古老的问题:先有种子还是先有树木?
    结合最前沿的量子物理学观点(我也是听说的,谁懂这个希望给我补补课),物质可以被无限分割,量子之后还有质子、中子、粒子什么的,再细分下去便趋近“无”了。
    所以我们眼里看见的“有”,全是“无中生有”,或者用之前的语言体系来描述,所有“物质的”都来自“精神的”,不是精神唆使、推动了一个物质的东西去改造另一个物质,而是从0生1。
    三、一切都没有注定
    我对于“空”的理解是流于形式的,但基于以往打坐的经验和对“苦”的体验的认知,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认知体系有太多需要完善的方面。
    上周六在英团办公室旁听了“英语流利说”与贤二机器僧三个主管团队的会议,可能因为动漫中心的贤书法师刚好在,便顺便讨论了慈善部正在进行的一个项目,隐约听见是寺里和微软合作组织的针对三四线小县城青年人的夏令营,我自诩对这样的人群还是很熟悉的,很多亲戚都是这样的状态,这群青年人通常不怎么好好读书,很多时候是在网吧度过,家庭情况一般,往往高中或者职高毕业就结婚生子,到某个城市打工豢养一家人,说起“人生之意义”这样的话题,在他们看来是无聊且荒谬的,在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一价值观浸泡多年的自己看来,这样的人生未免略显单薄;而此次夏令营组织了这样一群年轻人在寺里进行了传统文化学习、参观微软等活动;第一期项目仅组织了5个人,但对这5个人的影响却是终身的,活动之后大家纷纷表示要好好学习,将来到微软这样的大企业工作,也有人平生第一次意识到父母养育之恩,发愿努力报答。
    后面法师们讨论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恍然,原来有意义的生活方式就是持续不断地助人,而这种生活方式还是存在的。
    2.png
    前几天在上厕所途中被人打断,聊了半天才赶往洗手间,拿出捏在手里半天的纸巾突然发现,用了起码半年的纸巾上面居然有印花,非常艺术的太阳、月亮、星辰以及vinda的logo,看到的瞬间除了震惊还颇感搞笑:谁这么无聊啊!加措仁波切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里面提到,人在解决温饱之后,再针对物质生活上的努力对于幸福感的提升就作用寥寥了,即“边际收益”极低,而纸巾上印花这样匪夷所思的行为却出现了,也许这个行为是纸巾市场激烈竞争时获胜的关键;也许从商业的角度分析,这点变化带来的经济收益极高,相信商家有一万个理由如是做,但于我而言,却只感到荒诞,如同处于着火的房子中,还有人在其中不紧不慢地如厕。
    如是反观自己多年来的拼搏努力,无一不是在着火的房子中顾左右而言他地忙碌,甚至在为这团火鼓风添薪,尽管也尝试安慰自己,自己目前所做起码也是在帮人解决工作中的问题,但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于人们逃出这间着火的房子有何助益呢?
    前几年,自己相当长时间都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再不赶紧找工作就晚了,不赶紧学习考证就晚了,不赶紧找男朋友结婚就晚了,不赶紧赚钱买房子买车就晚了,无头苍蝇般焦虑地乱窜,也不知将迟到些什么,只隐约觉得在不断地迟到和错过,贤书法师说:焦虑未来是因为没能把握当下。
    听完狂心顿歇,反复咂摸了几天觉得是时候把握当下了,于是决定跟寺里申请常住,在等待寺里回复的空档写下如是言语。动笔之时还有些莫名的兴奋、甚至悲壮,写完五千字,这些情绪便一概不见了,情绪本就是这样无明和无常,撇去泡沫般丰满又多样的情绪、感受之后,才见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微信图片_20170521204236.jpg

    1a7af9708f6aeb4c73a9574dba6a8b8f.jp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前天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高的悟性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实际上是境界太粗猛了
    发表于 前天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留待慢慢细读。
    发表于 前天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一个人物质达到一定阶段时,她应该追求丰富完美的精神生活;如果、没有精神生活的支撑,可以说,她的生命已经走向了终点。而佛法,完全可以给我们贫乏的精神世界,以肥沃的土壤滋润我们自由安乐的成长,从而、达到人生真正意义上的圆满。
    发表于 前天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随喜师兄!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演超 发表于 2017-6-20 14:14
    当一个人物质达到一定阶段时,她应该追求丰富完美的精神生活;如果、没有精神生活的支撑,可以说,她的生命 ...

    随喜师兄
    发表于 前天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想到,翻译中心是否和动漫中心合作,赋予机器僧多语种能力?这该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eyesonmesherry 发表于 2017-6-20 15:29
    另外想到,翻译中心是否和动漫中心合作,赋予机器僧多语种能力?这该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

    这正是末学目前参与的项目之一,照片中三个人是:贤清法师、贤书法师、贤度法师,分别对应翻译中心、动漫中心、人工智能与信息化中心
    发表于 前天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很有念知力噢
    发表于 前天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昨天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所以苦是因为别人乐,别人为什么都可以快乐的活着,我就不行(之前我一直这样问自己),别人快乐不好吗?别人一定要苦我才能快乐吗?突然刚起几年前那个电影台词,钱被骗不好吗,被骗不是说明没人生病吗?没人生病不是更好吗?(大致这个意思),当时我还被感动了。原来剖析起来我的心比我知道的还要脏。
    发表于 昨天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赞了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的 发表于 2017-6-21 10:01
    我之所以苦是因为别人乐,别人为什么都可以快乐的活着,我就不行(之前我一直这样问自己),别人快乐不好吗? ...

    随喜师兄!没有脏和干净这样对立的概念啦!只是迷悟之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