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421|回复: 0

    龙泉归来话奇缘(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13: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贝壳1204 于 2017-6-19 13:34 编辑

                                                                         龙泉归来话奇缘(一)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e98b90102e9h2.html
                                              学诚法师博客---俗众弟子


        2013年2月15日,是阴历的大年初六,因为第二天要上班的缘故,我才万般不舍地走下凤凰岭,离开了北京龙泉寺,踏上回家的旅途。可是,伴随着列车的行驶,我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思乡之情”却才刚开始展开——思念而向往着那方让我殊胜感应不断、让我回归内心清净的净土家园——龙泉寺。
      很早以前就曾听一位善知识说过:“通常人总是要经历或识、闻很多人生的悲欢离合、苦难困惑,才能感悟到人生的无常,才想到要了脱生死,才能有福报接触佛法……”我想,我大概是幸运的,虽然生活了三十多年才正式接触到正法,但,这也许就是我的机缘,我心存感恩!为了不负诸佛菩萨、父母师长和善友们的加持,我决定把自己一些人生经历和在龙泉寺的殊胜感应一一记录下来,为不可思议的佛法作一个宣说,以此作为自己正式行持“为弘扬佛法有所担当”的愿力的开始。
    一、生难未死,思报四恩
      我出生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个冬天,听母亲讲,那是一个寒风凛冽、其冷无比的日子,阴晦的天气正好和我出生时的不幸相呼应。母亲生我时是在一家乡镇小医院分娩的,当时,母亲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因为家境贫穷,妈妈在怀孕期间营养也没跟上,造成了我的早产,我生下来时体重才两公斤多些,像一只大猫。更为可怕的是,不知是那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有问题,还是我先天性没发育好,接生医生在给我剪脐带时,不小心把我的小肚皮弄破了,因此,我一生下来,肠子、肝脏等器官就全部都裸露在外。没想到妈妈冒着生命危险把我生下来,竟然一出生就危在旦夕,又不幸遇到了这种意外,就更吓人了。奶奶当时就吓得瘫坐在地上,很多亲人都不知所措。当时有一个舅奶奶是卖狗肉的,胆子比较大一些,她见状赶紧拿着一个棉褓子把我裹起来,叫上父亲直奔公共汽车站,立刻带我去市里的医院就诊。
      舅奶奶和父亲抱着我一路向着镇子的公路口狂奔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初期,家乡的公共汽车还并不怎么发达,每天最多能有一两班车会途径镇子的公路要道口,而且是属于那种有人招手就停、无人就不停的车。父亲在前面没命地跑着,说来也巧,刚到路口正好一辆汽车正要驶过去,恰好被父亲拦了下来。
      赶到徐州第二人民医院之后,父亲和舅奶奶就直接冲进了挂号大厅,准备给我挂号就诊。巧的是,父亲抱着我刚一到医院的大厅,就遇到了当年作为知识青年下放到我们老家的一位伯伯,他正好是那家医院的医生;更巧的是,当时这位伯伯的内弟也在这家医院,还是外科手术医师。见状,那位伯伯立刻给我们开了“绿灯”,没让排队挂号,而且帮着给其内弟打了电话,让父亲抱着我直接进了手术室,医生在第一时间为我做了消毒、缝合手术。一下手术台,医生就告诉父亲说:“如果再晚来几分钟,也就是挂个号的时间,这个孩子就没救了。”
      感恩父母赐予我生命!感恩舅奶奶!感恩医生的救治!感恩佛菩萨加持,给了我一出生就体会人“生苦”的机会,以助我后来更好地感悟无常!写到此处时,我已泪流满面。曾经无数次听奶奶、父母讲起过我的出生经历,但基本都是听听就算了,从未上心过;不时地还会觉得“自己是大难不死,必定会有后福的”。是的,人身难得今已得,感恩父母赐予我人身,而不是六道旁生,让我能有机会修学佛法,我是有福的。可是,以前我却从未想过父母给予我一条生命,历经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还要一把屎一泡尿地养育成人,究竟承受、历经了多少的苦痛、艰辛和心酸!尤其是我的母亲,她本就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还是拼命给予了我一条生命,那真的是在用一条命去换另一条命的赌注啊!那是怎样的慈悲、恩德和无私付出啊?此生此世,儿何以报?可恨的是,我竟然才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父母之恩是怎样的重如山。我在此乞求诸佛菩萨,若我生平所做,但凡有一点点的功德,都愿尽数“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再有一事,说来也算奇怪,不知何故,从会吃饭起,我就不能闻到大蒜、大葱、韭菜、韭黄、洋葱之类东西的味道,闻到就想吐;如果做菜的时候加了这些作料,或者是用切过这些作料的刀切菜来煮的话,我宁愿饿着也不会吃一口,更别说是吃这些东西了。为此父母也没少伤脑筋,但还是拿我没一点办法。直到几年前,我才从一位学佛的师兄那里得知,我所不吃的这些东西,是佛家里所严格禁食的荤菜,我想这大概也是我的佛缘之一吧!
    二、师友摄受,得到龙泉
      从小,我就对佛法很好奇,一心想要亲近佛法。在我三十多年的生命里,所经历的很多事情,都让我亦步亦趋地和佛法越走越近。可能是时机不成熟,一直没有遇到殊胜的机缘。直到两年前,我遇到河北迁安石佛寺的上祖下禅大和尚,才开始遇到正法,正式三皈五戒入佛门,也在师父的引导之下开始学习禅宗法门。由于自己障深业重,总是不能够一心精进。偶尔闻得一两句经语,觉得自己能不断地从一句、一语之中悟出很多东西来,就沾沾自喜,贡高我慢,还不能好好奉行师意深入经藏,精进修学。不过好歹我也是接触到了正法,也算是开启了好的机缘。
      2012年元旦期间,我无意中认识了本家的一个在北京龙泉寺常住修学佛法的嫂子,当她也得知我在学习佛法之后,在春节期间从龙泉寺给我带来回一本《广论》以及学诚大和尚的《和尚博客》等书籍、光碟。嫂子把她所在的寺院和学诚大和尚的事迹大概地给我介绍完之后,当即拿出了一本《和尚博客》的书让我翻阅。我刚一打开书本的第一页,书的右上角印着一张学诚大和尚穿着袈裟、身后领着一群法师行走在路上的约2寸大小的照片,就在看到大和尚德相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血肉、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针扎一样,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我开始感觉很奇怪,就不禁叫着问嫂子:“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嫂子却笑着说:“是师父的摄受力。可能也是你跟师父夙世的缘。”直到嫂子说完话,我这种奇怪的感觉才停止下来。嫂子走后,我简略地翻看了几本关于学诚大和尚的书,里面记载了他为弘扬佛法,多年来不辞劳苦、舍己为人,处处以身作责的行大菩萨道的行为,让我不禁为之感动和震撼。心里想,这不就是我一直在寻觅的行菩萨道的大善知识吗?从那一刻起,我就发愿,有朝一日一定要去龙泉寺去感受一下,去亲近一下大善知识。
      时隔一年,2013年春节假期前夕的一个晌午,我像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写新闻稿件。一篇稿子刚写完,突然觉得有点累,就小幅度地伸了个懒腰,闭目向后仰头想要休息一下。就这一瞬间,我脑海里竟然一下子浮现出了学诚大和尚的亲切庄严之相,紧随之,自己竟然莫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缘分到了,该去龙泉寺了!”此言在心中一出,竟然又接着生起了莫名的悲喜交加的心情,心瞬间又像是触电般颤了一下,眼泪也跟着在眼眶打转。我当即决定除夕一放假就赶去寺院,去寺院过除夕、过春节。
      自发愿之后,距离春节假期还有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却出现了诸多障碍。除夕前几天,我奶奶突然生病了,妈妈也在除夕前一天突然身体不舒服;还有原本打算在家小住一段时日再回寺院的嫂子,也因为其弟生病,今年春节不能去寺院了;母亲知道此次就我一个人去,也怎么都不同意我去了;当然,也包括自己思想上的种种顾虑和障碍,因此,我就不得不放弃除夕夜前赶去寺院的念头了。 就这样,除夕日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了。到了除夕的中午,又接到了同事的电话通知,让部门的全体职工下午一点准时到单位加班。真是障碍不断啊!除夕下午加完班坐出租车回家的时候,突然莫名地有种不好的预感,结果到家付钱给司机的时候,真的和司机起了几句口角。在我正准备发挥我的口才时,脑海里又蒙地冒出了一个念头:“当心业力现前!”当下,我的心念就转了过来,才避免了一场是非之争。
      回到家里,突然又有一股更强的口角是非之争的预感涌上了心头。当时家人已经准备去饭店吃团圆饭了,我觉得自己不宜出门,就借口不舒服,没去饭店。一个人在家没待多久,心念和状态就慢慢好转了许多。这时候,我突然还是很想去寺院,就给嫂子打了个电话,询问嫂子过完春节去寺院是否能挂上单。嫂子回答说:“可以的,你如果去我就帮忙联系法师,随时都可以的。”我又向嫂子说了除夕没去寺院的诸多缘由,嫂子很坦然地笑着说:“没事,一切随缘。你今天要是去了,可能会让家里人起烦恼;让家人不放心,也不圆满。要不就等过完春节再去也一样。”挂完电话后,我就去佛堂向佛菩萨乞求逆缘皆退,顺缘生起。
      除夕夜,看完春晚我就上床休息了,临睡前自己做了一个念想:“假如明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而且能安顿好女儿,我就试着向父母争取一下,干脆大年初一就去寺院。”就这样,我一觉睡到大年初一的八点多种,才懒懒地睁开眼睛,发现外面阳光明媚,连风都没有,心里不禁一阵欢喜。于是就想着赶紧起床,然后想办法如何能安顿好女儿,好让我去寺院。正在我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春节很少给孙女打电话的爷爷,突然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说是想接女儿去他们那边。我一听,立刻安排女儿带上书包,在爷爷奶奶那边住几天,和他们亲近亲近。女儿走后,我就试着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先询问了我奶奶和母亲的身体状况,当听说母亲的身体好多了,奶奶还需要继续医治的时候,我就接着说:“那就好好看看,然后我到寺院里也给她们做些佛事,消消灾。”没等爸爸给出同意的回答,我就又紧接着说:“我今天中午就去龙泉寺了,弟弟和你在一起吧,等会让他送我去高铁站吧!”没想到爸爸立刻爽快地答应了,说:“你弟弟一会正好也去高铁站送你一个叔叔,你赶紧给他打电话吧!”
      中午12点钟,我们出发,去高铁站一路都很顺畅,买票也很顺利。下午1点30分,我坐上了开往北京的高铁,嫂子也已经帮我联系好了我到寺院时到山下去接我的迟师兄,并把她和当家师禅兴法师的手机号码都告诉了我。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我顺利到达了北京南站。我按照嫂子告诉的地址,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地铁4号线到达北宫门,然后再转乘直达寺院山下凤凰岭的公交346线。坐上公交车时已经是晚上5点多了,但我却法喜充满。在公交车行驶大概一半路程的时候,我正玩着手机,脑海里突然又莫名地出现了学诚大和尚的法相,而且心里也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似乎和师父的心在互念,瞬间又悲喜交加,眼角又泛起了泪花。这种感觉这次更清晰,而且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