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245|回复: 0

    20170619京外甲班早共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07: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0619京外甲班早共修

    学习《建立大乘佛法正见》
    解脱之心第 十七讲 6节

    上节要点
    1、禅宗主要讲究的也就是身语意三业,也就是在思业方面着力,也就是你的意志力方面的引导,意志往哪里走,意念往哪里走,你的思业是什么。
    2、不能长久用功是就是因为我们偷心未死,禅宗的话叫偷心,就是我们人有分别心,攀比心、计较的心、执着的心,各种分别心。
    3、有佛教使命感的人,那我们就有这种责任去培养很多佛教的人才,包括出家的,包括在家的。那培养很多很多不同的人才就需要用很多不同的方法跟很多不同的方式,这佛教才有希望。
    4、然后你慢慢就会觉得我们这种道场的一些做法,跟你自己的宗里面、心里面、意念里面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那么你没有考虑到,我自己宗当中跟别人不一样,你会觉得外面的东西和自己的东西不一样,那就住不下去了。就是你的意业、你的身业、你的语业,你整个的造作和整个共业不一样,这个自己发觉不出来。
    5、车开错了怎么办?首先要停车,车要停下来。车停下来以后,然后要去研究,现在开偏了还是开到前头了,开到哪里了,开到哪一个岔路上去了?然后再想办法,给它转过来,或者再绕道绕回来。


    ◎ 本节思考点 ◎
    1、“只认为说,我自己住在这里就会有变化。然后住一段时间,住了两年三年五年,一看没有什么变化,自己就很迷失,甚至很绝望。”——我们在修学中有没有这样的问题?
    2、师父讲对于修行过程中生病的两种作意是为了说明什么?
    3、何为有表业,何为无表业。对于这两种业是不是思业有哪两种观点?

    师父开示:有些人认为我们修行,反正住在庙里最后都会有保证,会有这种观念。这样的话,住一段时间,每天周而复始,不断在重复。但是思业没有作意,没有作动于意,没有思业,没有思已业在强化。只认为说,我自己住在这里就会有变化。然后住一段时间,住了两年三年五年,一看没有什么变化,自己就很迷失,甚至很绝望。就说自己的根器是不是跟道场相应,或者说说我们的引导是不是正确,会有这样子一大堆的念头。他没有在这种身语意三业上去考究。那这个就比如说我们人得了重感冒,人发烧、生病。到一定的时候人会生病。这修行也是一样,到一定的时候你就生病。你那如果认为说,这修行人怎么会生病呢?你就弄得很苦,很难受。找种种医生看,看也没有用,一样生病。那如果我们认为说这人四大假合、五蕴假合,人生病也是很正常的。发烧、咳嗽、感冒也是很正常,刚好可以排毒,好了以后,身上的毒就少了很多。
    这样子的话,我们的抵抗力就会越来越强。反过来你如果认为说,我们修行人本来不应该生病,现在生病,这样生病对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不好影响,一大堆的作意。最后我们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受影响,会越来越差。就是这样的跟心有关,关系很大。这些都是思业、思已业。所以思业、思已业在一切境界上都能够得到体现的。不是仅仅很简单地说“令心造作”就可以了,为什么会令心去造作呢?为什么我们心会这么去做?那这里面就有关系了,因为你这烦恼驱动,你心去造作,所以它根源还是烦恼。那我们现在就是要将烦恼驱动心去造作,改变成智慧驱动心去造作,那才是正确的。我们如果没有智慧,所有一切思业的造作都是烦恼在驱动,所以你就越造越没谱,越造越没有边。最后造的业,种种的业都是错误的,都是与佛法相违的。
    那我们再往下看。“于身语业分为二种,有表无表。”思已业里头的身语两种业,又分成二种:一种是“有表业”,一种是“无表业”。“婆沙师许唯是有色”有部里边的大毗婆沙师说它是有色的,“世亲论师破之,许为与身语表俱转之思。”这是世亲论师不同意的观点,所以俱转的思业。“故二种业”所以这两种业,“俱说为思”都是思业。我们的身语无表业都是思业里的范畴。那这个有部里头的“婆沙师”。“婆沙”就是大毗婆沙。有一部论叫做《大毗婆沙论》,这部论是非常的了不得,一共有两百卷,《大正藏》里头有,玄奘大师翻译的。印度的迦多衍尼子造的一部论叫《阿毗达摩发智论》,《大毗婆沙论》是来解释《发智论》的。据说《大毗婆沙论》是当时印度贵霜王朝时候的迦腻色迦王与胁尊者一起进行了第四次的佛经的结集,一共用了十二年的时间,五百罗汉一起造出来,就是这部论。
    这部论是一切有部佛教里边最重要的一部论,对以后的佛教影响也很大,但要把这部论看懂都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从古至今可能只有极个别的人有看。不是全部看懂,你能够看一部分懂就是很不得了。所以我们要研究佛法的法义,这部论部头是最大的。经,最大的《大般若经》六百卷。它是各种经集合在一起。论,最大的就是《大毗婆沙论》。“毗婆沙师”就是研究大毗婆沙论的,这样一些比较代表性的人物,所以他们也是比较有发言权的。世亲菩萨虽然在有部的系统出家、学习,但是他以后也不遵从、不承许有部所有的观点。他有些观点是经部的观点、大乘的观点。他以后造了大乘很多很多的论典,就说明在有部的基础上,还有很大的发展。这个都属于我们学理方面的问题,义理方面的问题,我们不作深的研究。

    讲师带动:
    【思业的重要性】有些人认为我们修行,反正住在庙里最后都会有保证,会有这种观念。这样的话,住一段时间,每天周而复始,不断在重复。但是思业没有作意,没有作动于意,没有思业,没有思已业在强化。只认为说,我自己住在这里就会有变化。然后住一段时间,住了两年三年五年,一看没有什么变化,自己就很迷失,甚至很绝望。就说自己的根器是不是跟道场相应,或者说说我们的引导是不是正确,会有这样子一大堆的念头。他没有在这种身语意三业上去考究。那这个就比如说我们人得了重感冒,人发烧、生病。到一定的时候人会生病。这修行也是一样,到一定的时候你就生病。你那如果认为说,这修行人怎么会生病呢?你就弄得很苦,很难受。
    【以病为喻、如理作意】
    找种种医生看,看也没有用,一样生病。那如果我们认为说这人四大假合、五蕴假合,人生病也是很正常的。发烧、咳嗽、感冒也是很正常,刚好可以排毒,好了以后,身上的毒就少了很多。这样子的话,我们的抵抗力就会越来越强。反过来你如果认为说,我们修行人本来不应该生病,现在生病,这样生病对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不好影响,一大堆的作意。最后我们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受影响,会越来越差。就是这样的跟心有关,关系很大。这些都是思业、思已业。
    【将烦恼驱动心去造作,改变成智慧驱动心去造作】
    所以思业、思已业在一切境界上都能够得到体现的。不是仅仅很简单地说“令心造作”就可以了,为什么会令心去造作呢?为什么我们心会这么去做?那这里面就有关系了,因为你这烦恼驱动,你心去造作,所以它根源还是烦恼。那我们现在就是要将烦恼驱动心去造作,改变成智慧驱动心去造作,那才是正确的。我们如果没有智慧,所有一切思业的造作都是烦恼在驱动,所以你就越造越没谱,越造越没有边。最后造的业,种种的业都是错误的,都是与佛法相违的。
    【佛法带头人要培养人才】那我们再往下看。“于身语业分为二种,有表无表。”思已业里头的身语两种业,又分成二种:一种是“有表业”,一种是“无表业”。“婆沙师许唯是有色”有部里边的大毗婆沙师说它是有色的,“世亲论师破之,许为与身语表俱转之思。”这是世亲论师不同意的观点,所以俱转的思业。“故二种业”所以这两种业,“俱说为思”都是思业。我们的身语无表业都是思业里的范畴。那这个有部里头的“婆沙师”。“婆沙”就是大毗婆沙。有一部论叫做《大毗婆沙论》,这部论是非常的了不得,一共有两百卷,《大正藏》里头有,玄奘大师翻译的。印度的迦多衍尼子造的一部论叫《阿毗达摩发智论》,《大毗婆沙论》是来解释《发智论》的。据说《大毗婆沙论》是当时印度贵霜王朝时候的迦腻色迦王与胁尊者一起进行了第四次的佛经的结集,一共用了十二年的时间,五百罗汉一起造出来,就是这部论。
    【介绍传承】这部论是一切有部佛教里边最重要的一部论,对以后的佛教影响也很大,但要把这部论看懂都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从古至今可能只有极个别的人有看。不是全部看懂,你能够看一部分懂就是很不得了。所以我们要研究佛法的法义,这部论部头是最大的。经,最大的《大般若经》六百卷。它是各种经集合在一起。论,最大的就是《大毗婆沙论》。“毗婆沙师”就是研究大毗婆沙论的,这样一些比较代表性的人物,所以他们也是比较有发言权的。世亲菩萨虽然在有部的系统出家、学习,但是他以后也不遵从、不承许有部所有的观点。他有些观点是经部的观点、大乘的观点。他以后造了大乘很多很多的论典,就说明在有部的基础上,还有很大的发展。这个都属于我们学理方面的问题,义理方面的问题,我们不作深的研究。
    【善知识开示】【于身语业分为二种,有表、无表。婆沙师许唯是有色,世亲论师破之,许为与身语表俱转之思,故二种业俱说为思。】
    身业跟语业又分为有表、无表二种。“有表”就是可以表示的。比如说我现在脑筋当中随便想了一下,就决定要做一件什么事情了,或者我欢喜这个东西,就去把它拿来,我不欢喜这个东西,就把它丢掉,这个从外表就很明显看得出来的,这个就是有表。这个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在我们内心当中会留下一个影响力量,或者你还继续在想这件事情,或者你也就忘记掉了,可是以后你再跑到这个地方,或者看见这个东西,你会想起曾经做过这件事。
    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为什么再碰到时你又会想起?因为它有一种业力,这个业叫无表,没办法表达的,也不是外表可以看得见的,但是只要你有行为就会留下这种力量。这是最简单的一种说明。
    很多地方都提到无表。譬如说我们受戒的时候也是有表业和无表业,登坛作法等种种仪轨是有表业,作法之后内心当中留下来的戒体就是无表业,恶法、善法都是这样。对于无表业各个部派的说法不一样,有人说这个是色法,也有人说是心法,像婆沙师(小乘有部)说这是色法,而世亲论师不接受这个看法,认为它
    “与身语表俱转之思”,应该是心法,所以这二种都是思业。
    本节要点:
    1、有些人认为我们修行,反正住在庙里最后都会有保证,会有这种观念。这样的话,住一段时间,每天周而复始,不断在重复。但是思业没有作意,没有作动于意,没有思业,没有思已业在强化。
    2、那如果我们认为说这人四大假合、五蕴假合,人生病也是很正常的。发烧、咳嗽、感冒也是很正常,刚好可以排毒,好了以后,身上的毒就少了很多。这样子的话,我们的抵抗力就会越来越强。反过来你如果认为说,我们修行人本来不应该生病,现在生病,这样生病对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不好影响,一大堆的作意。最后我们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受影响,会越来越差。
    4、就是这样的跟心有关,关系很大。这些都是思业、思已业。所以思业、思已业在一切境界上都能够得到体现的。 。
    5、因为你这烦恼驱动,你心去造作,所以它根源还是烦恼。那我们现在就是要将烦恼驱动心去造作,改变成智慧驱动心去造作,那才是正确的。

    忆持分享:
    张敬辉师兄:师父说一到庙里面就有保障,内心没有做意识没有保障的,思业但是思业没有作意,没有作动于意,没有思业,没有思已业在强化。师父说生病,一大堆的作意,这样的跟心有关,关系很大。这些都是思业、思已业。所以思业、思已业在一切境界上都能够得到体现的
    张彩云师兄:对生病的作意,净除业障、净心用功,做好计划,大块时间可以用功,这样作意内心就很欢喜、是成长的资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