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网络直播
  • 查看: 111|回复: 3

    须达起精舍缘品 第四十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6 05: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住在王舍城竹园中。当时舍卫国王波斯匿有一位大臣,名叫须达,有万贯家财,财宝无数,喜欢布施、赈济贫困及诸孤寡老人。当时的人根据他的行为,给他取别名叫给孤独。当时须达长者生有七个男儿,年龄都逐渐长大,长者为他们一一娶妻,已经依次娶了六个儿媳。
    微信图片_20170616051007.jpg
      他的第七个儿子,长得端正奇伟,须达尤其钟爱,到了他娶妻的时候,须达想为他找一个容貌特别端正妙好的女子做妻子。随即对众位婆罗门说:“看谁家有好姑娘,长得容貌好相俱全,就替我儿前去求婚。”众婆罗门便为他寻找,四方辗转乞讨来到王舍城。
      王舍城中有一位大臣,名叫护弥,家有无数财产,虔诚地信敬三宝。这时婆罗门来到他家行乞,按照王舍城的规矩,必须令童女拿东西布施。当时护弥长者有一位女儿,容貌端庄,姿色美妙,她拿着食物出外施给婆罗门。
      婆罗门看到她,心中大喜:“我要找的人,就在眼前啊!”就问护弥的女儿:“是否有人来向你求过婚?”她回答:“没有。”婆罗门问:“女子,你的父亲在家吗?”女孩说:“在。”婆罗门说:“请你父亲出来,我要见他,同他谈话。”女子进屋对她父亲说:“外面有一个乞士想见你。”她的父亲便走出门。
      婆罗门向他问安并道了吉祥,然后说道:“舍卫国有一位大臣,名叫须达,辅相认识他吗?”护弥答道:“没见过面,但听说过他的大名。”婆罗门说道:“您知道吗?此人在舍卫国中第一富贵,而你在此国是第一富贵。须达有个儿子长得端正殊妙,才华出众,想娶你的女儿,你是否同意呢?”护弥答道:“同意。”正赶上有商人想去舍卫国,于是婆罗门写了一封信托他带给须达,把这里的情况详细告诉他。
      须达十分喜欢,马上到国王那里请假,为儿子娶妻,国王随即同意了长者的请求。须达于是用车装载大批珍宝前往王舍城,一路之上赈济贫困。到了王舍城的护弥家为儿子求亲,护弥长者欢喜迎接,为他们安置床座,晚上须达长者就住在他家。
      护弥全家忙忙碌碌置办饮食,须达心想:“如今这位长者准备如此多的供具想做什么呢?将要邀请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士、亲家、亲戚举办大型宴会吗?”想了各种原因,也不能了知,便问护弥:“长者今天晚上亲自操办事务,置办很多供具,是想请国王、太子、大臣吗?”护弥回答:“不是。”“是想邀请亲家、亲戚们聚会吗?”答:“不是。”“那么要做什么呢?”护弥回答:“是为了请佛和比丘僧众。”
      这时须达长者听到佛僧的名称,惊惧地毛发直竖,如有所得,心情愉悦。又问道:“为什么称之为佛呢?希望您解释一下其中的含义。”长者答道:“你没听说过吗?净饭王的太子,名叫悉达。他出生那天,天降三十二种瑞应,且有万神护卫,(出生后)随即迈出七步,举手说道:‘天上天下,唯我为尊!’身金黄色,三十二相好,八十种随好。
      本应成为金轮王统领四洲,但因见到世间有生老病死的痛苦,不愿过在家生活,而出家修道。经过六年苦行,获得遍知一切的智慧,断尽一切烦恼而成佛。降伏魔众十八亿万,名号‘能仁’。具有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种种功德,光明照耀,三达明察远近,所以称之为佛。”
      须达问道:“什么叫僧呢?”护弥答道:“佛成道后,梵天王劝请转妙法-轮,于是佛至波罗奈鹿野苑中,为拘邻五人传讲四圣谛法,五人断尽烦恼,成为沙门,具足六种神通,四意趣、七觉支、八正道一一通达。上到虚空中,使八万天人得须陀洹果,无量的天人发起无上的正真道心;
      之后度化郁鞞迦叶兄弟师徒千人,烦恼灭尽,心开意解,如同拘邻五人一样;接着度化舍利弗、目犍连徒众五百人,他们也证得阿罗汉果。如是之辈都是神足自在,能作众生的殊胜福田,所以称之为僧。”须达听说如此奇妙之事,欢喜踊跃,对佛僧虔诚信敬,因感动而思念不已。他企盼着天亮前去见佛。
      诚心恳切(得到)神奇的感应。(须达)看到外面地上已有亮光,追寻着亮光走向罗阅城门。城门夜三时(全)开,初夜、中夜、后夜,称为“三时”。他中夜出门,看见有一天祠,便向其礼拜,忽然忘记忆念佛陀,眼前又暗然无光,便想到:“现在夜还太黑,如果我继续前行,或许会被恶鬼猛兽伤害,不如暂且回城,等到天亮了再去。”
      这时有位死后生在四天王天的亲友见他要反悔,便从天上下来对他说:“居士莫要反悔,你前去见佛将得到无量的利益。就算今天能得到百车珍宝,也不如直接向佛迈近一步所得利益之多;居士你前去不要反悔,就算今天能得到百象珍宝,也不如举足向佛迈近一步,其利益远胜于彼;居士你前去莫要反悔,就算今天得到满阎浮提中的珍宝,也不如向佛迈近一步,所得利益不可计量;居士你前去莫要反悔,就算今天能得到遍满整个四大洲的珍宝,不如举足向佛所在的地方迈近一步,其所得利益超过前者百千万倍。”
      须达听完天人说的这些话,倍加欢喜,于是恭敬忆念世尊,黑暗随即变得明亮。须达于是沿路前往佛的住地。这时世尊知道须达到来,便到外面经行。须达远远望见世尊犹如金山,相好威容,庄重光明显耀,超过护弥所说的万倍,须达见后心情喜悦。
      须达不知礼拜方法,就直接问世尊:“不知瞿昙起居如何?”世尊马上令他就坐。这时遍入天远远看见须达虽见到世尊,但不知礼拜供养的方法,便化成四个人,列队来到世尊前顶礼佛足,胡跪问讯道:‘(世尊)起居安乐吗?’(接着)又右绕三匝,退后站在一边。
      此时须达见他们如此行礼,非常惊讶,暗自思量道:“原来恭敬的方法是这样的。”他立即离座,像方才四个人一样向佛施礼,问讯起居,右绕三匝,退坐一边。世尊随即为他宣说四谛妙法,苦空无常。须达听法后十分欢喜,便心悟圣法,证得须陀洹果,犹如洁净的细白布很容易染上色彩。
      (须达长者)便长跪合掌请问世尊:“舍卫城中还有像我这样容易熏染圣法的人吗?”佛告诉须达:“再没有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舍卫城中的人多信邪教,很难熏染圣教。”须达对佛说:“恳请世尊屈尊,驾临庇护舍卫国,使那里的众生改邪归正。”
      世尊对他说:“出家人的规矩与俗家有别,起居住所应当有所差别,那里没有精舍,我怎能去呢?”须达对佛说:“弟子能为世尊建造精舍,希望世尊开许!”世尊默然表示答应。须达告辞后,回到城中为儿子娶完媳妇,又向佛辞行回家,于是对佛说:“回到本国,我要建立精舍,不知按照什么模式建造,恳请世尊派一名弟子共同前往为我指导。”
      世尊思惟:“舍卫城内的婆罗门信奉邪教,知见颠倒,其他人去肯定不能办妥,只有舍利弗是婆罗门出身,从小就很聪明,又具备神足通,他去定能有所助益。”于是便令舍利弗与须达一同前往。
      须达问舍利弗:“世尊一天能走几里?”舍利弗说:“一日走半由旬,如转轮圣王步行之法,世尊也是这样。”于是须达即在道上每二十里安置一个客舍,计算客舍的工程量出钱雇人建造,同时在客舍中安置仆人以及饮食卧具,全都令其充足。
      须达一行人从王舍城至舍卫国,回到自己家。(须达)和舍利弗一起巡视各地,看什么地方平坦广阔,适合建立精舍。各处都巡视遍了,没找到满意的地方。只有国王太子祇陀的园林地面平整,树木郁郁葱葱,离城不远不近,正适合建立精舍。舍利弗就对须达说:“如今此园最适合建造精舍,如果在远处建精舍,乞食就有困难;如果离城太近,则又喧闹,妨碍修行。”
      须达心生欢喜,便去太子那里,对太子说:“我如今想为佛陀修建精舍,太子的园林最好,我想买下来。”太子笑着说:“我什么也不缺,这个园子林木茂盛,我要用来游戏逍遥散心。”须达再三殷勤劝导,太子爱惜园林,加倍要价,以为要高价,他便不会买,便对须达说:“你如果能用黄金铺地,令地上无一点空隙,我就卖给你。”
      须达说:“好!我同意你出的价。”太子祇陀便说:“我是开玩笑的。”须达说:“作为太子,不应当妄语,如果妄语欺诈,怎么能继承王位,抚恤人民呢?”马上要同太子去打官司。
      这时遍入天认为应当为佛建立精舍,怕众位大臣偏袒太子,立即化作一人从天上下来为他们评判。那人对太子说:“作为太子,理应不说妄语,已经说定的价格,不应中途反悔。”于是判定卖给须达。须达大喜,便命仆人用象驮金子,八十顷地不久就要铺满了,只剩少许地面还没铺上。
      须达心想:“哪一处仓库的金子不多不少正好铺满园林?”祇陀太子问道:“嫌贵的话可以放弃。”回答说:“不是,我在想哪一处仓库的金子正好铺满它?”祇陀心想:“佛定是大德之人,才能使这个人如此轻视财宝。”便告诉须达:“这样就可以了,不要再拿出金子。园子的土地属你所有,树木归我,我自己也要供养佛陀,你我共同建造精舍。”须达欢喜,便立即答应,随即回家安排施工。
      六师听到此事后,就前去对国王说:“长者须达买下祇陀园,想为瞿昙沙门兴建精舍,请允许我们徒众与瞿昙沙门比试法术。沙门如果胜了,便允许他们建造精舍;如果法术不如我们,就不能修建。瞿昙徒众住在王舍城,我们徒众应当住在这里。”
      国王找来须达问道:“如今六师说你买下祇陀园,想为瞿昙沙门兴建精舍,他们请求同沙门弟子比试法术。倘若沙门得胜,便可以建造精舍;如果比不过六师,便不得建造。”须达听罢回到家中穿着垢秽的衣服忧愁不乐。
      第二天舍利弗披上法衣托钵到须达家,见他不高兴,就问他:“为什么不高兴呢?”须达回答:“精舍恐怕建不成了,所以才发愁。”舍利弗说:“出了什么事害怕建不成呢?”答道:“如今那六师到国王那里请求较量法术,如果尊者得胜,就准许建精舍,如果比不过他们,就不允许建。六师这类人出家时间已经很久,加之精诚修练,所学得的技艺、法术没人及得上,我如今不知尊者的法术、技艺能能和他们较量吗?”
      舍利弗说:“就算此等六师徒众遍及阎浮提,数量像竹林一样多,也不能动我脚上一根毫毛,想比试什么,随他们的便。”须达听罢大喜,换上新衣服,用加有香料的热水沐浴后,随即前去对国王禀报:“我已经问了沙门尊者,六师如果想比试的话,随其意好了。”于是国王告诉六师:“现在允许你们同沙门比试。”
      于是六师向国人宣告:“七天以后,在城外宽敞、平坦处与沙门较量法术。”舍卫国中共有十八亿人,当时该国的习惯是击鼓会合众人。如果击铜鼓,十二亿人来集合;如果击银鼓,十四亿人来集合;如果击金鼓,所有的人都来集合。六师徒众有三亿人。当时人民都为国王及六师安置高座,须达为舍利弗安置高座。
      此时舍利弗在一棵树下寂然入定,诸根寂静,游历各种禅定,通达无碍。心想:“此会大众修习邪道已久,傲慢自大,像草芥一样对待其他众生,应当以什么样的功德来降伏他们呢?”思惟后决定以三德来降伏。随即立誓道:“如果我在无数劫中孝顺父母、敬重沙门及婆罗门的话,我一入会场,所有在场众人应给我施礼。”
      这时六师见众人已到齐,只有舍利弗还未到,便对国王说:“瞿昙弟子自知没有什么法术,假装答应比试,而众人到齐,他却害怕不敢前来。”国王告诉须达:“比试时间已到,你师父的弟子应来谈法论技。”于是须达来到舍利弗前,长跪着请求:“大德,众人已经到齐,愿您能赴会。”
      这时舍利弗从禅定中出,整理好衣服,将尼师坛(比丘六物之一。即坐卧时敷在地上、床上或卧具上的长形布。乃坐具之梵语音译,又作尼师但那、巴师但娜。意译又作敷具、坐衣、随坐衣、衬卧衣,略称具。)放在左肩上,舒缓安详,徐徐而行,像狮子王一样走向大众。此时众人见他形貌、法服和他人不同,和六师忽然起立,像风吹倒青草般,不自觉地向舍利弗施礼。舍利弗便坐上须达所铺设的高座。
      六师徒众中有一弟子,名叫劳度差,擅长幻术。在大众前念诵咒语,幻化出一棵树,自然而然地逐渐长大,树荫遮盖整个会场,枝叶茂盛,树上有各种花果。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出来的。”这时舍利弗便以神力变出一股大旋风,将大树连根拔起,整个大树轰然倒地,跌得粉碎。众人都说:“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舍利弗。”
      劳度差又念咒语,变化出一个池塘,池塘的四面都以七宝修成,池水中生长着各种鲜花。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变化出一只六牙大白象,每颗牙上有七朵莲花,每一朵花上有七位玉女,此象舒缓安详,走向池边,用鼻子吸池水,池塘即时隐没不现。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劳度差又变出一座山,七宝严饰,山上有泉池树木,花果茂盛。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随即变化出一位金刚力士,用手中金刚杵遥指此山,山便破碎,化为乌有。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劳度差又变出一条龙,龙身上长着十个头,在虚空中降下种种宝物,雷电交加,震动大地,令众人惊恐万状。众人都说:“这也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便变化出一只金翅鸟王,将龙撕裂吃掉。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劳度差又变作一头牛,身形高大,肥壮多力,腿脚粗壮,牛角锋利,在地上奔跑大吼,狂奔到众人面前。这时舍利弗便化作狮子,将它撕裂吃掉了。众人说道:“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劳度差又变化自己身体,成为夜叉鬼,形体高大,头上燃火,眼睛血红,有四颗锋利的长牙,口眼吐火,跳跃着奔过来。这时舍利弗就将自身变成毗沙门王,夜叉害怕,立刻要逃走。但四面火起,无处可逃。只有舍利弗身边凉爽无火,即时屈伏,五体投地,哀求饶命。此时劳度差心生羞耻,火便熄灭。众人都说到:“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这时舍利弗飞到虚空中,显示四种威仪,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从东边隐没在西边踊出,从西边隐没在东边踊出,从北边隐没在南边踊出,在南边隐没在北边踊出;或显现巨大的身形充满整个虚空,又把身形变小;从一身中分出百千万亿身,然后再合为一身;从虚空中忽然下到地上,走在地上像走在水上,走在水上就像走在地上。
      显示了此番变化后,收回神力,坐到原来的座位上。此时在场大众见舍利弗神力无边,心中十分欢喜。这时舍利弗随即为大众说法,各人根据自己往昔种下的福德因缘而各自证得道果,有的证到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六师徒众三亿弟子在舍利弗前出家学道。
      比试技艺后,大众散去,各自回家。长者须达同舍利弗一起前往筹划精舍。须达拿着绳子的一头,舍利弗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共同度量精舍地基。这时舍利弗欣然含笑,须达问道:“尊者为什么发笑?”舍利弗回答:“你刚开始在这里测量土地,六欲天中的宫殿已经建成。”
      随即借给他道眼,须达便看见六欲天中庄严、清净的宫殿,便问舍利弗:“这六欲天中,哪一处最为安乐?”舍利弗说:“下三天中色欲太重;上二天中骄奢放逸,恣意而为;第四天中少欲知足,一生补处菩萨常常转生在那里,不断讲经说法。”须达说:“我正应生在第四天上。”话一出口,其余的宫殿都消失了,只有第四天宫殿安然不动。
      接着他们又继续测量,这时舍利弗忽然面带忧色。须达问道:“尊者为何面带愁容?”答道:“你现在看见地上的蚂蚁了吗?”回答说:“看见了。”这时舍利弗告诉须达:“过去毗婆尸佛出世时,你也为毗婆尸佛在此地修建精舍,而此蚂蚁就生活在这里;尸弃佛的时候,你也为尸弃佛在此地建立精舍,而此蚂蚁也生在这里;毗舍浮佛时,你为世尊在此地建立精舍,而此蚂蚁也生在这里;
      拘留秦佛(又作拘留孙佛、俱留孙佛、鸠楼孙佛、拘留秦佛等,乃过去七佛中之第四佛,现在贤劫千佛之第一佛)时,你也为世尊在此地建造精舍,而此蚂蚁仍生在这里;拘那含牟尼佛时,你为世尊在此地建造精舍,此蚂蚁还是生在这里;迦叶佛时,你也为佛在此地建造精舍,此蚂蚁仍生在这里,直到今天,(这些蚂蚁在)九十一劫中受一种身,不得解脱。生死长久,只有福德最为重要,不可不种啊!”这时须达生起悲心,怜伤不已。
      测量已毕,就开始建立精舍。为佛陀建成一窟,又用上好栴檀作成香泥涂抹。另外还有其它的房舍一千二百处,共有一百二十处专门为打犍椎用。所有设施安置妥当后,须达想去请佛,又想到:“我上面有国王,应当让他知道此事,如果不向他禀报,或许国王会心生瞋恨。”随即前去对国王说:“我已为世尊建好精舍,恳请大王派使者迎请佛陀。”
      国王听后,立即派使者到王舍城迎请佛陀与僧众:“恳请世尊驾临庇佑舍卫国。”这时世尊与众多的四众弟子前后围绕,放大光明,震动大地,前往舍卫国。路上经过客栈时就在其中休息,一路上所度众生无数。渐渐来到舍卫城边,舍卫城中所有人都拿着供具迎接世尊。
      世尊到达舍卫国一处宽阔平坦的地方,大放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足指按压大地,地皆震动,城中伎乐不鼓自鸣,盲人、聋子、哑巴、驼背之人、年老体弱者、手足残疾者都恢复正常。所有民众、男女大小,看到这种瑞相,都欢喜雀跃来到佛前,十八亿人都云集一处。
      这时世尊随病施药,为大众宣说妙法,根据往昔的因缘,各自获得道果: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的;有种辟支佛因缘的;有发无上正真道心的。各各欢喜奉行(佛的教言)。
      佛告诉阿难:“现在这个园地是须达所买,树木花果为祇陀所有,二人齐心共同建立精舍,所以应当为之取名为‘太子祇陀树给孤独园’,让这个名字广泛流传,并传示给后人。”尔时阿难及四众弟子,闻佛所说,恭敬地奉行。
                                                                  ——《贤愚因缘经》

    发表于 2017-6-16 08: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足自在,能作众生的殊胜福田,所以称之为僧。
    发表于 2017-6-16 15: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随喜赞叹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