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3895|回复: 68

    [原创] 辞亲割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0 22: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多很多年前,当我还在学习英语口语的时候,有一天突然看到培训机构里的一位课程顾问不见了。一问才知道,去了国外。这件事儿本来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本来就是语言培训机构的雇员嘛,英语水平还是很好的,和外教交流起来也很流畅,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后来听说,是去了西班牙——她一句西班牙语都不会。
          我们都很惊讶,觉得离开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甚至,连我们的外教都持这样的态度:“她到那里语言不通,也没有事先找好工作,只是因为有一个朋友邀请她去,就把工作辞掉过去了——这是一个很愚蠢的选择。”
          我们外教,其实也是只身一人到中国的,其实语言也不通,哪怕找了一个中国女孩做女朋友,也说不出中文来。但是,居然连他都这么看。
          我回家以后和家里人聊到这个话题,出乎意料,我妈居然觉得挺好,甚至想把我也弄出去。乃至于很多年以后,她一看到电视上谁谁谁到国外去闯天下,就觉得这个好,我也应该这么干。
          2017年的第一个周五,我告诉我妈:我要辞职,去庙里了。
          说这话之前,我纠结过很久。最后觉得,说这句话是迟早的事儿,拖很久并不会让这件事儿变得更加容易,所以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干脆利落地说出来比较好。唯一犹豫的,是到底应该去上课,还是应该整个晚上抚膝长谈。出乎意料的是,谈话竟然如此的顺利。五点半做饭,六点吃饭,吃完饭开始说这个话题。六点半,我已经搭上了师兄的车去上课了。
          我小的时候,爸妈忙着吵架,没有心思管我。更多的时候,在学校受了委屈,别人有家长在背后撑腰,我却没有。往往别人在老师面前搬弄是非一番,老师再在家长面前添油加醋一番,我在学校被欺负完,回家还要挨打。
          慢慢地,就学会自己面对事情了。人的能力往往是有限的,学会什么的同时就意味着失去什么——我再也学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对家人坦诚相告了。父母对我的关心往往也仅限于生理上的:吃饱没有?穿暖没有?
          感觉,好像养宠物一样。
          法师以前给我们讲过一个小故事,他说曾经有一个博士找他,说自己想自杀。他陪着那个博士在庙里走了一圈又一圈,听他说自己的心事,陪他散心。走到一半的时候,博士的电话响了,是他妈妈打来的。博士拿起电话就说:“妈,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您放心。”
          法师说,他妈妈还以为自己的儿子一切都好,不知道他已经想自杀了。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事儿有点假:所谓知子莫若母,孩子过得怎么样,就算是不说出来,从语气中还感受不到吗?我却相信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因为,这事儿太像我们家了——虽然近在咫尺,但是我在想什么,我爸妈完全不知道。有一段时间我也想自杀,觉得非常痛苦、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对、觉得所有人都不认可我、觉得如果我死了是对大家都好的一件事情……精神崩溃以后就是极度的痛苦,在办公室里无缘无故就哭起来,一天哭好几次。回到家里是另一个灰暗的世界,早早就钻进被子、关上灯,然后缩在被子里哭。
          现在这个社会,真的苦——这话说出来很多上一代的人不理解,觉得年轻一代有吃有喝的,苦个什么呢?我们却羡慕上一代的人,干活只要卖力气就行了,卖完力气往床上一躺就是一觉,第二天继续精力充沛地去干活儿。他们的生活那么简单而纯粹,我们却复杂得一塌糊涂。
          理解苦,就能理解为什么需要宗教——我家同辈的几个孩子,我是佛教徒,叔叔家的孩子是基督徒,唯一没有宗教信仰的那一个,是抑郁症。我不能说所有不信宗教的都会得抑郁症,只能说,如果我不学佛,我一定是抑郁症,一定已经自杀了,一定的。
          在我最灰暗的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佛法,我一定早就死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状态就是抑郁症——自杀倾向、自闭,甚至还有自残,自己抽自己、用针扎自己……自己经历过,就能理解为什么别人抑郁。
          我一直没有告诉过我妈,在同一个屋檐下,另一个房间的我是这样一个状态的。很多很多事情,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了,没有必要告诉他们;如果自己解决不了,那更没有必要告诉他们,因为我都解决不了更甭提他们了。他们早就过了能够照顾我的时间段,不仅是生理方面的,还有心理——多年的闭塞,让他们早就不适应这个社会,早就不知道这个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了。他们,一直活在20年前。
          现在,早就已经是我在照顾他们的时候了。所以,我不想让他们的生活发生巨变,我知道他们适应不了。但是那天,我还是和我妈讲了。讲了自己的痛苦、自己的迷茫,乃至于讲了心灵寄托的重要性。最后那段,我妈应该没怎么听懂,但她还是长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你要去就去吧,我总不能把你逼疯了吧?”
          我想,她自己也有心理准备。当她看到我周一到周五是怎么面如死灰地上班的、当她看到我周末起得比工作日还早却一蹦三跳地出门、当她看到我每个周六都不回家一定要在寺里住一晚……她早就明白我心所系,只是不想面对。
          曾经,我也不想面对。一年前,我和法师说:“我总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如果上山了,我在世间就一点退路都没有了。”法师说:“人生没有退路,我们都在一刻不停地走向死亡。”一年后,我和法师说:“我妈心里还过不去,但是我周一就要去把工作辞了,把这个退路给断了。”
          一年的时间,我对“退路”的看法和做法截然相反,活生生示现了心念的无常。
          在我和我妈说完这件事儿的第二天,我就上山了。第三天,也就是周日,动漫中心五周年活动,我爸和我姑居然要上山来。他们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干涉也不支持,从来没有到山上来过一次,这次居然要来了。
          我知道,如果不是我要到山上常住,他们是不会来的。
          这其实是一个挺好的契机,我想让他们看看,我在山上做了什么、未来打算做什么。也可以看看,我在这里工作、学习的场所。甚至,没准能拜托常住师兄偷偷把我姑带到女众寮房去看一眼住的环境——外出过一次,体会到语言的匮乏性。有那么多事情是用语言讲不出来的,又有那么多事情用语言讲别人是不相信的,就只能用眼睛看。
          但是很明显地看出来他们没有这个心情。播放视频的时候,大家都转过身很开心滴看着,只有我爸,一动不动地低着头坐在那里。在那么多快乐的身影中,我爸显得那么孤独和寂寞。

    801679428449608227.jpg
          活动进行到一半,他们俩就坐不住出去了。出去以后,不知道该在哪里等,于是就在雪花广场那里,站在冷风里等我。我多希望他们能见见法师啊,一方面是我无数次发现,其实相对于我来说,他们更能听得进去外人的一些看法和意见;另一方面,多少有点逃避,很希望法师能出面帮我摆平。但是问他们,他们说不愿意见法师,我就只好提前出来,陪他们下山。
          走到半路,动漫中心的活动大概结束了,贤帆法师和我联系说,可以把他们带到动漫中心,让大家一起关怀一下。我说,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法师又说,不要被境所转。
          我回答:此事已定,断无回旋余地。
          该面对的,还是要自己面对——这是很深的一个体验。很多很多事情,逃是没有用的,能逃得到哪儿去呢?迟早要面对,这和想不想面对没有关系。所以,就得上。就好像我对我妈说的那些话,又好像我对我姑说的那些话。
          我家里所有的人中,我姑是最能和别人交流的。她能理解彼此价值观的不同,尊重别人基于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作出选择。因为她这样的素质,我们一路的交流都很顺畅——虽然,她完全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选择,也完全不知道我在这里都经历过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心路历程——写到这里就能写出很多很多东西,比如世间的那些痛苦、身不由己的那些无奈、在洪流中保持独立价值观的艰难……然而一路走过来,又发现其实带来痛苦的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些东西,不是因为拥堵的交通、糟糕的空气、势利的人际关系,不是因为这些。
          套用贤书法师在《半路出家》里写的一句话:上山和外部环境没有太大的关系,外部环境是有很多问题,但是还没到不能解决的地步。
          就拿工作来说吧。表面上看起来,大部分时候事情都不太多,甚至每天只花半个小时就能干完;薪水虽然只能算凑合,但是好在我并不怎么花钱,倒也无所谓;离家不远,骑车就能到——能算得上是事儿少钱多离家近了。但是实际进来就能感觉到,人和人之间彼此的算计、斗争、推卸责任,此起彼伏;官多兵少,谁都只是发号施令不干活儿,作为下层谁的话又都不能不听;外行领导内行,明知道上级都是在胡说八道还得照着做;工作没有技术含量,没有任何提高的空间;裙带关系盛行,别人不干活儿拿的钱还比你多;官僚主义昌盛,随便有点小权力就对别人吆来喝去,怎么干都不行……
          我最郁闷的那段时间,部门里的两个领导掐得很厉害。领导当然都是喜欢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人了,谁在自己面前讲讲对方阵营的人的坏话,就觉得谁是自己人。问题是,我是只想上一天班拿一天钱的,对他们的政治斗争毫无兴趣,结果俩人就都把我当成对方的人,一有点什么事儿就把我叫过去批一顿,有意思的是,还觉得自己这样是在对方面前“立威”——也不看看人家有没有拿我当自己人。
          上下级关系是这样,同事关系也是一塌糊涂——一个部门那么多人,好死不死就把我和一个“死对头”放在同一间办公室了。每天一上班就对着她,怎么看怎么难受。尤其是,她还是领导最喜欢的人,只要一和我有冲突,我一定会被领导叫去挨一通骂。
          整个单位的制度也不好,比我早进来的和比我晚进来的人,薪水和级别全部比我高。其实论学历、工作经验、岗位性质,我都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但是当初定这事儿的领导一退休,这就变成了历史遗留问题,之后的每一任领导都说不是自己定的、自己没有责任。我找领导谈了很多很多次,花了好多年的时间,也没有改善,一直这么拖着。
          在那个时候,我就想,干脆不干了。想换工作,当然要提前做准备。我考了在职的研究生、考了职称,还考了很多次公务员、参加了很多次面试。
          最后我发现,其实问题的根源不在上下级关系上、不在同事关系上、不在单位的制度上,更不在官僚主义、裙带关系、拜高踩低、政治斗争、空话套话……上面。
          问题的根源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根源在于迷失了方向,在于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走的道路是什么。
          一年以前,我问我师父:“我在单位里过得很痛苦,所以我就上山去了,是不是逃避?”我师父回答:“是。”我听了以后沉默了许久,我师父等了我许久,最后我说:“那算了,我不去了。”
          我师父回答说:“你现在这个状态,就算不去也是在逃避。”
          我当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现在也不敢说就完全明白了,但是多少有一点体会。为什么去了也是逃避,不去也是逃避呢?因为逃避本来就有很多种。当时的我,如果去了山上,并不是因为对山上的道路有信心,仅仅是因为对现实不满而已,也就是病急乱投医。不管是不是碰巧投到了比较好的医生,这种心态都是盲目的。如果不去,也不是因为对山下的道路认可,而是没有勇气去改变,也不愿意失去得到的福利,所以只好忍耐。
          所以,去了也是逃避,不去也是逃避——距离听到这句话一年的时间,也就能理解到这里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我就是在逃避。
          一年以后,我姑姑在车里问了我当年问我师父的问题:你是不是因为工作不顺利,选择了逃避?
          我说:不是。我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认定了这不是我想走的路,而山上的那条路是,所以我改走那条路,这不是逃避,是选择。如果我已经认定了单位这条路不是我要走的,还舍不得薪水或者其他东西,委屈自己留下,然后满腹牢骚地混日子,浪费自己的生命,这个才叫逃避——我以前就一直在逃避,我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我姑沉默了很久,说:“我同意。”
          有点巧的是,这段对话的第二天,我看到了微信群转的“我师父说”:“如果明知一件事应该做而不去做,害怕去面对,那叫做逃避。如果事情本身不合适,坚持的意义不明确,该改变的就应该改变,关键是找到改变的方向。反过来说,若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只是因为对现状不满意而改变,那是不够的。”
          我把这条发到了朋友圈,我姑看见了,回复说:“说得对。”
          这一年,我越来越多地感觉到,在单位呆不下去不是因为上述的那些问题,纯粹是因为方向。事实上,那些问题,几乎都已经解决了。领导方面,一直掐架的一个领导调走了,另一个就不担心有人和他争权夺位了,也就不再折腾手下的人。同事方面,我用师父教的四摄法,居然和那个“死对头”成了朋友,乃至于后来换办公室,和我同屋的同事没两天就被调走了,我一个人享受一间十多平米的办公室,活脱脱的局级待遇。待遇方面,在我终于死心的时候居然涨了工资,收入一下增加了将近一倍。
          但是,我依然要走了——这次,不是因为人际关系、不是因为分配制度、不是因为外在能看得到的那些东西——那些东西,还是那句话,还没有到不能解决的地步——我离开,是因为信念问题。
          我姑代替我爸妈问了很多问题,我爸坐在后座一言不发,静静地听我回答。他们一生都是在工厂里,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干到下岗为止。下岗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再也没有成长过。或者说,走进工厂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成长过。稳定,这是他们一直向往的;信念,这又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他们没有办法理解我,现阶段我也不奢求他们的理解,只需要他们同意。
          最后,我爸同意了。
          回到家,我妈看出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她“哇”地一下就哭了。我从来没有看她哭得那么惨过,从来没有。我爸看她抱着我哭,怕我觉得心里难受,反过来安慰我说:“你应该想得到,会有这么一个过程。”过了一会儿又说:“你得理解,你妈没离开过你。”
          没离开过我——是的,我从小就在她身边长大。我小的时候,她和我爸经常吵架,一吵就是二十多年,到这两年才好些。她自己没有什么文化,做不了什么很高大上的工作,能做的只是卖力气的活儿。家里经济不好,日子要一点一点算计着过,冬天的时候经常到菜市场捡菜叶吃……
          婚姻不幸、经济不佳,再加上对自己的否认,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知道,我是她唯一的心理支柱。现在,我要走了。
          我妈抱着我哭:“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走了我怎么办?”
          她在这边哭,我爸在厨房默默地炒菜,过一会儿进屋来。我妈一看我爸进来了,把我推开,带着哭腔命令我:“赶紧吃饭去,一会儿就凉了。”我就去吃,吃完了回来陪着她。她躺在沙发上,沙发很窄,我坐在边上。她又推我:“你回屋去吧,坐在这儿不舒服。”我换到床上坐着,过一会儿我爸说:“回去睡吧,你在山上起得早。”
          我心里五味杂陈——在这个时候,他们想的还是我。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过一会儿,我爸进来对我说:“如果在那里过不下去了,你要记得,回家!”
          回家——他和我妈,永远在家里等着我,他们永远是我最后一道支持。
          业果、回向、道心、依师……很多东西,没有办法很深地对他们讲。只能期望,他们慢慢会理解。就像我对我妈说的话:“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理解我的选择的。”
          我又想起出国的问题——如果我是出国走了,我妈一定不会哭成这样,一定会高高兴兴的。甚至,哪怕我是嫁到外地了,我妈一定也会很开心。为什么我到山上她就这么难过?其实不过是两个小时的路程而已。
          我问贤书法师,法师说:因为不管嫁到那里,你都是她的女儿;但是如果你上山了,她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女儿。这是多么奇怪的想法!但我听他这么说,就能理解贤帆法师讲的话。法师说,人都是有自己很偏执的理解的,只不过身在其中所以感受不到。其实每个人都有,当你超越了以后,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原来的想法,就觉得很有意思,觉得怎么自己会那么想。
          我到山上,是为了超越自己偏执的想法,能够更加真实地看自己、看身边的每一个人、看这个世界……这么想,更觉得山上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是很值得走的一条路。
          需要交接的事情有很多,一大半是天开寺的承担。我给师父打电话“辞职”的时候,他正在讲课,于是赶紧就挂了,之后在微信上给他留言。因为很忙,早上4点的留言,他到晚上才回复我。这次,他没有说我是逃避,对我说:“想清楚了就做,不要后悔。”他向来不会很直接地对弟子说要选这条路或者选那条路,都是让我们自己做决定。所以,他这么说,已经是对我的支持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上山,不要为了上山而上山。”我回答:“弟子为了报师恩、度众生而上山。”我师父马上又怼我了一句:“为了报师恩、度众生还那么大脾气!”
          我就只好灰溜溜地说:“是,弟子错了。”
          正如贤帆法师说的那样,做了这样的选择以后,就明白之前的很多想法非常好玩。比如说:我现在在山下虽然不痛苦,但是至少有一份工作可以糊口;如果我辞职了,又在山上过不下去,怎么办呢?
          我后来不止一次听到有人问法师这样的问题。法师回答:“不要总是从负面角度来想问题,觉得自己要是走不好怎么办。你要想:‘我该怎么把这条路走好’!”
          于是我就很认真地想,我该怎么把山上的日子过好。本来想问法师的,但是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儿——当我几个月前和我师父说想要上山常住的时候,我师父突然狠狠批了我一顿,说我烦恼重、脾气差、逮谁和谁发脾气。从此以后,一有机会就批我这个,我没发脾气的时候他也怼我。不管我问他什么,最后几句话一定都是怼我这个,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在场——经常弄得我很丢人。
          我一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只是觉得虽然他批我的时候我真的没和别人发脾气,但是自己确实有这个毛病,所以他批我我也就认了,乖乖听着。但是现在,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用问法师怎么把山上的日子过好、过长久,因为我师父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开始为我准备、给我铺垫了。我只要听他的话,把自己的脾气好好改改,就可以了。
          《三国演义》里经常有这样的情节:一个武将傻呵呵地往前冲,结果遇到困境了。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想到军师给的锦囊妙计。把锦囊拿出来,看看里面的纸条,照着做,然后大获全胜。一般这个时候,武将会仰天长啸:“诸葛军师真神人也!”
          当我想明白我师父为什么一直批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他真是料事如神,他早就看到我会有今天这一步了。我又感觉到善知识的功德和慈爱——和家里的慈爱不一样,但是依然是关怀备至、小心呵护,生怕我走错一步。
          想想就又想哭,我跟了他六年,没做过什么贡献,更多的时候是各种起烦恼。这些,他全都包容了。六年的时间,他从未因为我不是出家弟子而疏于对我的教导。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求助,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遇到迷茫和困惑,他一直都在指引我。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想到他,我都能感到内心中的温暖。六年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从他那里得到了这么多这么多。在这之前,我竟然从来都没有感受到,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来教导我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不放弃我。
          六年的时间,不断地关怀、照顾一个不知道感恩自己的人,不断给她温暖和力量——当我意识到这点,我就觉得自己非上山不可了,因为不这样无法报答他的恩德;甚至,即使这样也无法报答他的恩德。
          我要走和他一样的道路了,带着他给我的名字:“德蕊”。
          学佛那边也要告别。小营一组的师兄们帮我把单位的东西搬到家,借这个机会见到了我妈,我才知道其中一个师兄和我妈是认识的!这让我很放心,我在山上的时候,山下能有人和我妈说说话、引导她接触佛法了。他们还专门到贤二家给我组织了一个告别活动,一大堆人在屋子里挤着,开开心心地。
          西三旗八组的师兄花了两节课的时间听我分享心得。一个师兄听说我要走了,从头哭到尾。他们还组建了一个关怀,打算定期到我家去搞搞卫生、陪我爸妈说话,要把我家里的事儿担起来,让我“在山上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我才发现,原来我在同行善友这里也得到了那么多爱。
          我更加相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
          春节前在朋友圈听到彩虹合唱团的《春节自救指南》,听到“我有自己的选择”的时候,深有同感。我发到朋友圈,同时评论说:“新的一年,我也选了一条和大部分人不一样的道路。坚持自己价值观的代价是惨烈的,即使这样也想要走下去,因为对方向信心十足。但是仍然想哭着对家人说‘对不起’,因为无法实现他们的心愿了。看到‘对不起’那段的时候眼泪下来了,我想按照家人规划的平稳路线走下去,但是无法忍受碌碌无为,所以还是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让生命绽放。”
          我姑看到了,回复说:“不管你怎样选择,家人希望你快乐幸福健康。”
          我知道,我是带着爱上山的。这些爱,来自家人、来自善知识、来自同行善友。
          我又想到《半路出家》里的一句话:辞亲割爱,亲是要辞的,爱是割不断的。


    评分

    1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0 22: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7-1-20 22: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段把我看哭了,猛烈随喜!
    发表于 2017-1-20 23: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分享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7-1-20 23: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

             所有的磨难都是为了成就更好的我们,赞叹才女师兄的抉择,坚定如法行动,蒙善知识的接引,发菩提愿,刻苦修身,成就庄严
    发表于 2017-1-20 23: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有多随喜师兄!
    发表于 2017-1-21 05: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想清楚了就好
    发表于 2017-1-21 06: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祝师兄道业早成!
    发表于 2017-1-21 07: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辞亲割爱,亲是要辞的,爱是割不断的。看哭了,猛烈随喜师兄,善愿成办

    发表于 2017-1-21 09: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终于上山了!随喜!
    发表于 2017-1-21 10: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
    发表于 2017-1-21 11: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我到山上,是为了超越自己偏执的想法,能够更加真实地看自己、看身边的每一个人、看这个世界……这么想,更觉得山上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是很值得走的一条路。”有了方向的人生,每一步走得更平稳和坚定!
    发表于 2017-1-21 11: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特别好,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7-1-21 12: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蒙受师兄法布施,帮助我克服了很多困难,认识了很多事情。特别,特别的随喜
    发表于 2017-1-21 14: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师兄的许多文字。祝愿师兄在新的缘起里,福慧日增,走自已的究竟成佛之路,人生幸福圆满。
    发表于 2017-1-21 17: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泪眼婆娑,为师兄能够体会恩师的良苦用心,位师兄坚定的道心,更为世间众生之苦。随喜赞叹师兄!感恩分享
    发表于 2017-1-21 21: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您,加油!
    发表于 2017-1-21 22: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猛烈随喜赞叹师兄
    发表于 2017-1-21 22: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