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5884|回复: 44

    [教化部] 一周带六个组的讲师:责任 依师 坚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1 20: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周带六个组的讲师:责任  依师  坚持


      李师兄,园林工程公司的企业主,业余一周带六次课,广东地区五个学佛的讲师。不久前,师兄们有机缘对他进行了面访,请他聊聊学佛的经历和带课感受。

    20160321.jpg



    寺院植树:与佛法结缘

    问:您能谈一下开始学习佛法的因缘吗?听说您最早是在顺德接触学佛的?

    答:这谈起来比较长,2005年有一趟很巧的机缘回到老家,给寺庙种了些树,种了些树后,有一位比丘尼法师送了一本《六祖坛经》,这位法师当时在福建佛学院,她在那里认识师父,在那里读书出家,这位法师现在在新加坡,以此因缘我跟佛法结下善缘,因为她跟师父的因缘也感召到我跟师父、跟龙泉寺学修体系有这因缘。那时候开始把《六祖坛经》讲得13 张碟,认真地看了一遍,之后觉得佛法不可思议,佛经很美,六祖惠能大师虽然不认识字,但是他智慧很高,那时开始对佛法有些好感,开始颠覆平时大家对佛法的认识,但当时没有系统学习,零零散散地,但因这个因缘感召到,2011年11月,因为业务关系认识了黄师兄、肖师兄后,他们看到我办公室挂着有《六祖坛经》的这些法语,知道我对佛法感兴趣,问我是不是信佛的,我说是。再后来,我就进入到顺德广论学佛,这是广东第二个学佛,第一个在中山成立。当时作为省会的广州还没有学佛,我就约上几个朋友周末从广州开车到顺德上课。顺德的讲师当时是黄师兄,直到现在也是。那么这个学佛的因缘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问:随喜!那您是怎样开始带组的?

    答:这要回到之前在顺德学佛的时候。在顺德学了半年以后,讲师黄师兄说让我发心去带组,当时我信心也是很不足的,因为才刚刚加入学佛没多久,《广论》学得也不是很明白、学得也不是相应,法理各方面还不是说搞得很懂,所以学的意乐不是很高,但也坚持在广州开车接何师兄、范师兄到顺德去学习,当时从广州到顺德也差不多要1个钟头的时间,他们俩也学着没什么意乐,大家都学得辛苦。

    坚持护持团体:带组因缘终于到来

    问:那当时为什么会坚持下来呢?

    答:因为曾经一段时间,黄师兄顺德那个组呢,从最开始的7、8个人,到后来只剩下3、4个,如果我们不从广州过去,顺德那边的人就更少了,说不定这个很快就散了,当时黄师兄的压力也是蛮大的。所以我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就算别人不来,我还是要来,如果你也不来,我也不来,那就难学下去,你要学下去起码要有人来,要有人气,虽然不知道学什么,学了之后到底有没有用,但是因为基于对团体、对的护持,基于这种责任感,就坚持下来了。坚持下来以后,也就不一样,一坚持,我现在明白了:心一改,缘就改,很多很多就改了,就开始有意乐了。这时黄师兄就要我去带组,但我信心还是不足。

      2012年6月19日观音诞法会,我和广东一共10位师兄到龙泉寺去做皈依,那是我第一次到龙泉寺,当时我们这一群人,在大雄宝殿的门口,发了个愿:五年以内希望在广东成立若干个学佛,回来后黄师兄就策励大家都做讲师。那时大概还不到一年吧,我自己的因缘也很奇怪,我公司就有一张佛像,因为没地方挂,对佛像不尊重,没办法就买了多一块地方装修做佛堂兼办公室,佛像挂上去,三宝像也挂上去,很奇怪,开组的因缘就来了,2012年大概11月份、12月份,我带动的第一个学佛就开起来了,距离我去顺德学习刚好一年,就开了这个组,开组的因缘就是这样。

      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没有坚持去顺德,可能就没有今天的黄师兄,也可能没有广东其他学佛,当然也可能没有我自己现在的这个局面,这点我也是在反思,实际我们学习的时候不能说开始相不相应啊,意乐啊,要学到东西啊,我觉得这些东西是很重要,但慢慢都会有,最开始的话最主要还是要坚持,还是要随众,还是要以团体利益为重,护持团体,随众,跟下来以后慢慢慢慢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这点很重要。

    问:那您当时在顺德待了多长时间?

    答:大约一年多。大约2012年6.19我们去龙泉寺发愿建多个学佛回来以后,周师兄就非常勇猛,跟何蒙师兄开始在广州租房,装修成佛堂,因为你要建多个,你必须得实施行动,佛堂是共修的地方。在克服困难建佛堂的过程中,慢慢意乐也起来了。周师兄和他太太之前也和我一样,跑到顺德去学习,后面慢慢发现,我们这边去学习的人比顺德当地的人还多,到后面我就在想,是不是可以让黄师兄从顺德到广州来给我们代课。黄师兄慈悲心也是很具足啊,他说,与其让大家跑到顺德去上课,不如他一个人来回跑。于是就装修了现在这个地方,从2012年年底,黄师兄就开始跑过来给我们上课,到现在,黄师兄已经快跑了三年了,不容易,坚持每个周末从顺德跑到这里来。这个组是个火种啊,这个组接引了王师兄,还有好多的师兄,王师兄很发心,勇于承担,开心栈,心栈开了后,又有好多组了,然后又分出去好多组。

      很多师兄学完以后,他们都出去开组。但黄师兄这个组一直还在,很多师兄来了、学了,很快就出去开组了。我们这就好像是个黄埔军校,专门培养讲师。在这里产生好多讲师,刚我数了下,不止10个。这个佛堂,每周是7个还是8个组在这里学习。2012年底我也跑去东莞开组做讲师,后面来的师兄,陆陆续续学完以后就出去开组。不过是基于对团体的护持,哪怕我从原来的带一个组到现在带五个组,一周要上六节课,我依然在这个组做学员,我依然没有缺课。因为我觉得这个组很重要,人不能忘本嘛。这个组火种的力量很厉害,我就觉得还是要继续护持。

    “他能来学,我什么都愿意去为他们去付出”

    问:第一次带组的时候就觉得遇到最大的困难,最难克服的是什么?您是怎么去克服它的?

    答:这个也挺有意思,在我带组的第一年里面,就是我一个人,有句话叫“又当爹又当妈”,在这一年里是没有任何一个班委,虽然当时有一位师兄说“哎呀,我来当班长!”其实他也不知道当班长要做什么,也没有做其他的。但是我也不着急说一定要安立什么岗位,因为我在想,学习的意乐都没有,都不稳定,他能来学,我什么都愿意去为他们去付出。只要他能来,而且他能高兴的来,来的高兴那就好!我最低的要求,就是这个。“有人气来学习”这就是成功的第一步了。

      至于说自己辛苦一点,我觉得也没什么。当时那种环境下,我没去想太多,想着首先把这个组维持下来。开始上课的时候,其实都是找一些同事和熟人来凑数,同事也好、老乡也好,都给面子啦,觉得不来也不好。虽然是这样,但是这一批人也为这个做出了贡献,就是让这个生存下来,后面就感得很多发心的师兄进来,但很可惜这帮老生又退出去了。也正常,缘聚缘散嘛。但是,一年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又感得很多师兄,他们很发心,对法很有希求,哇,一下子这个就好多人了。

      初期最困难的东西,就是会想到“有没有人来学习”,因为刚开始建组对“有没有人来学习”“人多不多”还是挺介意的。还有就是他们学得能不能开心,能不能有热情,这个是当时重点考虑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虽然自己辛苦一点,但是没有太多真正困难的东西。

      师父有句话叫作“结法缘,先结人缘”,我当时就是这么做,当一个人意乐不高的时候,经常是世间法,多对他好一点啊,在物质上资助,经常请请他们吃饭,就是先结人缘嘛!说实在话就是靠着这个在维持,不是靠法乐在维持,是靠世间的这种人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关怀,说实在话就是对他们的生活、工作、家庭很多(方面)事无巨细的,你都要去关怀。为什么他会进来,说明他还是要顾及你的面子,也就是说,你很多的东西对他还是有影响力,他愿意尊重你,他就进来了。所以,慢慢的,这些人就变成了很好很好的同行道友了、朋友了。其实很多人对于是不是同行道友他可能不在乎,但是你是不是他的朋友,他很在乎,开始是这样,这层含义也是很深啊,所以我开始的做法就是“结人缘”。慢慢公司很多同事培养起来,他们能帮忙处理公司日常的复杂事项。这样的话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带组了。

    问:您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答:没有学习佛法的时候,想到辛苦就想着应该歇一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人生。现在“很不幸”遇到佛法。遇到佛法以后,那不行,停下来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停下来为什么可怕?第一,我停下来了,那些同事还在忙,赚了钱没享受,会让他们汗水白流。第二个,停下来就是享受生活、消费,就是折福,浪费暇满人身,损福报。那我在想,如何让这些同事汗水没有白流?让他们、工人这么辛苦,赚了这些钱不是单单为了养家糊口或者给我养家糊口,那我要把他们汗水和这种劳动转成功德。那怎么办呢?那我就去带组。那我带组有功德,是不是?能够成就一些人学习佛法。所以我就想办法让我的同事、我的供应商转心,我跟他们说:你们如果把事情做好了,工程质量搞好了,就不需要我去帮助处理一些纠纷和突发事情,那我就有时间带组。我这个时间是谁给的?是你给我的。那我带组的功德你有没有份?你不但有份而且你是占大份,我是小份。这样的话你所做的一切就不单单是赚了钱,你也有功德。这些同事也好、供应商也好,他们都能够听得进去。大家都是。

      所以他们能够把事情做好,工地少了很多麻烦事,少了很多质量问题、进度问题、客户投诉问题,这些都是因为人的作用。当他们做好了,我也要去照顾他们、也要去关怀他们、也要舍得布施他们,这也是业果。让他们更有积极性去做。

    深信业果,用心带组,感化身边人

    问:那您是怎么兼顾工作学修和带组呢?

    答:事实上,我现在也不是个闲人,公司的企业在正常运转,也有固定的员工三四十号人,临时工都有,做园林这一块,一年也做三四千万的工程量。其实,这些都是些比较复杂的工作,能够抽身来学习,这也是佛法的因果法则。因果法则第一条就是“业决定一切”,就是有没有人帮你做事?你公司有没有生意做?有生意做有没有钱赚?这里面都是业的体现。你招的人不是来做事的都是来捣乱的,你就完了。一直以来,也是秉承做人第一,做事第二。

      师父讲过,我们做世间的事业也好、公司做多大也好、赚多少钱,其实这些都不是我们目标。虽然,作为公司的负责人要尽一种责任,但它顶多也就是一个过程、或者一个工具而已。我们真正的过程、工具是要成就、修行。从这个意义来讲其实学佛应该是放在第一位,所以这个理念建立起来后,只要有空就是多去带组。在公司就是尽一种社会责任,对公司的责任、对员工的责任,把他们照顾好了,他们以后某一天也能够来学佛法。所以,公司的事情和带组,二者不矛盾。这样的话就能够把事、工作跟修行处理好了,也能处理好和公司、同事的关系。这里面,人起关键作用,人起关键作用的背后是心在起关键作用。家庭也是一样,以前我爱人她不学佛,也很反对我学佛,很烦恼。现在也感化她学佛了。虽然她有时候也担心我太累,会影响身体健康,但也不会反对什么。

      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太大问题。关键是要对业果法则要相信。不相信的话你老觉得说,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没跑客户、没去吃饭送礼、没去唱歌喝酒,这生意怎么来?然后整天就担心这个。这个就是对业果法则不相信的表现。“如是因感如是果","业决定一切"那我就不担心这个了。我把学佛带了,这个业在哪里?”依报随着正报转",一样有生意做而且一样能做好,所以还是要相信业果法则。

    观察因缘,善巧接引

    问:带五个组也是蛮辛苦的,那具体来说,您是怎么协调这五个组学习进度的?
    答:现在慢慢摸索出一些经验出来了,对老的组、老的学员,我是以培养讲师作为目标重点,对他们有些要求,策励他们当讲师,越多越好。一个人,就算一个星期带十个组,二十个组也是有限的,必须把老的学员带出来,讲师能够承担起来了,那么,这个星星之火才可以传出去。通过各种方法去引导他们,包括我们其中有个组,比如说有个组在讲《感悟人生》,第一讲,我开头来讲,然后就让所有发心要当讲师的人,轮流来带。学《皈依之路》也是这样带。我发现,大家轮流带,积极性比他只听课高太多。他准备了课程、课件、课判,那比我投入太多了,10倍都不止,带得也比我精彩。

      那我才发现,其实人才是需要发现的,人才是需要引导的,人才是需要培养的,自己全部都包了,就算累死作用也不大。在东莞第一个组正常上课都会有40人左右,多了是50人,少了是30人,人太多了就分成两个组.分两个组一样这么多人,还是这么多人,有增无减,之后东莞还会新成立一个组。就是每个人都来讲,你讲一讲,他讲一讲,这样的话对他们提升就很大。

      对于新的组,我了解他们以前有没有学佛的基础,学什么东西,学得应不应机 ,然后再调整课程和进度。另外就是观察他们的因缘、根性,如果是一般的没有接触过佛法的,那么先从人天善法开始,提升他们的意乐。东莞最近成立一个组,在一个上市公司,都是工程师,如果先讲《感悟人生》可能不相应,就先上《了凡四训》、《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因为这些他们看了有意思,都是视频,容易看的懂,看完大家分享。
    因为他们开始学佛法时,为了增长点智慧,求点福报,为工作更加顺利。所以要把握他这个需求,如果直接要求人家树立成佛的目标,要持戒,要不吃肉。我估计明天他就跑路了。所以先关心他们同事之间有没有遇到问题,小孩、老婆之间或家人关系为何处理不好?烦恼为何那么多,这个团体为何不和合?这比直接讲效果好。随着学习意乐提升,他对你产生信任,觉得你带课他能学到点东西,上课的积极性就高了。

      这学完以后,就学《无限生命》。为什么要学佛法,原来因为你有无限生命。你光靠做好现在还不行,如果没有无限生命,你学法学它干什么?师父讲如果没有下一世,你学佛往生,修行起来干什么?如果没有无限生命,做好人、做坏人有什么区别?现在就有好多人认为做好人吃亏,因为他们没有无限生命的概念,所以才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冒生命危险;他要知道有下一世,他绝对不敢,太吃亏了。所以学法能不能学下去,就看我们对无限生命认知度有多高。让学员知道无限生命,你知道下一世生命的现象是怎样?人的苦乐是怎样产生的?他才有学法的动力。他才会去更加坚定地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良善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帮助的人,做一个能够时时利他的人。这时这个善法的力量、善良的力量就突发出来,这个时候他已经认明了道理,就开始想学了。就可以开始讲佛法,《苦乐人生》呀,认识师父的功德,甚至可以上点《广论》,讲皈依三宝。所以这一步步来比较善巧方便。

    凝聚善缘,融入共业

      一个人学好了,还有后代,还有无限生命,大家都有无限生命,想一想,一个人学佛法,影响有多大?如果我们不学佛,去做另外一套,那完全是不一样的。可能兄弟姐妹之间为了点利益,争得你死我活。所以社会要和谐,先要家庭和谐、家族和谐、朋友同事先和谐,社会当然和谐。所以这个学佛很重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能小看一个人的作用。一个学佛、一个人,后面代表一大族人,如果他想当讲师、带一两个组,这里面善的作用、法的作用不可估量,所以,想想为社会做不了什么事情,奉献不了什么价值,那就带多一些组,我是这样聊以自慰吧。

      现在,希望我自己能够站在整个广东学佛的发展,还有的关怀这一块去考虑一些问题,也要考虑到师长的事业。师父现在在做什么?接下来会做什么?我们首先要清楚。唯有把自己的业、每个人的业,融入到善知识、师长总体的共业平台里面来,那么,每个人才能够得到最大的成长,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帮扶,才能够得到最大的成就,所以,这个是最大的问题。

      不能说你带一个组,他带一个组,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虽然很重要,但是,凝聚共业更重要!把的业、个人的业,融入整个师法友团体,融入整个师父的业进去,这个业才能够变得大。

      我们个人的力量非常渺小,像一滴水,一滴水能融入大海里面才不会干枯。所以,接下来也是会去带组,带组的方向慢慢要改,比如说要更多的带出些讲师、培养讲师;第二个就是要多成立一些组,有这么多讲师,组有了,师长有这么多善业的平台,有人才有事,有事才有业,没有人怎么做事?没有事哪里有业?师父这么多善行平台,能够把师长的这些业让大家共同去做、共同去造。

      对我自己的要求就是不能死盯着几个组或者几个区域,而是要站在广东学佛的角度,希望能够跟大家一样去护持广东的师兄去出谋划策。大家同心协力,把广东学佛的共业凝聚起来,向心力凝聚,能够把它凝聚在师长的共业里面来,不能说你学你的,我学我的,包括善行平台,尽力的去护持。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发表于 2016-3-22 12: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分享,非常受益,讲师们真是大菩萨,珍惜报恩!——心一改,缘就改,很多很多就改了,就开始有意乐了
    发表于 2016-3-22 15: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 赞叹 感恩李师兄勇猛发心!祈愿龙泉寺学佛日益增新  师法友团队日益壮大!
    发表于 2016-3-22 16: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6-3-22 17: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句话说得很好:虽然很重要,但是凝聚共业更重要。
    发表于 2016-3-22 17:55:40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惭愧
    发表于 2016-3-22 20: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
    发表于 2016-3-22 20:15:53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李师兄!
    发表于 2016-3-22 20:29:44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真随喜广州的师兄!太精进了!太发心了!惭愧啊真得好好学习!
    发表于 2016-3-22 21:14:47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6-3-22 21:40:13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李师兄的分享,太让人感动了!发心,效学!先接人缘,后接法缘,多关心组员……
    发表于 2016-3-22 21:43:54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李师兄这批上位师兄的发心、坚持、感召,末学才有机会遇上师父,才有机会在师法友团队中学修、承担,才使自己的生命拨乱反正,感恩师兄们!
    发表于 2016-3-22 21:55:04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李师兄!了不起!
    发表于 2016-3-22 21:58:49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发大心发大愿!成就别人就是成就自己啊!
    发表于 2016-3-22 22:08:26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菩萨啊
    发表于 2016-3-22 22:31:15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李腾耀师兄的勇猛发心!也了解了广东学佛建立之初,筚路蓝缕的艰辛!感恩黄师兄、肖师兄、周师兄等最初一批师兄为我们创造的学修环境!太难得了,感恩
    发表于 2016-3-22 22:35:13 龙泉论坛手机网页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李师兄的分享,太让人感动了!发心,效学!先接人缘,后接法缘,多关心组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