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287|回复: 2

    [比丘记事] 比丘记事(之六十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5 16: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南怀化监狱关押有三千多服刑人员,这是仁爱慈善基金会合作的第二家监狱。
        志愿者们自筹资金、出人出力,在全国各地开设了30多家书院,书院一般开设在一些贫困地区的学校里,让留守的孩子们有更多的健康的书看,还有小药箱,提供一些日常用的非处方药。   
        来自社会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默默地发展着这样一个干的越多贴钱越多的事业,也越来越辛苦。把书院开在监狱里,几乎了解到的每一个人都会说,这个意义真的很大。
        我也是这样觉得。
        经济发展了,现在的监狱条件也越来越人性化。据说,早年的监狱因为特殊的历史条件使然,不是以改造为目的的,现在则不同,在服刑人员承担法律责任的基础上,更多地要考虑对人的改造,然后使其重新回到社会。
        在参观了监狱之后,发现,现在的监狱真的条件很好,监舍比我们寺院的寮房条件要好,房间里有洗手间,每天可以洗一次脚,三天洗一次澡,每年过一次生日,伙食也不错,有病号饭,生日饭等等。
        领导介绍说,比当年上大学时的宿舍条件要好多了。
        服刑人员中有家境不好的,监狱方给予经济方面的支持,监狱领导常年去看望和慰问生活有困难的服刑人员家属。各种帮教活动也常年开展,会把家属接来团聚。子女就学有经济困难的还有相应的助学款。
        如果不是高墙、铁丝网以及严格执行的监管制度,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干净、整洁、秩序井然的建筑是监狱,跟一个大学差不多。
        监狱流传着一个小笑话,是说,江西有位老母亲,两个孩子,一个坐牢,一个在外地打工,老人家在分别看望了两个孩子之后,感慨地说,还是坐牢的这个儿子过的好。
        确实也有坐牢年头久的,刑期到了,回到社会也没有地方去,就不愿意走,但是监狱方肯定是不能留的。
        当然,监狱毕竟是监狱,条件再好,也不会有人真的愿意住进来。因为,人不只是物质的,人有更为重要的内心世界。
        人对世界的认知和感受,是内心世界的事情。我师父就说过,即便把监狱建成王宫,也没有人愿意去,也愿意住自己家的茅草屋。
        因为有自由。
        监狱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就是让他失去自由。这是人类所能够想到的最文明的惩罚,让一个人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
        最后还是要回到内心世界上来。否则,这个问题,就不好解决,有的问题就会走到绝路上来。
        佛教让人从自己内心里反省,一个人不管是不是在监狱里,都要反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任,对产生的后顾负责任。通过忏悔、改过,来改善自己的生命。
        如果,没有这个认识,那么,众多尖锐的矛盾就出现了。
        有的人会觉得自己只是因为运气不好而被抓了;有的人认为自己所承受的代价是监狱方给带来的,甚至把矛盾指向监狱的管理者;有的人对生命彻底绝望;有的人认为自己所受的惩罚是社会造成的,因而心生报复社会的想法。
        这样的世界观很悲惨,因为,人类最残酷的对立就会产生,一个自然人,因为触犯的法律,受到惩罚,不肯接受,又无力反抗,嗔心大的,有的会选择用自杀来报复他人乃至国家机器。
        在监狱里,死人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就抓住这一点,如果你要是如何如何或者不满足我的某些条件,我就在你值班的时候自杀。让你倒霉。
        这样的生命真的是悲剧,真的是很黑暗。更黑暗的是不知道自杀不仅不能惩罚别人,也不能解决自己的苦难,因为自杀后所面对的痛苦比活着的时候更加剧烈。
        人的内心一旦黑暗了,迷失了,生命也随之黑暗而迷失。在监狱里,常常会听到“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等叹息。
        现在的犯罪行为,有相当一部分是激情犯罪。这次在湖南的怀化监狱,狱方也表达了这样一个数据,很多人都是一时冲动而酿成大错,最后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且这些人往往是家庭经济的支柱,一旦坐牢,无辜的亲人就会倍受物质和精神的痛苦,尽管监狱、社会各界给予了尽可能的关照,但也无法真正稀释因为冲动而来来的苦难。
        在佛教里,冲动就是自己的嗔心不能调伏的直接表现。就是对自己的内心没有观察,没有认识,没有了解,没有把控,任性而为之。
        世间常说,冲动是魔鬼。
        在我们的教育体系里,其实是缺少这个环节的,至少我所接受过的教育里,就没有这个,完全是靠运气。或者说,这类的教育力度不够,不足以保障我在复杂的生命旅程里不会因为冲动而犯错。
        当面对三千多人的时候,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是来自内心的,躁动而焦虑,痛苦乃至黑暗。
        出家后的这些年里,听过无数的各种生命故事,信众们愿意把自己内心中最痛楚的事情倾诉给出家人,如果不是有过特别的宗教训练,特别是空性的了解和认识,我相信,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些生命的苦难。真的,什么样的苦难都能存在,人类的无知是没有底限的,苦难也没有底限。
        这么多年过去了,常常还会听到匪夷所思无法想象的苦难。不敢诉诸文字。
        监狱的干警说,监狱的服刑人员坐牢,再久也有出去的时候,但对自己而言,在监狱里工作,却是一生的。这让我想起了过去有个诗人就写过这样的诗句,意思是,说不清楚谁有自由,谁没有自由。
        监狱里有心理辅导方面的部门,也有这方面的具体工作,用于辅助服刑人员的内心疏导,但是,干警们的内心调适却成了突出的问题,我很理解,也非常的敬佩,长期在这样负能量的环境中生活和工作,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之前,有在澳洲弘法的汉传佛教的法师来寺里讲座交流,就提到过他们在澳大利亚,当地的警察局会定期请他们去给警察们上禅修课,用佛法来疏导负面情绪,调整心态。
        这帮老外。
        我师父过去在开示里提到过,人的内心状态会影响人的血液循环等等身体状况。
        这次外出,由于不太会用手机,简直就没办法,定票、行程什么的,都是由同往的居士安排的,他们用手机就在网上搞定了,我虽然也用,但平时都是在寺庙里用功,手机的这些功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同去的一位搞投资的居士说,他也落伍了,现在的商务格局迅速地移动网络化。
        看来,我更加落伍了,如果不学习这些新知识、新经验、使用这些新工具的话,未来就会遇到更多的障碍和困难。
        从技术层面看佛法的话,它是一个很好的、很实用的工具来帮助我们调伏内心的烦恼,获得更加健康向上的人生。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所面对的更多的内心困惑和烦恼,靠现有的经验是难以完全解决的。
        我觉得我也是个在改造的“囚犯”,我犯过无数的过错,只是没有触犯法律而已。我和囚犯们发型相同,生活和作息方式也类似,不同的是,我靠戒律约束自己,靠佛法改变自己,忏悔往昔所造的恶业,是主动的。而囚犯是被动的。
        出家人掌握并不断娴熟运用的一个获得新生的佛法工具,而监狱的囚犯则没有这个工具。
        更广义的角度说,在生死面前,在苦难的人生旅途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囚徒,都并没有真正的自由。
        我们都在探索、实践和追求,获得真正的自由。
        以前,我觉得,这些事情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要好好修行就可以了,也不觉得自己能干点什么。但通过志愿者的实践,又颠覆了我的观念,促成这事的缘起,竟然就是当地的一些志愿者曾经在龙泉寺参加过法会、学习和慈善活动,然后回到家乡湖南怀化,凝聚了很多志愿者,一起从事各种慈善活动,包括配合监狱管理方关爱、帮助服刑人员。
        北京的居士了解到这些因缘之后,积极联系和推动,而同时,监狱管理方乃至省里也都很重视和支持,告诉我们,现在的监狱管理已经逐渐从过去的封闭式管理改到现在联合社会力量进行帮教,特别是要使用传统文化。
        这才有点理解师父为什么在我们一出家的时候就强调修行人要有为社会服务的心,有为众服劳的心。
    发表于 2016-12-9 16: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法师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