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503|回复: 3

    [原创] 我到底在怕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4 20: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的时候,带领大家一起捏粘土。
          这个活动,差不多是一个月以前就定下来了。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到论坛上发一个招募帖,然后提前找好场地,把参加活动的师兄带到场地,然后带大家一起捏粘土就可以了——法师甚至还专程带我看了准备好的场地。但是一个月的时间,做做这个、做做那个,很快就过去了,活动一直都没有做。期间法师问过我一次进展,我回答说,没有进展,因为连招募帖都没有写。法师笑了笑,没有说话。
          借口是很好找的:工作忙、承担多,甚至只是心情不好……但是我知道这些不是原因。我不喜欢和人接触,尤其是陌生人,这是最大的原因。内心抵触,外在有多少顺缘都没有什么用。于是我很老实地和法师说,外在都不是原因,一直没做的原因在于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法师说:“我们都有这个问题,所以要好好克服。”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平静,好像我所有的只不过是大家都有的问题和毛病,只要改了就可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从他的语气中,我感到了他的慈悲。
          没做的事情总是会坠在心里。每一天,只要想到捏粘土的招募信息还没有写,心里就有不舒服的感觉。我想这事儿还得做,一是确实有意义;二是得依师,听法师的总比听自己的能破我执;第三点最重要:我自己也知道这么逃避下去是不行的。
          于是某天趁自己不思考的时候,写了个招募消息发到论坛——不假思索就发消息的原因是,如果思索了八成又拖延下去了。发完以后,又感到轻松又感到紧张。轻松的原因是,总算是走出了第一步;紧张的原因是,周末终于要做活动了。
          我从来没有为做活动紧张过的。大学的时候,我在学生会做副主席,三年的时间大大小小的活动做过几十个,我从来没怵过。所以现在我的状态,多少让自己有点意外——我明明从来都不会紧张的。但是回想起来,以前做活动的时候,毕竟有很多人和我一起,前前后后改好几遍活动策划,无数次细节推敲,策划会、会、协调会……每个活动的出炉总要准备一两个月的时间。但是这次,是我趁自己“头脑一热”的时候赶紧把消息发出去的,完全没有任何书面的策划,更甭提团队了,只有我一个人。
          只有我一个人——想到这里,我觉得紧张而沮丧。
          消息发出后,陆陆续续有人报名,其间也有人发短信给我,问活动的情况。我摆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实际上我觉得自己很虚伪,我不太欢迎他们来,我希望一个人都没有,我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呆一下午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这样就不用和人交流了。但是回复的时候总不能这么说——“正确”的回复和“真正想说”的回复往往是两码事,于是我选择了“正确”的回复,然后在镜子前面冷冷地看着自己那副热情洋溢的面具。
          周末,做活动的那天,临出门的时候我还在做手头的承担,直到时间快要来不及了,才收拾收拾准备上山。到了山上,距离活动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跑去看场地的时候看到动漫组的常住侯师兄。侯师兄是粘土捏得最好的,她坐在那里很安静地整理东西。我看到她坐在那里,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于是慢慢凑上去。侯师兄很痛快地答应和我们一起捏粘土,她还愿意教大家一起捏,而且她一整个下午都可以陪着大家——我不用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么多陌生人了!我好想抱抱她!
          “导师”的问题解决了,跑去打了一盆清水准备供大家洗手用。回来的时候看到侯师兄很认真地在布置场地——原本地上有一圈蒲团,打算让大家席地而坐的,但是侯师兄很热心地腾出了一张桌子,这样大家可以围坐在桌子边上了——那张桌子上原本堆了很多电脑,腾出来真的是一个大工程。然后她非常积极地拿出一包又一包粘土准备好。
          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引领大家的手牌没有做,于是找了张A4纸慌慌张张地画。画好后,时间也差不多了,匆匆忙忙拿上就往银杏树下跑。
          路上,我一直在思维,如果是在以前,我是不会把自己搞得这么仓促的。如果是在以前,我一定会非常从容,我会提前一周就把场地安排好,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然后留出整整一周的时间专心做活动宣传,希望招募来越多越好的人。但是这次我居然不到最后一刻就不做事情。我知道这不是能力的问题,我有把活动搞好的能力——其实还是心的问题,我还在逃避这件事情。事实上,往银杏树下走的时候,我还在怕。
          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问自己:我到底在怕什么呢?
          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避、有什么好逃避的。明明寺里的大家都是那么和善,没有人对我发过脾气,连句硬点的话都没有和我说过。但是我还是很抵触面对陌生人,平时没显出来,这一次是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地不愿意和人打交道。
          由于缺乏锻炼,跑到银杏树下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的了。张开那张有点皱皱的A4纸,很快有人站过来——当初定在银杏树下集合,一是方便好找,二是想着有可能有临时加入的人。出来的时候实在是太仓促了,连最终的报名信息都没有看过,所以其实我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报了名的。所以即使有人来了,也和他们都打了声招呼,要在那里稍微等一下,也许还有迟到的师兄。
          其间接了一个电话(突然很庆幸留了手机号),有师兄说自己在银杏树下,但是没看到我。我告诉她我的位置,她还是没看到。于是她告诉我,自己在天王殿前面的狗边上。于是我开始找狗,找到一半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彼此。
          用狗做参照物——我觉得这件事太有意思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后,我突然不紧张了,甚至和过来搭话的游客介绍了半天龙泉寺的各种义工。又等了一会儿,我把大家带到动漫组。因为担心还有迟到的师兄,和侯师兄交接好以后,我又去了一趟银杏树下,结果没接到人,又和游客交流了半天。
          回来后,因为要开会,所以直接去了动漫组的玻璃房。开到一半的时候下来拿东西,看到大家围坐在桌子边上,全神贯注、一声不吭地捏粘土,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很美好。同时又觉得很惭愧,因为我基本上什么都没做,直接把人交给侯师兄就走了。


    IMG_8567.JPG



          到活动结束的时候,会还没有开完——也就是说,活动的全程实际上我都没有参加。这么想就更觉得对不住侯师兄了。会议进行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参加活动的师兄发来的,师兄说大家都回去了,做好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我还在开会就不用下来了。散会后我到楼下,看到了摆得整整齐齐的大家的作品。
    IMG_8571.JPG



          我后来一直在想,这件事明明是我张罗起来的,最后却耽误了侯师兄一下午的时间——我总觉得很愧疚,给她添了很多麻烦。再后来,我想,其实这个活动还可以搞得更大,比如用H5做一个宣传页面,同时可以收集报名信息;此外可以专门成立一个手工组,专门做各种各样的手工,每周都到寺里“糟蹋”各种原材料……
          人在改变自己原有的习惯和心态的时候,总是会感到不安。我又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不情愿,然后问自己:我到底在怕什么呢?想来想去,这依然是一个无解的答案。
          我很感激法师,因为他至少给了我一个逼迫自己改变的借口——我总是要依师的。
    发表于 2018-8-31 17: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9-1 01: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