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778|回复: 2

    [原创] 接受别人的风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9 21: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到龙泉寺做义工,已经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了。半年前,一个人孑然到寺里,谁都不认识。半年后,已经认识了很多人,在每个部组都有了一些朋友——当然,也找到了自己稳定下来的地方:弘宣部。有了自己安住的地方,有了自己隶属的组织,就有了自己的上位师兄。
           半年了,心境也有了变化。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谁说什么是什么,不管做什么都欢欢喜喜的;半年后也开始有烦恼了,做事情的时候有时候会想逃避、想拖延……大抵是“蜜月期”过了,要到“七年之痒”了吧。
           拖延、不干活,上位师兄就着急了,开始催我。一开始感觉上位师兄很好,催我以后就起烦恼了,开始对上位师兄观过。
           我这位上位师兄,属于让我难以理解型,她关注的点永远和我觉得她应该关注的点不一样。比如她会很在意我的下位的工作情况、她会很在意我写东西的角度。很多时候我觉得她有了一套很完整的思路——比我自己的思路好多了——我觉得她完全可以自己做,但是她把思路丢给我之后叫我做。我是知道做事情是修行的一种方式,我也知道她这是在帮助我修行,但是那一种不很爽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她要是经常做我觉得她不该做的,也就算了;尤其是她经常不做我觉得她应该做的事情,这就很让我崩溃。比如她经常甩过来一句话:你去做什么什么。但是该怎么做、找谁沟通、做到什么程度……她全部都不告诉我。有时候我问,她也会给我一个电话,叫我和谁谁谁联系。
           很多时候,她叫我联系谁谁谁,我都很郁闷:我又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叫我联系?!
    我总觉得,做上位的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沟通协调和出标准。但是这两件事情,她做得都不多。进而我会想:做上位怎么能这么做呢?我做上位的时候从来都是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让下面的人尽管做就可以了。

           这种情绪慢慢堆积,就好像冬天里的压垮松树的大雪——其实每一片雪花都那么轻、那么不值得一提,但是堆积得多了就是无法承受之重。她说话的语气、做事的风格、想问题的方式,我都觉得好像不很对劲。
           幸而学了一些教理。某天开始琢磨:我看她不顺眼,是我难受还是她难受?这个不用琢磨,很容易想出来:是我难受。进而想:我为什么看她不顺眼?想来想去,大概想明白了:我不高兴的原因,是因为她做上位的时候和我做上位的时候不一样。再进一步想:我该不该要求她做上位的时候和我一样?
           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如果很直白地提出来,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应该。但是在这种背景下,我实在很不想承认我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起烦恼,我习惯性地想把问题产生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去。但是又想了想前面几个问题,这个逻辑链是很无懈可击的,最后就是会推导到这里。于是我认真想想,她确实是和我的做法大相径庭,但是我为什么要要求她和我一样呢?陈佩斯和朱时茂一起演过一个小品《我是主角》。小品里,朱时茂对陈佩斯说 :“我做主角的时候到这儿就开始了。”但是陈佩斯非要亮一亮相,对朱时茂说:“现在是我做主角的时候!”把朱时茂噎得没辙没辙的。现实也是这样,虽然上位师兄没有噎过我,但是现在的确是她做上位的时候,我不能用自己什么样子来要求她。因为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一定都是带着我的风格的,但我不能要求别人做事情也带着我的风格——因为别人也有权利按照自己的风格做事情。
           允许别人做事有自己的风格——长久以来我的不满就是因为我没做到这个,但是,我一直都没意识到自己烦恼的真正症结是在这里,而是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了,这是很可怕的。如果连问题的原因都找不到,又何谈解决呢? 我后来尝试着接受她的风格:我再因为她的某个措辞、某句话烦恼的时候,想一下,她就是这样的风格,这些言语在她眼里可能是中性词,只是我自己给加上了褒贬的意思。这么想,慢慢就没有什么了。
           以上的烦恼都是我自己的,上位师兄她浑然不觉,对我一直保持原有的态度。周末的时候我和她谈了很久很久,谈完以后我发现,我们俩其实还是很谈得来的,其实性格也很合搭,其实可以做很好的朋友。想到之前那些烦恼,我突然觉得很委屈——我们明明可以做朋友的,而且我们都很无辜,为啥就被我搞成这样了?
           后来向法师汇报工作的情况,我厚着脸皮承认,其实是没进展。因为一直要做的义工招募工作,全都没有做——整个工作的核心就是招募一大帮义工,然后大家在一起名义上是做点什么事情,实际上是互相磨脾气,这就是修行。但是一开始的义工招募都没有做的话,后面就更别提了。法师微微笑着看着我,好像做了或者没做都没什么关系。我对法师说,主要是我的责任,因为自己实在是很抵触和陌生人沟通。法师点头说,其实我们大家都是这样,所以要想办法克服。
           我后来想到我因为联系工作,对上位师兄观过——其实彼此的责任范围什么的,是骗自己的。起烦恼的真正原因是,我不想和别人沟通,所以有意无意地就把这个事情划到别人的责任范围里了。但是事情不能总是这样,我不能一辈子躲在没人的地方不见人。
           我后来想,这周末,还是把招聘义工的信息,给写了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25 10: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隨喜讚嘆師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