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691|回复: 7

    [原创] 一次只做一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30 13: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女秦怜月 于 2015-7-30 20:16 编辑

       看过一个资料,有一位禅师是这么讲禅的: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就是禅。我后来理解,大概是指单线程——同一时间只做一件事,只考虑当下的事,全神贯注,做好这件事再做别的。听起来和现在的大潮流有点相反,大潮流都是在鼓励同时做很多很多事情,我们开发了多线程的应用系统、同时能做很多事情的机器人,连外面的励志书都在教我们怎么同时处理很多事情。
        我以前也经常同时做很多事。当时不懂这个,觉得自己能一下子完成很多很多事情实在是很有能力,对一次只做一件事的人有点鄙视。不过说实话,其实同时处理很多事真的挺累的,脑子一直在转个不停,到最后转不过来了就专门弄了个本,每天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都干到什么程度了,各个项目什么时候交工……
        在《士兵突击》里有一段我很喜欢的对话,成才问许三多:“过去的几年,每一天你都干了什么,你还记得么?”许三多说,记得。成才说:“我真羡慕你。我回想了一下这几年我都干了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后来也想了想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往往只能记住个大概,或者几个印象深刻的细节,别的东西还要翻回那个本子去看。所以后来我家里就存了好几个本子,记录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几年,我死活都不舍得扔。不过虽然不舍得,但是其实也不看,堆在那里占地方罢了——即使这样也不想扔,我总觉得扔了以后就少了一段生命。
        慢慢接触到佛法,听法师开示。一开始的时候也不很在意。法师说:“你们都是怎么进来的?都是走进来的对吧,有没有飞进来的?没有。你认为自己是走进来的,到底是回忆起来的,还是逻辑判断的?大部分都是逻辑判断,因为自己不会飞,所以是走进来的。但是能不能回忆到自己是怎么走的、走了多少步、先迈的哪只脚?不能。我们都是不知不觉就进来了,这就很要命。大家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走进来了,不知不觉就在听课,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地老,最后不知不觉地死。”
        我问过法师,为什么知道自己哪只脚先迈进来的有那么重要。法师说,哪只脚先迈进来其实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要觉察到自己在做什么,觉察到自己的状态。那个时候我还不那么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有一次和几位师兄一起与法师坐下来谈事情,谈到一半下雨了。那个屋一下雨就漏雨,所以大家都开始“抗洪”。法师很安稳地坐在那里,淡淡地说了一句:“找几个塑料袋铺在屋顶上就好了。”然后继续跟我们讨论。他不是一个躲懒的人,每次屋子漏雨了他都冲在前面,找最重的活儿干。那天之所以很安稳,是因为我们的谈话还没有完。我后来观察了一下,他的心非常平静,反倒是我一看下雨了就坐不住,火烧屁股似的起来上下找了一圈塑料袋,后来没找到,想起来现在还在讨论的过程中,于是很惭愧地回去继续讨论。
        观察法师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有些时候看他做了什么甚至比听他讲了些什么更加有意思。有一次很类似,大家去找他谈些事情,那天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后来的一些人和我们不是一起的,他们要谈另外的事情。法师看到有人在门口张望就让他们进来,然后继续和我们谈。其实到后来我们谈的已经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都是一些细节而已,未必一定要向他汇报。但是大家因为很希求见到法师,所以不停地说啊说啊。我在想如果换成是我的话,一定会觉得很烦:没看见还有这么多人等着我吗,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们自己定就完了嘛。但是我注意到他非常平静,微微笑着听大家在那里唠叨,半点都没有压力的样子——他专注地完成了和我们的讨论,之后再接待其他师兄。
        发现了这件事以后,我也尝试过同时只做一件事,但是很难,脑子里总是会想其他的事情,不由自主地就走神了。尝试了两三次,效果都不是很好,比如说在龙泉之声办公室开会,突然想到要去小天坛拿东西,就跑出去了。到了外面想起来了:我还在开会。于是拿东西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想开会那边怎么样了,急急忙忙拿了再回来。

        法师后来还教过一件事,早上起床以后先想想今天是几月几日星期几,然后起床,想想自己是哪只脚先落地的。我试过一次,一开始还想得起来是几月几日,之后就开始不知道想什么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在上班的路上了,怎么出的家门都不记得,哪还记得什么哪只脚下床。那次是我表现得最好的一次,后来几次,连起床以后应该想什么都给忘了,急急忙忙就出门了。
        后来再想想,自己好像总是处在急急忙忙的状态。就比如在山上吧,急急忙忙地上山、急急忙忙地听课、急急忙忙地出坡、急急忙忙地去吃饭、急急忙忙地开会、急急忙忙地下山——这样做最明显的后果是忘东西,我无数次把各种东西忘在寺院里——身份证、雨伞、水杯、计数器……啥都忘过——然后就到处联系常住师兄帮我去某某地方取回来,帮我收起来,想起来真的很惭愧。
        同时,我总觉得除了忘东西以外,好像还有点什么别的损失,比如说我的心,一直在焦躁不安中,动得很厉害。我原本以为大家都这样,直到我学佛以后发现,法师们就都很平静。
        昨天大家一起到动漫组的玻璃屋开会,中途因为要给大家倒水,我出来了一下,又看到了很厉害的一件事情:那个屋子是要脱鞋以后进的,我们的鞋都横七竖八地堆在门口,而且鞋尖都是冲里的,因为我们都是着急忙慌地把鞋甩了就进屋了。但是法师的鞋却是整整齐齐摆好的,而且鞋尖冲外——只有他一个人是脱鞋以后转身过来把鞋摆好,然后再进屋的。我们这群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专注地完成了脱鞋进屋这个动作的全过程。
        虽然只是这一点差别,但是,在那一大堆各种名牌的高档鞋边上,法师那双黄色的旧布鞋,散发着一种很神圣的光芒。
        我后来觉得,一个人是不是很了不起,真的不是从身份地位这些东西上看出来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12 14: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8-8-12 21: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随喜!
    发表于 2018-8-13 01: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8-8-13 13: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8-8-13 15: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分享
    发表于 2018-8-14 10: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随喜赞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