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493|回复: 18

    [万缘茶棚] 送出去,得到更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6 23: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女秦怜月 于 2015-5-26 23:22 编辑

            5月25日,浴佛节。
           很早就爬起来,风尘仆仆赶到龙泉寺,还是到晚了,排在了挺靠后的位置。随众唱赞、诵经,之后一直在太阳底下晒着排队,等待浴佛。浴佛之后,继续排队等待吃平安面。快排到的时候,被告知,面没有了……
    IMG_8415.JPG
           好吧,没攒够吃面的福报。学佛的同修准备到流通处买点东西吃,我呢,顶着太阳排了一上午队,感觉要脱水成木乃伊了。嗯,那就去喝水好了。
           排队的时候就看到了,大银杏树下的茶水。慢慢地蹭过去,一位长相极其慈祥的老菩萨招呼我:“孩子,过来喝水!”于是抛下最后一点腼腆,牛饮了一大碗,之后意犹未尽地又续了一大碗。不好意思白喝,想了想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索性和他们一起干。
           关于奉茶这事儿,最早接触是在四川的文殊院。我和朋友一起去文殊院,正好赶上他们在结缘茶水,朋友有点不好意思,说:“我们俩一起喝一杯好了。”义工则非常热情地给我和她各端上一碗。从文殊院出来,朋友说:“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信佛了。”她酷爱旅游,以前接触的全是旅游区里的寺院,基本都是一进门就让捐款的那种。
           那次,我第一次意识到,居士在接引方面居然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
           于是很自来熟地蹭到桌子后面,摆弄一大桌子碗。
           奉茶是一件要说难也不难,要说简单也不简单的事情。说不难吧,像我这种没有“工作经验”的人,几分钟下来居然也就成熟练工了。要说不简单吧,其实有很多环节:首先是打一暖壶热水,然后把热水倒到茶壶里,然后把茶倒进碗里,等别人喝掉以后,把用过的碗放进一个桶里,清洗干净以后放回桌上继续用。这是最简单的流程,其实还有很多琐碎的细活儿,比如说维持秩序——大部分人是走到中间来取茶,这时候就需要有人不停宣导,尽量让大家取完茶以后往两边走,腾出中间的地方来让后面的人取茶水。比如说摆放空碗——人多的时候桌子中间的茶水很快就被取光了,然后很快刷碗桶边上的桌子就放满了空碗,要赶紧摆回中间然后倒茶。比如说打开水——要从银杏树下一直走到大寮北边的开水房打水,我们一共和常住借了五个暖壶,人多的时候刚刚好轮开:瞅着有两壶没水了赶紧去打,刚跑一圈把这两壶打满,恰好又有两壶空了,打水的人要不停往返,因为不停地打开水进去,连暖壶的瓶盖都是烫的。比如说换茶叶——因为不停地冲茶,茶壶里的水过一会儿就没颜色了,要加茶叶进去,但是加着加着茶叶就太多了,就要把壶里的泡不出来颜色的茶叶倒掉,换新的茶叶。再比如说,洗茶碗的水过一段时间也要换掉,这是最重的活儿,只有男众干得了。
           我们这个临时拼凑的“团队”中,老菩萨是我们的形象大使,专门负责“揽客”,她像我们所有人的亲奶奶,笑得不知道有多慈祥,极其有亲和力。她在那里只要一招呼“孩子们,来喝茶!”就有不知道多少年龄大年龄小的人凑过来。别人说:“老菩萨,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来干啊?”老菩萨说:“在这里高兴啊!”


    IMG_8431.JPG

           几个女众主要负责摆茶碗和倒茶,有时候也去打开水。倒茶这活儿挺累的,因为来喝茶的人很多,很快碗就空一大半,要赶紧倒上。而且我们用的是一大一小两个茶壶,小茶壶倒四五杯就要加水,所以人多的时候要不断停下来加水;大茶壶倒是不用一直加水,但是一茶壶容纳一暖瓶水,装满水以后这个重啊!而且不管是大茶壶还是小茶壶都要从头到尾一直拎着倒。我们一共三个女众,两人拎着茶壶倒茶,一人拎着暖壶准备加水。

    IMG_8428.JPG

           原本大家都是喝完茶以后自己洗碗,干到一半的时候,学佛的张师兄来找我,看到我在这里以后,她二话不说也开始干,包揽了刷碗的工作。

    psb111.jpg

           随着太阳的移动,慢慢地有一半桌子在阴凉以外了,在倒茶之外我们还专门开始搬运茶水,尽量把茶放到阴凉的那半桌子上,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晾凉。此外还要额外记着哪一个区域的茶是新倒的、哪一个区域的茶已经晾了一会儿了,这样可以给大家推荐。我们后来还发展出了更贴心的服务:有一位师兄专门负责帮大家挑选比较凉可以直接入口的茶水。

    IMG_8422.JPG


           虽然看起来有点复杂,但是很奇妙的是,我们几个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居然默契到不需要语言交流的程度。只要桌子上有空的碗,马上有人续水进去;只要暖壶空了,马上有人跑去打来;只要有没人用的茶壶,马上有人拎起来倒;手里的茶壶没水了,不用说话就有人帮忙加上……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别人干得太多,相比起来自己没干什么,但是每个人都听到别人对自己说:“你忙这么半天了,到那边坐着歇会儿去吧。”说实在的,有时候是挺累的,但是不用歇,因为这么一句话足以给人注入新的能量,开始下一轮的忙碌。

    IMG_8449.JPG

           闫师兄负责了大部分打开水的工作,忙不开的时候我也去打了很多次。有一次提着两壶打满水的暖壶回来,看到闫师兄提了两个空壶正要去打水,我想让他把满壶带回去先用,我继续去打,他怎么也不干,提了两个空壶跑走了。打水这活儿其实挺累的,不仅因为壶重路远,还因为那天下午刚好有皈依,九品莲花路上有超级多的人要避让。看着闫师兄的跑走的背影,看着大家在那里默契有序地忙碌着,想到单位里同事之间分工的时候总是挑肥拣瘦相互推诿,我突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IMG_8432.JPG

          在寺院里干活儿,思路总是和外面不一样。比如说在外面多少要考虑成本,但是在寺院里,闫师兄的爱人(惭愧,不知道姓名)经常会说:“加点茶叶吧,水都没颜色了。”然后大家不仅成本地把茶叶抓进茶壶里——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同样好像对自己家人一样的是,他们用的都是好茶,一开始是碧螺春,后来又有一包龙井。碧螺春是金色的,龙井则是浅绿色的,颜色各异的茶汤摆在一起,非常好看!义工们还会说,每碗不要倒太多水——在俗世呆太久的我,一开始以为是在考虑成本,每碗少倒点就可以多倒几碗,省得那么累去打那么多开水——结果人家下一句是“倒太多了不好晾凉。”我这个惭愧,同样都是人,怎么差距那么大呢?!事实上,每碗少倒一点水确实不是为了偷懒,我们还经常鼓励别人多喝几碗。有自己拿着瓶子的人,想要我们倒一些茶水进去的时候,我们也会建议他们取碗里的水倒进瓶子里喝,因为碗里的茶水相对来说比较凉,而水壶里的基本上都很热,没法直接喝。
            虽然奉茶很累,但是确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不仅是因为我们的团队很棒,更是因为在这里得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一开始的时候,我在这里干活没有想太多,结果有一位师兄接过碗以后,突然用一只手捂着眼睛,然后就开始哭——我本来没什么感觉的,结果她这么一激动,搞得我的眼泪也出来了,尤其是,我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感动。再比如说,每当有师兄想要喝第二碗的时候,他们都会不加思考地把桌子上没人用过的茶碗里的水倒进自己的碗里,然后继续喝——因为这样就能让我们少洗几个碗。也有的师兄无论如何都要自己洗碗,甚至四五岁的小朋友也跑来帮忙洗碗;有师兄喝过水以后默默地向我们鞠躬问讯;还有师兄喝过茶以后掏钱供养茶叶……林林总总的这些,时常让我眼眶湿润。
           最让我感动的是,来来往往这么多人,陆陆续续不下五六十人过来对闫师兄打招呼说:“您是闫叔的儿子吧?!”闫叔,是最早在这里奉茶的人,总是戴着一顶斗笠一样的草帽,不仅奉茶还会讲故事。闫叔奉茶最高的记录是一天128暖壶,我们一直想突破这个纪录,但是没成功,我们一共打了117暖壶水。假设一暖壶倒20杯茶的话,考虑到有的师兄喝了不止1杯,我们大概和1500至2000人结了善缘。我想到茶摊的名字——万缘茶摊——这么多年,老菩萨不知道和多少人结下了这种善缘,以至于他往生之后,闫师兄愿意接过他的事业继续做下去;以至于在我们这个连自己的邻居是谁都不知道的社会里,有这么多人记着闫叔、记着万缘茶摊。奉茶的时候,不断有人过来和闫师兄夫妇打招呼,亲熟得好像彼此有血缘关系一样。看到这里,我好像有点领悟了这个看似简单随意的茶摊名字背后所蕴含的深意。
           以上这些好像讲起来都不是很容易理解,主要是虽然已经过了一天,我依然沉浸在这种感动中,很难有条理地把我的感受写出来。幸好,我还有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写清楚的收获:干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我见到师父了!不是一次,是两次!!感觉嘛,师父周围好像有一种气场,感觉他一出现,我的心就平静了。


    psb222.jpg

    psb333.jpg

           之后又干了一个多小时,有师兄带了一瓶浴佛的水要结缘给我们,结果我们每人都分了一小点~~好像是中药熬的,有一种淡淡的香气。我用奉茶的碗装着,喝了以后不舍得刷,又倒了点茶水喝下去,之后还不舍得,第二次倒了点茶水喝下去。直到最后一次,碗里似乎还留着一点淡淡的中药香气。感觉,喝下去以后,这一年都会身体健康精神抖擞的样子。
           嗯,以上是很大的收获吧?其实不止这些,下面的才是重点:贤书法师和我合影了!!!!原本呢,是看到贤书法师陪着来寺院的客人出来,在天王殿门口大家一起照相。这个时候我就凑上去问能不能一起合个影。贤书法师说:“我现在要送客人出去,你能不能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于是我就眼巴巴地望着贤书法师朝山门走过去,然后心猿意马地站在奉茶的桌子后面——确实是心猿意马,心完全跑掉了。然后我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五分钟,再然后,贤书法师回!来!了!贤书法师问我说:“你是秦怜月吧?”我的天,我估计他有可能把我的人和名字(虽然是网名)对得上号的机会只有一次,是我在好几个月写到了请他签名的事情,其余时间我都是默默地和别的师兄坐在一起听他开示而已,完全没有报上名字。他每天那么多事情、见那么多人,居然这一次就能记住,这得多清净的心!!之后他说:“你的文章写得很不错。”听完这句话,我一下就晕了。之前我每次往龙泉论坛发文之后,往往都是忐忑好几天,然后五分钟刷新一次网页,然后不停安慰自己:没事,贤书法师比较忙,可能没上网。过两天一看在我后面发的别人的文章都被加精了,然后就崩溃了,玻璃心碎了一地,然后闺蜜就抓狂了,冲我咆哮说:“我去龙泉寺找贤书法师给你加精好不好?!”听完贤书法师夸我,突然觉得之前那么多篇文章没有被他加精也无所谓了~~


    IMG_8451_meitu_1.jpg

           (冷静了一点以后再看这张照片……我怎么这么胖……ToT)

           我们的奉茶团队也抓紧机会~


    IMG_8455_meitu_2.jpg

           福报这回事儿,在我这样的世俗人看起来,有时候会觉得有点玄。我似乎更愿意用比较科学一点的语言来解释,比如说机遇、概率、运气……但是有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在这里奉茶供养未来佛,多多少少攒了一点点福报出来,让我得以看到师父、得以喝到供佛的水、得以和贤书法师合影?如果不用“福报”这么玄的词语的话,也许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如果我没有一直在这里奉茶,我就不会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从而让我的时空与法师们的时空碰撞在一起、与结缘浴佛水给我们的师兄的时空碰撞在一起。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从这个角度想,因果也很不可思议!



           另:闫师兄,如果您看到这篇文章,请把您的联系方式通过站内信发给我好吗?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奉茶我还想和大家并肩作战!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8 19: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