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楼主: wtzhulin

    因果故事---安士全书之欲海回狂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靳瑜(《懿行录》)

    镇江靳瑜,五十无子,训蒙金坛。夫人出赀买邻女为妾。翁归,因置酒于房,以邻女侍,且告之故。公面赤,夫人以为己在也,出而反扃其户。公遂逾窗出,告夫人曰:‘汝意固厚。但此女幼时,我尝提抱之,恒愿其嫁而得所。吾老又多病,不可以辱。'遂还之。次年夫人生子文僖公,十七岁发解(*明清时称乡试考中举人为‘发解'),位至宰相。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封翁(《迪吉录》)

    马封翁(*封翁:旧时子孙贵显,父、祖因而受封典的,叫‘封君',也叫‘封翁'),中年无子。娶一妾甚艳,每栉发,见公必避。叩之,乃曰:‘父死于任,骸骨难归,故鬻妾耳。妾未经卒哭,约发以素,是以相避。'公恻然,即日还其母,不索原钱,并助路费,母子拜泣而别。是夕梦神告曰:‘天赐汝子,庆流涓涓(*此指子孙不断绝)。'明年果生一子,因名曰涓,即状元公也。

    [按]岳州冯状元,父无子买妾,得一宦女,还之,未几妻娠,里中皆梦鼓乐送状元。与此同。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封翁(《感应篇瀹注》)

    扬州高某,初无子。贩货京口,寓中时闻安息香,一日壁中忽伸进一枝。公潜窥,见一少女独坐。访之主人,即其女也。问何以不字(*旧时称女子出嫁为‘字'),曰:‘择婿难耳。'数日,公于邻中访一婿以告。主人微嫌其贫。公曰:‘吾当借赀与之。'是日即为作伐(*做媒),赠数十金。归梦神曰:‘汝本无子,今当赐汝,可名铨。'逾年,果生一子。后登第,仕至尚书。

    [按]不起邪心,难矣;为之择婿,更难。择婿,难矣;捐赀助其营生,更难。仁人用心,固如此哉!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钱长者(《懿行录》)

    毗陵钱某,赀甲一郡,行善乏嗣。里有喻老,为势家所逼,求贷于公,公不计券,如数给与。事平,喻挈妻女踵谢。夫人见女有姿色,欲翁娶之,喻氏甚喜。公曰:‘乘人之危,不仁;本欲行善,复杂爱欲于其间,不智。'急还之。是夕妇梦神曰:‘汝夫厚德,当赐汝贵子。'逾年果生子,名天锡,年十八,乡会连捷。

    [按]经云:‘淫人妇女者,得绝嗣报。'可以返观而悟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富翁某(《迪吉录》)

    闽富人某,无子,多美妾,皆不育。时有官赴任,中道妻亡,行李告竭,女泣曰:‘母将腐矣,不若鬻我以葬,余为行赀,父任满赎可也。'父曰:‘我止有汝,安忍为此?'女曰:‘舍此无策。'于是涕泣鬻之富人,得钱三百千,而富人不知也。见其幽闲贞静,行止非常,约发虽以素,略不示忧戚之容。问之不告,叩介绍者,乃知其详,遂送还其父。父虑钱散无偿,翁曰:‘不必偿矣。'又助路费二百千。未几,正妻生二子,皆少年登第。

    [按]马公所买之妾,是鬻身葬父;富翁所买之妾,是鬻身葬母。若不遇此善人,无以为孝女劝;若不生此贵子,无以为义士劝。
     楼主| 发表于 2015-3-1 11: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劝求寿者(共三则一法一戒一法戒)

    人之有精液也,如树之有脂也,灯之有膏也。滋之则茂,竭之则枯。《解脱要门》云:‘修行之人,若数十年欲心不动,则精髓凝结,渐成舍利。'《道书》曰:‘欲念不生,则精气发于三焦,荣华百脉。'《苏子》曰:‘伤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必死。'无如世人,淫欲关头,至老不悟。当淫火动时,便起欲念;欲念起时,精气益耗。精气既耗,淫火愈动,互相引发,死亡立至。更有服饵热药,助火导淫,煎灼五脏,其祸尤惨。至于亏损阴德,削夺寿算,更不必言矣。有志长年者,岂可蹈此覆辙哉?
     楼主| 发表于 2015-3-2 13: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县尹(《迪吉录》)

    唐范某,精于历数,自算来秋寿禄俱尽。时欲就职江西,访之日者(*旧时占候卜筮的人),日者曰:‘君大限在来年七月矣,何以远官为?'范曰:‘某亦自知,但欲得微俸以嫁女耳。'及之任,买得一婢,诘之姓张,父尝为某堰官,乃故友也。叹曰:‘吾女不愁不嫁。'择一贤婿,先以女妆嫁焉。秩满归京(*秩满:官吏任期届满),仍遇日者,见而骇之,问故,以直告,叹曰:‘子今福寿未可量也。'后历官数任而卒。

    [按]人若康健时常想死日,则何善不为?何恶不戒?惜乎,不念归期耳。菩萨八念中,有一念死,其义深哉。
     楼主| 发表于 2015-3-2 13: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某(思仁目击)

    昆山庠生子王某,弱冠时,与一邻女有约,往来不绝。其父时用夏楚(*古代学校的体罚用具,鞭子或棒类),卒不戒。一日伤于胸,得呕血症,百药不效。毕姻甫三载,遂身故。其妇哀毁数年,亦卒。

    [按]昔有宫人,多怀春疾。医者曰:‘须敕数十少年药之(*旧时皇帝允许称‘敕')。'帝如其言,阅月,宫人皆肥泽,拜帝谢恩,诸少年俯伏于后,枯瘠无复人状。帝问是何物,对曰:‘此是药渣。'王某既自身为药渣矣,又欲服药,将焉用之?
     楼主| 发表于 2015-3-2 13: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沈二人(《感应篇集解》)

    宋开禧初,简州进士王行庵,弱而寡欲。其表弟沈某色力强壮,肆情花柳。王屡规之,不听。一日沈自外归,目击其妻与人苟合,正欲取器击之,手臂忽不能举,浩叹而卒,时年三十一。丁卯冬,王偶患疾,设醮(*醮:旧时一种祷神的祭礼),道士拜疏,伏地良久,起云:‘查公寿算,止得五旬,以两次不淫人女,延寿三纪(*十二年为一纪),后果至八十有六。

    [按]野草闲花,固宜永断,即夫妇之际,亦当相敬如宾。唐薛昌绪与妻会,必有礼容,先命女仆通语再四,然后秉烛造室,高谈雅论,茶果而退。或欲就宿,必请曰:‘昌绪以继嗣事重,欲卜一嘉会。'此虽近迂,然欲矫枉必先过正。故录之,以备韦弦(*韦弦:有益的规劝)。
     楼主| 发表于 2015-3-2 13: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劝遇难者(共三则二法一戒)

    颠沛流离之际,完一妇女节,功必倍之;损一妇女节,过亦倍之。得失天渊,尤宜谨守,是在强为善而已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汪一清(《续笔乘》)

    嘉靖末,漳庠汪一清,遇乱被获。见贼执一妇至,乃同学友妻也,竟认为妹,许其赎出。贼乃同闭一室,相对月余,不起邪念。后得赎归,友泣拜谢之,汪随登第。

    [按]达旦之义,再见汪君。古往今来,几人仿佛?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文启(《不可不可录》)

    明末福建张文启,与周某避寇山中。有少女先在,见二人,仓皇欲避。张曰:‘去必遇寇,吾等皆诚实人,决不相犯。'中夜,周欲私之,张力阻得免。及旦,张恶周在,同之出山,知寇已退,速访其家迎之。张后为黄姓者婿,奁具甚厚,观之,即其女也,生二子,皆登第。

    [按]周生业报,固自在后,惜乎未之知耳。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池州舟子(池州人述)

    康熙癸卯,池州大水。有人驾舟救一少女,将污之,女仍入水,遇树得生。逾年女嫁他村,合卺之明日,女见其舅,即前逼己之人。大恨,泣告送嫁者,遂自缢死。

    [按]后女家与之构讼,其事始闻于人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劝医士(共二则皆法)

    淫欲关头,他人破之难,医家破之易。何则?人想病时,欲心自淡,今则所见无非病人,其易一也;人惟不知卫生,所以斫丧,今则精于调摄,其易二也;男女之体,本是革囊,满盛恶露,只因薄皮所覆,瞒尽天下英雄,今既识得病源,不啻洞见肺腑,其易三也。勉之哉。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聂从志(《文昌宝训》)

    宋嘉祐间,黄靖国为仪州判官,被摄至冥,主者曰:‘汝官仪州,曾知一美事乎?'取簿示之,乃医者聂从志,于某年月日,在华亭杨宅行医,拒奔妇李氏。上帝敕其延寿三纪,三世登科。其后一一皆验。

    [按]禁止邪淫,鬼神便称美事,则反此者可知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医师(《感应篇广疏》)

    余干陈某,尝医活一贫士,士感之。一日暮宿其家,值士他往,妻欲出陪,陈止之。妇曰:‘姑意也。'陈曰:‘不可。'妇低回良久。陈连曰:‘不可不可。'后几不自持,遂取笔书曰:‘不可二字甚难。'天明辞去。后陈之子应试,试官欲弃其文,忽闻连呼‘不可'。细阅之,决意欲去。遂大声曰:‘不可二字甚难。'不得已,强录之。及谒见,乃知其故。

    [按]其子几不中式,皆从乃父几不自持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3-3 17: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劝商农工贾(共六则皆戒 附豪仆)

    商农工贾,当自念曰:‘吾等或靠经营,或靠手艺,披星戴月,冒暑冲寒,不过欲少积锱铢耳。人有妻女,我亦有妻女;人有姊妹,我亦有姊妹。他人若起恶念,我必切齿衔仇;我若稍有邪心,彼亦摩牙抱恨。现见某某为奸淫事,疾病死亡,官非破败,甚至鬻女卖男,弃家荡产,只为一念之差,以致如此。吾今早自觉悟,便当断此邪心。见女之老者,当作母想;长者当作姊想,少者当作妹想,幼者当作女想。不谈闺阃(*指内室)之事,不看淫邪之书。兼之步步积阴功,时时行方便,则福寿自然日增,子孙自然荣茂。世间便宜,孰过于此。'
     楼主| 发表于 2015-3-4 09: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商某(《戒淫汇说》)

    嘉靖末,宜兴节妇陈氏,有姿色。一木商见之,百端诱饵,知不可犯,乃夜掷木其家,闻官以盗,又贿胥吏窘辱(*胥吏:官府中办理文书之类的小吏),以冀其从。妇日夜祷玄坛,一日梦神曰:‘已命黑虎矣。'未几,木客入山,有黑虎跃出,越数人而食之。
     楼主| 发表于 2015-3-4 09: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勤政(《感应篇图说》)

    滁阳王勤政,与一妇通,有偕奔之约,而虞其夫追及。未几,夫为妇所制而死。王骇,奔江山县,自谓可脱。饥投食店,业店者供二人食,王问故,曰:‘顷有被发人随汝,非二人乎?'王知为怨鬼,诣郡自首而伏辜焉。

    [按]怨鬼既随,不能自主。其自首也,怨鬼有以使之也。
     楼主| 发表于 2015-3-4 10: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戈阿己(目击其审单)

    康熙己酉,昆山戈阿己,淫一邱氏妇,时往焉。一日曰:‘我杀汝夫,何如?'妇怒,止之。其夕竟操刀往,妻不觉。乘暗挥刃,适邱如厕,误伤其女,邱闻之官,戈戮于市。

    [按]奸人之妻,反恶其夫。只此一念,天网难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