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4522|回复: 92

    因果故事---安士全书之欲海回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4 11: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法镜内照 于 2017-8-29 05:10 编辑

    《欲海回狂》原序:

          辛酉季夏,余与周君纳凉于荷亭之畔。握手论心,盱衡今古,因及福善祸淫之理,周君喟然长吁而作曰:‘色欲之惑人,甚矣哉!贤智犹或不免,况其他乎?'余低回良久,窃思劝人于一时,不如劝人于千古。爰以编辑是书为请。周君曰:‘余刊《万善先资集》,垂二年矣,竣工尚有待也,敢及其他。'余曰:‘苟有利于天下,吾无惜乎锱铢。'周君喜,遂发心编辑。既而日复一日,倏至今秋七月庚午,余复举前言,周君即于是日焚香盥手,握笔构思,每发一论,必欲洞见原本,豁人心目,而又广搜三教典籍,以备参考。寝不安席,食不甘味。书成之日,蓂荚三更,乃募工于铁笔者,绣之梨枣,用广流传。惟愿见者闻者,作清夜之钟,饥乡之谷,日置案头,以供赏玩,则慧性既开,福缘自固。至于此集之探源发奥,光怪陆离,当世自有巨眼,余又何容赞一词哉!
    康熙廿一年壬戌十一月既望,姑苏顾萼青林氏题


    懿德堪钦(《扬州甘泉县志》)
          元秦昭,扬州人。弱冠游京师,已登舟矣,其友邓某持酒送行,正饮间,忽抬一绝色女子至。邓令拜昭,曰:‘此女系仆与某部某大人所买之妾,乘君之便,祈为带去。'昭再三不肯,邓作色曰:‘君何如此其固执也。即不能自持,此女即归于君,不过二千五百缗钱耳。'昭不得已,许之。时天已热,蚊虫甚多,女苦无帐,昭令同寝己帐中,由内河经数十日至京,以女交店主娘,自持书访其人。因问君来曾带家眷否,昭曰:‘只我一人。'其人勃然,愠现于面,然以邓某之书,勉令接女至家。至夜,方知女未破身,其人惭感不已。次日即驰书报邓,盛称昭德。随往拜昭,谓曰:‘阁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吾甚疑之,盖以小人之腹,测君子之心耳,惭感无既。'
    [按]秦昭之心,若非了无人欲,浑全天理,与此绝色女子,日同食,夜同寝,经数十日之久,能无情欲乎哉!秦昭固为盛德君子,此女亦属贞洁淑媛。懿德贞心,令人景仰。因附于此,用广流通。民国十一年壬戌,释印光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11: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例(十二则)

    ○是集分三卷。首卷搜罗往事,所以兴起其戒淫之心。次卷缕析条分,所以开陈其戒淫之道。末卷设为问答,所以坚固其戒淫之根。由浅入深,不容倒置。

    ○集中所援因果及古人议论,出于何书者逐一注明,务期可考。设互见他本,则错举之,以例其余。

    ○古来贞淫二案,每多脍炙人口,苟非事迹显明,概行删去。其有现在因果,从未刊行者,间多录之。

    ○昔人纪事,往往连篇书写,不分门类,故阅者易于生厌。兹独因事标名,因名立劝,处处豁人心目。

    ○首卷事迹,采于百家之书,其间雅俗繁简,各各不同,今则僭加改削,如出一手。

    ○戒淫等书,前人多所发明,然大都征引旧事,用垂劝戒而已。欲其将下手工夫,一一屈指于中,卷之万象包罗,则从来未有也。

    ○劝世之文,有初阅之如长江大河,甚是可喜。及细按之,直一二语可了者。兹集痛革其病,故受持一篇,皆言简而意赅,名虽戒淫,而经世之道悉备其中,览者幸勿如走马观花,没其用心之苦。

    ○淫欲之源,皆生于爱。爱心不断,如草留根,向春复发,故中卷‘不净等观',皆从未有淫欲之前,断其或有淫欲之念,身体力行,方见其妙。若以躁心阅之,谓其无关于本旨,则伯牙为之抚弦而泣已。

    ○前二卷中,戒淫之道几备矣,要其所以然之故,不能无疑。故末卷作百番问答,以成一集之大观。

    ○世人切身之患,莫大于生死,不问儒释,皆当究心。今人视为佛学,讳言久矣。是集既志在利人,何敢畏首畏尾。故中下二卷内,凡生死之故,幽明之说,姑就管窥,述其一二。

    ○本集三卷,细分之有数十册,皆算定字数,自为起讫,不惟便于增补,且处处可作斗方,粘之座右。

    ○著书问世,原系极难之事,俗则不合于文人,雅则难通于俦类,愚者显之,犹疑其晦;智者精之,已病其粗。虽起圣贤于今日,犹不能尽慊斯人之意,况吾侪后学耶?此集所论戒淫,有为保家而发者,有为保身而发者,有为获福消灾而发者,有为修身养性而发者,有为超生死出三界而发者。譬之药草肆中,万物皆备,惟在自识其病者取之耳。


     楼主| 发表于 2015-2-24 1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冒嵩少(出《冒宪副纪事》)

    如皋冒嵩少,讳起宗,己未下第归,注《太上感应篇》。于‘见他色美'下,尤致意焉。时助写者,其西宾罗宪岳(*西宾:旧时对私塾教师或僚友们的敬称)。后罗归南昌,崇祯戊辰正月,梦一道妆老翁,左右二少年侍,老翁手持一册,呼左立者诵,罗窃听之,即‘见他色美'注语也。诵毕,老翁曰:‘该中。'复呼右立者咏诗,即咏曰:‘贪将折桂广寒宫(*月宫),那信三千色是空。看破世间迷眼相,榜花一到满城红。'罗醒,决冒公必中,即以是兆寄其子。及榜发,果登第,后官至宪副(*地方省级政府副长官)。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圣叹(姑苏盛传)

    江南金圣叹者,名喟,博学好奇,才思颖敏,自谓世人无出其右。多著淫书以发其英华,所评《西厢》、《水浒》等,极秽亵处,往往摭拾佛经,人服其才,遍传天下。又著《法华百问》,以己见妄测深经,误天下耳目。顺治辛丑,忽因他事系狱,竟论弃市(*被依法处死)。

    [按]原本作荆某,讳之也。今则久远矣,特为订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劝有官君子(共五则四法一戒 附吏役)

    均是人也,或劳心,或劳力,或安富尊荣,或食贫守困。岂天道之不齐哉?抑亦自有以致之也?《诗》曰:‘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今世富贵之人,大抵宿生修福之士;子孙享荣华之报,皆是祖父有厚泽之遗;理所固然。但享福之时,又须修福,譬如耕田,年年收获,即当年年下种。若自逞威权之赫,纵心花柳之场,岂非得人爵而弃天爵乎?所难者,顺境常乐,乐则忘善,忘善则淫心生耳。此处若能蓦地回光,便是福基深厚。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魏公(《宋史》)

    宋韩魏公琦,执政时,买妾张氏,有殊色。券成,忽泣下,公问之,曰:‘妾本供职郎郭守义妻,前岁为部使者诬劾,故至此耳。'公恻然,使持钱归,约以事白而来。张去,公白其冤。将调任,张来如约,公不令至前。遣人告曰:‘吾位宰相,不可妾士人妻。向日之钱,可无偿也。'还其券,反助行赀二十金,使复完聚。张感泣,遥拜而去。后公封魏郡王,谥忠献,子孙昌炽无比。

    [按]昔司马温公(司马光)未有子,夫人为置一妾,乘间送入书房,公略不顾。妾欲试之,取一帙问曰:‘此是何书?'公庄色拱手对曰:‘此是《尚书》。'妾乃逡巡而退。总之,欲心一淡,便有把持。韩公本领,全在寡欲耳。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文忠公(《广仁品》)

    宣德中,曹鼐为泰和典史,因捕盗,获一美女于驿亭。意欲就公,公曰:‘处子其可犯乎?'取片笺,书‘曹鼐不可'四字焚之。终宵心不动。天明,召其家领回。后殿试对策,忽飘一纸于前,有‘曹鼐不可'四字,于是文思沛然,状元及第。

    [按]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不可'之中,大有力量。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克敬(《不可不可录》)

    王克敬为两浙盐运使。时温州解盐犯,以一妇人至。王大怒曰:‘岂有逮妇人,行千百里外,与吏卒杂处者?污教甚矣!自今以后,凡系妇人,永不许逮。'

    [按]官长拘人,往往逮及妇女,此最损德事也。盖妇人愧耻之心,百倍于男子。无论诃辱窘迫,致彼轻生。即使婉容询究,而一经见官,彼且胆落魂飞,为终身之玷。嗟乎!自妻与他妻,不过贵贱稍殊耳。假令己之妻女,跪于堂下,官府赫赫临之,万目耽耽视之,此时何以为情乎?若王公者,可以高大其门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提控(《懿行录》)

    太仓吏顾某,凡迎送官府,主城外江卖饼家。后江以盗诬入狱,顾白其冤。江感之,以十七岁女进焉,使备洒扫。顾弗纳,具礼送归,如是者三。后江益窘,鬻女于商。又数年,顾考满赴京,拨韩侍郎门下办事。一日,侍郎出,顾偶坐门首,闻夫人至,旋跪庭中,不敢仰视。夫人曰:‘请起。君非太仓顾提控乎?我即江氏女也。赖某商以女畜之,嫁为相公侧室,寻继正房。今日富贵,皆君赐也。第恨无由报惠,幸得相逢,当为相公言之。'侍郎归,备陈始末,侍郎曰:‘仁人也。'竟上其事。孝宗称叹,命查何部缺官,得除刑部主事。

    [按]恩不受报,顾提控之仁;报必偿恩,江夫人之义。荐贤为国,韩侍郎之忠;立贤无方,圣天子之断。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差某(其兄向王姓者说)

    顺治壬辰,江宁役刘某,往江北拘人,拘至收禁,须十余金可赎。囚云:‘我有一女,汝嘱我家卖之。'刘诺,过江与其妻商议。卖得二十金,尽付焉,刘竟自取。囚知之,一恸而卒。旬日刘病,自言囚在东岳诉我,我舌将为铁钩钩矣。须臾舌出数寸,七窍流血而死。

    [按]公门正好修德,若刘差者,会见其入三途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5 12: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劝将士(共二则一法戒一戒)

    茫茫宇宙,皆天地之苍生,君王之赤子也。不幸当兵戈扰攘之日,夫妇分散,母子流离。此时所恃稍开生路,不至速填沟壑者,惟有将帅耳。一遇无纪律之师,竭其膏,破其节,戕其命,则白雪加霜,红炉添炭矣。吾今代千百年后之穷民,拜祷千百年后之将士,无屠城郭,无劫乡村,无焚民房,无掠妇女。见人之父母窜匿逃亡,当作我之父母彷徨莫措想;见人之妻女颠连失所,当作我之妻女恩情难割想。古人云:‘富贵岂一家物哉!'当权若不行方便,如入宝山空手回。为将士者,纵不为天地之苍生计,君王之赤子计,独不为后世之子孙计乎?早自觉悟,福报无疆。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曹将军(《宋史》)

    宋将曹彬,慈和谦让,未曾妄杀。初破遂州,诸将皆欲屠城,公不可。有获妇女者,悉闭一室,密令卫之。事平,咸访其家还之。无亲者,备礼嫁之。及伐金陵,先焚香约誓:城下之日,不戮一人!后彬子玮、琮、璨,继领旄钺(钺:古代将领领兵时由帝王赐给的一种象征权威的兵器);少子□,追封王爵。实生光献太后,子孙荣盛无比。时同姓将军翰,忿江州不下,屠其城,纵兵淫掠,死未三十年,子孙有乞丐于海上者。

    [按]不染固佳,何如禁军不掠之为愈乎?盖彬所密卫之妇女,皆系诸将所掠者,决非曹公自取之而自还之,且自嫁之也。曹公可谓万世仁将之师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某(《现果随录》)

    嘉善诸生支某,康熙己酉春,语友人顾某曰:‘吾神魂恍惚,似有怨谴相随。'及病,顾偕僧西莲问之。忽腹中作鬼语,曰:‘吾于明初为副将,姓洪名洙。主将姚君,见吾妻江氏美,起贪婪心。会某处叛,以残兵七百,命余征讨,余力不能支,全军覆没。姚收吾妻,妻遂缢死。衔此深仇,累世图报。奈姚君末路修行,次世为高僧,再世为大词林(*大文人),三世为戒行僧,四世为大富人。好施与,皆不能报。今第五世,当戌酉连捷,以某年舞弄刀笔,害鬻茶客四人,削去禄籍,故来相报。'西莲闻其言有序,劝之,许其诵经、礼忏,以解怨仇。鬼唯诺。遂请西莲作佛事,支病顿愈。后数日,复作鬼语,西莲责之。鬼曰:‘吾承佛力超生,断无反复。今来索命者,乃鬻茶客四人,非吾也。恐师疑吾负信,故特相报。'言毕遂去。俄支某病发,不信宿而亡(*信宿:两三晚上)。

    [按]佛言: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偿二三百年前之债,犹其近焉者。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劝求功名者(共八则四法二戒二法戒)

    美色人之所欲也,科第亦人之所欲也。二者若能兼致,何异腰缠十万,更跨扬州之鹤乎(*飞升成仙)?无如世间最易惑人者,莫过于欲;而与功名为水火者,亦莫过于欲。古今来慧业才人,为爱水大河之所漂没者,何可胜道?彼或作或辍,平日无志于科名,则亦已矣。向使雪夜寒窗,残灯独坐。劬劳之父母,瞻玉兔而神伤;重义之佳人,听金鸡而泪堕。一旦朱衣摈斥,黄榜除名,香闺之属望徒虚,罔极之深恩未报,此际何以为情乎?男儿欲遂青云志,须信人间红粉空。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茂先(《文昌化书》)

    信州林茂先,闭户读书。得乡荐后,有富邻妇,厌夫不学,慕茂先才名,奔之。茂先曰:‘男女有别,礼法不容。天地鬼神,罗列森布。奈何污吾?'妇惭而退。茂先次举登第,三子皆登第。

    [按]《中庸》发端,便说戒慎恐惧,及推论小人,则曰‘无所忌惮'。可见修身要图,实唯敬畏。男女有别,礼法不容,敬也;天地鬼神,罗列森布,畏也。知其夙养深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文毅公(《罗状元本传》)

    罗伦赴会试,舟次姑苏。夜梦范文正公访(*范文正公:范仲淹),且曰:‘来年状元属子'。罗逊谢,公曰:‘某年某楼事,动太清矣(*太清:道教所说的‘三清'之一。即最高的天神之一‘太清太上老君'或最高的仙境之一‘太清圣境')。'罗因忆昔年曾拒奔女于此楼,梦当不妄。及廷试,果然。

    [按]暗室之中,神目如电,故君子必慎其独。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希仲(《科名劝戒录》)

    成都杨希仲,未第时,在外读书,有艳妇就之,不纳。其妻在乡,是夕梦神曰:‘汝夫励操客斋,当令魁多士。'寤而莫解其故,及岁暮归,乃知。明年,举蜀中第一。

    [按]《优填王经》云:‘女人最为恶,难与为因缘。恩爱一缚著,牵人入罪门。'杨公可谓牵之不动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某(《不可不可录》)

    松江曹某,应试南都,寓中有妇奔之,曹趋出。行至中途,见灯火喝道(*在道路上大声吆喝),入古庙中,窃听之,乃唱新科榜名。至第六,吏禀云:‘此人有短行,已削去,应何人补?'神曰:‘曹某不淫寓妇,贞节可嘉,当补之。'及揭晓,果第六。

    [按]好色之人,有女相就,不啻恶耀临门;积德之士,有女来奔,乃是福星光照。故曰:祸福无不自己求者。
     楼主| 发表于 2015-2-26 12: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尧举(《广仁录》)

    龙舒刘尧举,僦(租赁)舟应试。调舟人女,舟子防之密。既入试,舟人以重扃棘闱(*扃:门窗箱柜上的插闩。棘闱:科举时,为防止传递作弊,围墙上插棘枝,不使人爬越),必无虑,入市良久。而试题皆尧举私课,出院甚早,遂与之通。刘父母梦黄衣人持榜至,报刘首荐。适欲视榜,忽一人掣去,曰:‘刘某近作欺心事,殿一举矣。'觉言其梦而忧。俄拆卷,刘以杂犯见黜,主司皆叹惜其文。既归,父母以梦诘之,匿不敢言。次举乃获荐,然竟以不第终。

    [按]舟次仓猝之欢,竟以一省元博之,何如彼其愚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