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楼主: 好好学法

    预习每天晚上共修《广论—深信业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4 08: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4(周三)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39-140

    初中分八。一、寿量圆满者,谓宿能引牵引长寿,如其所引,长寿久住。二、形色圆满者,谓由形色显色善故,颜容殊妙,根无阙故,众所乐见,横竖称故,形量端严。三、族姓圆满者,谓生世间 ,恭敬称扬,诸高贵种。四、自在圆满者,谓大财位,有亲友等广大朋翼,具大僚属。五、信言圆满者,谓诸有情信奉言教,由其身语于他无欺,堪为信委,于其一切诤讼断证,堪为量故。六、大势名称者,有大名称,有大美誉,谓于惠施,具足勇健精进等德,由此因缘,为诸大众所供养处。七、丈夫性者,谓成就男根。八、大力具足者,谓由宿业力,为性少病,或全无病,于现法缘,起大勇悍。此复第一谓住乐趣,第二谓身,生为第三,财位僚属为四,第五谓为世间量则,第六谓彼所有名称,七谓一切功德之器,第八谓于诸所应作势力具足。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59B 17′56〞---59B29′02〞

    那麼這裡分八。【◎ 初中分八。一壽量圓滿者,】

    說:一、這種人他的壽量圓滿。【謂宿能引牽引長壽,如其所引,長壽久住。】

    第一個,需要長壽,需要長壽,因為他宿生造的這個業是一個長壽的業。為什麼要長壽啊?那我們現在修習佛法,小的時候不行,你到了十幾歲開始可以學。學它個十年、十五年到了三十歲。對不起!你的壽命只有二十歲,嘿,一點用場都沒有。就算你三十歲,剛學會要開始修了,不行;就算你三十五歲,修了又有一點樣子,完了!他壽量一定要圓滿,這個是第一個重要。不過單單那個壽量夠不夠?不夠,壽雖然長,但是你偏偏一天到晚造惡業,結果你那個壽越長,是惡業越大,是越倒楣。所以還要其他的條件,下面一樣一樣說。

    【二形色圓滿者,謂由形色顯色善故,顏容殊妙,根無闕故,眾所樂見,橫豎稱故,形量端嚴。】

    那麼長相好,長相好。「形色」跟「顯色」,形色,長得樣子好,顯色,看起來好。有很多人這個面孔長得很黑,教人家一看,唉!這個黑炭。那我們通常一看見這個人,不要說黑人哪!一看。還有的人呢,這個皮膚那就是,總是就是有很多人,你教你……不但樣子長得好,而且那個膚色非常豐潤,這樣。那麼「根」當然一定是具足,如果眼睛去掉一個,或者鼻子那麼塌掉了,耳朵又這樣,那個不行。為什麼呀?那麼這樣的教人家看得歡喜,看得歡喜。根闕主要的是包括自己的自修,如果其他的,還要利人,你跟大眾相處,大家一看,看見你歡喜呀,不管你去向人家求教也好,或者你幫人家也好,這個就樂於產生正面的功效。

    【三族姓圓滿者,謂生世間,恭敬稱揚,諸高貴種。】

    第三個,就是他的家世出身圓滿,現在我們講起來,「噢喲,這個人可是某某人家的子弟喔!」以前說起來,噢,這個是王家子弟,現在這個人說他家世是如何地好法,不但是百萬的富豪、千萬的富豪,而且這是都是有學問、有什麼的,就這樣。那自然而然這種家庭出身,受人景仰、尊重。

    【四自在圓滿者,謂大財位,有親友等廣大朋翼,具大僚屬。】

    這個就是你要做什麼事情的話,要兩樣東西:第一個—人,第二個—法。人呢,說自己的家裡邊,外面的朋友等等,這個來幫助你;外面的財位。然後這樣,你有財、有用,要做什麼事情,不管是自利也好,是利人也好。

    【五信言圓滿者,謂諸有情信奉言教,由其身語於他無欺,堪為信委,於其一切諍訟斷證,堪為量故。】

    第五個,就是你講的話讓人家聽著你歡喜,這樣。那麼然後呢,說的人也不欺負別人,不欺騙他人,人人信得過你。不但人家信得過你,而且你對事情的認識,處斷的標準,是非常公正嚴明,大家對你服服貼貼、服服貼貼。否則的話,唉呀,隨便談一些問題,大家吵吵鬧鬧是沒有用場。

    【六大勢名稱者,有大名稱,有大美譽,謂於惠施,具足勇健精進等德,由此因緣,為諸大眾所供養處。】

    他有大名稱,有大名稱,人家都是覺得這個人好,為什麼呢?他有這個,他惠施,他惠施不但是財,而且法,而且布施的時候「勇健精進」,所以大眾都信仰、供養他。

    【七丈夫性者,謂成就男根。八大力具足者,謂由宿業力,為性少病,或全無病,於現法緣,起大勇悍。】

    那麼第八,是有大力量,這個就是說主要的那這個地方的宿業的力量。所以現在有很多人講醫,這個醫是絕對有用的,我們要曉得我們的病,總共有四種因緣,四種因緣。第一個就是四大不調,這個四大不調是醫生可以看的,也需要醫生看;第二個宿業所感,那個醫生沒辦法;第三個是鬼神觸惱,這個醫生也沒有辦法;第四個自己出岔,不應該做的事情,去做那種事情。譬如說我們飲食,這個應該適量,他不適量,不應該吃的他吃了。然後呢天氣,他寒暖不知,有諸如此類的事情。主要的四樣,其中有一樣那個是這個四大,現在的醫生;而實際上呢,特別是這個地方具足這個大力,主要的是宿業力、宿業力。

    我看見過好幾個人,那是我小的時候,我家鄉有一個,我們稱他為叫「崇明聖人」,他很有意思,這個人的確了不起哦!他是前清末年的是一個老秀才,他最後那個時候考,他考上的。他真正的好不在他考上那個功名,而這個人的行持的嚴峻,啊,那人人佩服他,那個道德的操守,所以我們家鄉都稱他為聖人。這個人很怪,他人雖然很好,但是他多病,他一生多病,結果偏偏他的母親一生沒有病。那個時候我遇見他的時候,那位老人家已經快八十歲了。他有一次跟我父親講,那是我父親的一位老師,唉!他說:「我一生最苦的啊,那個時候母親……。」因為他是—以前的人都非常孝順,他對母親是絕對地孝順,當然做母親的人也絕對疼愛這個兒子,何況這個兒子這麼好。可是妙咧!這個母親的人從來沒生過病,也不曉得病人之苦,偏偏那個兒子,他一身都是病,這樣。

    所以當時我聽了這個東西的確不大懂,以後慢慢地、慢慢地了解了,我遇見很多人,他就是不曉得什麼是病。然後那個時候我們在學校裡面有一個同學,我還記得他,他好有意思喔!他這個身體我們叫他小牛,為什麼叫他小牛啊?他跑到什麼地方,就在那個地方又奔、跑、吃、弄這個,這樣。餓,餓、餓、餓,餓一餐、餓兩餐也不在乎;吃的時候一口氣,噢喲,大家吃脹了,他多吃一點也不在乎。剛剛吃完冰的,馬上喝熱的也沒關係;喝完了熱的,他冰的吃進去,冰淇淋幾個吃進去,也就這個樣。有很多人、其他人都受不了。那我們三年級不曉得四年級,那個時候第一次,不曉得第二次,那種特別的流行性感冒,那個時候剛開始,第一次大量地侵襲台灣,一下大量的人生病。那個時候我們在學校裡念書的時候,學校裡為這個病,病倒的人占五分之三。你可以想像單單那麼個小區域,老師、同學結果為了這個病居然沒辦法,放假幾天。我們天天跑醫院,噢喲!他一天到晚忙,他從來沒有病過,你說這種人怎麼講啊?

    所以現在人很多講醫,我不是說否定,是絕對它有它的絕對的價值,可是我們必定要,尤其是了解了佛法的人,我們要了解這個特質,了解這個特質。所以那麼這個地方特別說,這個地方大力具足是什麼?特別講「宿業力」。所以,他的或者病很少,或者全無病,不但沒有病而且身體很強壯,因為他強壯,所以這個心裡面也比較勇悍。現在有很多人未嘗不想用功,他用功一提起來啊,唉呀!等一下腰又痠了,頭又痛了,哇!那是沒辦法好想。這個有八樣東西,這個八樣東西。那麼他上面解釋一下。

    【此復第一謂住樂趣,】這個八樣東西當中,一定要在樂趣當中,特別指人。

    【第二謂身,】身體。第三【生為第三,】就是他的出身。

    【財位僚屬為四,第五謂為世間量則,】

    第五是什麼呢?就是他的話,大家信得過他,因為世間要想做事情的話,衡量的標準就是這個,衡量的標準。他一句話,大家覺得對了、對了,事情可以擺平了!你要想做事情,這個是重要的。

    【第六謂彼所有名稱,】

    就這樣,跟你接觸的人固然,跟你不接觸的人,他也聽見了,啊!說某人如何、如何,這個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

    【七謂一切功德之器,】我們要想做圓滿的功德的話,這個男身是非常重要。

    【第八謂於諸所應作勢力具足。】 你要做的必須要這個條件。




    发表于 2014-12-25 07: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5(周四)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0

    异熟果报分八。初者依自他利,能于长时,积集增长,无量善根。第二者谓诸大众暂见欢喜,咸共归仰,凡所发言,无不听用。第三者谓所劝教,无违敬用。第四者谓以布施摄诸有情,令其成熟。第五者谓以爱语利行同事,摄诸有情,速令成熟。第六者谓由营助一切事业,施布恩德,为报恩故,速受劝教。第七者谓为一切胜功德器,欲乐勤勇,堪为一切事业之器,智慧广博,堪为思择所知之器。又于大众都无所畏,又与一切有情同行,言论受用,或住屏处皆无嫌碍。第八者谓于自他利,皆无厌倦,勇猛坚固,能得慧力,速发神通。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59B 29′02〞---58B30′08〞---60A07′35〞

    【異熟果報分八。初者依自利他,】

    那麼下面那個,這個「異熟果報」,就是特別地詳細說明一下,像上面所說的這樣的這個異熟體,它有什麼樣的業用,有什麼樣的功效。「分八」,也按照著上面這個八樣。「初」,就是壽,壽的話不管要想思自利、他利,

    【能於長時,積集增長,無量善根。】

    你要想修習增長善根,這個時間很重要,所以壽要圓滿。第二個呢,

    【第二者謂諸大眾暫見歡喜,咸共歸仰,凡所發言,無不聽用。】

    你一看這個人就歡喜,你看起來歡喜,人家常說:啊,這個開始的好啊,已經是一半的成功。一看見好歡喜的話,事情就很好辦了,這樣。所以這一點有這麼樣的好處。

    【凡所發言,無不聽用。】

    你一看這個人就歡喜,你看起來歡喜,人家常說:啊,這個開始的好啊,已經是一半的成功。一看見好歡喜的話,事情就很好辦了,這樣。所以這一點有這麼樣的好處。

    【第三者】第三是什麼呢?就是前面講的族姓,就是出身。

    【謂所勸教,無違敬用。】

    我們常常介紹一個人,啊!說這個某人的家世如何,如果這個有輝煌的家世,我們通常會介紹,在以前是尤其重要。也許有人說:「現在的人好像不講這個了。」我以前也以為如此,以為大概我們東方人像中國、日本、印度,印度是不談啦,印度那世襲得太厲害了,中國、日本都講這個門閥世家,我以為西方不講。嘿!結果這一次到了西方以後,才發現西方人講得才厲害咧,講得才厲害咧!不但歐洲大陸是固然講,美國也是,他非常重視那個門閥,這個世間就是這個樣,就是這個樣。人家說:「噢!這個某人出身如何如何。」那就是這樣。那在這種狀態之下,一個這樣好的出身的人,做這樣的事情,那大概不會錯了。自然這個我們就容易受他的勸誡,你要他做任何事業,也容易成功。

    【第四者謂以布施攝諸有情,令其成熟。】

    就是「自在」,那是什麼呢?不管是財,不管是法,這一方面你都自在啊!財施,那麼你有錢;法施,你有聰明、智慧,又學得又好。人家沒有的,你給他,人家不懂的,你告訴他,就是這樣,那自然人家服服貼貼跟著你呀!所以,「攝諸有情」容易成熟,我們修無上佛道是必不可少的。

    【第五者謂以愛語利行同事,攝諸有情,速令成熟。】

    這個都靠語言哪!你的「信言圓滿」,你出起口來—對!那就好。所以這是為什麼,我們現在一開始要養成功啊,平常我常常建議大家不要多開口,有很多人就是歡喜開口。你開口如果說得對也好,他一開口也不知道說到哪裡去了,文不對題是一種。還有一種呢?這個往往把握不住中心還在詭辯、強辯,這種東西都是非常糟糕,非常糟糕的事情。平常的時候,我們主要的這個因地當中由於什麼,那麼果位當中達到這樣的功效,這個我們要了解。眼前的好處就是這個,眼前就是你平常因為有了這個條件哪,所以人家容易接受,所以「愛語、利行、同事」是容易。

    【第六者謂由營助一切事業,施布恩德,為報恩故,速受勸教。】

    那麼第六為什麼有「大勢名稱」呢?就是這樣,就是因為你幫助別人,就因為你幫助別人嘛!不管是財、法,因為這樣,所以呀人家感你的恩,一是得到的是感你的恩,沒有得到也要求這個恩,自然而然這樣的情況之下,他處處地方來跟著你轉,那麼你要做什麼事情很容易成功,這是它的功效。第七就是「丈夫性」—男性。

    【第七者謂為一切勝功德器,欲樂勤勇,堪為一切事業之器,智慧廣博,堪為思擇所知之器。又於大眾都無所畏。又與一切有情同行,言論受用,或住屏處皆無嫌礙。】

    這個男性是「一切勝功德器」,這並不是說樣樣東西都是男性好,不!女性也有女性的特殊的地方。但是呢,她女性有很多的的確確不如男性的地方,譬如說「欲樂勤勇」,勇悍的心情,這個男性的特徵,男性的特徵在這個地方。那麼還有呢?譬如說後面所說的「大眾都無所畏」,為什麼啊?在任何情況之下,你說這個女性,尤其是現在,你要單獨的,或者很多地方的話,哦!這個東西不行,這個東西不行,這樣。它有這樣的幾個,那麼下面告訴我們的,這個必定要具足男性的特別的幾個。

    不過在這個地方我們並不強調,因為尤其是現在的西方人,強調這個男女平等。唉呀!我覺得這個事情真是很遺憾的事情。天下的事情,本來就是平等的—如此因,如此果,各有它的長短,你各盡所長,截長補短,是恰到好處。現在不在根本問題上面爭論,而在枝末上面去摸,這個東西很糟糕,那個很糟糕!所以我們這個地方,這個問題不去深一層地探討,我們只是了解,這個由於共業,世間的量則如此。的的確確這個男性,是在任何情況之下是無所畏懼,而且勇悍之心特強,這個女性這個條件是不具足的,不具足的。那麼第八呢,

    【第八者謂於自他利,皆無厭倦,勇猛堅固,能得慧力速發神通。】

    這個第八是什麼?「大力具足」。因為他具有了這個,所以他做什麼事情是勇往直前。要不然的話,唉呀,做一點事情就心裡面就提不起來,就又怕,又不勇猛;然後呢雖然勇猛的話不堅固,雖然勇猛做了一下,等一下又累得坐在那裡塌掉了,這個東西不行。不但勇猛而且堅固,因為他勇猛堅固,所以定慧什麼等等都能夠得到。要想真正深入佛法,你沒有這個條件,是絕無可能,絕無可能!由於這樣,那麼定慧力得,於是速發神通。然後呢達到了這種情況之下,你要辦的事情,那可以非常快地辦成功,這個就是這八樣東西特別的好處,特別的功用。那麼這個八樣東西,以什麼原因得到的呢?



    发表于 2014-12-26 10: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6(周五)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异熟因分八,初者谓于有情,不加伤害,及正依止不害意乐。又云:「善放将杀生,如是利其命,遮止害众生,则当得长寿。承事诸病人,善施诸医药,不以块杖等,害众生无病。」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0A 07′35〞--60A 18′31〞

    看異熟八因,第一個,

    【◎ 異熟因分八,初者謂於有情,不加傷害,及正依止不害意樂。】這是第一個。

    【又云:「善放將殺生,如是利其命,遮止害眾生,則當得長壽。承事諸病人,善施諸醫藥,不以磈杖等,害眾生無病。」】

    分兩方面,一個是應該遮止的,第二個是應該努力的。應該遮止的—不傷害眾生。不傷害眾生最主要的什麼?就是內心當中「不害意樂」,心裡面不要傷害別人。這個傷害不僅僅是殺哦,就是我們在很多情況之下,儘管我們現在說不殺了,但是不損惱別人這個意樂,這個很難做到,這個很難做到。而且這個不損惱別人,往往是不知不覺當中,不知不覺當中,你倒不一定是有意損惱別人,你只是為了只想到自己傷害了別人。所以說,我們如果從根本上面去要想了解的話,處處地方要推己及人,要推己及人。

    現在有很多人,這個世間的人我們不談,本來世間的量則是只求自己的利益,這個我們先不去談它。我們現在修學佛法的人,懂得了很多道理以後,他不拿這個道理來淨化他自己的心識,說:哎呀!我這個人見煩惱特別強,或者思煩惱特別強。見煩惱特別強的人,他好歡喜跟人家講道理的,喔唷,他總歸他有道理,他不曉得他是見煩惱;思煩惱特別強的人,貪瞋癡特別重,他道理他倒不一定是講,但是碰見這種情況,這個習性很重。所以這個地方特別講的這個意樂,這一點很重要。我們了解的佛法,真正重要的,在這一個上面要注意!那麼這個是也可以說根本的,也可以說消極的,也可以說「自停自住」。   

    下面呢,「善放將殺生」,更進一步,有很多人將要被殺,我們要去救他,然後呢利益他的命,還要「遮止害眾生」,這樣的話得到長壽,這個是對於一般的有情。對於我們共同的眾同分當中,人道當中呢,「承事諸病人」,對病人要承事。所以佛在世的時候特別說「看病福田,第一福田」,然後呢《梵網經》上面還在講。佛在世的時候,就有這個典型的公案,典型的公案。這是為什麼我在這個地方特別常常提醒大家的,戒律上面也告訴我們,戒律上也告訴我們。

    那麼還有呢「善施諸醫藥」,好好地把那個醫藥給人家。這個醫藥分兩方面,生理的、心理的。真正好的醫生,他不單單是看你的身病哦,還要看心病,還要看心病。所以,現在的西方很有意思,西方目前那個專科醫師很多,大家都說專科。可是現在有一個諍論,有很多全科醫生,他樣樣來。要我們想像當中,這個全科醫生不行欸!咦,全科醫生有它很大的道理在,因為很多人的病,他這個除了身病以外,他心病很重要,心病很重要!尤其是美國,它這個盛行那個保險制度,那個保險制度那個醫生,常常叫「家庭醫生」,就是這樣,家庭醫生。也就是換句話說,你一家……你的病人,你看了病反正找他,他從小就曉得你,你這個人怎麼樣的,這樣。

    那因為我在那兒住了一些時候,去看的時候,他往往先跟你隨便談談天哪什麼,然後給你開點藥。以後我才曉得,往往開那個藥,跟你那個病了不相干,就是這樣。哎喲!你覺得心裡很苦惱或者什麼樣,他然後給你。原來這個裡面什麼東西?維他命幾粒,什麼阿斯匹靈幾粒。現在阿斯匹靈曉得不能吃了,不開了,欸,你吃下去有一點效果的,等一下,好,感冒就好了。

    那我自己還親身遇見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次我感冒,感冒了以後,有一個,正好我們出去,一起去到一個地方去朝山,朝山的同行當中有一個,這個是藥劑師,他隨身帶著。他就講,什麼?這個怎麼唸的,我忘記掉了,什麼「一大兩小,多吃開水,多睡覺。」下面幾句話,就是這樣,那個治感冒是百發百中的藥。那時我感冒得啊, 哎呀,那天鼻涕什麼流,這樣,他就給我吃,吃幾個。然後他們那天出去去了,我就沒去,我在那裡吃完了以後,然後睡了一覺蒙頭,果然沒錯,到了晚上就好了。哎呀,我說我以前感冒從來沒有這麼快好過,很相信。以後等到完了以後,回來到了那個地方,有一次偶然談,他說「一大兩小」是什麼東西呀?小的是維他命B,大的是維他命C,我聽了大為驚訝!什麼?我說我天天吃這個東西,但是平常吃這個東西,感冒就是不好。他那一天就告訴你呀,然後你心裡面想。的的確確是這樣,千真萬確,千真萬確!所以現在很多學佛的人,居然心理上面說這個……我們要曉得,佛法真正講的身心是分不開的,身心是分不開的。   

    我說到這裡,我還給你講一個,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實驗。實驗的這個人,一個德國的大科學家,在戰前……現在我們動不動講美國,我們曉得戰前最好的是歐洲,德國尤其是厲害,是一個德國人。那麼他接受了這個東方文化以後,他覺得,曉得那個心理的重要。實際上佛法講的身心是分不開的,現在我們這個世間上的這個哲學往往講心物好像二元,不是,這個不是!不過西方人,很多人總覺得這兩樣東西完全對立的,實際上不是,這是互相影響的。那麼這個主要的中心在什麼地方呢?主要的中心就是那個心念。我們往往那個心念,由於這個等流的心識,你看見了對象以後,已經跟著外境轉,引發那個種子,到那個時候它現起來。將來講到業的時候,它每一個地方會分得很仔細。

    這個醫生,他了解這個情況以後,所以,他自己用他的那套方法,當然採用東方人「定」的心情。他那個意志力非常強,那麼有一次,那個實驗還在上海做的,吃那個虎列拉菌。虎列拉菌是什麼?霍亂、吐瀉,這個你們曉得的,非常厲害啊!隨便碰到一點點你吃下去,是馬上出毛病。他經過人家的實驗室裡邊培養出來的,吃一杯!啊,那個一杯可以殺死百萬個人,大家分開來吃,吃下去的話非死不可,他就當眾表演喝下去,一點事情都沒有。表演了兩次,第二次還拉了一次肚子。人家問他:「你為什麼拉了一次肚子?」他自己也說明,他自己……你真正的心力強盛,他很了解這件事情。我們現在好像聽起來這個很神奇吧!我完全講科學給你們聽,不要講佛法。

    現在的科學上面催眠術,你們大家了解的,對不對?聽說過沒有?這個催眠尤其特別用在生小孩子,它生小孩的時候,有一種叫無痛的這個生產的方法。它就是事先他用催眠,使得這個產婦,精神跟隨著這個催眠師集中在一個地方去,她的心志完全跑到那個地方去了。然後呢那個地方暗示她,放鬆了身體,欸,一點都不痛。可惜的是我們都沒有這個經驗,我們也不可能有這個經驗。但是除了這個以外它用在其他的地方,已經產生了各式各樣的神奇不可思議的功效。所以我們可以說日常生活當中隨時可以檢查得到的,譬如說我們自己有的時候,你碰見什麼一點小小的頭痛或者什麼,在那兒很難受。欸,忽然之間有一樣東西,非常有力地吸引你,你全部精神貫注在那裡,等到你貫注在那裡,等一下你忘記掉了。忙完了半天,一回來的時候,唉呀,又塌掉了。我想這個經驗我們人人有吧!說明什麼,說明什麼?就是這個。

    所以大家注意哦!大家注意哦!不要我們為這個世間這種無明所騙,世間的人那沒辦法,現在學佛的人哪,居然有人告訴我:「我是學醫的!」他完全忽視掉這個,我也只好不談,然後你有理,你還有沒有道理?你有,說完了讓他走路。這種人學佛啊,我覺得真可憐,他不知道在學什麼佛!所以我這個地方談到這裡,隨便一提,隨便一提,這一點是我們務必要知道的。所以這個地方叫「善施諸醫藥」,你是這樣的。還有呢,「不以磈杖等,害眾生無病」,你能夠處處地方這樣地幫助別人的話,那麼那個時候,你就可以得到這個,不但壽長而且少病少惱。如果說你能夠幫助人家身病,你身少病;你能夠幫助人家心理健全,你心力堅強,如此因、如此果,就一點都不錯。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7 19: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7(周六)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第二者谓能惠施灯等光明,鲜净衣物,又云:「由依止无瞋,施庄严妙色,说无嫉妬果,当感妙同分。」第三者谓摧伏慢心,于尊长等,勤礼拜等,于他恭敬,犹如仆使。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0A 18′31〞—60A 25′02〞
    【第二者謂能惠施燈等光明,鮮淨衣物,又云:「由依止無瞋,施莊嚴妙色,說無嫉妬果,當感妙同分。」】

    第二是什麼?就是形色、顯色圓滿。為什麼呀?喏!「惠施燈明等」。這個光明啊!樣樣都照出來了。所以不但是供佛,而且在暗的地方,你處處地方能夠這樣,這是一個。還有鮮淨的衣服,好的東西,那個就是形、顯二色。「又云:由依止無瞋」,這個瞋是內心當中的最惡劣的東西,所以這一點「施莊嚴妙色,及無嫉妬果」。這個莊嚴妙色你怎麼個布施法?莊嚴妙色怎麼布施法?外面的布施,譬如說我們現在在這個常住,我們把那個大殿固然打掃得清清楚楚,弄得樣樣好,地道的前面,處處地方。譬如我昨天來說,我正在那兒休息,我看見平常身體向來不好的一個同修,居然跑在那裡,休息的時間不休息,拿了一個掃帚在那裡掃地。哎呀!我看了真讚歎哪!後來我還在說,他固然是得到了功德,我還因為他而得到了功德;他得到的功德他的,我在那兒隨喜,我也得到功德。所以我覺得你們真正懂得了這個如法修行的話,這個出家生活之美啊!

    反過來,你說:「萬一這個人偷懶怎麼辦?」我還是可以得到功德。如果他偷懶,我覺得:「唉呀!這個人真可憐,不知道,愚癡啊!我要好好努力啊,我要將來幫助他。」我還是可以增長功德,對不對?這個很明白呀!所以你們要懂得,真正修學佛法最重要的正知見。反過來,你不懂的話,他那兒掃地,你會覺得:「哼!這個傢伙,他算什麼?他算他的勤勞啊?」對不起,他在那兒長功德,你這一念非墮落不可!這不是很簡單嗎?就算他做給你看,他做給他是他啊,你還是在那兒隨喜,這是我們要了解的。我們這個地方不能反省自己不如,還要嫉妒人家,這是我們為什麼在末法的時候這樣,還處處地方說這個不如意,那個不如意,說這個。你不要怪人家不如意,那你因地當中,你只要自己問你自己你起心動念,很明白、很清楚,就了解了這個道理,這樣。

    這個地方都是什麼?「施莊嚴妙色」,你能夠把那個寺院弄得乾乾淨淨,人家一看說:「啊!這個地方真好啊!」欸,對了,你就得到了這個功德,你就得到了這個功德。所以就有這樣大的好處啊!你不要說,等到還要常住派你一點工作,你還畏畏縮縮跑到那裡去,「嗨喲,這個事情又無關緊要的,好像跟修行沒有關係呀!」前面說得很清楚,已經登地的菩薩,尚且要無量無邊的東西去供養,現在我們個凡夫什麼都不要,你還不聚一點資糧,不聚一點功德,請問你修行修在哪裡呀?所以這個地方來告訴我們施莊嚴妙色,然後呢還要不要嫉妒,那個時候「感妙同分」,欸,你就得到了!

    【第三為摧伏慢心,】

    還有這個是「族姓」,就換句話是出身,他為什麼出身就高貴呢?他處處地方謙下尊重別人。因為你謙下尊重別人,所以,你這個善因,你一出生人家就會尊重你。你現在處處地方自己覺得憍慢,瞧不起別人,對不起,你到那個時候也是這樣,你也是這個樣。

    【於尊長等,勤禮拜等,於他恭敬,猶如僕使。】

    對於尊長等等,要曉得這個尊長是重福田,重福田,在家是自己的父母等等,出家是三寶、師長、佛等等,乃至於他只要穿了這身衣服。所以我們注意哦!穿了這種衣服,一穿這種衣服,不管他自己裡邊的行持如何,你一看見這件衣服,哎喲!這個是三世清淨幢相,你對他恭敬總不錯,得到的好處,總是你的。你恭敬,他不一定得到好處欸,可是阿彌陀佛啊!你恭敬他,你有幾分恭敬,就得到多少好處啊!這個是我們要了解的。如果你真正了解了以後,我想我們心裡面,你要找一點煩惱,你怎麼樣找也找不到。你怎麼可能有煩惱呢?你在什麼地方都在增長你的功德,這個功德還是以後的異熟,眼前心裡是處處歡喜。所以現在很多人說信了佛還要煩煩惱惱,唉呀,我覺得真可憐,乃至出了家還煩煩惱惱!這個時候你趕快努力來學,你只要學會了以後,那快樂啊!眼前固然快樂,是將來生生增上。

    所以儘管現在我這樣的話,常常不大舒服,可是我心裡
    實在是很開心,是越想越開心。我想我以前沒有學,所以現在老生病,現在曉得了好高興啊!以前的果報,那沒辦法嘛,還它啊!可是我既然感到這個痛苦,我現在了解了,我現在種的因可是快樂的因啊!越想越高興。痛由它去,那沒辦法好的事情嘛!我以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你看多開心啊!你生病都開心,那你不生病的時候,當然更開心。這個道理都在這個上頭,那麼這個是族姓。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08: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28(周日)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第四者谓于乞求衣食等物,悉皆施惠,设未来乞亦行利益。又于苦恼及功德田,乏资具所,应往供施。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0A 25′02〞--60A 30′09〞--60B 03′31〞
    【第四者謂於乞求衣食等物,悉皆施惠,設未來乞亦行利益,又於苦惱及功德田,乏資具所,應往供施。】

    第四,那麼就是布施,如果有人來向你乞討的話呢,你去惠施他,去惠施他。現在有的人說:「唔,你布施給他……」世間上面常常這樣說:「這種人他好好的,他自己有能力不去做,你給了他以後,他不是培養一個社會上面的寄生蟲嗎?你讓他增長他的好吃懶做嗎?所以不要布施!」你說這個話有沒有道理?嗯,很有道理啊!對啊,你吃的送了他,他以後—好了、好了不做事情,他專門這樣了。那你到底怎麼辦啊?這上面我告訴你,這兩個答案都對,反過來,兩個答案都錯。你真正懂得了佛法,你怎麼做就怎麼對,而且絕對不會是含含糊糊的。剛才說兩個答案都對,你不是說:「這個對了,這個一定錯,這個對了,那個一定錯,怎麼會兩個都對呢?」不!你要曉得做任何一件事情,它一定有一個衡量這一件事情的準則。你那個時候看你衡量的準則是什麼,這個我們要了解的。

    所以佛法上面告訴我們,我們必定要把握住這幾個:做的事,就是對象;什麼意樂,你的心是什麼心;然後呢根據這個心,你怎麼加行;怎麼圓滿。如果說你看見了這個情況之後,於是你心裡面想到的,說你現在修學佛法,什麼?要幫別人,幫助別人最主要的是幹什麼?結個善緣哪!先結善緣,然後呢慢慢地可以。他今天想來跟你要,很好啊!結個善緣,以後來幫助他,第一個。第二個,他來要,成就你的布施,圓滿你的布施的這個功德,他是你的恩田,你將來所以能夠成就,都是靠他。然後呢你將來有了布施,然後你有這個功德,到那個時候你也修學了佛法,了解了,然後你幫助他去,對吧?結果這麼一來的話,你自己也圓滿,他也圓滿,其他的你不考慮,那個時候絕對正確!

    是另外一個情況呢?也許你另外一種情況,那個時候,你的起心動念,著眼不在那個布施上面,也許你在另外一個概念上面—世間的量則。那個時候你想,他這個人,假定說你用另外一種方式策勵他去的話,也可以讓他至少能夠有一個什麼的好處。那個時候,你不布施,對!總之你的心的動機很重要哦!所以記得吧?這個業一共有四個條件,第一個,業來決定一切,第二個,業的增長廣大,記得不記得?然後這個業是什麼,思、思已業,對不對?思心所相應,然後呢相應的身口所起的。當你心裡面想著,你為了利益他,你為了利益他,送他也對,不送他也對;反過來,你拿你的心情去想,以世間的量則去想的話,那就另外一回事情,不管你找多少的藉口。這個概念非常清楚,所以你把握住這一點的話,儘管別人也許跟你要諍論這個問題,你自己心裡面了解得清清楚楚,你做起來絕對沒錯,這是我在這個地方告訴你的。

    那麼在我們正式開始修行的次第,一定是先布施第一,這樣。所以這個佛在因地當中不要說錢、樣樣東西布施啊,人家來給他討頭,他絕對不會說他要不要他的頭,「欸,他來要我的頭,我生生世世就要求布施,他現在來要求,滿足我的布施,當然送給他呀!」他高興得不得了!他絕對沒有想到人家要不要,要了這個頭要幹什麼的,他沒想到。這是我們要了解的這個特質啊!

    所以我們現在從這個地方要去看。這個布施從多方面的,財施法施無畏施,是有的時候,有的人心情比較怯弱一點,那個時候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們也應該幫忙他。

    那麼尤其在這一點,我要特別地鼓勵幾位年輕的同學們。年輕人不曉得老年的苦。

    (60B)我要特別地鼓勵幾位年輕的同學們。年輕人不曉得老年的苦,也許是因為我現在體會到了,以前我總是覺得拿我的衡量,總覺得這些年紀老的人踢踢遢遢的。我現在發現不是!到那時候他就是處處地方不如,他的確有他……還有病的時候,那個時候不能用你的想法去想,這個我們要注意!所以我們修學佛法的時候,這一個概念很重要,很重要!人家到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應該他需要什麼儘量幫忙他,需要財—外物,布施財物;他需要精神上面的安慰,布施無畏;知見方面的不了解,那麼法布施,總歸處處地方幫忙他。

    「又於苦惱及功德田」缺乏的時候,「苦惱」的話,那就是屬於世間的一般人。不管他是缺的哪一樣—缺的財,缺的法是無知,以及精神上面的沒得依靠,你給他的無畏;所謂「功德田」的話,就是三寶之數,修行人等等。這個功德田,把恩德也併在這個裡頭可以說,他有所缺乏的時候,那麼去供養、去布施,這樣。所以這個世間人尚且這麼說啦,這個孝,世間講孝道,實際上這就是我們最好的恩田。他不是說你能夠養啊,不是說你能夠養啊!要什麼?要能夠善體親意。現代的人能夠養父母已經了不起了,古來的人不是這樣,佛法比它更高一層。所以我們真正地對於功德田,對於尊長什麼等等的話,不是說:「啊!我賺了錢給他幾個。」或者什麼,絕對不是這個意思,你處處地方要委曲婉轉的。

    記得不記得,我們事善知識引用《華嚴》當中的九心,第一個心是什麼?大家還記得不記得?如孝子心,一點都沒錯。如孝子心什麼?他講他的心欸!他處處地方,不是以他自己的心裡邊覺得「我覺得怎麼想的」,而是以父母的心裡面怎麼想的,這一點對現代的人尤其重要。為什麼對現代的人尤其重要?因為現代的科學特別發達的時代,這個前後差得很多、很多。我當年自己也是這樣想,現在看見年輕人哪,啊,又變本加厲!我當年總覺得父母啊,他們那個時代不一樣,那麼不懂了。現在呢,更是如此了!不要說等到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念了很多書,還在小學裡乃至中學裡邊,對自己的父母說:「這些老朽了,這個落伍了,他根本什麼都不懂!」好像就是他懂。所以這個世間哪,邪見增上,每況愈下,講道理是越講越多,但是呢世間的樣樣東西是每況愈下,道理就在這裡。所以這個是第四樣東西,我們要了解的。




    相关链接: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4-12-29 09: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icca 于 2014-12-30 09:35 编辑

    2014/12/29(周一)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第五者謂修遠離語四不善。第六者謂發宏願,於自身中攝持當來種種功德,供養三寶,供養父母,聲聞獨覺,親教軌範,及諸尊長。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0B 03′31〞-- 60B 14′35〞

    【第五者謂修遠離語四不善。】

    那麼這個第五項。那麼現在呢這是講再下面所謂第五,這個第五為什麼信言會圓滿呢?他因地當中能夠遠離四種不善,修四種的善法,修四種的善法。那個時候自然而然哪,你講話人家能夠信受你、信受你,這樣。否則的話,這個我們講話的的確確現在常見的現象,平常我們一開口,是好的固然不錯,但是大部分人往往,要嘛說閒話,綺語,說了半天毫無意思,造這個因;要不然講一點道理的話,人家不聽了,起諍論,然後你有道理,我有道理,吵了個半天。這個都是什麼原因?宿生既做錯了,這一生尤其是錯上加錯,大家還不能反省啊!還不能反省啊,還總覺得我有道理,那個心裡面哪,他不是說他明知故犯,他真正地可憐的地方,愚癡的地方,他不知道,他總覺得自己有道理。所以大家注意,為什麼我昨天特別提到這個等流,你們必定要從這個地方認識起。這不僅僅是個概念,單單那個概念,一點用場都沒有。你必定要把這個概念哪,認得它概念所指的是什麼,那個時候你才有修行的機會。

    說到這裡,為什麼現在在這個地方佛學院,有很多我將來我會認真地淘汰,不相應的就是不必去聽。要不然說了很多道理以後,然後拿那個照妖鏡去照別人的話,自己既傷害也傷害佛法,沒有用場,完全沒有用場。你懂得了道理越多,然後跟人家吵架的機會越多。你自己害了是小事情,然後呢把大家也拖下地獄去,佛無始以來集聚的資糧,就被我們這樣地吵吵壞掉了,不值得的,這個要了解,這樣。所以碰見這種情況,為什麼古人告訴我們碰見什麼事情,談得好就談,不能談—忍,原因很簡單,就是說這個裡面總有很多原因在,你不必跟人家論的原因就是這樣。所以這個地方告訴我們,所以你開口人家能夠信奉的原因,就是你宿生信言圓滿。那是因為你要嘛不開口,開口的時候,絕不講無義的綺語,絕不離間別人,事實就是事實,乃至於說話的時候總是不會粗言,總是非常地柔軟,非常地柔軟。   

    那我說到這個地方,我倒想起那個時候剛出家,剛出家,我們住在蘭若,我這個法師常常說我:「你們這些人,一開口就像吵架。」我總覺得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人家吵架嘛!我一直出了家以後,的的確確我自己覺得,從來沒有跟人家吵架。但是過了多少年以後,我在那個時候才感覺到。那個時候心裡面,心理狀態也不一樣,開口的時候,自己也感覺得到,那個心情跟那個不一樣;你不比較,比較不出來。那麼以前這個什麼狀態呢?以前因為一向就是那種心理很粗猛的這種現象不覺得,自己雖然平平常常,可是開起口來那個話,總是比較起來不大像柔軟。就像我們現在,譬如說有很多這種社會上面某一個階級的人,他一開口三字經就先出來了,一開口三字經就出來了。他這個三字經,他自己不曉得他在說些什麼欸,那會這樣的,就是這個習性。那麼這個地方我們提一下,這個第五。

    【第六者謂發宏願,於自身中攝持當來種種功德,供養三寶,供養父母,聲聞獨覺,親教軌範,及諸尊長。】

    這個是得到「大勢名稱」的。這個大勢名稱要兩個條件,第一個要「發宏願」。我為什麼要這樣作,要這樣作。這個願不是普通的願哦!這個願叫「宏願」,什麼才是宏願?無上菩提之願。現在我們只要把這四個字擺在心上面,真正的菩提願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講到,我們也不大正確地認識。現在不要說菩提願,乃至於厭離心是什麼都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那佛法門都沒摸到。不過呢,我們現在先曉得方向在哪裡,根據著這個,然後呢做種種的功德。做種種功德當中,特別是供養三寶,這個是出世的;父母這是世間的;然後呢三寶當中,特別是聲聞、獨覺這種證果的;跟你親近的,那是親教、軌範尊長,這個都是大功德田、大恩德田,你在這個裡面,隨便一點點的損或者益,就得到的禍害跟功德是不得了地大,不得了地大!
      
    我最近看這個《德育古鑑》上面,有這麼一段公案。有一個地方瘟疫,有一個地方是瘟疫,那個瘟疫來的時候是非常可怕,不要說現在啊,現在的科學這麼昌明,一旦這個流行病來的時候,你簡直一點辦法都沒有。那古代那好可怕,我想你們大概沒看見過,我小的時候就看見過。那個時候霍亂來的時候,那往往說,剛開始只是一家人家,然後呢,哎呀,那個棺材店裡拼命做都來不及,到後來,哪有來得及買棺材的,整個的一個村莊上面死的只剩下幾個人咧!有這種情形,這麼個厲害法,那就是霍亂的時候。儘管那個時候科學不發達,可是那個時候也曉得的,一有霍亂,平常的時候婚喪喜慶等等,這個民間很重視,大家去要祭悼,一碰見這種情況,誰都不敢去。只是喪葬那些人,欸,他們那些人還妙咧,他們也不怕,他們還照去不誤。這麼個可怕法!所以古代人也曉得,一碰見這種情況誰都不敢去的。

    那麼有一次有一個地方,有一家人家也正在瘟疫流行。那麼流行之前有一個媳婦,那時候剛剛嫁到那個夫家,嫁到那個夫家了以後,她有一次偶然正好還她娘家去。她回去了以後,她那個夫家那個地方就起了瘟疫了。喔!一下傳開來那非常快,然後她就急著要回家去。她媽媽就說:「欸,你回去幹什麼?」她媽媽、她哥哥,大家都勸她:「這種病,一下的話,你家統統死光了。你這有幸而出來了以後,你呀趕快就留在這裡。」然後這個女的怎麼說?「不!我今天既然到了他家,那就是他家的人。正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去,這個可以嗎?做人是這樣做的嗎?」她當然話不這樣說啦,她的意思就是這樣,然後就回去了,然後就不計一切地回去了。擺明了擺出去的,就是張開眼睛往水裡跳的事情,她就回去了。
    回去的時候,欸,妙咧!那一家人家的家裡正在那個病的時候,忽然之間哪,她不曉得是她先生還是她公公,聽見有幾個鬼講,哎喲!說這個孝婦回來了,回來了,那個天上面派了人來了,他們趕快逃。就是這樣。欸,結果他一家人就好了,自己也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情,就是這樣。所以後來就這個公案登出來,甚至真正反正是瘟疫什麼等等,的的確確有這種瘟神,有這種瘟神,那是那個地方的共業,他那個時候就來了,那時候就來了。所以你想,世間她才發這一個心,有這樣的量, 就馬上感得這樣的果報。所以這一點我說到這個地方,隨便地一提供養這個尊長的功德。   

    所以為什麼,反過來,那天我們記得吧?說有一個人,他姓韓的,他本來可以得到功名,結果因為他自己對他的父母,對他的尊長,儘管他表面上面還是很孝順,我們連他表面都做不到,他心裡面還在嘀咕。他心裡一嘀咕,那個文昌帝君說:「表面上面做得很好,他心裡一直嘀咕,他那個功名早就削掉了。」然後你們不妨再看看《俞淨意公遇 灶神記》,他自己還覺得:「哎喲!我這麼修行,做這麼多好的事情。」這灶神怎麼講?「上帝派那個日游使者,跟著你跟了三年,因為你抱怨,所以上帝派一個日游使者(就是白天檢查的),跟了你三年,發現你一點的好功德都沒有做。你起心動念一直都是這種埋怨,都是瞋恨,所以你這個禍,你逃禍都來不及,你還求功德,你哪裡求起?」這個在世間人喏!
    所以我們修道人就要從這個地方好好地認識去,好好地認識去。你曉得了這個,那個異熟的八個因,曉得這個因地從哪裡種起,就在我們起心動念那個地方種起,那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的!所以,佛說的這個戒經,最重要的是第三句—自淨其意呀!也是這樣講啊!所以說,這個是第六個。


    相关链接: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4-12-30 09: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30(周二)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第七者謂樂丈夫所有功德,厭婦女身,深見過患。樂女身者,遮止欲樂,將失男根,令得脫免。第八者謂他不能作,自當代作,若共能辦,則當伴助,惠施飲食。如是八因,若具三緣,能感最勝諸異熟果。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0B 14′35〞--60B23′51〞

    【第七者謂樂丈夫所有功德,厭婦女身,深見過患,】
      
    這個,他怎麼樣能夠得到丈夫身呢?他第一個樂丈夫身,對於這個女身深深地見到它的禍害。還有一個呢?

    【樂女身者,遮止欲樂,將失男根,令得脫免。】

    有很多人他歡喜女性,這個歡喜女性有兩種,或者自己對自己的這個愛著,這個女性通常歡喜胭脂、花粉,修飾、修飾弄弄,其實這個不僅是女性哦,男性也是如此。但是這個也並不是叫我們頭髮嘛長得這個樣,鬍子嘛留得這麼長,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整齊還是要的,整潔是世間的量則,只是你不要刻意地去弄的這個,這個不要。那麼這個除了自身以外,還有別的;譬如男性,男性好樂、歡喜女性的話,這個也是一定要會失男根的。碰見這種情況,你能夠自己遮止,防止別人遮止,那麼那種情況之下,你能夠脫免,就能夠得到丈夫之身,丈夫之身。關於這個在後面談到這個業的另外一部分的時候,他也有說明。總是處處地方,最重要的就是思、思已業,你的起心動念。然後你的起心動念以後,然後你的身口相應的,最主要的始終就是這個心念。

    【第八謂他不能作,自當代作,若共能辦,則當伴助,惠施飲食。】

    第八的話呢,怎麼才有具大力量呢?他如果不能做,你就代他做;或者自己共他做,或者幫忙他;惠施種種。所以遇到這種情況,現在這種情況,有的時候人家求助於你,你應該怎麼?求之不得,「好啊!他來成就我的布施功德,他來成就我的具足大力。」我們往往這樣的,人家來求助你,總照著我心裡的心意想,就是說:「他這個人故意這樣,他這個人就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你說種種理由呀,不但自己不幫忙,還要叫別人不去幫忙。唉呀!這個事實在是我覺得好可惜、好遺憾的一件事情。這個地方我們了解了,說你要想得到這一個異熟的果報,就要以這樣的異熟的因啊,這樣。

    所以佛陀特別給我們說明,說你不是要成佛嗎?對!因為你要成佛,所以你對佛、三寶恭敬嗎?對!因為既然你要成佛而對三寶恭敬的話,請問:為什麼不對那些窮人恭敬呢?這個話驟然我們聽起來不懂,對那些窮人、對那些壞人你為什麼要恭敬他?請問:沒有窮人成就你的布施功德,沒有那些壞人成就你的持戒、忍辱功德,你能成佛嗎?不能!不能!既然你要成佛了去恭敬佛,他同樣成就你成佛的因緣,你能不恭敬他嗎?這個道理很簡單嘛!

    所以說穿了問題很簡單,你是跑得來要學佛,還是你跑得來學會了那些文字跟人家去諍辯哪?假定你學會了文字諍辯,你要想去博一個博士頭銜,朝著去大張旗鼓賺大錢,那不要管。你反正懂得了一點文字,跑得去跟人家大吹牛,可以!如果你想成佛的話,那個情況就完全另外一回事情。分別得清楚嗎?

    我所以很強調用這種語調來說明的,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策勵我們自己的內心,曉得我們真正進入的關鍵所在哪裡—是把文字的內涵要認得,然後呢有了這個正確的認識,身體力行,改過,這個就叫作修嘛,修改自己一向無始以來的習性。這個習性是不知不覺的,前面很多次告訴我們「他世現行猶如夢」,你有了這個習性呢,到了下一世現行的像夢當中一樣。我們想想看是不是?我們每一個人就有我們個人歡喜,欸,他就歡喜那樣,他就歡喜這樣,我們也不曉得為什麼。就像做夢當中我們不曉得為什麼,夢醒了又曉得,原來這是夢啊!為什麼?喏,就是你宿生的這樣的,這個哪裡?就這兩個字。這下面這個,等一下再講,或者先讓你們想一想,總是慢慢地、慢慢地,談到的時候再去說它,那麼這個八個因。下面這個很有意思哦!

    【如是八因,若具三緣,能感最勝諸異熟果。】

    上面是八個因,一切法的成就,一切法的生起是因緣所生。因是這個,緣呢?下面。主因有了,還要助緣具足才行。哪三個助緣呢?下面,如果你能夠把這三個助緣做到了,能夠感到最勝的異熟的果報。

    在還沒有講這個三緣之前,《金剛經》上面告訴我們「三輪體空」,它要三輪空;下面這個叫「三輪不空」,這個怎麼講?三輪空是什麼?是修相應的慧,到了這個時候,三輪自然空。那麼你要修的話,請問道當中你要修什麼道?要修這個道,你「境」,前面信、解的境,應該是了解些什麼?根據你所了解的,然後如法地行持修道,才感得如此的道,對不對?一定的,所以那個時候才有這個果。請問因地當中是做些什麼?不知道!因為我們現在不知道,所以要嘛說空話,說三輪空,說了半天,大家反正不空,空的在天上。我們說起來:「我們凡夫嘛,這個是聖人境界。」這個話倒是沒錯,這是聖人境界,我們就是凡夫。但是你怎麼從凡夫到聖人境界,不曉得,所以永遠你想學佛,只是永遠哪,只是想。所以祖師會說:「你這樣做法,做到驢年沒你的份!」

    現在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喏,就是這三個!你能夠把這三個,因地上面一步一步做對了,果位上面就達到這樣的結果,所以這樣的次第。所以我們現在不要羨慕別人,應該羨慕自己呀,哇!說:「現在我好高興,我居然找到了這個正確的辦法,我只要這樣下去的話,到那個時候就是我的!」現在佛來送給你,對不起,我不要;你佛已經告訴我,我曉得,還是你佛告訴我的,你有這樣的因,就感得這樣的果,我現在造這個因,自然有這樣的果。如果說是只有佛可以送給我們果的話,對不起,那個佛法就沒有因果了,這是佛法嗎?所以你對這個概念認識了,自然而然曉得我們怎麼辦!

    下面就說三樣東西,哪三樣呢?第一個「心清淨」,這個地方分三樣—心、田、加行清淨。換句話這個就是三輪空當中,心就是自己,田就是對方,加行就是中間做的事情,這樣。所以我們剛開始的時候叫什麼?要用這樣東西的是清淨;等到你這個聞、思位當中清淨的話,感得修位當中的清淨的話,就是「空」相應法,就是這樣。



    发表于 2014-12-31 10: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12/31(周三)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

    於其三緣,心清淨中待自有二,謂修彼因所有眾善,將用迴向無上菩提不希異熟。由純厚意,修行諸因勢力猛利。待他有二,謂見同法者,上中下座,遠離嫉妬,比較輕毀,勤修隨喜。設若不能如此而行,亦應日日,多次觀擇所應行事。加行清淨中,觀待自者,謂於長時無間殷重,觀待他者,謂未受行讚美令受。已受行者,讚美令喜,恆無間作不棄捨作。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0B 23′51〞--- 60B  30′00〞---61A  5′31〞

    【於其三緣,心清淨中待自有二,】

    這個心又從自他兩方面來說。

    【謂修彼因所有眾善,將用迴向無上菩提不希異熟,】

    現在我們要做各式各樣的好事,然後呢你做了好事以後,不管你要不要,一定有它的善果的。那麼,那個時候我做的時候,我說我不是為了別的,是為什麼?為了要求無上菩提,絕對不希望異熟果,絕對不希望異熟果,這一點我們要了解。那麼加深這個印象起見,我要提一件事情。我們往往做一點小小的事情,做了以後,總希望別人知道,啊!然後讓人家知道。或者做了以後,這個心裡面你不知不覺當中要做給別人看。人家希望異熟,還不希望現世,還希望以後咧!現在我們連它希望後世都等不及,就眼前馬上讓人家看見:你看,我在那兒做那件好事情。

    所以你不要小看說迴向菩提,這真正的內心迴向菩提,這是有它一定的量則在,這樣。所以你做任何事情,你心裡很清楚,我為什麼做,我是為了這個。將來的果報都不要,眼前的果報更是虛假的,兩腳一伸有什麼?所以不管別人看見不看見,不管別人讚歎不讚歎,人家埋怨我,他是他的,我自己努力做。所以這個迴向菩提兩個字,不要把它文字看,看看自己的心裡就很清楚、很明白。「不希異熟」啊!那個時候才談得到不希異熟。這是第一個,就是自己心裡很清楚,你做任何事情,說:是!

    所以,關於這一點,為什麼我對我的老師這麼讚歎,為什麼我現在才懂得他這一句話:「我做這一件事,可是做給我自己看的哦!」那我現在懂了:對啊!做給我自己看的,沒有錯,做的不是做給別人看的。到了這個時候,我才了解為什麼上一次講那個故事,說在全西藏供養三寶,最好的是奔公甲這一把灰。你們還記得吧!他拿出這一把灰來,往那個供桌上面撒了一把,結果一個大成就者說:「喏,全西藏最好供養的,就是奔公甲這一把灰!」要我們現在跑到灶裡面,拿了一把灰,在佛臺上面撒著,這個最好的供養嗎?這不是顛倒嗎?為什麼?他就了解,欸,他心裡面起心動念不對,他要做給別人看,馬上:不對!淨化—自淨其意呀!這個我們要了解,這樣。

    所以,你真正地對這一點了解了以後的話,那個攀緣心自己就很容易拿掉。最主要的還是什麼呢?還是你首先現在要認得你自己的內心的心相,淨否?這麼簡單!淨了,進一步,然後呢再求無上菩提。這是第一個,心清淨。因為你處處求無上菩提,無上菩提特質是什麼?空相應嘛,很簡單!所以你因地上面,心心念念積這樣的因,當因積夠的時候,果出現自然就是它,對不對?

    噢!現在我們了解了,我們平常唸《金剛經》,說三輪空覺得高不可攀,真是高不可攀,它就是高,你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呢它雖然高,卻我就可以步步上升,很快就可以達到。所以佛就告訴我們,你只要這樣去做,不久你就成佛啊,一點都沒有錯。為什麼?你了解次第步驟。要不然的話,高,可是對不起,不可攀!沒有你的份。我們講也是空口說白話,然後我們還去弘法,弘了半天,始終是高不可攀,好遺憾!不要說遺憾,很可惜,應該這麼說。這個種子種下去,將來一定還是要成熟的,所以從種子那一方面,我們還是無比地讚歎。現在我們看第二個,說:啊,好高興呀!現在高,而且可攀!第二

    【由純厚意,修行諸因勢力猛利。】

    然後呢修的時候,意是純而厚,勢是猛利。純厚是指什麼?一點不夾雜,淨—淨的純,淨的純這個叫純厚。然後呢不但質是淨的純,而且做的時候—勢猛利,這個完全是自己那一方面的,心清淨。還有呢觀待他,什麼是觀待他呢?你萬一做事情的時候,

    【待他有二,謂見同法者,上中下座,遠離嫉妬,比較輕毀,勤修隨喜。】

    哎呀,美啊!對他呢?有的時候這個不是你來做嘛,別人做,然後呢同法的,不管他上面比你高、同樣的、以及下面比你低,你看見他做了以後,「遠離嫉 妬」,不嫉妬也不比較。他做好了,我們說:「他有什麼了不起!」對不起,你這個你就害了。他做對了,哎呀!讚歎哪,歡喜啊,隨喜啊!就勤修隨喜。

    61A:他做對了,哎呀!讚歎哪,歡喜啊,隨喜啊!勤修隨喜。

    隨喜這個事情是美不可言哪!你在任何情況之下,你都可以隨喜。吃飯,你也可以隨喜,睡覺你也可以隨喜,你看看別人坐得端端正正,「啊,好啊!」你讚歎。然後你看看你自己,「以前我在家裡面的時候吃了這個飯,造那個染污之業,今天跑到這個地方來,是出世間。」你又隨喜,所以隨喜自、隨喜他。平常睡覺兩腳一伸,躺在那裡像豬一樣地,不曉得睡到……「今天我在這裡忙了一天,為了明天的精進,好好地休息,啊,高興啊!」睡在那裡也隨喜,就這樣。然後你任何一個地方,就像剛才那個,這個為什麼?因為你看見別人了,這樣。

    所以在這種地方,自然而然你能夠這樣,是團體也和睦,你功德也增長;然後因為這樣的關係,將來你因地當中這樣,你感得的這個果報自然美。我們現在不要怨說「唉呀,現在這個環境這麼惡劣啊!」要怨自己:「唉,宿生我以前一直又造那種惡因啊!」同樣反過來,你現在看見這麼個不理想的環境,你就歡喜!「那有什麼關係,他做他的,我做我的。做完了,這一世我把我的這個前面欠的還掉了以後,下一世,我們各走各的,我上我的天堂,然後等到我上完了天堂,再來救他,那個時候正好啊!」你想到這裡好高興喔,絕對不會抱怨,這個就是這個「觀待於他」耶!所以這種情況之下,他做好,你也不嫉妒;他做壞,你也不嘀咕,很清楚、很明白啊!而你自己呢,一直在高興,功德是一直在增長,眼前歡喜,將來果報是圓滿,天下哪有比這個更好的事情。其次,

    【設若不能如此而行,亦應日日,多次觀擇所應行事。】

    假定這個做不到,怎麼辦呢?喏!我們時時刻刻在觀察自己,應該做些什麼。前面記得四種資糧吧?四種資糧當中,密護根門下面是告訴我們怎麼樣應行,做我們所有的行為該怎麼做。因為你懂得了,照去做,萬一不懂得,那麼觀察一下,然後你看懂了去做,自然而然起心動念都相應,那個「心清淨」。第一個你內心清淨了。第二個呢?加行清淨—三輪當中的第二輪,怎麼個清淨法呀?說:

    【加行清淨中,觀待自者,謂於長時無間殷重,】

    自己不管做什麼事情,時間—不間斷,第一個,而且長久,兩樣東西;不間斷是做的前後,「長時」,做任何一件事情是越長越好,這個對時來說。然後對量來說「殷重」,很認真地去做,很殷重地、認真地去做。你同樣地做一件事情,你可以馬馬虎虎地做,也可以認認真真地做,這個有很大的差別,很大的差別。這個就是「加行」。

    【觀待他者,謂未受行讚美令受。已受行者,讚美令喜,恆無間作不棄捨作。】

    前面是完全對自己來說,後面是對他來說,說如果說他沒有接受這個正確的概念,那麼沒有照著正確的行持去做,你讚歎、稱讚種種,使他接受,使他如法行持。已經接受,已經行持了,你讚美、隨喜,也是無間;還有呢,幫忙他絕不棄捨。

    這個裡邊雖然說「觀待自」、「觀待他」,要知道,這個觀待他當中,一定有觀待自裡頭,換句話說,所謂觀待自是什麼?就是完全是你自己的起心動念。那麼,當這件事情也牽涉到對方的時候,那個叫觀待他。所以當牽涉到對方的時候,你自己的那心情還是用得上的,對不對?所以有一種情況之下,的確沒有旁人,你自己坐在這個地方,那純粹屬於觀待你的;還有一種情況之下,他對方在的時候,那個觀待自、觀待他兩個心情要同時用,這個我們要了解的,這些事情都不是分開的。你了解這個道理所指的心理行相以後,你自然而然會認得得清清楚楚,那個時候你做起來是得心應手,那麼這個是「加行清淨」。



    发表于 2015-1-1 09: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01/01(周四)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1-142

    田清淨者,謂由彼二意樂加行,能與眾多微妙果故,等同妙田。此等是如菩薩地說,以釋補滿而為宣說。
    第三思已進止道理中分二:① 總示,② 特以四力淨修道理。今初,如《入行論》云:「苦從不善生,如何定脫此,我晝夜恆時,理應思惟此。」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1A  5′31〞---61A12′53〞

    三輪當中第三個「田清淨」,他下面說:

    【田清淨者,謂由彼二意樂加行,能與眾多微妙果故,等同妙田。】

    你只要前面這個兩樣東西—「意樂」就是你的心,「加行」就是你的行為,這個兩樣東西好的話,感的果是一定微妙,所以等於這個田美一樣。現在三樣東西當中,兩個已經無限大了,第三個不管它無限大不無限大,一定無限大。只要有任何一個無限大,乘上那個無限大,一定是無限大,現在有兩個無限大了,第三個是不是都沒有關係。

    佛就是這個公案,佛啊,他的心清淨,他的加行清淨,他真正的成佛是什麼?他就是捨頭目腦髓,他捨的對象,不是捨給佛耶,這個很明白!他捨的頭目腦髓,捨給誰啊?捨給那個是六道眾生。所以那個六道眾生,田可不清淨哪,但是他的心、加行兩樣清淨了,他不是成了佛了嗎?所以理路上面已經告訴我們,實際上面公案也是如此,對不對?那這個明白的事實。而且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一個例外的,哪有一個佛捨的頭是捨給另外一個佛的?沒有耶,這個很清楚耶!然後呢羅剎來跟佛說要什麼東西,然後老虎餓了以後佛也給他,都是這個樣的。所以你看佛在因地當中,找不到清淨的田啊!只有佛在剛開始的時候是有的,到後來真正行菩薩道的時候,佛因地當中這個田,不是田清淨,而是心跟加行清淨。對不對?喏、喏、喏!現在這裡。

    所以你們要求三輪空,從這個地方求起,求到了。所以大家一直說:「哎呀,《金剛經》好啊!」我覺得這個不比《金剛經》壞喔!你們有沒有這個感覺啊?而且真正《金剛經》的鑰匙在這裡哦!不但《金剛經》、《彌陀經》、《圓覺經》,不但大乘經、小乘經,不但經,而且戒,你這個鑰匙有了,你開到哪裡,哪一個就開。開經藏,經藏開,開律藏,律藏開,開論藏,論藏開,這麼美!清楚不清楚?現在因、緣都具足了,果要不要問哪?不要問了,果不要問了,果也不必問!這是非常清楚、非常明白。

    【此等是如菩薩地說,以釋補滿而為宣說。】

    這個〈菩薩地〉上當中講得很清楚的,來解釋那個滿業的這個道理。所以我覺得這個地方,啊!那是菩薩、祖師的悲心啊,那個修行的方法,告訴我們這麼徹底、這麼圓滿哪!你這個基本精神能夠認識了,然後你在行相上面一配合的話,哇!馬上好。這個像引擎一樣,這個引擎樣樣都弄好了以後,然後你把它輪胎、殼子一加上去的話,嗨!走得個快,走得個快。你們有沒有看見馬路上,有的時候那個車子出來的時候,單單一個車子的頭,然後呢坐在這地方一個駕駛,那個車身都沒有的,它為什麼啊?先試一下,只要那個車身好的話,然後把那個……不,不是那個車身,就是引擎如果好的話,把那個車身裝上去,馬上成功,對不對?是不是這樣啊?那麼對嘛!現在我們就是這樣,你只要把這個東西弄好了以後,然後你的行相一安上去的話,要學戒,戒馬上圓滿;要學定,定馬上得到,前面已經告訴我們很清楚了。為什麼我們現在學定學不到的?大家還記得不記得?在正修行當中,破除邪執當中說得這麼清楚啊!

    現在還有人問我說:「唉呀!我這個念佛怎麼老不一心不亂,該怎麼辦哪?」不在這裡的,我會詳詳細細告訴他;如果在這裡的人還問出這種話來的話,唉,這個人實在是沒救藥!或者他沒聽,是可能的。所以你只要回過頭去看看,得到三昧尚且這麼容易,何況你念個一心不亂呢!每一個地方,他內容已經告訴我們這麼清楚,次第這麼明白。好!現在我們了解了,哦,業的整個的原則;然後我們了解了以後,我們要求的是什麼,這個是特別我們應該知道;然後呢這些了解了以後,第三步應該:

    【第三思已進止道理中分二:】

    了解了這個,那麼我們怎麼照著去做了,怎麼照著去做。

    【①總示,② 特以四力淨修道理。今初,】

    第一個呢?了解了以後,整個地告訴我們,現在進一步我們應該怎麼辦。第二步特別是要懺悔。平常我們懺悔,中國平常一般講的,不管天台、賢首,是用十個次第,十門來說,現在他用四門來說,開合雖然不同,內容是徹底圓滿,這個講下去的時候,我們會講到它。現在先看一看,「總示」,說了解了這個,現在該怎麼辦。

    【如《入行論》云:「苦從不善生,如何定脫此,我晝夜恆時,理應思惟此。」】

    哦!現在曉得了,苦是從惡業所生起的,那麼怎麼樣要想,怎麼樣才能夠從苦當中透脫出來呢?他沒說快樂,實際上,苦透脫出來嘛就是快樂了嘛,對吧?所以簡單來說,這是一個事情包括了的全部。我們現在真正要求的什麼?要求的就是這個嘛!所以我們晝夜應該思惟這個道理,這才是我們現在真正要做的呀!



     楼主| 发表于 2015-1-2 15: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2(周五)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2
    又云:「能仁說勝解,一切善品本,又此之根本,恆修異熟果。」

    二、广论第一遍讲解: 61A  12′53〞-- 61A 22′06〞
    【又云:「能仁說勝解,一切善品本,又此之根本,恆修異熟果。」】

    佛就告訴我們,說「勝解」—什麼叫勝解啊?就是殊勝的見解,這個見解是,不是平平常常,平常我們的一種見解被人家一說,「對啊!」我本來想這樣,被人家一說,「對呀!」這樣,心裡面就動搖了。有人告訴你,這個地方好,你就到這個地方;有人告訴你,那個地方好,你就到那裡去;有人說念佛好,你就念佛;等一下告訴你參禪好,你又參禪;到那時候告訴你學教好,你又學教,那你完了!不曉得弄了半天是一無是處。什麼叫勝解呢?就是你對這個道理,產生了決定正確的認識,不管他說什麼,絕不動搖,這個叫勝解。

    這是個心理狀態,這個心理狀態對善法也有勝解,對惡法也有勝解的。世間也有很多人喔,世間也有很多人,譬如說科學家,科學家他這種見解很強的,這個有他的道理。因為他認識的那個事情,都不僅僅說人家告訴他,而且他告訴他的這個理論,他了解得很透徹,不但理論很透徹,經過實驗,驗證這個理論的確實性,所以那個時候,他堅定不移的信心。

    那我們說起來,那這樣科學對了嗎?對相對的狀態當中,對的,因為他研究的時候,所研究的範圍,是在他那個範圍之內。所以科學所觀察的那個範圍之內,對的。超過這個範圍對不對?對不起,他沒有觀察到,科學之真正缺點在這裡。所以科學那個方法本身是正確的,這個跟佛學是完全一模一樣的。佛學的真正可貴,是用的方法本質上面完全一樣,但是它的內涵卻有絕大的不一樣—深、廣,完全不同、完全不同。這科學就像大海裡邊,丟一顆網下去,這個大海這麼大,你丟一顆網你能夠撈到多少?佛法不是,佛法像太虛空,把那個大海—不要說大海,把我們的地球、我們的太陽系,擺在太虛空當中,一點點哪!這個佛法的真正的深廣的量,這是我們要了解的。所以它在這個量當中,沒有一樣東西不清楚、不明白,那何況一個大海,何況一個地球,何況太陽系,何況銀河系!

    所以《楞嚴經》上面說,「空生大覺海,如海一漚發」,我們說十方虛空,這個十方的虛空是不得了啊!現在我們抬頭天空一看,說這個銀河系,這個銀河系,啊!可是在虛空當中,你只見到一點點,小得一點點對不對?所以那個虛空多大!可是在那個大覺海當中,這個覺性當中,這個空,在這個裡邊只是大海當中一個小泡泡。喏,佛法的深廣的程度是這個樣的,這是我們要了解的。所以我們真正能夠有幸而認識了佛法以後,哇!那這個時候對它產生的勝解,絕不動搖,這樣。

    可是佛法運用的時候,是有兩個面,一個是勝義諦,這個就是它最深的那一方面,另一個是世俗諦,世俗跟勝義分不開的喔!這個到後面再講。那麼它這個世俗,眼前我們引導我們的是什麼?從世俗諦上面引導我們,讓我們了解那個勝義。那個世俗有兩個,一個叫正的這個世俗,有一個呢……所謂世俗共同無錯識所承認的世俗,比如說,我現在看見這個,我眼睛好的,你眼睛好的,這個大家都看見,這個共同承認的,佛法講的世俗諦是根據這個來講的。然後呢我眼睛有毛病,那什麼色盲,你看見這個黃的,我看見那個青的,你們大家看見的都是青的,我看見黃的,那個對不起!我這個就是錯誤的,這個不對的。關於這個道理,我們以後慢慢地去講,慢慢地去講。這個地方只是說明了什麼?我們真正信解認識的道理,對它產生決定不移的正確的認識,不被其他一切動搖。現在這個地方要勝解的是什麼?業感緣起,如此業因感如此果報,彼此之間種種關鍵,這是前面整個的所講的。
    你了解了這個,什麼?「一切善品本」,這個道理就很清楚、很明白了,所有的善法根本。因為你要求好嘛!然後呢因為你得到了勝解,你曉得這個好怎麼來的啊?有這樣的因嘛!你看得很清楚。所以到了那個時候,叫你討一點便宜,你絕不要討,「哎呀!不要討,討它幹什麼?我討到了一塊錢的便宜,賠出了一萬塊錢,誰願意做這個事情啊?」反過來說,人人願意去盡力,你很清楚明白,今天我盡了三分的力,或者說是付出了三塊錢的代價,將來進來三億塊錢,大家拼命去爭都來不及。現在那個商場當中稍微有一點的好處,大家打開頭了,現在這個好處是無量無邊哪,那自然人人好啊!

    不過這個地方也許有人說:「喔唷,這個樣的話,大家打開頭的話,怎麼辦哪?」你不要怕,佛法的妙是妙在這個上頭,你布施的話,人家也得到好處,你也得到好處,跟世間完全不一樣的。世間的事情,你得到了好處,人家沒有的,這樣。所以這個非常簡單,你只要照著佛法去做的話,一定是自他共同越來越圓滿。儘管說這個布施讓給你了,那我得不到了,我隨喜呀,這不是一樣嗎?反過來說,我做了,你隨喜呀!那的的確確,絕對是沒有一點點虧欠,你做也好是你不做也好。所以他說,心清淨、是田清淨、是加行清淨,而清淨當中每一個地方,告訴我們這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清楚嗎?

    所以這個地方說,佛告訴我們勝解是一切善品本哪!那這個勝解怎麼來的?嘿!「此之根本」是「恆修異熟果」。哦,就是這個,就告訴我們不斷地去修習這個道理。異熟果是什麼?這個因感得這個果,就是這個道理。要怎麼辦呢?「恆修」。現在我們才了解了:噢,原來這個才是我們真正修行的啊!所以一天到晚思惟觀察,起心動念無非是如此,這樣。哪怕你休息了,他後面告訴我們的,休息了,你想了一下:「咳!我已經想了半天了,精進,修學佛法最重要的是精進,現在呢想過了休息一下,這個是精進當中必須要的。」所以你腦筋停下來的時候,它還在精進當中。然後停下來,緊跟著又再修行,還在精進當中。所以一天到晚在修習,所以這個進步是自然神速。到那個時候,你說你腦筋裡一天到晚這麼思惟,一天到晚歡喜,還會有苦惱嗎?當然沒有啊!

    所以我們現在所以苦惱的原因在哪裡呢?就是沒有這個。不要說勝解沒有得到,正知見都沒得到。正知見都沒得到,那你怎麼去想些什麼?空打妄想,打得無聊,然後最好找一個人聊聊天,害了。然後呢,張三長,李四短,專門說那種事情,難得得到的這個人身,說完了下地獄,唉,這是最可惜的是莫大於此啊!現在我們好高興喔,懂得了,現在就步步可以上升。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16: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3(周六)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2
    謂既了知黑白業果,非唯了知即便止住,應數修習,以此是為極不現事,極難獲得決定解故。此復如《三摩地王經》云:「設月星處皆墮落,具山聚落地壞散,虛空界可變餘相,然尊不說非諦語。」於如來語,應修深忍,若未於此獲得真實決定信解,任於何法,悉不能得,勝者所愛,決定信解。

    二、
    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1A 22′06〞-- 61A 30′04〞-- 61B 2′28〞
    【謂既了知黑白業果,非唯了知即便止住,應數修習,以此是為極不現事,極難獲得決定解故。】

    所以這個大師這個地方特別告訴我們,說,哦!我們現在前面了解了,這個黑業白業感這樣的果啊,但是不是說你懂得了就停在這裡,應該怎麼樣?數數修習。這個地方講的修習,怎麼修習法,你們現在了解了吧!所以說凡是前面沒有補聽的人,非聽不可,要不然你還不曉得什麼修行。他前面告訴我們修行的方法,了解嗎?這是我為什麼上一堂我特別告訴你們的,你們趕快把它聽。你們不想學的人,那沒關係,反正是意思、意思,如果你們想學的,前面這個根本沒有的話,根本談佛法始終在門外,這個要注意。他告訴我們每一個地方的修習,什麼條件,什麼程度應該修的,說聞的階段如何,思的階段是如何,聞又是怎麼樣從聞得聞慧,從思得思慧,它那個次第是一點都不可亂的。

    為什麼要這樣做呀?以這個事情「極不現事」,它不是你眼前可以觀察得到的,不是眼前可以觀察得到的。其實這件事情很容易,我們不要說佛法上面的確,這科學上頭的事情,為什麼科學家會這樣值得我們的讚歎?他就是能夠把不眼前—眼前看不到的事情,他能夠看得見,而且說得清清楚楚。我們人人在這個地方大家透氣,空氣你看見了嗎?你看不見,欸,但是他看見了,所以讓你服服貼貼喔!你生了病,他說有細菌,你看見了嗎?你看不見,欸,但是他有,他看見了,所以那個藥給你吃進去,那個針打進去,弄好了,你就對他服服貼貼,對不對?只是看見這麼小一點點哦!他為什麼得到?數數修習呀!

    你們沒有看見那個世間真正念書的人,實際上所以啊……其實我們還是看見了,說現在這個地方很競爭,我們常常說:「哎呀,現在我們這個地方的競爭啊……!」就好像只有我們這裡的,其實你們沒有到國外去,你如果一去的話,你曉得:啊!這個紐約,那個時候我頭上那個時候,一段時候在紐約。我雖然沒念書,後來我看見了,我聽他們說,他們那個競爭的劇烈是不得了地厲害啊!

    所以有一件事情,不曉得你們聽說過,愛因斯坦,你們大家聽說過對不對?他發明了相對論以後,他自己曾經說過,世界上最厲害的人,他覺得猶太人最怕的—中國人,這個有道理的。的的確確千萬有道理的,不但人口多,而且聰明才智之士非常多。這個話,愛因斯坦我也不認識他,我也沒有看見過他,但是我在紐約那一段時候,那兒有很多信徒,有的中國人,有幾個非常用功的念書的人,他就說在學校裡面的競爭最強烈的對手,都是那些猶太人,猶太人最怕的是中國人。他說那美國大佬通常都是不大用功的,然後他告訴我,我一聽他們用功的情況,我真是嚇了一大跳,我已經覺得在我們這地方這是用功的情況。他也是個非常虔誠的信佛的佛弟子,他每兩個禮拜還要到廟裡來一趟,他廟裡來了以後,一定還拿了幾本書,弄完了以後,他自己一定跑到閣樓上去忙看著這個書的。我從來沒有看見過真正這樣分秒必爭的人,就是這樣,然後他就告訴我那地方的競爭的情況。

    以後有一次我到波士頓去,這個麻省理工學院,不曉得你們聽說過,這個世界最精彩的第一流學府,在座的如果念過書的人,或者尤其是理工的大家都曉得。那一次,我去的時候,住在那個麻省理工學院的宿舍裡邊,隔壁房間裡邊有一個中國人,我難得的看見一個中國人,我倒想去打一個招呼,後來始終不敢進去。他的門開在那裡,我偶然跑過去看看他。他一個人,他們那個設備很好,那個學生一個人一個大房間,幾張桌子,他那個桌子上也攤滿了圖,他拿了筆……我在那兒住了個一天一夜,我就是除了吃飯以外,我沒有一個時候看見他不在那用功。他忙累了,然後呢跑出去,他們是運動,奔啊、忙啊,這樣花這麼大的精力啊!所以那個時候我想,哦,原來世間樣樣東西的成功有它的條件哪!

    各位都是作在家人過來的,你們不妨現在看看那個在家人忙得什麼程度。現在我們出了家了,說將來我們要做人天師範,然後呢,我們說起來,說:「喔唷,我們早晨一大早起來!」然後起來了吃過了早飯,在那裡睡大覺,不睡大覺在那兒說閒話。這個不相應,這個不相應啊!這是我這個地方特別說明。

    所以說世間這麼簡單的事情,你要他發明的時候,尚且要花這麼大的努力,何況是佛法的三世因果,它不是那麼容易明白地現起的,所以它要不斷地數數思惟修習。你能夠這樣的話,你一定能夠獲得決定的見解,這個你不要怕,這個都是經驗,這個都是經驗。所以,馬上下面會告訴我們就懺悔。它為什麼我們得不到呢?因為以前的習性,留在這個地方,它那個習性、慣性它有一種力量,這樣。你一定要努力去把它那個慣性的力量對治,擋住了,那個時候,你可以扭得過來。真正扭過來的時候還很有意思,你前面自己覺得好 辛苦喔,不曉得什麼時候;但是你一旦真正淨化的時候,它會有豁然、豁然開朗之感,那麼這一點,我們要了解的。

    所以這幾句話,大家牢牢記在心裡面
    趁現在難得這個暇滿的人身,要如理思惟,包含兩樣東西:第一個如理,第二個思惟。不如理你還是少想為妙,想的都是打的妄想,越想越錯,你還覺得我有道理,他沒道理,一天到晚在想那些念頭,你是越想越糟,你增長這個業都是可怕的墮落的業。雖然你不想的,含含糊糊,將來像墮落畜生一樣,豬、像蚌一樣,但是比下地獄還要好一點。所以這個裡邊要兩樣東西—如理、思惟,而如理是根本因,然後呢不斷地思惟是圓滿因,這兩樣東西,那就成了,你就可以對於這個產生決定的勝解。

    【此復如《三摩地王經》云:「設月星處皆墮落,具山聚落地壞散,虛空界可變餘相,然尊不說非諦語。」】

    61B:經上面告訴我們:月亮、星都可以墮落,然後呢,像山一樣堅牢的地方,它可以徹底地敗壞,乃至於虛空可以變成其他的,所以這些東西都不可能變化的都可以變,但是世尊絕對不會說一點點不實在的話。這個就是告訴我們,前面這個話,那千真萬確,任何東西可變,這個道理是絕對不變,我們要信得過。

    【於如來語,應修深忍。】

    於如來語應修深忍哪!於如來語應修深忍哪!於如來語應修深忍哪!記得前面這句話嗎?我們現在對於諸佛的妙智,一切諸佛的妙智啊,在我們的感受上面,不如一個醫卜星象的人哪!哦,這個算命先生告訴你這樣的,我相信得過他;這個醫生怎麼說的,我信得過他;然後世間的科學家,信得過他;乃至於普通人告訴你,你不要這樣,我信得過他。佛講的話,說:「唉呀!現在這個時候時代不同啦,不要這個樣啦!」所以我把上面這個話,連唸三聲就是這個道理。

    【若未於此獲得真實決定信解,任於何法,悉不能得,勝者所愛,決定信解。】

    假定對於這個道理,沒有得到真實的—這個最重要喔—正確而實在的認識,然後這個認識還要決定的認識。正確、實在這是如理,經過了思惟觀察的產生決定不移動的信解。你如果得不到這個的話,那麼,「任於何法」,不管你說什麼法,都沒有用。為什麼?心情沒有深忍,一碰、碰一點事情就動搖了,聽的時候滿好,下了課等一下耳朵一聽見別的,不曉得跟到哪裡去了,這個沒有用,這個我們要主要注意的!


    相关链接: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楼主| 发表于 2015-1-4 11: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4(周日)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2
    如有一類,說於空性,已獲決定,然於業果無決定信,不慎重者,是乃顛倒了解空性。解空性者,謂即見為緣起之義,是於業果發生定解為助伴故。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1B 2′28〞-- 61B 12′02〞
    【如有一類,說於空性,已獲決定,然於業果無決定信,不慎重者,是乃顛倒了解空性。】

    下面舉個例子,像下面這一類人,說有的人說對於空性已獲決定的……他獲得決定,乃至於說:「噢喲!見到了空性了。」他見到了空性,但是對於業果卻沒有決定信,而因為對業果沒有決定信,所以不去認真地去做,「不慎重」,這種人對於了解的空性是顛倒的。

    上一次我們說過田雞和尚的公案,大家還記得對不對?他說:「老僧兩腳一盤,什麼都空掉了。」所以他要吃田雞。所以人家說他:「你樣樣都空掉了,田雞不空。」其實他只是歡喜吃田雞,如果歡喜別的,他樣樣不空耶!現在這個人兩腳一盤樣樣都空掉了,請問我們自己問問:你兩腳一盤你空得掉嗎?你兩腳一盤是胡思亂想,腰也痠,背也痛,腦筋裡不是昏沈,就是妄想。他到了這個程度,還不可以,我們連他皮毛都沒有的就不管了,請問你修學佛法,怎麼修起啊?所以他舉這個道理,是對我們是最大的警惕的。

    所以我們不要說:「啊,空了、空了!什麼都不管。」他越空,那是越管,為什麼?了解一切法的的確確是因果緣起,沒有本質的自性,既然一切都是因果緣起,你有什麼因什麼緣,感什麼果呀!所以,「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都是看你的什麼因,什麼……沒有天生來的這樣的東西啊,沒有「天生彌勒,自然釋迦」!所以他越了解是越謹慎啊,這個道理就在這地方。所以下面說:

    【解空性者,謂即見為緣起之義,是於業果發生定解為助伴故。】

    真正了解空性的什麼?欸,就是見到「緣起」,因為空,所以緣起;因為緣起,所以空。它一切都是因緣條件存在,所以它是空。你說你現在能夠找得到一樣東西天生來的嗎?沒有,這張桌子怎麼做的?喏!樹,你把它拿下來,這是木頭做的;鋼鐵,是鋼鐵做的;你想要一張桌子,有一個人會做,弄、弄、弄成功了。眼前那一樣東西不是?就是這樣。所以他見空正是見緣起,見緣起正是見空啊!所以這一個空性,是正是跟這個「業果發生定解」,產生什麼?欸,「助伴」,那互相相輔相成,這個是必然結果,這是我們要了解的。

    關於這個概念,記住啊!記住!記住什麼?「此是極不現事」,這一個道理是絕端不那麼簡單,不是眼前我們憑空所能夠了解看得到的,你一定要如理地了解,然後呢如法地思惟觀察,那個時候才產生決定的勝解。有了這個勝解,一切的善法的根本是由此而來,得到了這個根本的話,苦自然盡除,樂自然得到。今天就到這裡為止。

    我們前天講的那個等流這個事情,那有的人說念佛的好像他也不講這個,參禪的也不講這個,我為什麼寫在這個上頭呢?那就是念佛的人講講一心念佛,他也從來不跟你講什麼是等流不等流,對吧?那麼參禪的人,或者看一個趙州還有……噢!趙州的公案說「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無!現在日本人主要的是流行這個。中國人呢?參這個「念佛是誰?」看一個誰,我們中國現在的禪是看這個,禪宗是看這個。然後呢,持戒的人呢,主要的是,身莫作,口莫作,還要自淨其意,他也不跟你講這個。乃至於普通人,拿我們常常說:「你不要去虛妄分別。」對不對?現在人家一般講的修行是不是主要的就是這幾點,是不是這樣?還有沒有其他的?只要你們提出來,但願你們提出來,我都可以解答。

    請問:現在這個地方,不管是你哪一點……當你平常他教你念佛的時候,他教你怎麼念哪?你眼前一切都不管,對不對?是不是這樣的,是不是這樣說?對呀!參禪的人,也是教你什麼都不管;持戒的人,說對任何境界來的時候,你要內心淨那個意,是不是這個樣?這個是說明什麼?前面境界來的是什麼?就是你前面的異熟等流跑到我這地方來。他,如果有條件,他會源源本本告訴你,現在沒有條件了,說:「現在這個時候你只有念佛啦!你不要去管啦!」你聽得進,照著這個辦法去做,儘管道理沒有講清楚,但是用的是不是這樣?就是前面那個等流,前面來的,前面這樣來的你不管,到時候一刀斬斷,我一心念佛,參禪的亦復如是。自淨其意呢,前面來的是染污的,現在這個地方你不要去管它,你要淨它的意呀!清楚嗎?

    所以你不懂的時候,有人說:「他為什麼這樣講?你為什麼這樣講?」對呀!要真正要學,要好好地善學。然後你道理了解得非常清楚了,既然了解得非常清楚,你要去用的時候,得心應手嘛,這麼好法。就像你開車子一樣,是,你只要學會了開車,你就不管去開,可是萬一到那時候車子出了毛病,對不起!半路上拋錨你就一點辦法都沒有。欸,那時候你曉得什麼毛病怎麼弄,那就好啦!所以這個簡單說明一下,加強大家的信心。   

    請翻到《广论》一百四十二頁,我們已經了解了一切苦樂的原因,一切苦樂都不是偶然的,絕對有它的因感果,這個必然關係都了解了。那麼經過了這樣認識了以後,下面應該怎麼辦?說「思已進止道理」,那麼這個地方呢,就先總括地,整個的綱要說一下。昨天說到空性,這個再唸一遍,說「於如來語,應修深忍」,對於佛陀告訴我們最正確的教誡,這個就是法,因為真正地解脫痛苦,以及完成一切功德—無上菩提,正依止是法,如法行持,然後呢,分分斷證功德都由此而來。這個概念不但要認識,而且要經過深入地思惟觀察,產生殊勝的勝解,那個時候會深深地忍可於心。那麼這個深忍是什麼狀態呢?就是你起心動念之間,它一切時處,隨時它會現起來:「嗯!這個事情是這樣的,為什麼有這個果,一定有它的因。」同樣地,你現在起一念,你就立刻曉得,這一念將來感得什麼果,這樣的一個狀態,那個時候是得到了深忍信,那個時候是信心就堅強了。



    相关链接: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5-1-5 10: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法元 于 2015-1-8 20:25 编辑

    2015/01/08(周四)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2
    如有一類,說於空性,已獲決定,然於業果無決定信,不慎重者,是乃顛倒了解空性。解空性者,謂即見為緣起之義,是於業果發生定解為助伴故。(同上次)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1B 12′02〞-- 61B22′01〞
      我們馬上可以對比一下、觀照一下。我們現在的起心動念是什麼?有沒有跟它相應?這個很明白,隨便看見一個境界,你馬上就跟著它轉了,嗯!就跟著它去了。然後呢?好的-貪,反過來-瞋,不屬於這兩種-癡,那個就是我們染污相。你對於如來的前面告訴我們的道理,經過了正確地認識、深思,經過這樣地修習以後,你起心動念這個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喏,這個是屬於深忍,勝解的狀態。乃至於我們還沒有達到這種狀態之前,我們一定要努力,現在真正應該努力的就是這個,現在真正應該努力的就是這個。所以說,「若未於此獲得真實決定信解」,那麼「任於何法,悉不能得,勝者所愛,決定信解。」勝者所愛,這不但是佛、佛菩薩,真正如法行持者,他絕對不是這樣的。     下面說:「如有一類,說於空性,已獲決定,然於業果無決定信,不慎重者,是乃顛倒了解空性。」有一類說了解了空性了,但是對於這個如此因感如此果,居然馬馬虎虎、隨隨便便的話,那個對不起,他完全錯誤了,他說的了解是顛倒。現在這種情況啊,我們要檢點一下。我以前自己覺得,看了一下那個現在的書,中觀的解釋啦等等,自己覺得很懂。後來我跟同修們談談,很多人都覺得:噢喲!這個他懂了,乃至於可以跟別人去講了。一直等到現在我才感覺到,原來我們真正說起來,對於這個中觀完全門外。中觀到底說些什麼?可以說,不能說一竅不通,至少說都在文字上面做這個初基工夫,文字所指的真正的內涵,是一點都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如果在這種情況之下努力深入,那前面這個文字是對我們的最佳指導,非常好。否則,如果就以為這個,乃至於說:「哎呀,中觀  我懂啦!這個很簡單!」那完全戲論,那完全空話,損害佛法莫過於此。假定這個空觀,就是這樣說那些的話,那個能救得了嗎?一點都救不了。嘴巴裡面說了半天,然後行持是完全不相應,這個是這個地方所說的,顛倒了解啊!
       
        因為你有了這個正確的認識,所以你必定會什麼?認真持戒。因為我們了解我們起心動念無非都是無明相應的,對於這個空緣起的道理,這「緣起甚深」哪,只有佛與佛乃能究竟,這個事實。換句話說,對於這個業感緣起這個因,最初因,我們眾生沒有一個人,絕無可能找到,眼前我們任何一件事情,你絕對找不到,這樣。這件事情只有佛才能看得清楚,那麼既然一切的事情都由這個業因所感得的果的話,你怎麼曉得這個因感得什麼果呢?我們能知道嗎?當然不知道。那個時候,你唯一的辦法—聽佛,所以佛告訴你,這個不能做,你老老實實、規規矩矩、恭恭敬敬、認認真真去做,你一步比一步深,一步比一步好處。所以剛開始我們不了解之前,唯一的辦法,就是依照著老師,他告訴你怎麼做,就這麼樣做;他告訴你不要做,你就不要做;他告訴你要做,你就是要做,就是這樣,這個道理就在這地方,這麼簡單。

        所以尤其一旦證得了空性,菩薩初地以後,他那時候更是非常努力、非常謹慎;因為在沒有證得空性之前,他全部的精神貫注在這個地方,要了解這個。一旦了解了以後,為 什麼第二地一定是「離垢地」呢?那個時候就見到了空性了,那個時候發現,原來空就是緣起,這個細微的一點事情他都不敢馬虎,全部精神貫注在這裡。所以到了這個時候,得努力修行才可以離垢,細微的戒才不犯。那我們現在凡夫分上面,根本了解都不了解,自己懂了一點點,自己覺得愛怎麼辦就怎麼辦,這是顛倒了解,對自己的損害是莫甚於此。

        我們了解這個道理以後,你就可以看哪,世間很多人,在佛不出世的時候,很多這種聖人,實際上都是諸佛菩薩。我講一個公案給你們聽聽,我們中國的聖人,孔老夫子是「大成至聖」。啊,那真是了不起!他門下有四個最了不起的—復聖,是顏子;然後呢第二個誰呀?曾子。曾子啊他臨……曾參啦就是,他臨死的時候,生病的時候,那個生得很嚴重喔!他叫他兒子,他因為他子弟尊重他,他睡的那個,那個是古代每一個人做任何一件事情,一切都有跟他相應的身分,相應的一切的標準。譬如說我們現在說比丘,那麼平常嘛穿五衣,碰見什麼時候穿七衣,什麼情況穿大衣;沙彌嘛穿縵衣;在家人是不可以,穿一件海青等等,都是這樣,一點都不能亂來。

        那麼那時候古代的人,你看喔!那個曾子,因為他的子弟尊重他,他是一個很有德行的人喔,睡的那個蓆子睡得好一點。結果曾子說:「欸,我睡那個蓆子是大夫的蓆,我可不是,趕快給我換!」他病得重得要命啊,因為那個時候動彈不得的時候,他「不行、 不行!」一定要給他換。最後換,換的蓆子沒換好,他命就送掉了。喏,這為什麼要這樣做?要我們平常的時候稍微一點小毛病,「唉呀,再叫我忙這個事情,個無關緊要的,你也馬虎它,幹什麼?」為什麼?這裡好好地想一想。然後他臨終的時候,他跟他的兒子說:「小子,啟予足,啟予手。」他說你把我的腳看一看,把我的手看一看哪!然後他說,「而今而後」,從現在以後我可以免掉。因為以前只要你有這個身體在,你隨便的一舉一動,你就會得影響,這個就是業。現在那個身體壞掉了,那從此以後你不必再受這個身體之累。換句話說,他的隨便一個動作這麼謹慎,為什麼啊?我們就是看不懂。喏,你現在到了這裡你就了解了。

        所以任何一個真正修學的聖者,他三業這麼地謹慎法,不要說佛法裡邊,乃至於世間這種都是菩薩。然後你了解這個道理,你回去看《華嚴》,你就一目了然。那《華嚴》上面善財童子參的那些人,除了第一、第二個和尚,下面那個都是在家人,對不對?他一點點都沒有說,他把那個佛字貼在這個額骨頭上的樣子,但是他的行持是什麼?那就是大地菩薩的標準樣子,他正因為他見到空性,所以說這地方說見到了空性而馬馬虎虎—顛倒,這種人千萬不要去聽他。

        不過有一類我們要了解喔—逆行。譬如說我們中國很有名的濟顛活佛,這個濟公活 佛,民間的傳說,有這個人的—近代的金山活佛,然後呢,我曉得的西康有一個叫什麼呼魯得馬峰之東(編者按:此處未查到確切名稱)的一個,一個也是像金山活佛一樣的一個發瘋的人,這種人都是了不起,但是他明顯地現的是個逆行,現那個逆行,這一點我們在這地方要了解。所以他說「見空性就是見緣起」,這兩樣東西恰恰是互為助伴的,所以我這地方特別再強調重提一下。




    相关链接: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5-1-8 18: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法元 于 2015-1-8 20:33 编辑

    2015/01/09(周五)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2
    即彼經云:「一切諸法如水月,等於幻泡陽燄電,雖諸死已往他世,有情意生不可得。然作諸業終不失,如其黑白成熟果,如此理趣門賢妙,微細難見佛行境。」是故應於緣起二業,及諸因果發生定解,一切晝夜觀察三門,斷截惡趣。若不先善因果差別,縱少知法,然將三門放逸轉者,唯是開啟諸惡趣門。《海問經》云:「龍王,諸菩薩由一種法,能斷生諸險惡惡趣,顛倒墮落。一法云何?謂於諸善法觀察思擇,作如是念:我今若何度諸晝夜。」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1B22′01〞--61B29′36〞--62A3′36〞
    【即彼經云:】    了解了道理馬上引經證,那是佛親口講的。

        一切諸法就像水裡邊的月,你說它沒有吧,你看得清清楚楚;你說它有吧,絕對找不到。就像什麼呢?「幻泡」,虛幻的那個泡,那泡本身那就是這樣,你看看,一碰,沒有囉!「陽燄」,那就是太陽很強烈的時候,夏天因為那個水蒸氣的關係,你老遠看得像水一樣,真像水,實際上跑過去看看,沒有。我們這裡不一定看得見,你要在什麼地方你看得見呢?那個高速公路,遠遠地,現在我們這裡的確看它不見,你一定要那很長的那個路,很長的路。以前我陽燄一直沒看見,後來到了美國,他那個高速公路又寬又大,車子又少。然後你開的時候,喔唷,老遠望過去,夏天的時候就是看見那個水,就像那個水一樣;那時候,哦,原來陽燄,不過等到你開過去一點都沒有。然後就「電」,就這樣,就這樣!

        然後呢這個一切諸法,包括了情與無情,然後對我們來說,我們雖然死了以後到他世,「意生」是繼續地流轉,我們總覺得好像有一個靈魂,像一個搬家一樣,從這個房子裡搬到那邊去。我們通常稱,世間上稱它靈魂,現在這地方是「意生」。他那個意生「不可得」,並沒有真實的這樣東西。

        欸,可是妙咧!但是「然作諸業終不失」,這個業會繼續地繼續下去,繼續下去。那麼「如其黑白成熟果」,就像這個業你造的黑,那麼感得的惡果;造的白,就是善的,就感得的福、善果,這一個道理啊,這一個道理啊,是「理趣門賢妙」,這是微妙,深妙極了,但是這個正確的,這個才是正確的。所以我們說空,正因為空所以是緣起,因為緣起所以這個業因感如此的果,只是這個因感得這個果的流轉,而沒有真實的內容,就像水中的月、陽燄、電等等。而這個道理是非常地微細,我們普通人看不見的,這個是諸佛所行的境界,這個我們要了解。

    【是故應於緣起二業,及諸因果發生定解,一切晝夜觀察三門,斷截惡趣。】

        所以我們應該對於這個業感緣起這個道理,你造了黑感惡,造了善,然後呢感得福樂可愛的這個兩種業的道理。應該從它的業因感到它的業果的這個道理,要能夠修習、啟發,而得到決定的勝解,那個時候,行了!然後你得到了這個勝解以後,也不是馬馬虎虎喔!那個時候你有了一個標準了,拿這個標準去衡量,拿這個標準去行持。所以晝夜你就用這個標準去看,說身、口、意,起心動念之間,你起的什麼因,如果是不對的,馬上防止,好的努力去做。所以這樣把因地當中切斷了,自然而然把將來感得惡趣的這個門關閉掉了,關閉掉了。既然這樣的話,當然將來你就不會去啊!所以這個道理是我們眼前第一個重要。

    【若不先善因果差別,縱少知法,然將三門放逸轉者,唯是開啟諸惡趣門。】

        假定你對這個道理不能善巧地了解的話,就算你稍稍懂得一點法,懂得了法,因為對於這個法的根本,你沒有正確的認識;或者稍微有一點認識,而不能產生,還沒有產生決定的勝解。那個時候你身口意仍舊放逸,仍舊非常放逸,對不起,這樣的話,「唯是開啟惡趣門」,你只有將來墮落的份哪!這一點我們在這地方經常努力。

        眼前對我們來說,我們往往感覺到:哎呀,這個提起來是真難哪!你為什麼提不起來啊?為什麼提不起來?你自己不妨先找這個因,而這主要的無非是什麼?怕苦,無非是貪一點快樂。但是這個地方,很明白告訴我們,你貪一點小小的快樂,受到的大苦,受到的大苦!你所以這個地方,正因為你提不起來,放逸,所以那地方尤其需要努力啊!尤其需要努力啊!那麼萬一碰見情況不行的,怎麼辦呢?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依靠—依所謂依眾靠眾,依靠那個善知識。

        現在呢,自己也提不起來,又不願意依靠,最好找一個地方,那你完了,那就完了!這是所以我為什麼常常說,自己關起來到茅蓬裡邊去,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你如果這個條件具足了,去,一個人專門修,那好極了!如果你這個條件不具足,跑到那個茅蓬裡面正好,反正沒人管,你愛怎麼辦就怎麼辦,你覺得過的生活來得個舒服。一點點眼前的舒服,將來受無窮大苦啊!這個我們一定要了解的。下面引經上面證明。

    【《海問經》云:】    就是《海龍王請問經》,前面已經引過的。

    【「龍王,諸菩薩由一種法,能斷生諸險惡惡趣,顛倒墮落。」】

        佛告訴龍王,就是娑羯羅龍王,說這個一切菩薩,只要有一個,他把握住了一個法門,他就能夠把墮落惡趣的這個門能夠斷除,能夠切斷,他絕不再顛倒,絕不再墮落。那麼這哪一樣東西呢?你看只要一樣東西哦!你由此可以想見,這個一樣東西何等地重要!這也是前面為什麼說「一切白法的根本」,一切好事的根本就在這裡。一法是什麼呀?

    【一法云何?謂於諸善法觀察思擇,作如是念:我今若何度諸晝夜。】

        就是照著前面告訴我們的這個善法去觀察、去思擇,這觀察跟思擇是大有道理哦!就是說如理思惟。記得這個次第,如理思惟之前還要不要什麼?記住哦!依止善知識,聽聞正法。根據這個正確的道理去觀察、去思惟,然後那個時候腦筋裡維持著這個正念,作這樣地如是念,這個就是正念。

        你們還記得前面這個「密護根門,正知而行」,密護根門護的什麼?第一個,拿什麼東西來護?正念。經常、殷重的正念,喏!正知而行呢?你還是曉得你做些什麼,那還是拿那個正念呀!拿這個正念,什麼呢?如法相應,現在這裡也是如此,是這樣地念:我啊,現在二十四小時該怎麼個過法?我們只要好好地去問一下,那個時候你自然而然你會做得好的。是啊!我要求好;要求好嘛,你在因地上面努力。所以你真正了解了這一點,你就一天到晚好歡喜啊!因為你感覺很清楚:現在你下那個因,就是那個善果啊!
        .平常我們種田或者做生意,這一個不一定到年終的時候一定賺錢,但是看好的話,哇!你就做得很歡喜。現在我們修學佛法了解佛的一切智智,他告訴我們這樣去做法,這個結果是必定順利,而且必定賺大錢,你把一塊錢的本錢下下去,一定賺它成千上萬。所以這個時候你了解了這一點,一天到晚你時時刻刻觀察:對,我又下了這個因!又下了因怎麼會不快樂,怎麼會不快樂呢?所以必然是眼前快樂,將來是更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8: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好好学法 于 2015-1-11 08:45 编辑

    2015/01/11(周日)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  P143
    若能如是觀相續者,諸先覺云,此因果時,校對正法,全不符順,於此乃是我等錯誤,全無解脫。校對業果,是觀順否,若以法校自相續時,全無符順,而能至心了知如是,是為智者。《集法句》云:「若愚自知愚,是名為智者。」
    若校法時,與法乖反,猶如負屍,自妄希為法者,智者,淨者,極頂,是為下愚。《集法句》云:「若愚思為智,說彼為愚癡。」
    故其極下,亦莫思為於法已解。又博朵瓦則引此《本生論》文觀察相續,如云:「虛空與地中隔遠,大海彼此岸亦遠,東西二山中尤遠,凡與正法遠於彼。」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2A 3′36〞--- 62A  13′53〞


       【若能如是觀相續者,諸先覺云,此因果時,校對正法,全不符順,於此乃是我等錯誤,全無解脫。】【校對業果,是觀順否,若以法校自相續時,全無符順,而能至心了知如是,是為智者。《集法句》云:「若愚自知愚,是名為智者。」】
       
       
        欸,現在我們能夠這樣照這個辦法來去觀察我們的身心—「相續」就是我們的身心,這個裡邊心為主導,然後身口是隨之而行。那個時候應該產生什麼現象啊?他說「諸先覺」,就是祖師,為什麼這個地方說祖師?換句話說,我們現在觀察、觀察,我們是一片大無明,觀不出什麼結果來。喏!看看那些祖師修行的人他是怎麼樣的,這是我們的榜樣。
       

        說:這個的「因果時」,那麼你「校對」,把我們現在不管是若因、若果啊,跟這個正法互相對比一下,結果你發現:唉,全不符順!既不向法符,也不順。「符」是完全相應了,「順」呢?至少跟著它這樣地步步向上。的的確確我們全不符順!符順了什麼呀?如果符了,我們就是佛啊;如果順了,我們就是菩薩啊!那至少我們現在不會像現在這樣煩煩惱惱。因為如果你跟法相應了以後,你心裡是非常歡喜,一點煩惱都沒有,你的果報生生增上,哪會有現在這樣不對呀!可是,所以不然的原因為什麼?跟正法不相應啊!
       

        喏,看看我們現在的果就曉得我們的因;同樣地,看看我們的因就曉得將來的必然的果欸!這因為我們這個不符順、錯了,所以得不到解脫。得不到解脫,煩惱相是什麼?心 裡是煩煩惱惱、苦苦惱惱,唉呀,不曉得怎麼辦是好!站又不是、坐又不是,唯一的,碰見幾個人大家聊聊天,哎呀,來得個高興,張三長、李四短。那你念書、拜佛沒有勁,跑到街上去玩,來得個起勁;明明曉得這樣不對,偏偏又做不到。毛病都在這裡。這個原因就在這裡,所以我們真正觀察,那立刻就找得到。
    【校對業果,是觀順否,若以法校自相續時,全無符順,而能至心了知如是,是為智者。《集法句》云:「若愚自知愚,是名為智者。」】
       

        我們這樣地把這個業的道理,從因果上面去對比、校核一下,看看跟它順、不順。那個時候拿這個道理來校正我們,來檢點我們的相續。這個地方告訴我們這個法,不是說你懂了這個法去講一個道理,不是講給別人聽,更不是拿這個法去衡量別人。我們拿這個衡量別人的話,往往說:「我就對,他就是不對、他就是不對、他就是不對……!」你們可以數出別人一百萬樣不對還數不完,自己呢?找不到!為什麼啊?就是這個。真正的法是來自己校對我們,檢點我們的相續,那你真正的修學這是必須要的,那時候你就看見既不符、又不順。如果你能夠這樣地了解,而且至心了解的,這個是智者,這個是智者。
       

        下面引經證,《集法句》。《集法句》那個是最基本的、最基本的,換句話說共小乘的,說:「如果愚的人自己知道愚,這個人就是智慧。」他至少曉得了可以肯改呀!所以我現在看見太多的人,他動不動一大堆道理,總說別人不對。世間人本來如此,修學了佛法,那個時候,喏,這個佛法的標準在這裡,佛法的標準在這裡!萬一不行的話,那趕快去找,總有原因,你找到了然後去做,那就對了。這是一種,反過來的,說:「如果愚的人自己知道愚,這個人就是智慧。」他至少曉得了可以肯改呀!所以我現在看見太多的人,他動不動一大堆道理,總說別人不對。世間人本來如此,修學了佛法,那個時候,喏,這個佛法的標準在這裡,佛法的標準在這裡!萬一不行的話,那趕快去找,總有原因,你找到了然後去做,那就對了。這是一種,反過來,

        【若校法時,與法乖反,猶如負屍,自妄希為法者,智者,淨者,極頂,是為下愚。《集法句》云:「若愚思為智,說彼為愚癡。」】
       

        反過來,你拿法來自己校對的時候,你實際上真正跟法完全相反,「猶如負屍」。什麼叫負屍啊?什麼叫負屍啊?我們說你這個人是行屍走肉,猶棄屍人。所以祖師常常說我們:你要修學佛法,皮下有血始得。什麼叫皮下?這個死屍,你看看那樣子像一個人,但他死掉了,沒有用。你如果刺他,如果是割開他的話,他血沒有的。我們如果說校對了法,而不能跟法相應的話,我們就是這樣。實際上死屍還好咧,他至少不做壞事呀!我們現在是校對了法你不相順,自己還覺得對的話,還做壞事,所以這死屍都不如啊!
       

        所以我們常常說:「你這個人畜生,畜生都不如!」唉呀,的的確確我現在越想越對,這個真是我大善知識。我們的確畜生都不如,畜生還不會造這麼多大壞事,畜生不會說:「哦!我對、你錯。」這一個倒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所以在這個地方,他自己還「妄希為法者」—欸,他對、他懂、他淨!啊!這個真是最差、最差的,「極」,最差的愚癡啊!所以經上面告訴我們:這愚癡的人自以為智的話,對不起!這個人是極頂愚癡的人。所以最後祖師警告我們哪:

        【故其極下,亦莫思為於法已解。】
       

         所以你再差、再差,你千萬不要覺得,說:「我已經懂啦!我已經懂啦!」你就算三藏十二部教典都看過了,佛說得清清楚楚,說:「我講的法如爪上土,我沒有講的法是大地土啊!」現在我們隨便看了一點點就覺得懂得很多,那實在是可笑極啦!乃至於證得果的很多聖者,他尚嫌自己還太多沒地方懂,何況我們是個凡夫呀!下面祖師的語錄,再進一層,一層一層地說明。

        【又博朵瓦則引此《本生論》文觀察相續,如云:】
       

        那個大祖師他就用上面這一段經論上面的文,拿來自己觀察、檢點自己,反省自己,他就覺得:「唉呀!」怎麼呀?

        【「虛空與地中隔遠,大海彼此岸亦遠,東西二山中尤遠,凡與正法遠於彼。」】
       

         唉,他說:「我看看哪!天空跟大地那差得不曉得多遠;兩個海的彼岸也這麼遠;兩個山中間,哪一個都是遠得不得了。而我現在跟法相應,遠比前面這個來得遠哪!」那些大祖師,這麼了不起的大祖師!他檢查的結果是如此,這個地方值得我們注意啊!我們所以檢查了找不到的原因,這表示我們的愚癡到極點。假定我們不現在努力,至誠、恭敬、懺悔,然後求的話,以後沒有辦法啦!
       

        所以前面一再告訴我們,我們現在的愚癡到這地方已經夠啦,你再下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啦!所以唯一的現在的機會是趕快曉得:唉呀,現在我太差,趕快努力啊!心心念念記著「我是個大愚癡人哪!」然後呢一心恭敬這個三寶,說努力啊,不要拿著這個法老去看別人不是,要拿來檢查自己,你就自己一步一步透脫了。
       

        所以最前面剛開始的時候,告訴我們「具六想」是原則,那是我們信得過,多多少少可以做。到了現在這裡,這個道理說得清楚了以後,你自然而然,啊,千真萬確!如果說你把這個道理再深入思惟的時候,你產生了勝解了以後,那個時候就非常有力,你就時時刻刻在進步、在上升、在淨化。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5-1-12 09: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icca 于 2015-1-12 09:47 编辑


    2015/01/12(周一)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广论原文:P143
    此說我等凡庸與法,二者中間,如彼諸喻,極相隔遠。此頌是月菩薩從持善說婆羅門前,供千兩金,所受之法。朵壠巴亦云:「若有觀慧而正觀察,如於險坡放擲線團,與法漸遠。」
    如是思已,遮止惡行之理者。如《諦者品》云:「大王汝莫為殺生,一切眾生極愛命,由是欲護長壽命,意中永莫思殺生。」謂十不善及如前說,諸餘罪惡,發起意樂,亦莫現行。應修應習,應多修習,靜息之心。

    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2A  13′56〞--- 62A  24′32〞

    【此說我等凡庸與法,二者中間,如彼諸喻,極相隔遠。此頌是月菩薩從持善說婆羅門前,供千兩金,所受之法。】
    上面這個話,是說我們普通人跟法兩者當中,唉呀,差得這麼遠!這個一定要認真地自己檢點,你不檢點你根本就看不出來,何況這個東西就是那麼空洞的、那麼抽象的。如果你真正地去觀察的話,你到那時候感覺得實在得不能再實在!但是如果你不經過如法地觀察的話,你覺得空空洞洞的。為什麼呀?那就是我們現在心裡的現行這種業,現在心裡就是模模糊糊那些東西,你根本碰不上那個法。碰不上那個法的話,在你心裡的感受上面跟那個法,就這麼空洞啊!要曉得這個是什麼原因,這個就是我們的差,差就差在這裡。所以處處地方真正要警惕的、要策勵的就是這個,這個。而上面這個是什麼?那一位月菩薩從那個婆羅門前面得到的,他得到這麼一個簡單的偈,供千兩金哦,看看哦!
    啊,所以我想到這裡,我就每每自己、自己覺得深深地痛苦、懺悔呀!現在我看見在座的很多同修也是這樣,那個法不要你們一分錢,書還要買來送給你們,還要人家樣樣東西供給你們,請你們去念,哎呀,還要推三阻四。然後叫你們說那個前面沒有聽,去聽一聽,唉呀,自己找了個半天,這個也忙、那個也忙,實在是跟法不相應。我前天看見那個誰呀?賴居士他腳燙傷了,我曉得這個痛苦得不得了,他因為要回家休養,他跑得來,幹什麼?在那兒聽。唉呀,我聽了真感動,嗯,你看!這樣。
    所以這個東西的的確確自然而然,你們只要好好地去努力,自然會相應,你相應了自然而然會努力。現在年輕的那些朋友們,千萬不要隨便浪費掉了啊!等到那個時候你要的時候,供千兩金不一定得到哦!那萬兩黃金都得不到,你再有什麼東西沒有用啊!這是趁我們現在得到暇滿人身的時候,是唯一的機會。下面那個祖師,又有一個祖師,
    【朵壠巴亦云:「若有觀慧而正觀察,如於險坡放擲線團,與法漸遠。」】
    如果我們拿正確的智慧去觀察的話,如法去觀察的話,你會發現:嘿,不但這麼遠,而且妙咧!就像那個很陡的山坡上面放一個線球,越滾越遠、越滾越遠、越來越遠!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這樣?這個就是他如法真正觀察的結果。其實這一點我們也可以觀察得出來,我們現在如果觀察一下我們的心裡什麼樣的狀態呢?我想大家都會感覺得到的。我們以前說過很多,你自己很容易地感覺得出來,現在的心裡面,是以前無始以來跟煩惱相應那個等流一直在向前推動,對不對?就是那個等流,所以那個等流不斷地在向前推動,那表示什麼?跟法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它一直在煩惱上面走嘛!所以我們心裡就這麼鬆鬆散散,就是這個情況,就是這個情況。所以從很多地方我漸漸地、慢慢地感受得到。這將來自然而然到那個時候,你自己會很清楚、很明白的,很清楚、很明白的。
    所以說我現在也漸漸地體會到,如果你真正跟法相應的時候,不管你看書也好、聽錄音帶也好、聽課也好、講說也好。你一碰到,哇!這個眼睛就瞪得大大的,全部精神就貫注在裡頭。那個是你至少沒有遠,慢慢地在近了。反過來,你一碰到那個地方啊,你就直打瞌睡,唉呀,心裡面覺得:怎麼這個時間還老這麼長,還不下課?那就這個現象,就這個現象。在任何一個情況之下,任何狀態之下,都是那種狀態。當你自己看書的時候,你儘管看累了,哎,就捨不得,那個時候勉強還並不是太遠的時候。這個是很容易,如果你了解這個道理,然後去觀察你的內心的話,你就了解了。
    現在我們一天到晚說忙著,唉呀,希望要什麼樣持戒、要念佛。從哪裡做起?這個道理這個地方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這些,就是這些啊!如果你不了解,儘管你在這個地方磕頭、念佛,但是你心裡面,對不起,不相應啊!這是為什麼祖師一再告訴我們:如果你心裡面散亂,如果你不相應的話,念佛是喊破喉嚨也徒然,拜佛是頭顱磕破也徒然,閉關呢?是千年不出也徒然。現在我們了解了,現在我們了解了,就是你拿這個東西來檢查自己的內心的相續—對、不對。現在我們繼續下去。
    【◎ 如是思已,遮止惡行之理者】
    像這樣地了解、思惟觀察了,那時有了標準了:哦,原來我們心裡是這個樣啊!啊,要求好,必定要這樣,要去掉惡,必定要這樣!那麼那個時候你曉得了,從這個地方遮止起,從這個地方修行起。下面這個道理說:欸,了解以後,你要遮止惡行,怎麼辦呢?
    【如《諦者品》云:「大王汝莫為殺生,一切眾生極愛命,由是欲護長壽命,意中永莫思殺生。」】
    這個經上面,佛就告訴我們說:大王,你不要殺生啊!為什麼?一切眾生無不愛命的,因此你如果也愛護你自己的話,你也不要殺。他下面他不強調那個殺,他就告訴我們什麼?「意中永莫思殺生」,你意念當中永遠不要這樣想,你意念當中沒有的話,自然你的身、口就沒有。所以從最細微的地方你防起的話,自然而然其他的地方都沒有了。
    所以現在我們……相都是防行相,所以說騙別人很容易,騙自己很難,騙不過的,騙自己騙不過的,騙因果更是絕無可能!說實在我們現在真正要騙自己倒不會,我們實在是什麼?我們被愚癡所騙,所以叫作顛倒,所以叫愚癡啊!所以他後面講到無明的時候,它無明叫什麼?那個才是我們的冤家。哦!現在我們了解了,這個殺是這樣,其他呢?
    【謂十不善及如前說,諸餘罪惡,發起意樂,亦莫現行。】
    不但殺,其他的每樣東西都是,就像前面告訴我們這個道理,一切惡的罪行,乃至於最起碼的意念,你也不要讓它生起,「亦莫現行」,現行就是讓它生起。因為我們凡夫位上面那個種子還在,你現行千萬不要讓它生起,要曉得你現行生起了,那個種子又繼續增長了,業又增長了。如果說你這個現行不現起的,請問那個時候現起的什麼?善業嘛!白業嘛!淨業嘛!所以只要這個遮止了,自然而然生起的就是白淨之業。
    在這種情況之下,你不要生天也做不到,如果你回向的話,你回向淨土的話,到那時候不到淨土也不行,因為你的業就是這個,就是這麼簡單、這麼明白。所以現在有很多念佛的人啊,居然不要學這個的,唉!我實在覺得……他有大善根,當然!可是他偏偏又不行,又不肯學這個,要去念佛,怎麼念?然後學教也是如此,持戒也是如此,學哪一個都是如此,這個基本教理不都在這個地方嗎?這一個上面說的道理,應該怎麼辦啊?
    【應修應習,應多修習,靜息之心。】
    他這個地方強調這個才是我們要修的,應該習的喔!他為什麼把它拆開來、強調?說我們這個地方才真正要「應多修習」啊!現在我們真正開始修行的沒有別的,就是這個,就是這個—靜息這個十惡業。靜息當下本身什麼?就是十善業、白業。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 12: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好好学法 于 2015-1-13 12:32 编辑

    2015/01/13(周二)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3-144
          若未如是遮止惡行,雖非所欲,然須受苦,任赴何處,不能脫故。是故現前似少安樂,然果熟時,雖非所欲,流淚覆面,而須忍受,如是之業是非應作。若受果時能感受用無罪喜樂,如是之業是所應行。集法句云:「若汝怖畏苦,汝不愛樂苦,於現或不現,莫作諸惡業。設已作惡業,或當作亦然,汝雖急起逃,然不能脫苦。任其居何處,無業不能至,非空非海內,亦非入山中。」又云:「諸少慧愚稚,於自如怨敵,現行諸惡業,能感辛楚果。作何能逼惱,淚覆面泣哭,別別受異熟,莫作此業善。作何無逼惱,歡喜意欣悅,別別受異熟,作此業善哉。自欲安樂故,掉舉作惡業,此惡業異熟,當哭泣領受。」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2A  24′30〞-- 62A 29′42〞--62B4′40〞
    假定你不修,你就沒有辦法遮止,所以說,

    【若未如是遮止惡行,雖非所欲,然須受苦,任赴何處,不能脫故。】

    假定沒有這樣地如理思惟、觀察,然後去行持的話,你就沒辦法遮止這個惡行。沒辦法遮止惡行的時候一定感得惡果,這個惡果雖然你不希望的,對不起,你不希望也沒有用,你非受不可!你還是要受這個苦,在任何情況之下你絕對不能逃脫。

    【是故現前似少安樂,然果熟時,雖非所欲,流淚覆面,而須忍受,如是之業是非應作。】

    你了解了這個道理以後,一切時處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因地當中注意這個業啊!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假定你不如理去做、如理修行—修行本身是一件苦事哦!不過苦雖然苦,心理上卻是快樂的。我們常常那個比喻:就像打勝仗一樣,打仗總歸是苦的,但是打勝了真快樂;不管做任何事情,做生意也好,做任何事情也好。反過來呢?對不起,啊,你眼前是覺得滿安樂,唉呀,這個說起話來說得好聽,站在人家前面,做起事情來,偷偷摸摸站在人家後面;好吃的東西總想多吃一點,壞吃的東西就推給別人去。眼前好像是少少安樂,但是對不起,果熟的時候,這個雖然不是你希望的,對不起,這個要你「淚流覆面,而須忍受」。像這樣的業,趁早不要做,趁早不要做啊!

    所以這個地方真妙極了!他不是教你受苦,他處處地方還是教你,喏,那你要快樂,對嘛!就是給你快樂嘛!那那個快樂是這樣的,你懂嗎?這個地方真正,所以佛法真正美,真正好的地方是在這個地方,它不是講個空話,就這麼眼前,就這麼實在,正是我們人人所需求的,正是我們人人所希望的。這個是這一方面,另外一方面,

    【若受果時能感受用無罪喜樂,如是之業是所應行。】

    等到你受果的時候,那個時候它是喜樂,這個喜樂無罪。為什麼叫「無罪喜樂」呢?這個要注意哦!平常我們造了很多這個喜樂—三世怨。哦,那三世怨的喜樂眼前得到了一點,最後又害了。這眼前太多這種大富翁、大財閥,那個喜樂是有罪的。他有了錢以後造罪,完了,最後又墮地獄。現在我們這個喜樂是無罪的,這個受果的時候能夠感得這個,那這樣的業我們要做,這一種業正是現在我們因地當中努力的。

    你了解了這個,那個持戒你不會覺得叫你這個也不能做,叫你這個也不能做。你會高興啊!唉呀,這個地方防止了,叫我不要下地獄;那個地方防止了,不讓我做畜生;那個地方防止了,可以不墮餓鬼。你是越想越高興耶!哪有說對這個戒覺得會厭惡的呢?所以這個是自然而然你會這樣認真做,不管任何事情。平常我們說「公事辦、公事辦,辦了公事辦私事」就很難,到那個時候叫你辦私事你實在也不想辦!因為你曉得辦了半天,身體養了胖胖的,到死的時候燒起來還得多花一點柴費,一點用場都沒有。你自然而然一天到晚就忙這個,這個道理都在這裡。所以

    【《集法句》云:「若汝怖畏苦,汝不愛樂苦,於現或不現,莫作諸惡業。】

    經上告訴我們:你現在是怕苦,對啊!問我怕不怕?當然怕!我想我們在座的同學大家都跟我有同感吧?苦的確怕,你不愛苦,如果你不愛苦、不想苦的話,那麼眼前或者不眼前的,不管任何時候,那個時候不要造惡業。眼前是不要造,

    【設已作惡業,或當作亦然,汝雖急起逃,然不能脫苦。】
    (62B)汝雖急起逃,然不能脫苦。】

    如果說已經作了,或者將來要作的,凡是造了以後不管你怎麼逃,對不起,逃不掉的,那個苦你沒辦法逃。

    【任其居何處,無業不能至,非空非海內,亦非入山中。】

    沒有一個地方逃得掉,這個業是感這個道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又云:「諸少慧愚稚,於自如怨敵,現行諸惡業,能感辛楚果。作何能逼惱,淚覆面泣哭,別別受異熟,莫作此業善。】

    眼前那些智慧不夠的人、缺少的人,愚癡幼稚,幼稚—我們在佛法上面的確是很幼稚,的確,但是總算我們已經進入佛法了,雖然幼稚啊,慢慢地會長大的,這個還是我們要自己慶幸的。愚癡,那麼這一種情況之下,怎麼辦呢?「於自如怨敵」,這個話就是眼前我們的狀態。我們處處地方覺得為我,實際上呢是害我,旁人沒辦法害你,真正害我們的,就是自己,就是自己。什麼?無明。無明顯出來的行相什麼?就是個貪瞋癡,就是見煩惱,就是癡煩惱,不是,就是見煩惱,就是思煩惱。喔唷!講起來聰明得很,世智聰辯,這個是見煩惱;然後呢習性很重,唉呀,覺得要這個樣,覺得要那個樣,這個是思煩惱,這個是思煩惱,這個都是自己害自己。
    所以我們眼前,因為我們什麼?愚癡,所以不認識這個,所以自己在害自己。因為愚癡,因為這樣,所以現在造種種的惡業,那個時候這個惡業造下了,一定將來感得惡果,這個果「辛楚」啊,痛苦得不得了,痛苦得不得了啊!所以假定造了什麼樣能夠感得這種痛苦逼惱,這種業會感得這樣的異熟苦報的,那千萬不要做,千萬不要做!另外一方面:

    【作何無逼惱,歡喜意欣悅,別別受異熟,作此業善哉。】

    欸,另外那個,你作了以後將來感果的時候,它不會苦惱,不會壓逼,心理上面嘛不苦惱,生理上面嘛不會逼惱,那麼而且歡喜的。關於這個,這一種異熟果的業,現在去造,對啦!好的!

    【自欲安樂故,掉舉作惡業,此惡業異熟,當哭泣領受。」】

    那最後、最後這一句話,我們現在都希望安樂,因為希望安樂,於是怎麼辦哪?「掉舉作惡業」,這個掉舉就是什麼?跟貪相應的散亂之心。實際上掉舉呢,總說起來就是心裡面散散亂亂,特別的是跟貪相應的。這個地方為什麼不說瞋呢?就是說,當你貪,貪不到了,被人家障礙住了,你就發脾氣了嘛!所以這個貪跟瞋是一件事情的兩個面哪!總之一句話,凡是你心散亂照著這樣的話,那麼這個時候,你造了這個惡業的異熟,對不起,雖然你現在是要安樂,到那個時候領受的時候就痛苦無比啊!到那時候來不及啦!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5-1-14 10: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iziyou 于 2015-1-14 10:13 编辑

    2015/01/14(周三)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4

         
    又云:「惡業雖現前,非定如刀割,然眾生惡業,於他世現起。由其諸惡業,各受辛異熟,是故諸眾生,於他世了知。如從鐵起銹,銹起食其鐵,如是未觀作,自業感惡趣。」康壠巴謂樸窮瓦云:「善知識說唯有業果是極緊要,現今講說聽聞修習,皆非貴重,我念唯此極難修持。」樸窮瓦亦云:「實爾。」又敦巴云:「覺口窩瓦心莫寬大,此緣起微細。」樸窮瓦云:「我至老時,依附賢愚。」霞惹瓦云:「隨有何過,佛不報怨,是方所惡,宅舍所感,皆說是由作如此業,於此中生。」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2B 04′40〞--- 62B  18′49〞

    「又云」哪,下面又告訴我們,一步一步地深入。

    【又云:「惡業雖現前,非定如刀割,然眾生惡業,於他世現起。由其諸惡業,各受辛異熟,是故諸眾生,於他世了知。如從鐵起銹,銹起食其鐵,如是未觀作,自業感惡趣。」】

    說,對我們現前來說,這個惡業雖然現前啊,這個惡業現前,就是我們感得的這個惡果,儘管現前種種不如意,但是再怎麼,它絕對不會這麼厲害的,像刀割,對不對?這個很清楚、很明白。唉呀,你今天稍微這個地方不如意一點,像會刀割這麼嗎?不會呀!我們最多說,唉呀,今天這個地方飲食稍微不配點胃口,唉呀,我們覺得受不了了!一定要講得樣樣如意自己的,實在是……。我們再嚴重的惡業絕對不會像刀割一樣,這個是很容易的,但是我們就是不了解這個道理啊!然後呢這種小小的不能忍受,應該做的小小的努力不願意去做,結果呢眼前造種種的惡業。造了種種的惡業,將來他世現起的時候,對不起,那個時候又去作惡業。「各受辛異熟」,非常痛苦、非常痛苦的,那個時候感得那個果,刀割是最好、最好的。

    我昨天下午出去,回來的時候經過一個板鴨店,一看,已經燒熟的一隻烤鴨二百四十元。唉呀,我一看心裡面「蹦、蹦、蹦、蹦」跳了半天!我說我現在隨便造一點惡業,隨便欠人家二百四十塊錢,到那時候你還他!現在你呀二百四十塊錢哪裡用不掉,哪裡省不下來?對不起,你那個時候如果造了惡業的話,然後呢欠了這麼一點點,就被他燒成這個樣,烤成這個樣,然後被人家吃,划不來呀!實在划不來,實在划不來呀!然後有的時候我跑過去跑到螞蟻,一腳踩下去,啊,一下幾十個!我們造了一點惡業,到那個時候你隨隨便便任何情況之下,喏、喏、喏,被人家一下這樣的話……所以現在再怎麼大的苦,不要說:唉呀,現在這個地方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啊!對不起,絕對不會像刀割在你身上吧?到那時你受苦的時候,那刀割是最好的喲,那是千真萬確的喲,這是我們應該了解的啊!

    所以在這裡我們一定要好好地思惟,因為這個絕對不是—前面說是「極不現事」,它不是那麼眼前很明白讓你看得見的。我們眼前心理現行的是什麼?都是煩惱。所以我們一定要努力地修行,把這個煩惱把它淨除、懺悔,那個時候才可以。所以我們現在要了解,這件事情像鐵生銹一樣,對不起,鐵生銹不是外來的,它還是鐵自己生的,生完了以後呢,自己把那個鐵爛掉了。喏,就是我們這樣,這個惡業不是別人給你的,別人沒辦法害你,還是我們自己造的。所以我們自己看看做了沒有做,唉呀,這個都是我們自己造的業所感得的啊,經上面處處地方這樣告訴我們。好了,這個經上面說得很清楚、很明白。下面看,

    【康壠巴謂樸窮瓦云:】祖師們他們怎麼說:

    【「善知識說唯有業果,是極緊要,現今講說聽聞修習,皆非貴重,我念唯此極難修 持。」樸窮瓦亦云:「實爾。」】

    他們兩個對說,說我們的老師善知識告訴我們,這個業果是最重要、最重要,這眼前講很多道理,說很多修習—實際上我們學太多這樣東西,唉呀,不管是小的參禪、靜坐,有很多人說我要學打坐,我要學什麼;哦,看見一個大善知識我要去灌一個頂,哎喲,是大得不得了。對不起,這個都不是貴重的,最重要的是什麼?業果!而且這個道理不但最重要啊,而且很難修持。所以當年阿底峽尊者到西藏去的,人家稱他為「業果喇嘛」,喇嘛是什麼?最尊貴的稱呼。換句話說,這個了不起的大善知識專門講這個東西。你看,像阿底峽尊者這麼了不起的人,印度當年這樣的狀態,全印度尊他為「能仁第二」,「釋迦再來」,他告訴我們的什麼?就是這個道理。結果呢?下面樸窮瓦也說:「千真萬確,一點都沒有錯,一點都沒有錯!」那祖師告訴我們的。

    上面這一段話,這個覺窩瓦那段公案,你們可以看看那個《阿底峽尊者傳》,《阿底峽尊者傳》到他後來到西藏以後,那個藏王請他,希望他能夠把佛法的精華,把這個修行最重要的道理給大家說一下。要我們現在想起來,唉呀,最好是最高的高高大法,其實他不是,告訴你什麼?「業感緣起」就是,所以人家稱他為「業果喇嘛」,他跑到哪裡跟你講這個。

    我們現在不妨認真想一想,當你真正地對這個業感緣起,這因果報應,產生了決定深刻印象,你肯不肯做一點壞事,你肯不肯偷一點懶?但是這個道理說起來容易哦!講起來,不容易哦!實際上業感緣起後面還有一個字—空,業感緣起這是世間的因果,然後呢了解空性這是更重要的一個特點。所以現在我們真正重要從這一個,這個概念上面把握住這一點,把握住這一點,所以說這個事情很重要。下面:

    【又敦巴云:「覺口窩瓦心莫寬大,此緣起微細。」】

    這「覺口窩瓦」是平常我們稱作,哎,菩薩啊,常常對人家就是比較尊重一點的稱呼。一般說什麼:「菩薩呀,你心裡不要自己覺得寬大呀!」換一個口氣我們就了解了:我們不要這麼浮浮泛泛,自己覺得懂了就馬馬虎虎—就是我們這種心裡面。一定要非常認真,對這個事情要確定產生它正確的認識,而且深入地思惟觀察到產生勝解,那個時候你心裡面就不會放逸。放逸的狀態是什麼呢?就是這個地方說寬大、寬大—欸,就覺得平常,你還說不上什麼,還覺得滿好,就這個。要曉得這個緣起的這個道理是非常細微,我們呢儘管今天講了,粗顯的地方看得見,細微的地方根本不知道啊!所以,

    【樸窮瓦云:】 樸窮瓦就是敦巴的三個心子最重要的,說:

    【「我至老時,依附《賢愚》。」】

    看看!這樣的一位大善知識,他修行了一輩子,他說我到老了我還什麼?「依附《賢愚》」,賢愚什麼?《賢愚因緣經》。換句話說他一直修到老了,他一直還看什麼?看那個,喏,《賢愚因緣經》。《賢愚因緣經》就是平常我們經常舉的很多例子,說某人因地當中種了一個什麼因,感得這個果。這是為什麼我鼓勵大家好好地看看像這種書,經上面固然我們要看,乃至於現在流通的,像《了凡四訓》、《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無非都是說明了這個。那些大善知識修了一輩子到老了還要看,我們現在啊,我覺得真是人人都是佛菩薩,我們剛入佛門都不要看。這個當然從好的地方說都是佛菩薩再來人,那了不起;壞的地方來看的話,那表示我們現在的這個業太重。所以這一點我們要自己檢查了然後策勵呀!

    我想我們沒有一個人例外的,假定說你是凡夫走上去的話,你去看了以後,你認真去看的話,你一定會產生很警惕的心情,乃至於你自己感覺得驚心動魄,就不會這麼馬馬虎虎了。到那時候你要任何時候覺得:唉呀,不可以啊!你如果那個時候覺得這不可以,你只覺得,唉呀,我實在太差,那時候你就開始走上修學佛法了。所以他說愚的人自己曉得自己差,對了,對了!那就是我們現在應該走的,看看那個祖師的榜樣呀!

    【霞惹瓦云:「隨有何過,佛不報怨,是方所惡,宅舍所感,皆說是由作如此業,於此中生。」」

    又有一個祖師說:它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佛不會報怨。我們絕對不要說做了這個以後佛報怨,佛不會的。我們所有一切的任何事情所以感得的善惡,都是什麼?你做這樣的業感這樣的果,做這樣的業感這樣的果。像我們常常還聽見人家說一句很有趣的話,說:「這樣做的話,那個護法,或者是韋馱菩薩,或者是伽藍聖眾,他會護持的。」這個話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實際上有沒有道理?這很難說!韋馱菩薩、伽藍聖眾決定是護法的,但是他護的是法哦,他護的是法哦!如果我們眾生造的業不相應的話,那個沒有用哦!這個道理很清楚、很明白。假定說這個法要都是他們護,他們真是像我們想像當中說,都是他們護的話,現在請問:會不會是末法?現在是末法。那麼既然是末法,他們護的,他們護在哪裡啊?這不是道理很簡單、很清楚嘛!你們現在想想看對不對?

    我聽見太多的人,啊!說這個護法會護的。你自己不努力,叫護法去護,這不是顛倒 嗎?你如法行,就有你這樣的業力來感得,那個時候你如法,他才護你;他護的是法耶,他可沒有護你非法,你要了解哦,這個很清楚、很明白。所以眼前在這個龍蛇混雜的狀態當中,你如法、你忍,那個就是你如法,他會一直保護著你。你所以現在眼前感種種不如意,那是你宿生的業,等到這個業過完了以後,不但護法會護,佛菩薩會接引,到那個時候,你不到極樂世界也到天上去。對了嘛,這個才是真的呀!所以你如法行持,那個時候才會如法地護持你哦!不要我們自己不管,說:「啊,那個護法……」沒有這樣的事情。這個我們要了解,這我們要了解。

    那麼現在我們了解了,這個是了解了這個業以後,我們必定要認識的一個,說:對了!現在了解了以後,那從此以後努力就不再做了,以後也要防止。但是有一個問題:我這個生命不是從現在開始的,從無量劫來那個時候積了不曉得多多少少,那怎麼辦,那怎麼辦?還有一個,儘管我現在了解了,但是有的時候不小心,或者是妄念,或者放逸還要犯,那怎麼辦呢?欸,那個時候它有一個特別的辦法—要懺悔。以前造的一定要懺除乾淨,然後呢,以後萬一不小心你也應該把它懺除乾淨,這樣你就可以不感這個惡果,不感這個惡果。



    发表于 2015-1-15 14: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01/15(周四)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4-145

    第二特以四力淨修道理者。如是勵力,雖欲令其惡行不染,然由放逸,煩惱盛等增上力故,設有所犯,亦定不可不思放置,须勵力修大悲大師所說,還出方便。此復墮罪還出之理,應如三種律儀別說。諸惡還出者,應由四力。開示四法經云:「慈氏若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則能映覆諸惡已作增長。何等為四,謂能破壞現行,對治現行,遮止罪惡及依止力。」作已增長業者,是順定受,若能映此,況不定業。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2B  18′49〞---62B 28′35〞

    【◎ 第二特以四力淨修道理者。】

    那麼第二,進一步特別的現在我們要拿這個懺悔的道理,然後這個層次還是很清楚、很明白,看見沒有?所以我們平常譬如說三皈依,皈依之前一定要先來一個懺悔,為什麼原因?先要把以前弄乾淨了,那麼然後這個上面積累上去才可以。平常舉一個例子,常常說的,譬如說你要吃,做任何東西,事前你把它洗洗乾淨。不要說煮的時候洗洗乾淨,那煮好了你那個碗還得弄弄乾淨啊!否則的話你如果不乾淨的話,煮下來,這個農藥也在上面,泥土也在上面,吃下去,不把你毒死嘛,就把你吃得不消化,那個不行啊!所以它一定要懺悔以往的,以往的固然要懺悔,將來萬一不行也要懺悔。下面看:

    【如是勵力,雖欲令其惡行不染,然由放逸煩惱盛等增上力故,設有所犯,亦定不可不思放置,應勵力修,大悲大師所說,還出方便。】

    像我們現在這樣地「努力」,這樣地「努力」!他是說這樣努力法啊,還不小心,或者是放逸,或者是煩惱強的關係還要犯;如果我們不努力的話那這個地方不談了,那這個地方不談了。所以這兩個字,我們也應該擺在心裡上面衡量一下。我們已經說過很多次,所以現在凡是講到這個地方,我們都有一個標準,記住!處處地方拿那個標準啊,用來檢查自己的身心相續,用來檢查身心相續。不要聽懂了這個字,然後呢跑得去到處去「亂蓋」。下面說,檢查到了,那個時候不要說讓它去,不要讓它去,一定要努力照佛告訴我們的還出的方法—「大悲大師」就是佛—怎麼「還出」呢?就是這個罪染當中能夠還出來。那麼這個還出來分兩部分:

    【此復墮罪還出之理,應如三種律儀別說。】

    這個我們造的罪有兩種,一種叫遮罪,一種叫性罪。什麼是遮罪?就是制這個戒,制了以後這個不可以做的、遮止的,現在呢你不小心又犯了,這個叫遮罪。還有一個呢,不管它制不制,這個本身就是有罪的,是這樣,這樣。所以這一點,那麼在《戒經》上面特別告訴我們說:身、口兩個主要的是「遮」,然後意這一點的話,那就是「性」,特別是起心動念。這個是聲聞別解脫戒,粗的。

    其實等到我們到了中國以後,就是大眾部所傳,尤其是南山道宣律祖所判,他們三家所判不一樣的—一個是一切有部,所謂「有部」,一個呢成實宗,還有一個就是到了中國來的,所謂我們根據《法華》、《涅槃》開權顯實以後判的。這個犯罪、不犯罪,這個有部說:那個身口才犯,起心動念不算;然後呢這個成實宗它就不是,不但是身口犯,起心動念—如果說你起心動念了以後你繼續地再想,你就犯了,所以雖然是小乘,它寬嚴也不同喔!等到到了中國,道宣律祖判的,就是你心裡面一念一動,那時已經犯了。將來這個道理,等到我們學這個戒法、戒體的時候他會特別說明,特別說明。

    其實我們表面上面看,好像南傳的講起來說只管身口,好像心裡面不管哪!實際上真的嗎?如果真的話,佛不會說「自淨其意」;佛一定是說:「身不要犯,口不要犯,好了、好了,你們修成這樣那就成功了。」他沒這樣說哦,自淨其意。而且如果你不自淨其意的話,這個典型的公案照在這個地方,然後你生了天,再後去墮落。非常清楚,佛的真正目的不在這個上頭哦!這個是接引我們層次必然性,也就是說剛開始的,自然,你只要身口不犯,遮止了,久而久之慢慢、慢慢地你就心降伏了;心降伏了,然後你能夠深入啊!所以這不僅僅是說,哦,現在大眾部傳到我們,以及成實宗,其實真正的南傳的,它也是這個樣啊!所以如果說諸位對於南傳的有興趣的話,我建議你們《清淨道論》你們一定要好好看一看,這是南傳的非常精彩的一本論,它就講得很清楚:你戒相儘管你持得很好啊,對不起,你心裡面如果是不相應的話,跟佛法不相應。就這個道理,那麼這個地方我順便說一下。

    所以說分兩部分:遮罪,那我們犯了,那我們半月半月布薩的時候去把它懺悔。但是不是說嘴巴上面講一講哦!所以這個懺悔的時候,也這個長老一定說:「你見到罪嗎?」「我見到了!」「那你下一次不要犯!」「是。」一定要這樣見到!你拿什麼見啊?心眼去見嘛,這很簡單嘛!下次怎麼不犯呢?注意它嘛,才能不犯嘛!所以它絕對不是單單從身、口,只是說特別剛開始的時候,絕不可能了解得透徹,從心裡上面著力。就像那個小孩子一樣,他一定在環境上面配合得很好,慢慢、慢慢地讓你走上路,這個世間一切法的法相,法爾如是;佛,當然也一定如此,這道理我們要了解。這個是屬於「墮罪」,換句話說遮罪。

    【諸惡】就是那個性罪,其他的罪

    【還出者,應由四力。】

    下面這個。所以真正我們懺悔的話,這兩樣東西同時具足,那麼什麼的罪都可以懺乾淨。

    【《開示四法經》云:】 先引那個經上面證。

    【「慈氏若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則能映覆諸惡已作增長,】

    佛告訴我們彌勒菩薩,說菩薩摩訶薩—不要說我們凡夫—就是這樣的,他們有的時候還會。如果說他能夠照這四個辦法去做的話,那麼能夠把「已作增長」這個業都能夠「映覆」,就是遮止,都能夠把這種業都能夠淨除。哪四個法呢?

    【何等為四?謂能破壞現行,對治現行,遮止罪惡及依止力。」】

    這四個,這四個下面每一個再說明它:

    【作已增長業者,是順定受,若能映此,況不定業。】

    他前面說,有了這四個辦法,那麼已作增長的也都能夠遮止。這個已作增長是定受的,真正說定受的是最嚴重的業,就下一生要受。你能夠懺悔,那個業都能夠遮止的話,何況其他的,何況順不定,當然更能夠。換句話,你只要能夠懺悔,再重的它都能夠懺悔乾淨,所以這個大乘真正的殊勝的地方的確是,的確是。那現在下面就解釋這四個,四個所謂「破壞現行,對治現行,遮止罪惡以及依止力」。那麼這四個每一個加一個「力」,就是說你破壞現行有一種力量的。





    发表于 2015-1-16 1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01/16(周五)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广论原文:P144-145

            此中初力者,謂於往昔無始所作諸不善業,多起追悔,欲生此者,須多修習感異熟等三果道理。修持之時,應由《勝金光明懺》及《三十五佛懺》二種悔除。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62B 28′35〞--62B 29′47〞--63A 15′14〞

    【◎ 此中初力者,謂於往昔無始所作諸不善業,多起追悔,】

    就這一句話。這個破壞,怎麼破壞法呢?對於你以前所作的,這個以前,我們現在了解,從無始以來,既然時間是無始的話,這個作的惡業是不曉得多多少少,不曉得多多少少。對這個,要「多起追悔」,就是懊悔。我們前面已經說過了,什麼是不增長業?就是作已追悔的,悔所損惱、亦對治所損,對不對?就這個。所以它不但眼前不增長,而且能夠把以前的還能夠淨除掉。這個地方呢,就是破壞現行,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當中。那麼要破壞它,靠什麼呢?靠這個,對於不善業追悔:唉,我怎麼作這個,怎麼作這個!怎麼作這樣不理想的!

    (63A)這個話,注意哦!它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覺得什麼—我怎麼做得不對!你了解了這裡,你就感覺到了,為什麼前面告訴我們哪,「最極下愚」,你真正學法的人,你最愚癡的人,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是智慧的人。喏!第一件事情就告訴我們:哎呀,我怎麼這麼差呀!你覺得這麼差,你才肯改。你現在覺得處處地方覺得我對,我有道理;既然你有道理,你還要改嗎?你就能破壞現行了嗎?你一天到晚在這個現行當中,你這個道理就是見煩惱,然後你的習氣就是你的思煩惱,這麼粗猛的煩惱都沒辦法破,順著它,還談其他嗎?這句話。那怎麼樣才能生起來?這個道理我們懂了,怎麼樣生起來?下面:

    【欲生此者,須多修習感異熟等,三果道理,】

    你要修這個的話,應該怎麼辦呢?就是,哪!前面說的,前面說的道理,那一路上面都過來。所以說前面這個道理說過來了以後,有了這個基礎現在修這個,那很容易,這樣。所以平常我們說:「哎呀,我懺悔呀、懺悔呀!」你懺些什麼?不知道!你跑到佛前面說我念它個四句,你真的懺了嗎?這個很簡單哪,所謂懺悔的話,對你以前所做的覺得不對。你怎麼曉得它不對?有一個對的東西擺在那裡衡量,你一定是對跟不對衡量出來了以後,那個時候你才衡量出來對跟不對。現在你根本不曉得哪一個是對,哪一個是不對,你說的懺悔,懺些什麼?你能懺,這連它懺些什麼都不知道,就能懺得乾淨了嗎?

    就像我們就說,哎,你去拔拔草—什麼是草不知道!所以人家說那個笑話:叫他去拔草,結果拔了半天,那個菜都拔掉了,草還在那裡。為什麼?菜長得高嘛,那個草小小的在那裡,他就拼命去拔,拔了半天。他自己覺得:喔唷!他就用功了,用了半天。結果啊,糟了!菜—要種的東西統統被他弄掉了,然後呢那個東西沒有。這不是一個笑話哦!如果我們仔細檢查一下,我們現在往往覺得:我現在好用功修行喔,你看我又出了家,這個也放下,那個也放下,然後呢,這個那一些人怎麼不供養我,跑得來也不跟我磕頭;又是個出家人。然後呢這一個人不對,那個人也不對。你做些什麼啊?你做這個就是你把菜都拔掉了,然後呢這個草都在留在這個地方。這個我絕對不是說的笑話,你仔細檢 查、檢查看。

    所以這是為什麼我在這地方,我覺得自己一方面很不忍心,一方面看見在座的有幾位同學好了,是讚歎、歡喜啊!我都是靠了他,他做了很多善業,我沾了光,隨喜功德。但是另外一方面,有很多同修,偶然有幾位同修不理想,啊,我心裡直痛心,我呀真是不曉得怎麼幫忙他,唯一的辦法總希望多逼逼他,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如果大家條件不夠的話,你們記住:有人來逼你,你應該感謝他;否則的話,趁早回家去,那還少造一點罪惡,至少將來不會墮地獄裡面受苦哦!這一直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那麼下面呢,

    【修持之時,】我們正修的時候怎麼辦哪?

    【應由《勝金光明懺》及《三十五佛懺》二種悔除。」

    有非常正確的教誡,告訴我們這個道理。《勝金光明懺》是有一本經,就是《金光明經》。《金光明經》一共有好幾個翻譯本,第一個是北涼曇無讖翻譯的,根據這個翻譯本,智者大師曾經著過疏,很多祖師們。那麼還有《金光明懺》,這個主要的因為智者大 師著了疏以後,根據這個。這個另外一個譯本,那個是唐朝義淨三藏譯的《金光明經》十卷。如果你們真正看的話,你們應該看那個十卷那個,後來寫得非常完整。啊!那是真正好極、好極了!我這地方它有一個拷貝,實際上那個藏經裡面也有,它那地方能夠淨除我們所有一切的業障。

    關於這個道理,現在我實在沒精神,有精神的時候,我晚上要跟你們講的。可是晚上,現在講起來,因為我接了這麼太多的東西,我只能這樣說了,但願你們把《了凡四訓》、《俞淨意公遇竈神記》這一種好好地看兩遍。然後呢看兩遍,我告訴你們的書多看,看了以後,然後你到那時一看的話,你到那時候心裡面會馬上產生正確的覺受。至少你會很認真地覺得:哎呀,我怎麼以前這麼錯呀!乃至於你會有自己感覺得,對以前的錯誤產生驚心動魄之感。對了!那個時候你就對了,你就有機會把你以前的罪惡統統懺乾淨了。還有呢,它告訴我們的好處,這個好處是不得了的好處,你只要肯這樣去做的話,的的確確地,哪怕五無間罪,都可以懺得乾乾淨淨的。那麼這是第一個是《金光明懺》。

    還有呢,《三十五佛懺》。《三十五佛懺》就是我們現在的早、晚課誦當中,那個八十八佛當中的後面三十五佛。八十八佛分成功兩部分,一個前面的五十三佛,一個是後面的三十五佛;它各有根據的,五十三佛出在《觀藥王藥上菩薩經》上面,然後三十五佛出在《決定毘尼母經》上頭。這兩個經裡邊,那麼現在它們傳的,這個宗喀巴大師傳的這個傳承當中,這兩個都有完整的方法,所以我現在不用那個八十八佛,本來這個八十八佛那個儀軌,還是佛教的大師做的,你仔細一看的話,你就了解。那麼現在我們發給你的這個儀軌,它有它的一個特別的一個意義,我順便跟你們說一下。

    宗喀巴大師當年他也是,修學都是這樣,以他這樣的老人家,這麼了不起,他修行第一步就懺悔。那麼懺悔乾淨了以後呢有淨罪相,到那時種種感應,欸,他親見那個三十五佛。結果見了三十五佛的時候,那三十五佛沒頭,欸,奇怪!怎麼沒頭?那麼他就問,因為見到了,然後呢就告訴他,說你那個儀軌不完整,有一部分缺少。後來他去請教,然後呢那個本尊告訴他,現在還有什麼地方你不夠,補足了就對。

    所謂儀軌,平常我們看起來,就像那個說一遍。實際上那個儀軌就是什麼?說,拿我們普通一點話來講的話,譬如那個汽車,汽車的什麼叫儀軌?這個輪胎是這樣子的,那個車身這個樣,門是這個樣……。請問:如果那個汽車沒有門、沒有車身、沒有輪胎,你能開得動嗎?你不能開,哪一部分少了就不行。所以它儀軌不完整,那個內容是有的,就像那汽車子是一樣,它那個引擎是有的,那個駕駛的人坐在上面,可是對不起,不能載東西,也不能載客呀!那麼經過宗喀巴大師這麼一改革,那麼這個就完整了,所以我所以採用這個法本的原因。

    其實這個內容,跟我們現在的早晚課誦上面所用的那個三十五佛,內容大致相同,只有一點點,就是那個觀行的方法。實際上觀行的方法,主要的就是懺悔的最重要的地方。剛才說的,平常我們說懺悔、懺悔,那嘴巴上面講,從哪裡懺呀?不知道。結果弄了半天,像那個笑話當中一樣,把菜拔掉了,草留在那裡;它現在你了解了這樣子的內容去做的話,你做對了,草都拔掉了,菜留下來了,這是我順便一提。那麼以後呢我這個《金光明懺》那一部分,我不講,只是它宗要的地方,我還是會給大家提一下。那麼主要的用的就是用那個《三十五佛懺》,現在你們已經每個人都有了,在沒有講的之前,各位好好地把它看一下,好好地看一下,以後我們每天功課當中,一樣主要的就是學修這個法。這個是破壞現行,把現行破壞。

    在說下去之前,有一點我要跟大家說一下的。到現在為止,你們曉得不曉得什麼是現行?大部分人大家都知道,容或還有一、兩個人不知道,那我要告訴你們,什麼是現行?就是你現在的心理狀態就是現行;由於這個心理狀態,你身心狀態就是現行,就這麼簡單。你現在的現行是什麼?我們在上課你一心一意在聽這個東西,法相應的,聽得個來勁;法不相應的,聽得不曉得在那個地方怎麼辦是好,但是也無法可想,直望手錶,「怎麼還不下課?」這就是你的現行,就是這樣。

    那麼現在我們懂得了這個佛法以後的話呢,曉得原來這是什麼?如果跟法不相應的話,那就是不符、不順。如果是「符」是什麼?跟空相應了,見道以後。「順」是什麼?現在就是我們前面這種狀態,順於這個道相應的,一步一步覺得,啊,心心念念覺得:我這個錯的要拿掉它,對的要上去,就是這個。所以說假定我們現在的心理就這樣的,所以前面說「寬大」,浮浮泛泛,馬馬虎虎,這個心裡面就是墮落的根。真正修行就從這地方要破掉它,如果你這地方不破的話,沒辦法!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能用功,請問?為什麼?你覺得要想用功啊就提不起來。提不起來的狀態是什麼?就坐在這裡滿好嘛,欸,坐在這裡;然後呢有人跑得來聊聊天滿高興,就是這樣然後;要上街去尤其起勁。這個什麼?就是現在的現行,這麼簡單。你一旦破掉了,什麼呢?就是這心裡面沒有了嘛,所以破現行就這麼簡單!

    但是呢,這一個東西就這麼實在,就這麼實在!你真的破掉了,你就會很清楚的,到那時候你如果是拜佛的話……。現在你們拜佛什麼現象,我不敢說,但是以往我的經驗以往的話,去拜佛,「是啊,出了家嘛,當然要去做這種事情啊!」可是拜是在那兒拜,拜了半天是沒味道,就這麼所以叫「追上下」,就這個樣。心裡面看看大家都拜我不拜, 我也不好意思,最好少拜幾拜;然後呢一拜拜下去,拜了個半天,然後站起來;別人拜三拜,我只拜一拜,反正我總歸在那兒拜了。就是這個現行,就是這樣,你心裡面不大相應的,這就是我們現在跟染污相應的。然後呢,你在那兒唱念的時候的話呢,「唉呀,儘量的話那最好啊……那個唱起來啊很傷氣,反正別人,有別人念,我也去不去管它了。」就這種,處處地方,這就是我們的現行,你了解了一下。

    什麼樣對了呢?就是你一碰到,你全部精神就貫注進去了,就這個樣,那就是跟法相應了。或者你會感到歡喜,或者你自己不覺得歡喜,但是全部精神呢就覺得跟它相應,就這樣。那麼跟善法相應的心情,我們不大多,可是跟惡法相應的事情,說起來處處皆是。譬如今天有人打齋:啊,今天要打齋!喔,這個打齋,不但打齋還有什麼,找那些東西來得個配胃口。你事先,嗯,嗯!現在心裡這個相應了,然後你吃的時候,越吃越起勁,那時你不覺得歡喜,但是心裡面,全部精神貫注在裡邊。對不對?這個什麼?惡法相應的現行。我們現在要破什麼?就破這個,就破這個!所以這個道理說起來很容易喔,你一定要了解它所指的行相是什麼,這樣。如果是將來你真的一旦破了以後,你會感覺到內心當中立刻有不同的感受,這個下面一個個講下去。

    所以如果這個沒有的話,所謂的懺悔一點用場都沒有!我說的一點用場,就是眼前 結果的用場;那個種子有的哦,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注意!只是一個種子,只是如此而已,只是個種子如此而已。那我們這裡老和尚他為什麼能夠這樣的功效,你們有機會去問問他。那肯定地,他念佛的時候,一定到那時候全部精神貫注在上頭,儘管他不講那個道理,現行一定破的。那個時候的現行是什麼?一定跟法相應的,就這麼清楚。所以你真正懂了以後要去修行的話,你們會內心當中非常清楚、非常明白,現在你這個一念是什麼!如果你跟染污相應的,就是這樣。然後呢在這裡告訴你要破,就是破這個,了解了嗎?這個叫破現行「力」,這是種力量,這是種力量。什麼力量?心力,就是業力啊,業力啊,就是這個。第一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