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楼主: 好好学法

    预习每天晚上共修《广论—深信业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6 10: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02/06(周五)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复习下士道(二)

    、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6B9′27〞- 66B20′27〞

    這可以教了以後,那麼這個真正修學佛法,又分成功兩部分。我們修學佛法,一個自己的內因,一個是外緣,這個兩樣東西是必不可少。外緣是什麼?善知識!然後呢自己的內緣,就是跟善知識如何相應。前面只是告訴我們,說道的根本是依止善知識;依止已,然後告訴我們親近。當初在依止善知識那個時候裡邊說,已經說得很清楚,善知識的行相、學的行相,應該怎麼樣依止他,依止的勝利,不依止的過患等等。這個六條,實際上我們還是要很認真地把握住,把握住那個綱要。然後那個綱要把握住了以後,那個內涵啊,再下面學的都是這樣。你慢慢、慢慢地越了解得多,你對這個綱要的內涵,越能夠認識得正確;認識了正確,到你隨便這個一提的話,那你就把握住這個重點;你能夠把握住 (p58) 重點的話,你就能夠相應。10:50

    那麼在這個地方我隨便一提,當初他告訴我們依這個師軌理當中,先說依止老師的意樂,換句話說,你依止老師應該有什麼樣的心情,他是以《華嚴經》上面。我們其中隨便說兩樣東西:第一個如孝子心,第二個如金剛心。什麼是以孝子心啊?那就是啊不是以自己的心,說我要怎麼樣,一切時處要觀察自己的父親。現在呢這個誰是父親啊?法身父親。世間父母長養一生尚且要這樣孝順,你能夠孝順,你得到世間最圓滿的福德;現在呢這個法身的父母,你能夠孝順,你就能夠得到跟法身相應圓滿的。法身相應圓滿的什麼?佛嘛!那麼等到學完了這個業果的道理以後,那個時候你再回過頭去一看的話,啊!就非常清楚、非常明白,我們如果真正要修學佛法,是必然要有這個心理。因為我們在無明當中,你起心動念,無非是見、思煩惱。儘管你懂得了一點點,對不起,這一點點就算對了,都是九牛一毛,何況十之八九都錯的。

    所以我們平常引很多例子,不但是引佛經的例子,乃至於引世間的例子。昨天晚上引這個例子,今天不妨重說一遍,大家記得吧?喏!現在的科學這麼發達,大家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欸,居然說出來的道理恰恰相反。一個醫生說:「你這個病不能吃油啊!」一個醫生恰恰相反的,他說:「現在你要拼命吃油!」昨天晚上那個周醫師還在, (p59) 他是最佳醫生,他在這兒證明,他直點頭,不曉得你們看見了沒有?如果你們不相信,你們可以專門問他。我講的,那我是外行人,那醫生,因為這是發生在我親身身上。現在一個專業人員,對世間這麼淺近東西尚且如此,現在我們才隨便聽見一點點,看到那一點點,隨便幾本書,我們就覺得以為這個就代表了全部了,你豈不是顛倒嗎?  
     
    然後科學上面其他的以前說:啊!這物質不滅定理,然後呢質能不能互換。現在又完全推翻掉了,恰恰相反,恰恰錯誤。世間科學上面,它經過這麼百千人,然後有這麼精密的方式觀察出來的東西,尚且錯誤百出。我們現在拾人牙慧,隨便看一點報紙,聽人家耳邊風,然後執著著就是這樣——啊!愚癡,只有一句話。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真正重要的,學到這裡應該隨時提醒自己:「我是愚癡啊!」千萬不要說:我這個對。學到這裡我們應該提醒自己:這個不對的。那麼關於「我」這個對不對的真正的內涵,一直要講到共中士,那個時候開始提到,上士的時候是圓滿地告訴我們,圓滿地告訴我們;在共下,已經有一點點的樣子了,已經有一點樣子了。      

    所以我們懂得了這個道理,那個時候才會曉得,你現在唯一的辦法,是要去揣摩善知識,他要告訴我們些什麼,然後你照著他去做。世間的人這樣地去揣摩,遷就別人不是好事,佛法卻是唯一的辦法。為什麼?因為佛跟世間所以不同,你所以要依止佛,他具 (p60) 足的條件,大家記得,這四個條件,對不對?說,他唯一的願望—救你們。他具有的能力,圓滿具足救我們的知識,以及救我們的力量。所以救不起來的,就是我們自己的內支障礙。所以如果說你照著「我」去想的話,對不起,你這個藩籬擺在那裡,高高地就把那豎在那裡,他什麼東西進不來。所以經上的譬喻說,太陽光儘管亮啊,你關在屋子裡看不見,瞎子看不見。現在什麼瞎子?就是我執瞎子、法執瞎子。講「我」這個道理,啊!講了個半天的道理,對不起,那法、再有法沒有用。這是我們現在了解。你了解了這個,自然而然,所謂如孝子心這個概念,就非常清楚明白地呈現得出來。   
      
    然後以這種情況,你如果去學的話,自然你能夠有多少努力,就得到多少功德。因為就是你還沒學到它,可是你已經自己曉得我這個錯的。當你曉得我這個錯的時候,這個「我」的現行就破除掉了。當你曉得我的錯的,前面一定有它推動你的原因,我們了解了;你一心恭敬尊重這個善知識,那個功德就生起來了。然後你尊重禮敬三寶的這個功德,昨天我們剛講過,如果你身口意相應這種拜一拜,哇!就從你拜的地方一直下至金剛際,把那塊土挖出來磨成功粉,一粒粉一個單元,這麼多粉,就有這麼多的轉輪聖王位的殊勝的福德。我們還不懂道理喔!你只要能夠這樣做到,哇!17:24  
        
    所以我們常常說:就怕你不貪,但是呢,欸,你要貪哪,就要做一個真正的貪,不要 (p61) 做一個什麼?沒出息的。現在我們真正的都是沒出息的人,眼前一點點小好處,就貪得要命,這真沒出息,真太沒出息了!你問我貪不貪?要,貪什麼?佛!這個是我要貪的。所以我是大善法欲,因為佛是這樣做的,所以我這樣去努力的!世間的一般人,稍微像樣一點,他們都是這樣,他們有他們無比的遠大的目標在。世間,他一開口,心裡想的總歸是這樣,眼前小的根本不在乎。我們這些人真是太差,就那個眼前這一點點小小的上面,然後呢損失是不曉得多多少少。      

    那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就體會到:啊,原來是這樣的!你自然就很清楚、很明白,善巧地利用我們現有的這種狀態。你只要善巧引導它,就可以得到這麼好處。喔!所以因為你了解了這樣子,不但有孝子心,而且金剛心也跟著來了。這一直是唯一的嘛!不管任何情況之下,不能破壞你。對不起,不管他怎麼說,我心卻是不動。關於這種概念,你自然一樣一樣都清楚了。這詳細的情況,我不在那裡多講。      

    這是現在到這地方為止,關於共下士那個已經說過了。所以在這裡,明天正好是禮拜天,你們不妨趁那個機會,好好地溫習一下,好好地溫習一下。把這個下士上面幾個重點把握住,作為我們的行持次第,它這個前者都是後者必須要的經過的階梯,這樣地一步一步上升。知見上面是這樣,行持上面這樣。目前現在重視的就是知見,你有了 (p62) 這個認識,下面講下去的時候,啊!你會慢慢地、慢慢地這樣契入,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當你知見相應契入了,行持的時候毫不困難,毫不困難。要不然的話,這件衣服儘管這麼好,你一被,雖然究竟你還是圓滿,可是在沒有圓滿之前,你就在三惡道當中受無邊的苦,這件事情划不來。反過來,你就算沒辦法圓滿的話,一下還不能得到解脫,卻有這麼大的好處,四天王天這樣地轉、轉,那是何等地好啊!下面的,下一堂課再來說。



     楼主| 发表于 2015-2-7 08: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好好学法 于 2015-2-7 08:34 编辑

    2015/02/07(周六)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复习下士道(三)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6B20′27〞-66B29′36〞 67A00′03〞-67A00′43〞

    講中士之前,我們把下士那個基礎,重新一條一條地溫習一下,溫習一下,不了解的馬上把它補足。你有了這個正確的認識,然後你那個中士,學到哪裡你就通達到哪裡。要不然你跑到那個地方,唉呀,覺得好辛苦,爬不上去。這個圓滿的教法,到那個情況是很大的損失,很大的損失。那麼前面有幾點特別重要:善知識,這個是外支,因為這個是修行必然需要的,必然需要的;你要曉得怎麼跟他相應,跟他相應的就是自己內支的條件,這個概念。那麼說到善知識,反面是惡知識什麼行相,這個我們要很清楚的。我們自己不但不能親近惡知識,尤其是我們不要不知不覺當中,我們自己做了惡知識。我們往往並不曉得,結果我們的行為害了我們自己,這一點也是應該特別注意!

    那麼然後呢,下面就要開始正式講修行。修行的時候,除了那個正修的軌理以外,前面說的那個破除修行的邪執,這一點太重要,這一點太重要!所以當我們溫習也好,或者你們沒有聽過,在聽的時候,那個概念一定要弄清楚。我們目前教法所以亂,所以沒有結果的話,極大部分都陷在這個裡面,自己還覺得在修,但是呢實際上他已經走錯,走了錯路,走了錯路了,所以結果一生善行都成過失。眼前這個一生的過失,這個因果輾轉下去的話,不曉得什麼時候回來,那個結果都是非常可怕,非常可怕!

    你有了這個基礎,然後這樣地一步一步,從暇滿人身的難得以及念死,因為怕死,所以才找皈依,找到了皈依以後,所以才曉得真正皈依之處是何在。然後呢,如何去皈依法,如何去學習,把以前沒有了解之前怎麼淨除,了解以後如何增上,以及我們在這種情況去修學,必須要具足的什麼條件。那時候你才會知道:啊!這件衣服的珍貴呀!現在被上了這件衣服,要處處好好地努力啊!


    這個說起來,說來這個事情真的的確並不難哪!可最重要的什麼呢?就是你這個心理上面正知見沒轉過來。所以你還沒做的之前,心裡面已經是畏畏縮縮打了退堂鼓,「哎呀,我不行啊!」那個事情是一定不成功。你真正地能夠挺起來的話,事情無有不成功者。眼前我們同修當中,我就看見好幾個,剛開始我總覺得這個人邋邋遢遢,欸!不,最近看見他慢慢、慢慢地很有向上的這個,這個非常明顯,那個是最典型的例子。


    實際上我們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不要說佛法,就世間的這種情況,世間的這種情況,你心裡面先有了這個—我一定咬緊牙關,要這樣子成就的心情。那個時候心理上已經準備了,當難關來的時候,你認得很清楚:對啊!我是要向上,向上爬一定要付出力量,付出力量,你做的就是你所得到的功德,就是你賺的法財,你正要忙這個嘛!這個心情就那麼簡單,像打仗一樣。否則你不認識這個的話,你還沒打,唉呀,覺得辛苦,然後你背過頭來。你打仗,背了跟人家敵人打,什麼結果?只有一條路,百分之一百地死,就這麼一件事情!不是很清楚嗎?所以我們現在要戰勝三界煩惱,跟那個煩惱的敵人打,居然背了這個煩惱而打,你怎麼個打法?不要說敵人,那隨便任何一個人,你矇上了眼睛,然後跟敵人打,你豈不是只有挨他拳的份嗎?所以這心理很重要,你千萬不要:「唉呀,我這個不行啊,我那個不行啊!」萬萬不可以。所以我們不行,的確還是有它的很多原因在,那麼前面告訴我們這些道理,無非都是幫助我們淨除這些障礙,淨除這些障礙。

      
    前面已經說過的兩個因緣,我這地方重提一下。有一個老比丘證四果的因緣,我是在這裡講過的,對不對?那麼已經講過了,你們已經聽過了曉得,那個老比丘,人人都笑他,欸!結果他自己覺得,啊!至誠恭敬這個法而努力。跟我們現在的心情怎麼樣呢?你比較一下就曉得了。我們現在有沒有這個心情?我們是不是懶懶癱癱、馬馬虎虎,唉呀,能偷懶就偷懶,這個心情完全不一樣。我們是年輕力壯,儘管有為的時候你是這樣;他已經老成這個樣的,他只是有這樣的一個心,還不是碰到佛喔,就碰見這個年輕人跟他開開玩笑喔!拿了一個皮球在他頭上敲四下,他證了個四果了。嗯,這樣!這是千真萬確的佛經當中的公案,這個不曉得在《雜寶藏經》裡、《賢愚因緣經》,這個倒我忘記掉了,你們自己去翻。

      
    另外還有一個公案,我今天在這裡跟你們說一下,也是《出家功德經》的一個。有一個人,他年紀老了。年紀老了以後,反正年紀老的人是樣樣不對。在家裡邊,雖然他是一個滿有錢的人,當年年輕力壯的,人人奉承你,等到你年紀大了以後,人人討厭你,唉喲,說這個人在家裡面,只有消耗糧食,還要侍候他,這樣。他想來想去,一點意思都沒有,那麼就出家去了。他就出去了以後,家裡說:「好哇,出家去呀!你為什麼還不出家!」一天到晚就望他出家。我們現在年輕人要出家,哎喲!父母哭哭啼啼,誰都不願意你,這個道理就這樣。結果他覺得越想越沒道理,好,就出家啦!跑到寺院裡面去。


    那時候佛又不在,那麼就找那個佛的弟子。通常佛的弟子當中最精采的,當然舍利弗尊者,所以他就去找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一看說:「你這個人,年紀老了。」那個經上說快百歲了,近百歲的一個老頭子,我們可以想像。不要說近百歲,我今年只有剛剛五十九歲,虛年齡說六十歲,已經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到了七十、八十,那更不曉得什麼樣子啊!他快百歲的一個老人,你可以想像得到。舍利弗尊者一看說:「不行!你不能出家,出家要做三件事情:讀誦、坐禪、行福。」那佛世的時候就是這樣喔!
    實際上呢這三件事情,我們不妨現在檢查一下:我們出了家了,請問:你讀誦了沒有?是不是你真正努力地從戒、律、經,經律論三方面努力,你有沒有?再不然,你坐禪,你有沒有?再不然,你行事,忙公家的事情,你有沒有?我特別說一下喲!是,我們在座的有幾位,不但一樣事情,三樣同時具足,啊,我真讚歎!乃至於有病的人都在那裡這麼認真地忙,就是我們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躲在房間那個睡大覺啊!


    可是這個舍利弗尊者一看說:「對不起,你出了家要做三件事情,現在三件事情你一樣都做不成,不行、不行!」唉呀,他沒辦法,他去求別的,那求別的說:「欸,你來之前,你有沒有找過別人?」「我找過。」「找誰?」「找舍利弗尊者。」「舍利弗尊者怎麼講?」「舍利弗尊者告訴我這麼說……。」「那對不起,舍利弗尊者是佛的大弟子,他的智慧第一,他是這麼說的話,啊,那我沒辦法。」啊!這樣。然後他找遍了那個佛的弟子,統統拒絕。唉呀,他就在這個祇桓精舍門口哭啊!說心裡面‥「家裡面,家裡面人不要;要跑到去出家,出家也不要。」那只好苦苦惱惱地一心念佛。欸,他的善根到了,那個佛感應了,那就來了,現出光明來。啊!看見佛,他歡喜得啊,然後像大山崩投在佛前面。佛就問他:

    「你幹什麼在那兒哭哭啼啼呀?」他就告訴他這個因緣,「那好、好!你來出家。」就這樣,那麼就出了家了。出了家以後,任何人有他的緣的,他一看那個緣,他跟目犍連尊者有緣,他就告訴他說:「儘管舍利弗尊者,那些人都說……可是你要曉得,真正對事情的了解只有佛,佛無量阿僧祇劫所積累的功德,那些沒有一個羅漢具足,所以他們不可能了解你的情形,你有善根的。」「跟誰呀?」「跟目犍連尊者。」那麼叫他交給目犍連尊者,目犍連尊者就帶著他了。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楼主| 发表于 2015-2-8 11: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好好学法 于 2015-2-8 11:59 编辑

    2015/02/08(周日)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复习下士道(四)

    二、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7A00′43〞- 67A11′44〞

    目犍連尊者一想:唉,這個老頭子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但是世尊說的,那一定沒有問題,好啦!好啦!那你跟,那就跟著吧!那麼他剃度了以後,然後他就跟著大家一起。跟著大家一起,雖然跟著大家一起,他畢竟是一個老頭子啊!什麼事都做不來,所以有個  年少這個比丘啊,大家都好作弄他。哎呀!他自己覺得:我這個在家裡面已經苦惱,覺得出家可以解除苦惱,結果出了家又更苦惱。唉呀!他越想越苦惱,結果跑到恆河邊上面,算了!算了!我這一生命就送掉了。他就把衣服脫下來,對它恭敬頂禮,他說:「我絕不棄捨三寶!但是呢我這一生已經沒有希望修學了,所以我至心恭敬地祈求三寶加持我,然後讓我轉世,年輕就出家。」然後呢他對那件衣服脫下來掛在樹上,拜完了,噗通!跳到河裡面,他跳到河裡面自殺。


    那個時候,那目犍連尊者,就因為剃了這個老比丘,這個老年人,他就觀察說:唉呀,我這個老徒弟現在在幹什麼?一看哪,他跳到恆河裡面去了!目連尊者的神通,那就把他救出來。救出來了以後,就問他說:「你幹什麼啊?」「我如此這般啊!」「噢,沒關係,你跟著我吧!」跟著他,然後呢跟著他就帶他去,說:「既然這樣子,我帶你去散散心吧!」好,然後呢散心。


    結果跑出去的時候,喲,第一個就看見一個死屍,一個死屍。那個死屍長得非常漂亮的一個死屍,可是那個死屍身上有一條蟲,那個從她那個嘴巴裡面爬出來,從那個鼻子裡面鑽進去,然後鑽進去眼睛裡爬出來,在那個地方轉。看見了那麼美的人死掉了,啊!直覺得很可怕。然後呢,這個裡面一條蟲在那地方,看得真是噁心,他就問了,說:「師 父,這個什麼?」「你現在不要問,等一下告訴你。」再跑得去,前面又看見一個人,一個女的,煮一鍋大的油鍋啊,嘩啦啦滾,滾完了,自己就蹦跳下去,把自己滾熟以後,撈出來自己吃。這個痛苦不堪,死了以後再活。他看了是毛骨聳然,「這怎麼一回事情啊?」「等一下再告訴你,再看!」。


    那麼這麼一看、一看,就看到了第五個,看見了一個大山。哎呀,那個山是大得不得了地大!大極了!一個大山,就這樣。那麼到那個大山上面,他又看見了,反正是看見了各式各樣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完了以後,他又問,他說:「怎麼這個地方,怎麼有這麼一個大山呀?」他就說:「那個大山呀,那個大山就是你前生死下來的骨頭。」「什麼?我前生死下來的骨頭!」那好了,我把前面的前後的因緣都告訴你吧!剛才你第一個看見那個死屍,是怎麼一回事情呢?喏,就是那個某個國家的那個長者,那個長者夫婦兩個都非常地好,那麼這個長者的夫人長得非常美!那麼他們到海裡面去求寶,不幸到了海裡邊哪,遇見一陣那個黑風,那個船翻掉了,翻掉了嘛就人死掉了。那個大海是不容死屍,那個海法,所以把那個死屍漂流到岸上。那麼這個女的本身,她長得非常美,所以生前對她這個身體非常執著、非常愛好,所以她死了以後,因為她那個身體的愛好、執著,所以變成個蟲。


    哦!他看一下,嗨,人真一點意思都沒有,原來這樣結果。眼前是變蟲,因為她前生對這個身體的執著所以變蟲,這個蟲命完了以後墮地獄,然後呢受無邊的苦。唉!他聽見了是汗毛直豎,原來對這個身體,這樣好的身體都不能執著,那何況是我這個老的一百多,近百歲,啊,一無是處!他心裡是越想越害怕。所以我們現在想到這地方,不必為營養而忙,這營養忙了以後,你也投條蟲。她是個在家人喔!如果說是個出家人的話,你做條蟲的機會都沒有,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喔!


    第二個幹什麼?第二個是某長者家一個傭人,那個長者是一個非常信佛的佛教徒。那麼那一次是供僧,供僧的時候,就叫那個傭人煮那個供僧的東西。然後呢她每次煮的時候,總是先把好的東西,先把它吃那麼一下,吃過了,然後完了以後,再供養其他的僧眾。結果因為吃了很好的東西,哇!長得非常好。那個主人說:「欸,你長得這麼好,你吃了什麼好東西啦?你是不是認認真真地去供養那些聖者?」「我是呀!我供養。因為主人你做得非常好,他們都吃不完,剩下來給我吃,我吃了這個好東西,所以這樣。」她騙了他的主人。她因為生前騙了,所以現在就第一個先受這個,這個是花報,等到這個花報盡了,將來就下地獄,要受無量無邊劫的苦,然後出來。這麼一個、一個這樣地說。


    說到最後,他說:「那麼這個大山是怎麼一回事情?」哦!這樣:前生那個地方有一個大國國王,那個國王是依法治國。他有一次那個國王吃醉了酒了,那麼有一個人犯了罪,犯了罪跑得去問那個國王,那個國王說:「既然犯了罪,依法治。」然後呢就把這個人殺掉。殺掉了以後,他後來酒醒了,酒醒了以後,他就想起:「欸,剛才有個人犯了罪,那個罪人現在哪裡呀?」「殺掉了。」「怎麼殺掉了?」「國王,你剛才不是說,犯了罪就依法治。」後來一想,這個人罪不致死,唉呀,他就很懊悔,懊悔已經來不及了。他是很正規的,可是因為他這樣地犯了這個罪,但他平常因為做了很多善事,所以他那個引業墮為畜生,但是他那個滿業,卻是做了這麼好事。所以完了以後,投一個大身眾生——摩羯陀魚,這個摩羯陀魚是大得不得了。平常我們說鯨魚、鯨魚,實際上比鯨魚還要不曉得大多少倍。


    那麼後來那個摩羯陀魚,還有種種苦報,這不談。嗯,牠平常的時候常常這個一張開口,就這樣,這個我也簡略一點地講。有一天這個摩羯陀魚牠睡覺,一睡睡了一百年,那麼牠醒過來了。醒過來了以後,覺得嘴巴渴,就張開嘴巴來喝一口水。他那個摩羯陀魚一張開嘴的話,那個海水就像這個瀑布一樣,呱啦啦直瀉下去,所以海上的所有的這種東西,統統一起灌到牠的肚子裡。那個時候正有一船的人在那個船上,就順這個海水,就叭!」下去。那下去了,大家曉得:哎呀!那是摩羯陀魚。那個船上的人這可是皈依三寶的,皈依三寶的。一看見那個情況,說這一下沒命了,大家拼命念:皈依三寶、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大家拼命地念。這個摩羯陀魚宿生有善根的,牠一聽見這個,「欸!這個三寶相應的,不可以!不可以!」牠馬上把那個嘴巴就閉起來。閉起來了以後,結果因為這樣的因緣,牠一念這樣的善根,牠就脫了這個魚身,這樣,然後呢又投生到人間。然後這個魚身那就是喏、喏、喏,現在你那個大山,就是你那個宿生的身。那麼現在你就是因為宿生一念的善根,現在就這樣。「啊,原來這樣啊!」他一想到這件事情,那是不得了,拼命用功。結果以這樣的一個衰的老頭子,沒有多久,證了果了,證了果了。


    證了果以後,那目犍連尊者就帶他回去,帶他回去的……他神通自在。他是證了果了,但是那些年少的比丘不知道,又看見這個老傢伙又回來了,又跟他開玩笑。他證了果,他根本不在乎,根本不在乎。別人還跟他開玩笑,那世尊可曉得的,反正你隨便輕視,輕視這個袈裟都不可以,何況是個證了果的聖者!那就叫那個老者,就給他說:「你現在出去作了些什呀?」他就給:「世尊哪!我的和尚告訴我這些呀……如此啊!」「是,你的生分已盡,所作已辦哪!」然後給他說法,他現神變。啊!這些年輕人一看哪,大為驚訝!所以大家就:「啊!你看,我們平常都笑他,這麼一個老的、老朽的,什麼事情都做不成功,他一念精進馬上成功。」這樣!


    所以佛世的時候有各式各樣的,指鬘—那個殺人的一個人,欸,結果他也證了果了,鴦掘摩羅。然後優婆離尊者是一個下賤的人,他出了家也證了果了。還有一個我忘記掉了,是專門的除糞人,那是最下賤的人,他也出了家了。乃至於這麼個老頭子也出了家了,也證了果了。乃至於周利槃陀伽,周利槃陀伽,世尊叫他唸兩個字「掃帚」,他唸了個掃,帚字忘記掉了。掃、掃、掃,掃什麼呀?不知道。掃帚,帚、帚、帚什麼?掃字忘記掉了。說唸這麼兩個字唸了幾天,他也證了果了。我們現在總不至於這樣吧,總不至於這樣吧?注意啊!這一個是值得我們警惕的,原因在哪裡?簡單極了,就是你的心裡邊,就是你的心裡邊,你心裡邊振作起來,這第一個—我一定要做成功這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做成功這一件事情!


    相关链接:
    每天晚上共修《广论》业果法类

    发表于 2015-2-9 10: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02/09(周一)晚业果法类共修内容


    一、复习下士道(五)

    、录音听闻:广论第一遍讲解 67A11′45〞-67A24′07

    所以我以前曾經跟你們引用過幾個典型的故事,譬如福特成功的公案,乃至於近代很多這種有名人物成功的公案,他主要的是什麼呢?就是這心裡邊一心的信念:是,我一定要咬緊牙關,一定要立那個志!我們現在這裡有最好的環境,你只要這個立志,最後有最好的幫助,最好的教法,那成佛都不難哪!這個是我們要了解的。所以到前面,最後的結論,告訴我們一個事實:我們以最圓滿的這個德相之身——現在我們都得到了,儘管後面的幾 (p78) 位還沒有,但是我曉得你們幾位都正在做準備,步步走上去,步步走上去;然後呢要裡邊發最殊勝的意樂,到那個時候佛果是決定可辦,佛果是決定可辦。說到這個地方,然後呢因為下面剛講中士,中、上士這兩個,這個地方我也講一個故事,來比喻一下。

    剛才不是講目犍連尊者嗎?他是佛弟子當中神足第一的,神足第一的,神通第一的一個人,最了不起的。有一天,是白月十五,誦戒布薩的時候,佛在這個阿耨達池,那個龍王那裡,那個阿耨達池龍王在布薩的時候就來看,一看哪,說:「欸,舍利弗尊者怎麼不在?」那麼他就問,說一看舍利弗尊者不在,他佛陀就跟目犍連尊者說:「某人哪,你去把舍利弗尊者叫來,把舍利弗叫來,我們要布薩了。」當然目犍連遵者,他因為神通第一嘛,他就去找,一看哪,那個舍利弗尊者還在給孤獨園,跑得去跟他說。他說:「這個,欸,師兄啊,佛布薩,佛讓我來叫你去。」「好、好、好,那你等一下,我這個……。」那一個帶子,解下來那個帶子……他要他等一下,他說不能等啊!不能等,要拉著他。那個時候有一根帶子擺地上,「你要拉,你先拉拉那根帶子看。」然後目犍連尊者,他是神通第一哦,要拉那個帶子,盡其神力是不能拉動。

    舍利弗尊者,把那個帶子的那一頭,拴在這個閻浮提樹上面。因為目犍連尊者神力第一,所以他拉那個帶子,大地都在那兒跟著動,這個帶子一動都不動。啊!怎麼、怎麼、 (p79) 怎麼這麼這樣不行呀?那麼第二次,他想……這個舍利弗尊者一看不對,那被他那個大力拉動了不對,他不要綁在那個樹上面。他就把那個帶子的那一頭,繫在那個須彌山上面;他還在拉,結果須彌山也搖起來了!這個目犍連尊者神力是這麼大。但是儘管他神力大,這個帶子還是拉不動。不過舍利弗尊者一看,不對、不對,它帶子雖然沒有拉動,須彌山被他拉倒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就把那個帶子那一頭,拴在世尊那個座位上面,他再去拉,一動都不動。唉,他心裡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說:「好了、好了,反正我已經盡了我的責任,世尊告訴我來叫你,你不去,你管你的,我可去了。」所以他說完了,他就走了。

    他神通第一喔,當然他是神通,一下就到佛。結果他跑到佛那裡一看哪,舍利弗尊者坐得好好地坐在這個佛的前面。咦?奇怪了,他就報告世尊:「世尊,是不是我的神通退失了?你說我的神通第一。」「對啊!你神通第一。」「是不是我退失了?」「你沒退失。」「那沒退失,為什麼我跑得去叫舍利弗尊者,先拉那個帶子,拉了個半天不動,最後回來的時候,明明我先回來,結果他等到我回來,他坐得好好地坐在那裡。」「不是,不是,那不管啦!好啦,回來啦,我們就布薩吧!」那布薩。結果很多弟子,本來大家覺得目犍連尊者的神通第一,結果大家都看見了這件事情,大家心裡想:唉,這個傢伙也不 (p80) 過如此!這樣,大家就輕視他。

    所以布薩完了以後回來,佛曉得,這個聖者隨便起個輕視心不可以,他就說,說:「我的弟子當中,目犍連尊者的神足第一,你表演一點給他們看看。」「好。」怎麼表演?他就一動,一個腳站在須彌山的頂上面,然後另外一個腳站在那個梵天上面。然後呢,他把那個站穩了以後,一腳踢那個須彌山,那個須彌山一踢,那個整個的大地就「匡!」天翻地覆。喔!大家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服服貼貼,發現:啊!的的確確沒有一個人有這個本事。這個公案是同樣地講,同樣的佛怎麼樣,還沒有講,同樣地講兩個羅漢。可是羅漢當中,妙了!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目犍連尊者神足第一;儘管你神足第一,敵不過智慧。說明什麼?佛法的特質在智慧,佛法的特質在智慧。那麼舍利弗尊者,儘管大家是說羅漢,他智慧第一,你這個神通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怎麼比,比不過,這第一個。第二個呢?我們跟佛來較量一下,下面是有一個公案。

    有一次,佛那麼講法,他曉得佛,他有好幾個公案。佛的所謂梵音聲相,這佛的這個聲音沒有近遠的,在任何情況之下,任何地點、任何人聽起來就這麼美妙悅耳,與他的根器相應,就這麼恰如其分。你一聽那個聲音啊,就全部被它貫注去了;一思惟它的內容啊,你馬上得到好處;照它的道理去做,馬上證得了聖果了,這樣地好。所以他就想: (p81) 它那個佛的聲音到底能夠多遠?他就找。結果盡他的神力一直找,怎麼找,那個聲音始終就像耳邊,始終就像這個樣子。結果走到有一個國土,那個國土名字我忘記掉了,那個佛叫作光明王佛,找到那個地方,找到那個地方它還是如此。

    那個光明王佛的那個佛身非常長大,他那個長大多少?哦,是佛身高四千里,那麼那個菩薩身高是兩千里,我們現在的人身不到一丈,不到一丈。我剛才算了一下,他那個比起來,大概多少倍?一里的話,我們以前的華里是多少?一千,一百五十丈,對不對?好像是這樣。換句話說拿我們現在的比起來的話,是六十萬倍,哇!不得了。你不要說六十萬倍,這一萬倍;你不要說一萬倍,十倍,十倍一比的話,一百倍。現在一萬倍,六十萬倍,那你怎麼能比呢?所以這個目犍連尊者,那個比起那個地方的菩薩,小得那真是不能再小的,我們還找不到這麼小的小蟲。

    那個菩薩那個時候正在吃飯,吃飯當中,目犍連尊者也不曉得那個是缽,他自己當然很小,他就站在那個缽的邊上面去遊行。那個菩薩正在吃飯,說:欸,怎麼一個黑點?這菩薩一看,原來一個小小的小小有情,他也不曉得這個什麼人,他就那兒看,嗯,什麼?今天那個缽的邊上,來了個小蟲。那個佛可曉得的,欸,說:「某人你注意喔!這個不是喔!這個是什麼?這個是某方(這個好像東方吧),釋迦牟尼佛座下上首弟子,神足第一的 (p82) 目犍連尊者。你千萬不要傷了他,你不要把他看成小蟲哦!」「哦?有這樣的事情嗎?」他心裡,嗯,他想這個釋迦牟尼佛,這個大概一定是……他那個弟子是神足第一,是這麼樣!他心裡就起了一個念頭。佛就告訴他:「哦,你們千萬不要起輕慢心!」所以他為了讓那些弟子們不輕慢,他就告訴他說:「某人哪,目犍連哪,你使一個神通給他們看看!」說:「是!世尊。」

    然後他馬上一現,現一個無量無邊的虛空身,然後呢在虛空當中現一個大的獅子寶座,然後呢這個寶座上面有各種瓔珞,無比地莊嚴,然後呢瓔珞上面有各式各樣的蓮花,每一個蓮座上有釋迦世尊的化身在說法。啊!那個神蹟,就以他們這個地方,是從來沒有看見過。哎呀!大家無比地讚歎啊!讚歎得不得了。那個時候,菩薩的這個慢心統統降伏。那光明王佛說:「好、好,可以了,可以了。」他就恢復了。不過,他就告訴他:「欸,你為什麼到這裡來呀?」他說:「我要想找那個佛的聲音,找了半天找不到。」「這個佛的聲音,豈是你可以找的,佛的梵聲音相,它跟法界相應,沒近遠,在任何情況之下你永遠去找,永遠就是這個樣,這是我告訴你。」這一下子目犍連尊者也服服貼貼的了。「唉!我真是起了妄心,佛一直告訴我們,這個羅漢不管在任何情況之下,你要測佛的智的話,你絕無可能,絕無可能。我怎麼今天會起這個妄想!好了,好了,回去吧!」 (p83) 就這樣,他要回去了。

    結果他也沒辦法回去,唉呀,怎麼也沒辦法回去,他那個神力可不可到的。這一下他就慌起來了,求那個佛陀。光明王佛說:「就是以你的這個神力,不要說你現在沒有氣力,你就是有氣力的話,你都沒辦法回得去,要經過幾劫啊!」「那我怎麼來的時候,就那麼隨便聽一下就來了;怎麼回去的時候,怎麼回不去?」「那不是你的力量,是佛的力量!」「那怎麼辦啊?」他苦惱得要命。「很簡單,你一心皈投佛。」「對啊!我以前不信佛,這個絕不可以!」所以到那個時候,他就一心皈命,才心裡面一念是「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欸,好好地回到了佛跟前。

    這個裡邊有很多特別的意義,我不說。說明了一下,二乘跟佛之間,儘管證得同樣的果,佛同樣也得到這應供果的名字;羅漢也是應供果的名字,這兩者之間是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這個概念我們必定要清楚明白。眼前這教法還沒說明之前,我們心裡邊先把這一種故事擺在心裡,等到你學完了中士,學完了上士,那個時候你就很清楚、很明白的,原因何在。現在我們不妨心裡面想:啊!沒錯,對,現在既然我們得到這樣圓滿的身,然後呢只要發這樣圓滿的意樂,一定得到圓滿的果。實際上呢這個還是最省事、最方便、最好的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