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854|回复: 0

    [原创] 【博客投稿】茶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8 17: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自在 于 2009-9-18 17:58 编辑

    茶可茶,
    非常茶。
    道可道,
    非常道。
    我没有放下生死无间道天地无间道。
    这是否正是善堂茶道无间呢?





    第九道 茶问



    善堂宽广的会客厅,有一座巨大的树根茶桌,漆着油亮的油漆,很像塑料制品,但那是真的树根。
    “现代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真作假来,假亦真。假作真来,真亦假。”我坐在硬邦邦的油着同样油漆的树根茶登上,喝着纸杯里的茶水,和善堂堂主冯成平先生说:
    “喝茶论道,无所谓真假。”我没有想到冯先生会說,我只好接着这个话题说说下去:
    “人在修禅,禅意外显。人在坐禅,玄机自观。”
    “人在问禅,玄机无限。” 冯先生接着说。
    我完全明白冯先生茶水之间的天地机锋,我问:
    “还记得赵州从捻法师‘吃茶去!’的棒喝么?”
    “不执著与实相,吃茶可以悟道,这就是茶禅一味。”冯先生說。
    “吃茶还是喝茶?”我问。
    “无所谓吃茶还是喝茶。”冯先生說。可是我上来了较真的劲头,說:
    “吃用牙,喝不用牙。”我说。
    “是不是都进了肚子。宰相肚里能撑船,是因为肚里有五行,茶中有乾坤,妙理尽在杯茶之中。“冯先生一边美滋滋的喝着纸杯里的茶水,一边说。看我无言以对,话锋直转,问我:
    “什么是道?”
    “老子說,清净无为,是为道。”我说。
    “什么是茶道?”
    “茶道,是清净无为之茶。”我说。
    “那么什么是清净无为呢?”
    “‘清净’为清心寡欲,是人的根本。‘无为’让万物自然发展,是道的根本。‘神农氏茶之为饮’是喝茶的根本。”我说。
    “神农氏为什么会想起来喝茶呢?”冯先生不停的问,我只好不停的答:
    “据古史《白虎通义》记载:‘古之人类,皆食禽兽之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吃。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口尝百草,播种五谷,教民劳作,神而化之。’”
    “这茶怎样?”冯先生一边喝着茶,一边问我。
    “好意思问我这句话么?”我看着纸杯里的茶,不怎么热的水漂着茶棍儿,反问冯先生:
    “你说这茶怎么样?”
    冯先生不做直接回答,又问:“茶和咖啡有什么不同?”
    “咖啡来自希腊语,是力量与热情。咖啡有多浓烈,茶就有多阴柔。中国有神农记录着茶的历史,咖啡是一个没有过去,没有祖先的饮料。”我说。
    “咖啡是喝文化,喝茶是生智慧。”冯先生說。
    “文化与智慧有什么不同?”我终于找到反问的机会。
    “文化是人类的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智慧是人类的神秘的基因密码。茶是打开人类智慧密码的钥匙。所以,喝茶能加深思维的深度,茶能刺激细胞的饱满。茶能助人进入无分别的平常心态,清除凡尘杂念。这就是神农氏尝百草之后,告诉我们后人,要喝茶的原因。”冯先生說。
    “喝咖啡是一种文化的氛围,你看走进咖啡店多么香氛,你可以往咖啡里加奶,加糖,加盐,加水,每个人都是一种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样子。茶是天地间的纯粹,只能加上好的山泉水,只能用陶土烧制的杯子,往杯子里倒的时候,已经开始了道的历程”我想起从淰禅师往满满的茶杯里注水那清净无为之道,接着说:
    “以茶通心,以茶明道,以茶助悟,茶可以使我们明心见性,茶,至少能帮助我们清理干净头脑中堆积的垃圾。”
    “道可道,非常道,喝茶是智慧的人在一种非常平静的状态之中的非常体验。就像北宋王安石解释的:‘道,本不可道,若其可道,则是其迹也,有其迹,则非吾之常道。”冯先生說。
    “善堂一定要把简单的喝茶,搞得这么深刻么?”我听冯先生说古论今,忍不住的问。
    “有人喝茶是为解渴,也有人将茶喝出茶道。我理解老子说的‘道可道’,第一个‘道’字是天地间的道理,第二个‘道’字是为解释天地间的道理而存在。日本茶道,是一种尊敬茶的礼仪,或者是一种说明茶的仪式,是‘茶可茶,非常茶。”我说。
    “凡是能解释的道,就不会是恒常大道。而清净无为才是无为而无不为之大为。”冯先生說。
    “有一种道可以解释,那就是生死无间道。”我喝进一口纸杯里巫吞的茶水,恨恨的吐出钻进嘴里的茶叶末,一字一顿的接着說出一句狠话:“你的茶真是比孟婆汤还狠。”
    “《瑜伽师地论》說:凡烦恼皆于无间道断除之。此间有情,无间道也是解脱道。”冯先生說。
    “解脱之道不住于相。”我又喝了一口巫吞茶,吐了一口茶叶末,说。
    “不住与相的道,才是常道。”冯先生接着也说了一句狠话:“常道,就是至高无上的非常大道。”
    冯先生说完这句话,道是把我给彻底咽住了。半天,我才说: “这就是善堂的无间茶啊!会不会把会喝茶的人都喝跑了。我想回家。”
    “你要放下。想着回家,怎么能悟出茶道?”
    “都喝出来无间茶和无间道了,把永无时间永无空间的绝对都给喝出来了,放不下了,没法放下。这是最难喝的茶,是最痛的道。”我伤心的说。
    “那好,回家吧。”冯先生善解人意的說。

    离开油漆的茶桌和茶凳,走进温软的春夜,我和冯先生无言道别,个回各家。
    巧的是刚进家门,闺蜜高均打来电话,说:“我有一盒上好的“铁观音”,实在是没有时间喝,帮帮忙吧。”
    “好。”和冯先生喝茶论道以后,我准备在一段时间之内不喝茶。可是,我不能不帮我的朋友这个忙啊。于是,我在电话里犹豫着,答应了她的请求。
    第二天傍晚,当“市内专递”送来了高均要我帮忙喝的茶,我才发现中了计――真是一盒上好的茶!是茶中之茶。
    可是,没有了我那上好的细胎如凝脂的日本茶具,没有了上好的清泉水,没有舒缓如天边传来的轻吟乐,没有了古拙质朴的茶案,我吻着茶的香,看着茶的精美包装,心中暗暗的生高君的气,哪里是给我她帮忙,分明是她给我添乱。我无法拒绝茶,就像无法拒绝“放下”,也无法将“放下”捧在手里。
    “放下”是一种心情,放下是道中之道。
    可惜,只有在‘放下’和‘不放下’的争斗中,我才明白什么是‘放下’。就是昨天,我还很炫耀的和另一闺蜜方舟说:
    “我把首饰盒都送人了,我又放下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说这句话的时候,方舟正在电话的那边,请我观赏看她为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中国航天电视片,有国内的天,也有国外的天,不管国内还是国外的天空,全都飞着中国的飞机,电视画面十分壮观,她在电话里豪情万丈的说:
    “我才是真放下了,你根本就没有放下。”
    我赶紧放下电话,就好象放下了“放下”一样。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放下。就是屠夫,在放下屠刀的一瞬,都能成佛。拥有财富,可以放下贫穷。好为人师,即可放下求知。痛苦的人们,可以放下快乐。快乐的人可以放下痛苦,真正的‘放下’,不需说,不能說,一说就是错。
    就像我见了好茶,心慌意乱。我无法不怀念我曾经喝茶的奢侈。可是,我将这些奢侈全部送人了。没有了日本茶具,英国专业音像,记录着历史的古老茶案。没有了这些,这茶该是缺少了多少心情,多少风景,多少滋味,多少故事?
    茶可茶,
    非常茶。
    道可道,
    非常道。
    我没有放下生死无间道天地无间道。
    这是否正是善堂茶道无间呢?
    我彷佛听见善堂堂主冯成平先生在說:
    “只有懂得无间道,才能更加深刻的懂得非常茶,非常道。”
    可我,不愿懂得。因为世事就是无间道,因为我同时听见寒山问拾得:
    “世间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我又听见拾得对寒山說:
    “忍他,让他,由他,避他,敬他,耐他,不要理他,待几年,且看他。”
    此刻,我不想看任何人,只是呆呆的看着精美的茶盒――怎么是旧旧的厚铁片,像是生活无间那沉颠颠的梦。任由我的伤心四处泛滥――去怀念已经成为别人的茶具,就像怀念我苦甜无间的过去,怀念永离我去的妈妈和妹妹。
    她们怎么会都是在瞬间无言之中就离开了我呢?而且是生死离别,不再回来,可我向虚空说的话,妈妈和妹妹能听到么?
    在每一个月圆的夜晚,我都不停的问月亮:“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话都说了一千多年了,你知道我妈和我妹在哪里看月亮么?”
    “月亮,你是每一个月都会有一次团圆,可是我还能和勤劳善良的妈妈,璀璨如烟花般魅力四射的妹妹,有一个哪怕是很短的团圆么?”
    我永难忘记我妹的最后一句话。
    那是两年半前初冬的夜晚,才五六点钟天就黑了。那个时候,爸爸很奇怪的从很远的家里赶来妹妹的家,主动的来看妹妹,原来总是妹妹看爸爸的。爸爸莫不是感应到了妹妹在生死中挣扎着,想念着即将永离的亲人么?
    爸爸来到妹妹身边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看见爸来了不仅没有原来的礼数,马上起床给爸爸斟茶倒水,还一开口就嗔怪的说爸爸:
    “您怎么没穿我姐的衣服啊?”
    爸爸说:“你姐的衣服瘦,里边不能套厚毛衣。天冷了。”
    我妹仍旧不依的说:“爸,您穿姐姐的衣服最好看啦。”这是我妹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陷入了永久的昏迷。
    还记得我妈走了,不再回来了。我只是觉得心里放着妈妈的位置空了,就好象胳膊腿从来都长在身上,忽然没有了,有点不习惯。等我再回家的时候,属于我的脸盆毛巾和被子也没有了,我再回家也不习惯了。但是,继母很爱我爸,那是继母和爸爸的家了,我为爸爸的新家而高兴。
    可是我妹走了,留给我的却是流也流不尽的泪水,还有憋在心里再也无处可说的话。
    我妈总说我和我妹“不是冤家不聚首”。其实我根本不是妹妹的竞争对手。妹妹貌美如花,雍容华贵如拉斐尔笔下的圣母。她想要什么的时候,只需优雅的吹出一片七色花的花瓣,她的愿望就实现了,她拥有的一切让世人羡慕得为此嫉妒。
    可是,她无论有多么完美,仍旧觉得不够完美。无论多么富有,仍旧觉得还能更加富有。
    她走了,是爸爸让医生拔下了她身上所有的管子,爸爸让她走了。
    我们家里的小孩,爸爸是最疼爱妹妹的,而妹妹一直都伴在爸爸的身边,不停的嘘寒问暖,想方设法让老爸高兴。不像我从打能够走出家门,就天马行空般的家里再也放不下我。
    拥有人生无穷智慧的爸爸懂得,这管子在妹妹的身体里多插一分钟,妹妹的生命有一分钟的放不下,而带有管子的生命,该有多么滑稽,多么沉重,多么不可思议。
    爸爸放下了妹妹的生命,是不是将妹妹放在心里呢?
    如我一样,爸爸的心是不是很沉很重很痛呢?
    我不敢问。
    爸爸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化革命,很多生死无间的考验,爸爸早就轻看了无间之道。早就放下了。
    假如将生死都放下了,还有什么放不下呢?没有像样的茶具,没有音乐,没有茶案,可是妈妈和妹妹已经在佛国的西方极乐世界里,那仍旧是可以喝茶呀。
    忽然拾起陪妈妈和妹妹一起喝茶的心情,很喜悦的将泪水咽进了心里。
    又是傍晚的天黑,月亮如约,升了起来。
    心如水,
    月如茶。
    妈,妹妹,这可真正是上好的茶汤啊。虽然斟在简陋的杯子里,一杯,两杯,三杯,仍旧有轻扣碗盖的优雅,仍旧有茶气四溢的飘香,仍旧能够感受到茶的纯净与深邃,每一杯如珍珠般清澈如琥珀般晶莹的“铁观音”,都是一轮好看的月亮,每一道清澈的注水,都是一首好听的诗,让我念给你们听:

    月印千江水,
    千江月不同。
    举杯约明月,
    月在江水中






    作者:王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