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997|回复: 2

    [原创] 【诗歌投稿】禅七打妄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6 16: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潜规则》
    躲猫猫是一条过去时代的新闻。我记得那些血红过樱桃。
    樱桃柔软的如姑娘的嘴唇。柔软的不可抵挡。我无所逃匿。
    我不能不谈到规则。名言。因为所以。我不能不谈到它们。汉字。
    那些诡异的论调。伪造的经典。传遍耳洞的故事。一一道来。
    潜在的。我的根本咒。你不知道。那些手印。那些性幻想。空乐。
    或者。火在某章某节第几行。它们一动不动如死尸。哦,四十不惑。
    殃及。最后。我用修脚刀划破身体膨胀的气泡。哦,旗袍,美丽的开始!

    2、《死的诱惑》
    我的会晤马上就要结束。花朵。供养人。唐三彩。以及我的血液。精液。白色的牙。
    修辞属于骗局。勾引我的姑娘一定升天堂。而我如同黑色的河流只属于泥土。
    请原谅我的鲁莽。不要再用彩塑画出我的轮廓。羞怯。卑劣。不知不觉。
    就在这张纸上,撕碎我。我撕碎它。它保持完整。完整的
    花朵以及生殖,密封的容器以及敞开的呼吸。指头和羊皮上的白色毛孔。光结束这个世界。
    诗人因为多情而堕落。经书因为阅读而被耻笑。耻辱属于虔诚的信徒。他们是秕谷在飞扬。
    我的。所有格。过去式。可爱的姑娘一定会先一步抵达她的核心,地震或者露水一样的早晨
    我的。所有格。不要排比句子。不要。思想是一种圈套。安全的很。没有秘密可以提供泄露
    我的。排比句子。完成它的。沙子在下落。花朵在下落。我没有下落。没有必要再寻觅。
    3、《血色的祭坛》
    坛城属于跪着的人。埋头的人。魔鬼和黑心的领路人。因为。我在寻找借口。
    血色的。血可以被形容。色色的。好色的。地铁。广告语。我的嘴被剥离。
    我可怜那个叙述的人如同对镜抹掉那些耻毛一样的胡子。岁月和灵魂的尖叫。
    舞蹈和光亮。秋天的虫子在黑夜里穿梭。星星如常一样的欢笑。我转身。
    对着湖水和花朵,女子和一千年前的哀怨。在唐朝的时候,我搞过的宫娥,红颜依旧
    她郁郁寡欢。像是素食主义者的盘子。盛满颅血和脑髓。从此句子断掉

    4、《在奥修的花园 》

    开头就会谈到我。一个喑哑的说客。白茶和一些奶酪
    我扯着他胡子上的星光。那些小心翼翼的露珠,囚禁着蚂蚁
    大队人马还有一些王国、小矮人、钢铁一样的书籍、面包虫
    奥修,在梳理他头顶的几根稀疏乱发,风休止住,季节没有变化
    在《心经》的另一章,开始交谈,并顺便往炉子里添柴,还有一个买卖没有交易
    那些菩提树开始摇摆撒谎证悟果子的坚实,叶子的轻盈,流水声声
    我不小心,一定是的。就在离现在3米多的地方,我用左脚踏灭一盏花蕾
    我的燃烧不是一个确凿的事实,因为上帝没有证据。佛陀在亚麻丛中酣睡
    蚂蚁的集会,贪茶的人等不到水沸,哦!天呐!只有这些是不容置疑的

    5、《牙疼比较顽固》

    忽然有人来访谈到智齿。那些命运的名义。暴力还有奴隶主
    我们谈的欢喜,还消费了两杯可乐,三十几颗花生。一地的委屈
    时间是上午的,同时也是下午的。时间把我的客人丢在门外,交谈就是一种生殖
    然后生产着我的疼痛,牙齿属于胜利者。被我们的语言包裹。还有撕开的牙龈。

    6、《绝版的六十年》

    我已经写不出我要写的所有事实。谎言比真言更值得期待。
    这个关于一个人的宗教。信徒。教主。所有的陈词。无效。
    六十年前我祖父四十无子。在我十六岁的时候他生产的人埋葬了他。
    并虔诚的跪拜、哀戚。我想我父亲定在期待这一个句子的修辞。
    记得。我父亲在苦难中被焦虑的生产。然后在焦虑中生产我。
    一切从此开始。六十年。归属于一些幻想和虚妄?蓬乱的头发如坟顶上的草
    混乱的叙述将不断的理清语言的道路。就在这一刻。秋风还有黑夜
    肃杀的气候。街道肃静。戒严的人群。庆幸死亡和活着。那些舞动的灵魂
    那些抖动如地震如瘟疫如谣言一样的人群,内心无比欢喜,无所适从
    过去时的惊悸,心跳以及新式的呐喊。我疲倦的泪水,一遍遍的流到唇边
    故乡的风一样在吹动这个城市祈祷的灯盏,古刹里腐朽的僧侣夜店里兴奋的肌肤
    没有生动的问候,只剩下一些暴力,来自心灵的边角,我的手指再度竖起
    别去背负,别救世一样的观看,别担心赤裸阻止燃烧,跳跃的那些腿无比的邪恶
    只剩下邪恶的我,罪孽深重的。属于一个下午的祈祷。黄昏逼迫星辰的光泽
    那些身体的汁液无可止息,遥远的如一场流水的聚会,荷叶,酒器还有尖叫
    令我不安的一定是魔法。以及善意的剥离。慈悲的肃穆的以及丑陋的
    我必须闭嘴,没有谁能够倾听自身之外的声响。这徒劳的举措是罂粟
    如同她柔软的嘴唇以及娇媚的气息,请原谅并达成妥协,随意的偶然性
    发表于 2009-9-16 17: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09-9-16 18: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点评:

           作者通过坐禅的观想, 对生死的思考,渐渐步入人性的边缘。 与其说这是六首黑色咏叹调,不如说是作者步入天堂、地狱六道轮回后不经意间拿出的一丝信物----愚蠢的人类啊,你们都来自于一次放纵的犯罪,还自欺欺人拿着什么荒谬的理由去享受人间的快乐,你们注定会沉沦下去,永世不能翻身,血是你们偿还的代价。 以第一义哲学的深度去戏谑妄想与禅定,救赎与罪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