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813|回复: 2

    [原创] 【品味生活】受伤的姐妹亲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3 16: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生活中体味孝悌的道理
    ——受伤的姐妹亲情
    宋永霞

          随着1984年和1988年父母的相继过世,我和妹妹成了相互唯一的亲人。  那时我读大二, 妹妹读高二。  我一直很羡慕妹妹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可她很少在家里读书。 我除了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和文艺训练,其他时间都在家里读书,而且我从中学起就爱买书,读很多课外书。  在学习上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方式。  我总有读不完的书,而且很喜欢书里的内容。  我不属于那种天资聪明的类型,但有长久的热情和兴趣并且能专心。  与书有缘,也许是天生的。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勤能补拙,学得慢就多用功,总是可以懂的。 我一直都记得,直到如今读完了大学,硕士和博士及不同寻常的几段博士后经历,如今学习佛法我也一样非常爱读大德开示,佛经和大德们对经文的讲解,勤能补拙依然鼓舞着我
         而我妹妹在我高考生病的那年与我同时病倒了, 因为我成了重点对象,对妹妹的照顾没有象对我一样,而且她自己的苦也不主动说,她可能自己忍受了很久才发现肝脏遭受病毒感染的。  1986年的时候大家对肝炎还不太认识。  由于环境污染,或者说我们的身体条件与当时房屋的结构与周围长期有酒精污染空气的环境是不适合的, 我们全家的幸福都因为这糟糕的居住环境付出了巨大的身体上的代价。  父母生病更多的原因是环境的不健康因素导致的。  当我想起一家人由于缺少健康居住环境和自己不懂得生命健康知识而受伤的经历, 我非常不愿意妹妹再因为环境中的问题和居住环境不健康而遭受更多的伤害。 如今,我和妹妹的隔阂正是因为居住环境问题引起的。  这房子上的问题可真不能忽视,它既伤害人的身体健康也影响家人的和谐。  当然我们两人也是非常特殊,各有特点。
          聪明的妹妹因为没有得到细心的照顾,身体恢复得比我慢了很多,其实她是个善良的好孩子,非常懂事。  把我们两个女儿当成公主养育和爱护的父亲,为了我们的健康恢复付出很多操劳。  因为担心影响我考大学,爸爸非常难过两个女儿一起病了。  我和妹妹的方式不一样, 妹妹选择了不声张,不和我争营养和照顾,而我主动安慰父亲不用担心,我很积极配合各种药物治疗,告诉父亲什么食物对恢复有利益,同时我在家里摆满了我的各种复习资料,功课也没有耽误。  那时段艰难的日子,我们过了生命的第一考验。  那是我第一次生病,而居然是个特别时刻的严重的病。  我对困难和问题的解决方法可能也是天生的,从那时到以后都是一样风格的。 我不害怕任何问题,遇到了就想办法解决,而且我要学习懂得了,一定把问题解决好。  于是,高考前的各种问题都解决了,我也顺利地进入大学。  但妹妹牺牲了一年的时间因为那个暑假,她需要更多地调养。  从此,她的学习生活也改变了, 换了一批同学。  我似乎更喜欢她原来班上的朋友。  后来的同学素养都不如她原来的朋友。  因为是妹妹的同学,我并没有厌烦。  只是非常希望妹妹还能与原来的同学保持联系。  我比较喜欢和品学兼优素质好的同学成为朋友。  由于我的社会活动多和学习忙,我和妹妹就有了不同类型的同学圈,也很少一起讨论学习上的事情。  她们那些同学整天比较爱玩儿。  我可能继承了父母宠爱妹妹的习惯,没有及时制止或提醒妹妹不能总和贪玩儿的人在一起。  我很后悔。  因为如今我知道人群对妹妹(其实对任何人一样的)的习性是会有影响的。  高中在成长中是逐渐使心性定向的阶段。  因为父母去世早,妹妹的心态一直都保持了原来的样子。 她很依赖长辈和需要关心的。  而那时候,我对人的情感比较愚钝,我没有太注意妹妹心理上的需要。  妹妹的高三是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  唯一的姐姐住在学校里,她没有亲人在身边照顾。  我都不敢再问她关于那时候的事情。 父母离开我们的房子,大家不愿意让妹妹一个人住, 是担心她害怕。 我们那时每周六周日一起回家,我是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乐观派。  我常请我的大学朋友一起回家学习做饭或一起拥有在家里的感觉,妹妹也参加我们的集体活动。  妹妹后来因为毕业考试成绩好而且我们都愿意让她上师范大学, 她就自然地被推荐到师大而没有参加高考。  我的大学同学们也都为妹妹高兴, 她们比我还喜欢妹妹,总批评我对妹妹太严厉。  因为我可能希望妹妹样样都优秀吧。 我有心直口快的毛病,对谁的问题都直接指出,到不是顾及别人的面子而是不懂得别人的心理需要, 因为我自己喜欢别人告诉我事情。  可能我很少被批评地告诉吧, 我不知道面子是什么意思。  真的, 这可能是我对妹妹不好的地方。  我很爱妹妹但我对心理的知识完全是空白的。  我的同学常会直接提醒我,妹妹自己从来没有说过。  她不太表达自己的感受。 我曾经对她说过,我不会猜,有事情就直接说。  她却认为,我应该知道很多事情。  人与人之间的学问满多的。  我那时候心思全在学习和社团活动上,没学如何体会心理。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被同学说比慈嬉太后还厉害,那是大家一起看了圆明园电影以后。   虽然我不喜欢她们的评论,我却没有及时检讨和学习。  是我的失误, 否则从那时起,应该学习与人沟通与交流的内容。  这是到美国读博士以后,我才意识到的。 到是知道了被被别人批评的滋味。  开始我没有在意,常常是别人的误解造成的错误结论。 可后来,我就不太愿意接受了。  觉得心理不喜欢那些表达和思维习惯。  因为对长辈,我也不愿意直接谈。  心理就不舒畅了。  其实,那是我博士毕业后选择离开原来的学校的原因。  最终是我自己不知道如何处理不同心态应对或如何与消极心理的人们合作的问题。  我不知道该如何改进自己或如何帮助别人,只有离开,否则大家都会不愉快。  而离开了也不愉快,我需要的方法没有找到,伤就随时会重复。  是百法的内容帮了我。  如今补上了生命重要的一课,要感谢佛菩萨,也感谢生活吧。
          真正对妹妹关心和舍不得就是出国留学的选择的时候。  1995年的春季,我所在的科研组老师奖励我1000元也是过年的奖金。  那是我第一次有那么多钱,非常高兴。  我就找妹妹商量, 如何用这些钱。  我对妹妹说,我想参加外语考试出国读书,因为那时考托福和GRE都要交考试费, 两个考试差不多就要用那么多钱。  妹妹觉得那可能非常难,她也没有反对, 她很好心的。  我就非常抱歉没有给她买很多漂亮衣服当礼物,也感谢她支持我的愿望。 到十月份我的录取通知就到了。  妹妹是最不能相信那事实的一个,我可能是比较顺利。  她的反应是你真考上了? 因为她不知道我在大学期间就一直准备外语的学习,工作以后更是每天学习很晚并参加学习班准备考试。  妹妹觉得姐姐真好,但也觉得不好,因为我们要分开了。 我当时更多的是对学习机会的渴望。  妹妹能有教书的工作很好,可我也担心她一个人需要照顾。  于是, 就把她交往几年的朋友的家长从南方请到天津, 讲了妹妹和他儿子未来的问题。 我虽然知道大陆台湾是会统一的,但我愿意能更方便随时看到妹妹,又考虑南方人可能不习惯北方的生活,就建议他们到大陆开始工厂,大陆的开放政策在哪里都可以,只是我不愿意妹妹去台湾。 同时,也是他们借给我准备出国的费用。  妹妹帮助了我,我很感谢她和那家人的帮助。  
       我出国后不久,妹妹就去了广东帮助他的朋友家人开办工厂。  我和妹妹都很天真,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对人的了解也不全面,因为我们一直在品德高尚的人群中生活和成长,我们自然地认为天下人都是善良拥有美德的。  但这就是我们幼稚的地方。  出国以后,我对妹妹的思念难以用语言描述。  刚到那里的时候,盼望和妹妹通电话成了一份期待的喜悦。  我期望的是南方的长辈能比我的父母和我更爱护和关心妹妹, 可是当我知道他们让妹妹一个人去飞机场没有人送的时候,我立刻就对那里的人们提出了指责缺少对妹妹的关心。  因为妹妹从小没有一个人出门的经验,我不放心。  南方很乱,我以前对妹妹的叮嘱也不够。  所以,我把自己的失误就转移到妹妹的朋友家人身上了。  这可能也是一直到如今我们之间没有愈合的伤口。  妹妹的朋友,现在是他的丈夫,到现在依然害怕给我打电话,因为他在我眼里没有优点或者是他觉得自己不接受我批评他的方式。  我似乎觉得只有我关心妹妹, 他们都不懂得如何保护妹妹。  我有些失望。  可能妹妹也为难了,她知道那里人少不能送的原因,而我就少了对他们的了解。  人心上的伤和阴影真的不容易驱除,因为对爱的过分执着。  如今想大概还是人品性上的差异造成的,并不是事情本身。  虽然那时没有学习心的知识,但我能体会得出善良与狭隘的显著分别,并知道我家是传统的良善的家庭。  我担心妹妹的生活环境会不利益她的生活和成长。  在美国的日子,刚开始,妹妹有非常艰难的日子,南方商业场里的有毒素的人各种各种,妹妹以前从来都不可能遇到的。  我非常不喜欢那样的环境和那些人,可我除了安慰妹妹就是鼓励她去自己寻找好的人群和把精力用在读书学习上,排除干扰。  同时,我也不断地告诉那里以赚钱为注意力的年长的人要保护好妹妹的安全和生活。  偶尔,妹妹也透露一些生活习惯和情绪上不相融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错了,托付照顾妹妹的人品德不够好。  我是非常懊恼的,愿意让妹妹离开。 妹妹自己经过权衡选择了坚强和留在那里。  后来妹妹和他的南方朋友结婚了。  我尊重了妹妹自己的选择,但保留至今不同意的意见。  祝福妹妹拥有幸福快乐。
          对妹妹的状态表示担心是在博士毕业后,她除了对多年没有孩子的事情有些焦急,而且给我邮寄东西常出问题,显然是她做事状态不妥让我感觉很糟糕,很想知道她的状况。 我虽然在美国东部开始了学习生物工程方面的博士后训练,因为我那里环境不和谐的敏感和我对妹妹的思念,美国911发生的那个月,我能体会出妹妹对我的担忧和挂念,于是我就辞职了。  为了能回家看望妹妹和继续学习,就联系到了法国类似的中心国家实验室。  中间等待手续的时间差,我刚好回国,  我知道妹妹很想我回国工作,她安排了新买的房子迎接我。  可是我,一进那房子就觉得不舒服, 好象有化学试剂的味儿和让人透不气的感觉。  当时,以为是房子没有人住,很少通风。  我就到别人家住了几天。  不愿意麻烦人,就回到家里住了一个星期,很不舒服。  我后来发现问题是卫生间里造成的,哪里出的味儿, 而且卫生间没有窗户, 房子设计有极大地问题, 空气流通和浊气的排放完全没有科学道理。  我立刻决定要找方法改善。  我只有不到10天的时间,花费了很长时间到处参观房屋设计和装修的方法和与别人交流我家的问题,但我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原因就必须去法国了。  可能是与房子装修污染有必然的缘分吧, 到法国的实验室是刚装修好的,难怪一进门我就想退出去。  因为有味儿,后来才知道是新装修的。 赶上初春的法国北方天气比较凉而且法国人不习惯开窗通风,对我爱开窗户感到不能接受。  我对他们不使用通风橱和不开窗表示不能接受,主动和领导交流几次,最终我还是出现了严重地中毒过敏反应。 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物质造成的,但我知道是空气中的污染物。  有一天,我过敏得面目全非,被送到了医院,他们把我当成过敏治疗,输了类似息斯敏之类的药让我睡了两个小时。  我感觉治疗方法有问题,不是排除有害因素的,同时告诉医生是空气中的毒素。  医生很认真地听了,但他也知道检查起来很麻烦。  研究中心怕担责任,草率地应付了我的建议要核查实验室的空气质量。  结果我的过敏会影响我的态度和耐心,那么严重的症状让我有些担心。 于是我又辞职了,立刻回国要看中医调治。  我对那些依然糊涂地实验室管理表示了极大地担心。  尽管我的身体素质与众不同,但我承受的苦难说明了污染的存在。  大家居然漠视对自己和他人健康的关心,我非常不理解。  那是我决定离开的原因。  我的脾气也很大,帮助他们不接受的话,我走了,书和行李都没有拿而且放置了近一年,表示了极大地不满。  那就是病中的我处理问题的样子。 其实是肝受伤了。 身体里肝是管排毒的器官,毒性过大或毒素量太多原本受过伤的肝就承受不了了。  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严重,以为就是普通过敏,离开污染就好了,因为没有传统医学知识。 多糟糕!
          回到故乡,依然是面对房子污染问题,我还没有到医院看病,就直接到房屋管理部门征询我曾经在法国邮寄给他们的建议信的回音。  让我大失所望的是个草率而且没有头脑和责任的对付性的意见。  一切问题没有给查,而且没有人承担造成问题的责任,大家都很不得把责任推给用户个人。  这是我离开学习在生活中第一次接触国内社会办事的情况,智慧和职业素养都严重缺乏,人们如何没有怨言呢?曾经在房管部门的信访处看到很多愤怒的面孔也就不再奇怪了。 我该怎么办? 妹妹人小又不懂也没有时间,只好我解决吧。 那是2002年的夏天。  后来,因为过敏的不断接触性反复复发,我就决定搬出这房子,先调整身体。  遇到中医学院的实习医院遇到医生,说到房子里的问题引起,医生居然不惊讶,他知道很多人因为新房子受伤的。 或许他知道真正的原因,可没有告诉我。 而我吃了药居然感觉自己更虚弱了,我就知道这医生没有认真工作。 于是就换了医生。  前后有10几位。  他们的工作态度让我失去了对医生的信任,2003年就决定自己去学习中医,我必须自己懂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和治疗方法的道理。  否则,没有个清楚的原则和道理,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呢。  03年的非典我也没有停止学习和查找房子的问题。  最终我知道了房屋里有一团会移动的有味儿的气体,而且卫生间有出现是气体泄露的地方,这是两件事情。  卫生间的问题是施工上的问题和房子本身材料的问题造成的。  而那会移动的好象个能动的气体团就让我非常不理解了。 而且从法国回来后身体很虚弱,我记得当我推开这房子大门的时候,里面好象有一股气流要将我推出去的清楚而不解的感受。 我非常确定我的判断它存在的客观性。  当时,是凭借化学工作者对试剂的职业敏感判断有毒气体的存在。  如今学习了佛法,我知道那移动的气流很可能是环境里的苦道众生。  当时,我知道自己的感受,并不懂得佛法和其他环境里的种种说法。
          全楼装修污染的化学试剂多在管道里,这是非常有害的。  而且我非常讨厌房间里的奇怪的味道。 我知道都是有害的。 于是,我决定不能让妹妹一个人住这里,非常危险。  可怜地妹妹,不理解我爱护她的心。  一直没有做出卖房子的决定。  我只好查清楚并修改。  这孩子就是单纯,没有生活经验和处理问题的,她糊涂,如今她周围的人更没有智慧   但她是知道爱护姐姐的, 她不愿意我生病不愿意我耽误我全身投入的学业,除了建议我离开我认为不好的地方她没有能力想到其他的解决方法。  这就是我决定要把问题搞明白帮助她知道居住环境健康知识重要而先放弃学业,解决问题并把身体上的问题的原因和治疗方法都搞清楚,同时,我也愿意学习不再生病的方法,因为疾病曾经让父母失去了人生应有的幸福内容,让我和妹妹之间的尴尬和疏远影响我们的健康,因为疾病会使我多年学到知识无法为社会做贡献,所以,我要解决根本的问题。  这就是在极度虚弱而又对建筑装修和环境与医学都没有基础知识的情况下我的心理状态。  我面对的问题有两个,房子里的未知问题和我那反复出现的呼吸困难和情绪反常和皮肤出现的种种过敏反应。  我要达到的目的也很明确,查到问题的原因,断除危害的根源,掌握正确的知识。  于是,从2002年夏天到2004年底,我的生命就交给了医院和这个充满了毒气的房子。  那时我进不了那个空气环境糟糕的地方,就在原来的大学校园里住在以前认识的同学长期不住的一个宿舍,那个地方也不干净,我的身体极度虚弱也没有力气收拾,空气还好,就是灰尘多房间的东西零乱。  我每周要去看一两次中医,白天有力气就到问题一大堆的新房子去查看,晚上回去就不舒服了, 于是就吃药。 查到一些问题是建筑工程上,我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房屋建设部门交涉,但是到处都是不负责的领导,完全不把人民的安危放在心上,都坐在办公室里唱高调却不实际解决问题。  但,曾经有认识的领导私自安排人到家里来帮助解决, 可是那些具体办事的人能力实在都是花架子,不按照专业的要求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  我的身体也吃不消在恶劣环境中长时间暴露,加上遇到错误百出的人不会解决问题去浪费时间和精力, 我对这个行业的人的素养和工作能力及品德实在失望。  弄得想帮助我的人们也不太舒服。  我感谢所有愿意帮助我的人,但我改变不了那些没有职业素养的工作人员的状态。  即使讲理也没有用,于是我就决定先去治疗我的身体,因为情绪的改变是过敏反应的一种,那令我极其不能接受,于是我想尽快恢复受伤的身体平衡。 期间,我学习了传统医学, 建筑学基础,建筑结构部分内容,水管工,电工,环境科学,环境健康,风水学等内容。  2004年上半年可是惊心动魄的一段时间,我找到了问题,就叫曾经盖房子的人去改。  那些人居然把自己当成工具,完全没有尊重自己的职业道德, 按照房屋建筑的要求修改自己没有做的地方。 他们嘴上说的和实际做的不一样。  我最终放弃与政府机关的人打交道了。  简单的下水管道的明显问题, 居然花几年没有人给更正。  这个行业的问题实在是太危害人民的利益。  我给当时的建设部领导写过建议书,他们也没有理解其中的意义,更没有实际解决问题。  我只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我这个化学系出身的食品科学的洋博士成了半路出家的房屋健康学者,我倒是感谢我的生命还算顽强,没有被毒气吞噬掉,反而学习了很多对今后的生活和生命有帮助的内容。  这要感谢生活, 我爱护妹妹的一个简单而且本份的事情,给予了巨大的回报。  我很高兴。 更让我惊异的是我找到了在我心里如同菩萨一样伟大的善良父母曾经生病的原因,于是我也写了另一个内容是关于我们一家人的命运与房子之间的关系。 埋葬在我心理将近三十年的问题也解开了,我感谢曾经走过的如云烟梦幻般的日子。
       在我那个新房子里,我经常有冷风在身体里穿行的异样的感受和那时的照片上神态与容貌的几乎不是我本来的样子,都很让我奇怪,生病真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以前我哪里体验过如此的苦难? 健康就是幸福,可能生命受到过冲击的人才深有体会。  我真正主动接近寺院,其实是在2004年,知道妹妹他们决定应用科技方法-试管婴儿来制造自己的孩子,脑袋里牢记着母亲因为生孩子病倒的事情,我对于生孩子的恐惧感是别人可能无法想象的。 我担心身体不是很强壮的妹妹可能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负担,而且我异常地恐惧她将会面临危险而我又无法去海峡的对岸看望她,好象我的苦恼没有人可以讲,更没有人能帮我解决,于是,我就到附近的寺院对观音菩萨讲了请求保护妹妹安全并给予她一个好孩子的愿望。 因为病得很严重,我整个人都是恍惚的状态。 那时对佛教的一切都不知道,但看到有很多书,从那时候开始读一些基本的常识内容。  后来,想要读的内容越来越多,学习的兴趣和愿望越来越强,可不知道如何去问。  归依和正式参加学习是2005年春天到台北参加科学研究工作以后才开始的。  我申请去那里学习完全是为了看望妹妹和她的孩子因为我没有妹妹那家人的探亲邀请。 不过,这么重要的人生阶段, 我还是要看望她的。  可能是语言和文化都相同,我没有到异地的感觉,生活很适应。  我能体会台湾称为宝岛的原因应该是那里有三宝的祝福。  尽管我那段时间没有参访很多地方,但台北的善岛寺却是我开始学习的地方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那里的人民学习佛法的气氛很好。  只可惜,妹妹那边的家里人居然没有学习。  后来回到故乡,我才开始学习,因为自己的生病的状态总有糊涂的时候,在寺院里有不懂很多规矩就又产生很多问题,我想帮助自己和帮助妹妹的愿望并把解决问题方法搞清一直都没有懂,是因为我自己的知识不够,我常到处参加法会,学习佛法的内容和体会法会的意义,也常被各种表面现象弄得更糊涂。 于是为了寻找合适的学习环境和内容,就到北京佛协去请教,才遇到北京龙泉寺一个建设中的居士学校,很受鼓舞并且使学习佛法的内容有了明确的方向和目标。 其实,我非常感谢每个地方给予我的巨大的帮助,我热爱庄严盛大的殿堂给予我如同生在佛国的美好,也感谢充满神通与灵活变化神话般的方便方式,更珍惜和赞叹各种课堂一样的法堂上圣贤老师们(大家称法师)给予的讲授。 是自己携带的问题太多了不容易一下子解决。  我的心常在兴奋或糊涂中不能安稳,功课都没有做够。  尽管我喜欢参与各种需要的义工工作,我依然需要专心为自己个人生命赋予的责任努力做好必须的内容。  于是,我开始安静地诵读经文和忏悔。
          我心里真正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妹妹不懂得做事的方法, 不知道处理房子问题或生活的任何问题应该如何应对, 帮助她成熟理性认识和学习人生需要的为人做事的原则与道理,这成了我后来的心病。  结婚了的妹妹好象也不知道该处理好婚姻家庭的关系, 可惜那边的家庭都是有病的人,也难为妹妹了。  但是多年没有人过问我的健康状况,也没有人为了妹妹的健康生活环境给予积极的关心,因为我修改房子的问题是为了妹妹的生命安全,她回故乡会住在这里,因为她自己不知道危险的因素。 忽视亲情的正常交流也是对生命精神世界的心灵上的伤害。 这是需要改善的。 面对糊涂的人群, 我该如何帮助原本聪明伶俐的妹妹懂得环境健康的重要和保护自己的健康重要的简单问题,却又花费了几年的时间。  我想找出不能沟通的原因, 找出如何理解糊涂人的心理需要, 学习如何教育与自己不一样的人懂得道理, 寻找他们需要的知识,这些内容就是我后来在学习教育学, 心理学,管理学, 中国传统文化和接触佛教并学习佛法过程中的目的。  而学习过程中受益最大的首先是我自己, 一切都是我以前不知道的内容,一切又都是让我的精神世界成长和振奋的内容, 我真的感谢妹妹和那些糊涂的人,是他们给了我机会学习这些为人的生命应该拥有的知识, 这些内容才是人内在生命精神力量的无比光明的力量源泉。 如今我依然在畅洋在学习中,心理的愿望也更加强烈,愿我唯一的亲人妹妹赶快学习这些她生命亟待弥补的智慧营养, 让自己的心灵成长和健壮。  但,心不知去向的妹妹去至今没有懂得爱护她的姐姐在为她的成长和未来生命的健康稳定努力给予她积极的指南和鼓舞。  如今我努力在忏悔,在我没有懂得如何对待和帮助好妹妹的过程中因为身心承受的环境和种种因素的影响造成的焦虑和妹妹不理解我的心意而产生的隔阂,在我这是亲情上道义是巨大的损失,我曾经责备了她身边的所有人不知道爱护妹妹的健康,不知道帮助妹妹认识看望姐姐的重要,我也在为此忏悔,因为他们可以不做,对于不在伦理之内的人们,天地之道德伦理的法绳不会鞭打他们,尽管舆论也不会赞赏他们,而真正的责任还在我和妹妹本身。  我是姐姐,当然要受到惩罚。  除了忏悔自己的过失,和帮助妹妹除掉生命里障碍,我也不会放弃爱护妹妹的愿望。  因为那是我生命的责任,我是她唯一的血缘亲人,责任在我,天经地义。  愿我加倍努力,让和谐和健康充满我和妹妹的生命,愿她早日获得独立生活需要的一切正确知识和道理,让自己成为心灵光明健康美丽智慧的母亲,给予我只见过一次已快5岁的外甥-他的儿子更好的健康生活环境和成长的知识吧。  他们成了两代人,都是我牵挂的祝福的人,我也同时希望所有的象他们一样的人们能同样要学习并拥有健康基础上的清净又光明的幸福与快乐, 真实意义的人生幸福。
          我们两人都有生命里不利益因素, 需要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共同努力。  妹妹原本是很细心善良的,而且生活上也很节俭。  这些优点,我都在向她学习。  我更为她自豪她天生具有的绘画的能力,真希望她好好发挥。  一直建议她能画一幅地藏王菩萨的圣像,希望她有一天能展现并体会菩萨的慈悲。  我好象无法让妹妹懂得,我们争吵是因为生物场中一定有障碍因素,障碍了她的认识。  曾经多次告诉她要看本质,不要看表面。  她就象个孩子听不懂我的意思。  这让我异常地尴尬。  她认识的世界好象非常简单,而我却认为随时她生活在毫无知觉的危险里,帮助她爱护她的愿望只有增强却不能丢。
          希望妹妹能懂得,亲人从来不责任,祝福她能长大和尽快成熟。  唯有希望和祝福,给予的一切都是利益和促进自己身心健康需要的内容。  如今的妹妹,如果能静下心来知道自己的需要,比去花费精力操心我个人的生活安排要有意义,因为她应该知道我努力的目标是在为她的成长……幸福的人们常常不知道自己的糊涂, 环境对人心智的影响是不可以忽视的。  愿一切美好的力量祝福成长中需要帮助的人们吧……
    发表于 2009-9-14 00: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理解万岁啦!
    发表于 2009-9-14 13: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要是知道姐姐这份浓浓的牵挂,她一定会增进对姐姐所作所为的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