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325|回复: 3

    [大和尚教会我的那些事] 【和尚·博客】侍师日记专辑六——导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09: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乐未央 于 2018-6-14 09:15 编辑

    导  言
       

        对于俗世间的人而言,偶然值遇僧人,看他们披一身朴素的坏色衣翩然而至又翩然而去,在那经过的顷刻,在那完全脱却了俗累的一缕清风中,多数人会难禁倾慕之情。只因红尘万丈高的俗世中,多的是热恼,少的是清凉。即使学富五车,也难免不得自在的窠臼。

        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友谊深笃的师兄弟毕业若干年后再次相聚。博学多才的师兄做了几年冷板凳,如今早就是高视学界的博导;师弟工作之余,只是学佛。促膝而谈的时候,当年一直敬仰着师兄的师弟突然发现自己失望了:那个常常高谈阔论、真知灼见时时闪耀的师兄在自己心目中似乎矮了很多。说到家庭,说到工作,言辞高蹈的师兄虽然依然像写论文一样情理相依、丝丝入扣,静听的师弟却毫不费力就听出了师兄难以掩饰的无奈 —俗情之累犹如饭后的油渍,隐隐约约、点点滴滴洒落在师兄的襟怀之间:这是怎么了?我曾经崇拜不已的师兄如今在学界影响甚巨,多年不做学问的我,应该更加崇拜他才是。为何这些崇拜都走远了,曾经高大无匹的师兄如今端坐眼前,却只有普通人的高度,甚至有时比普通人还更为愚痴? —师弟慢慢接过话茬,一席话下来,反倒是师兄刮目相看:曾经顽皮不经的小师弟,从哪里得来如此经典又实用的道理……
      
        多少人皓首穷经、著作等身,面对普通的人间烦恼却依然一筹莫展。红尘万丈高,烦恼如沛然大雨,当其洒落之时,并不因学历、学问的高下而有所区别。撑不起伞的,辗转痛苦在所难免;稍有觉悟的,四顾求援而未知所求为何;那些深沉不甘的,遂有了出世之情……僧人,便是这样一群怀出世之情的不甘者。当其弃却俗家衣服,换上僧袍,烦恼与清凉、愚痴与智慧,两个不同的世界也就判然而别。

        古诗云:“朝臣待漏五更寒,铁甲将军夜渡关。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 ”说僧人是闲人固非解人,唐人常建那首脍炙人口的《题破山寺后禅院》诗 —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则让相当多的人将这寂然而乐的世外高情看作了出家人生活的全部。
      
        出世与入世,真的是完全区别的两回事吗?
      
        让我们再次用事实来作答,回到真实的世界,把目光转向他们 —一群真实的出世者,娑婆世界的南瞻部洲、中国、北京、凤凰岭、龙泉寺,一群穿着僧袍的年轻出家人。
      
        他们同样有着清净无染的面孔与内心,同样住在远离尘嚣的郊外深山,但是他们并未与俗世完全隔绝。在寺庙里,要种菜、扫地、做饭,要洗碗、洗衣服,也要开会、上课、与人打交道;倘然出门,因缘所至,要坐飞机,要住宾馆,要进出餐馆;五谷杂粮下肚,他们也会生病;俗情未尽,甚至还会生气;在探索更高智慧的道路上,他们和那些俗世间的学者们一样,也面临种种困惑不解;如果修行不到家,犯错误也在所难免……
      
       这么说来,出世的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完美,闭上眼来算算账,好像没有什么便宜可得。舍亲割爱,茹素持斋,这么大的代价竟是没有回报的吗?
      
        这样的疑问,其实如果转换了立场,站在了被问者的角度去回望,答案也显明易得。
     
       还看他们,龙泉寺僧众。他们不与五欲的享受为伴,言行举止的全部依怙只是皈依三宝,心心念念都记挂着佛法,记挂着更多人的福祉所在。比如在飞机上看到发达的现代科技服务设施,他们说:“这种高科技看起来给大家带来诸多便利,实际上是在为满足每个人的私欲、个人中心主义、物质主义、我慢习气等做种种的铺垫,最终的结论是:无法给自己带来心灵的洗涤与力量。 ”在物质第一的日本,见到上百米高的铁塔,他们说:“现在人类的智能发展方向已经在往物质世界、依报世界极度冲刺。人人都想离苦得乐,可方向错了之后,收效甚微。……反过来,在目标完全一致的情况下,如果大家在心灵方面也同样努力,我想人类的未来将会出现另一番美好的景象。 ”于病中、烦恼中,他们会引用寂天菩萨的话:“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若事尚可为,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在日本总是吃凉饭,他们虽不受用,却依然坦然接受:“冷饭冷菜不好吃,但很方便保存和运输,吃起来也很省事。 ”他们善于转烦恼为菩提,转逆境为增上缘。而当困惑与错误来临,则不过被当作修行进阶的考验:“吃一堑,长一智。只有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才能体会到当初说这句话的人,他的生命其实是经过了怎样艰难的历程,才完成了这种对自我的超越。 ”—在他们,修持是清寂的,但是那些明明白白的超越念头、观照方法,却让他们在苦乐参半的生活中,发现并自造了一片崭新的净土:犹如红莲出自烈火,火自炽热,莲自清姿;又好比摩尼珠彻照浊水,世间三毒炽盛,佛灯一点,刹那驱尽无明。
      
        反观在家的我们,身在物质发达的当代,我们并未因了衣食住行的如意遂心而增加人人向往的幸福指数,反而对着佳肴美味、锦绣前程唉声叹气,叹息今不如昔,痛陈世风日下,慨然于幸福在哪里 —这样鲜明的比照,还不能让我们言下即悟,体会到一点出世的清凉吗?

        幸而得见这一班修持有法、威仪殊胜的出家人,哪怕只是远远瞥上一眼,观者无不如出于热海、入得清池,遍体清凉悦意。而当你对着他们的身影虔诚合十的时候,会有人更加恭敬地告诉你:这些殊胜的出家众,有着更加殊胜的师父 —学诚大和尚,他是这里最亮的明灯,甚至比太阳更加光明温暖。《侍师日记》者,就是这群清凉的出家众,记录他们追随这难值难遇的大善知识、大德上师的修学记录。
      
        当龙泉寺只是荒山秃岭间数间千年前留下的小庙宇时,已经在佛教界万众瞩目的学诚大和尚却自愿来这里做住持,在北京郊区一片开发旅游的热潮中,开辟一方出家众与在家众共享的人间乐土。年富力强如大和尚,悲愿无尽,他不仅如所有如法的僧人一样具有予人清凉的力量,具足僧伽的威仪,更有宏大的心量和高远的目光。
      
        倘只从一个庙宇、一个僧团、一个时代下手,龙泉寺会如何?这个假设的问题永远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因为从始至终,大和尚从来也没有如此狭隘地规划过这方宝地。
      
        大和尚的心愿有多大?心量有多广?在不足百人的龙泉寺僧众身上,寄托着大和尚立足当下的现代僧伽教育模式和现代僧团管理模式;在规模虽大、犹然不足的龙泉寺身上,寄托着大和尚八宗并弘、振兴当代中华佛教的理想;在振衰起敝、障难重重的末法时代,大和尚放眼未来,对于佛法的未来有信心,也有规划。他不满足于人生百年的短暂视野,而是攀上历史的高峰,看中国佛教两千年的轮回,慧眼如他,发见了崭新的时代因缘之下,古老的佛教已经萌发新一个轮回的生机。他也不肯只看龙泉寺的兴亡,甚至不能满足只是关顾中国佛教的盛衰,他站在全球化的角度,以荷担如来家业的广大心力,发出一个空前宏伟的誓愿:要借这个轮回新萌的生机,探索汉传佛教如何与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乃至如何与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西方哲学思想交流互补的大命题,从而推动中国佛教走向全世界,推动世界宗教的交流互动,为全世界的人谋福祉。以此为使命,他和他的僧团依托着小小的龙泉寺,依托着国家愈加开明的宗教政策,在 “建设和谐社会 ”的口号中高蹈先行,自觉投身这光大如来家业的千年机遇。
      
        高瞻远瞩如他,亦烟火而食:僧伽教育和各种事务性活动占据了他全部的生命,他甚至比一般的世人还要繁忙。从这本《侍师日记》中,我们可以看见崇拜他的弟子们笔端、心中的大和尚,也是一个真实的、并非概念的大和尚:侍者们以朴实的行文记录师父的言行:“众人们从餐厅出来,纷纷离去,而师父却坚持等客人们都上了车,目送他们离开后才走……”“我又跟乙法师抱怨:‘怎么都来找我们,弄得我们要干到这么晚。 ’乙法师说:‘师父经常说,找你的人越多,说明你越有价值。 ’听到这句话,我就不抱怨了。 ”“师父在生活中看似很平常的言谈举止、为人处世,其实也都是在向弟子讲法。 ”—在衣食住行的每一处,大和尚都具足善巧方便,智慧如流水随处高下,毫无滞碍。书名 “侍师日记”,其实师父与弟子的行谊都在其中。细细碎碎的言行记录,看似并无章法,却因了那迥然脱俗的不凡之情而处处牵动人心,让人不禁憧憬、不禁赞叹:如是师父、如是弟子、如是清净的僧团!当这些质朴的文字印成了白纸黑字,那字里行间的愿与行必将和着墨粉的芬芳氤氲了这娑婆世界的角角落落,也必将荡涤所有的烦恼,洗净所有杂染的心界。 
     
        智慧如你,亲爱的读者,若你还能解得《甘露藏》里的这个偈子:“如理依止善士时,此时速疾离三有,犹如母见子受益,无余佛陀至心喜。 ”则读诵此书,当获得更加殊胜的功德。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4 12: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随喜赞叹分享!
    发表于 2018-7-30 21: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頂禮師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