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604|回复: 4

    [大和尚教会我的那些事] 【和尚·博客】侍师日记专辑五——在境界中成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9 22: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韩蜜 于 2018-6-9 22:31 编辑

    在境界中成长

       听他这么一说,更意识到自己在处理事情时是多么不动脑筋、多么不代人着想,也是多么以自我为中心!一种深深的愧疚油然而生。

       2009年11月17日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只有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才能体会到当初说这句话的人,他的生命经过了怎样艰难的历程,才完成了这种对自我的超越。真正说起来,生活中本来没有多少太大的事情,如果有的话,也大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的累积。所以,有的人说:“修行无小事。 ”现在想起来,不无道理。今天上午,陪同师父由青州返回北京,又遇到了一件事情,称其为“吃一堑”亦不为过,但能否由此而“长一智”,现在还不得而知。

       昨天向张厚荣主任确认,今日应是早斋后8:20从青州出发,前往济南机场。还没到8:00,我就早早地收拾好行李整装待发。考虑到过一会儿还要帮师父拿行李,我想先将行李放到车上再说。没想到,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想法,却引发了一系列的后果。首先,因为约定的时间还没到,组委会安排的车还没有到位,我一出来,无形中给他们增加了压力;其次,因为车没到位,我的行李也就没办法提前放进去,只好暂时放在门口服务台旁边,请服务员帮忙照看,因此增加了遗失的风险。不到8:10,安排的车一到,负责送行的王主任便要和我一起去请师父。这时心里已经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因为时间还早,万一师父没有准备好,那该多不好啊!

       庆幸的是,师父一切已经准备妥当。王主任帮忙提行李箱,我提资料袋,从楼里走出来,上了车,这时才不过8:12。而此时,张厚荣主任和卢浔主任还没有出来。无奈,我只好又前去敦促。

       “不是8:30出发吗?现在时间还早,不着急。”看我进来,张主任说道。

       怎么又成8:30了?昨天不是说8:20吗?真是左右为难啊!

       “是不是‘学大’已经过去了? ”张主任看我为难的样子,问道。佛协的工作人员都习惯称师父为“学大”,也就是“学诚大和尚”的简称。

       “是。”我答道,“刚才会务组的王主任过去请的。”唉!这不是在推卸责任吗?王主任确实有过去请,可背后还不是我在起作用吗?

       得知师父已经上车,张主任和卢主任也只得提起准备好的行李,走出房门,我跟在后面。

       等我们出来时,青州市政协的领导还有论坛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已站在门口为师父送行了。等两位主任的行李装上车,我已经坐在车的后排座位上了。8 :15,我们就离开了将军山庄,离开了青州市区,往济南方向赶。

       路上,除了青州市政协李金凤副主席介绍青州市的一些基本情况外,车上比较安静。我也趁机好好睡了一觉,一直到10:00到济南机场的时候才醒过来。

       “哎!我的行李呢?”看着师父和两位主任分别拿着自己的行李,我心里一惊。这才意识到,出发前我出来得比较早,先将行李放在了宾馆服务台旁边,后来上车时竟忘记拿了!

       “现在已经来不及取回了。”张主任说。看我两手空空,大家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身份证带了吧?”张主任马上问道,惟恐我登不了机,那麻烦就大了。

       “带着呢!”我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自从今年6月份有一次陪师父外出,师父提醒我身份证随身带后,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同时这也让我想起,师父也曾提醒过“看管好自己的行李”,只不过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现在终于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事已至此,也只好人先回去,行李箱的事以后再想办法了,于是我和王主任相互留了联系方式。王主任还要继续送师父上飞机,师父执意不肯,王主任执拗不过,也就只好返回了。唉!师父处处代人着想,能不麻烦别人就不麻烦别人。而我倒好,顾了东头忘了西头,顾了南头忘了北头,不知道给别人添了多少麻烦!

       来到机场,看师父拉着行李箱远远走在前面,我快步走上去,希望为师父拉一把。

       “我自己来吧!自己的行李都照顾不好!”师父不但没让我拉,还借机用严厉的口气提醒我。是啊!如果自己的东西都照顾不好,又怎能保证照顾好别人的呢?自己的行李丢了是小事,如果万一疏忽,将师父的行李给弄丢了,那可就没办法弥补了!

       我只好默默地跟在师父身后。尽管心里还在为自己一时的疏忽而自责,但奇妙的是,此刻一种轻松和愉悦的心情也在慢慢滋生。说实在话,还从来没有感到这么轻松自在过。本来这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现在离开了,不也很自然吗?

       “现在倒好,从未有过的轻松!”看着张主任他们拿着各自的行李,我笑着说。

       “哈哈……”张主任听到我的话,竟也笑起来。

       “怎么了?”师父被我们的笑声吸引,回过头来问。

       张主任重复了我刚才的话,师父也笑了起来。

       师父后来还是让我提了一个礼品袋,我高兴地接过来。寂天菩萨的一句话能最好地表达我此刻的心情:“遭遇任何事,莫扰欢喜心;忧恼不济事,反失诸善行。若事尚可为,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飞机11:20正点起飞,12:05到达北京首都机场,司机小刘准时前来接师父。

       “行李怎么取回? ”在走出机场的时候,师父问我。

       “待会儿我与王主任联系一下再看。 ”我回答道。“里面有电脑,托运的话,可能会损坏。 ”师父说,“可以请从北京过去参加论坛的人帮忙带回来。”

       “是,师父!”师父所说的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一上车,我便向贤甲法师通报师父回龙泉寺的大致时间,以便寺里相关的法师为师父做好后勤工作。一分钟不到,便得到他的回复,我心里也踏实多了。

       13:10,快到寺里,遥遥地看到贤甲法师和贤乙师站在山门口等待师父,心中不禁生起一种愧疚的心情。多少次了,陪师父回来,都不曾有意识给寺里的同学提前打声招呼,也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这次陪师父出来,从张厚荣主任身上才慢慢意识到作为秘书或侍者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每次师父外出,佛协工作人员都提前与接待单位取得联系,安排好接送的交通工具,对于饮食上的要求,也都是提前打好招呼的……可是作为随从人员,我又为师父做了什么?或许,师父对我们的期许并不高,只是希望能为我们提供些成长的机会,能出来看看,开开眼界,再写写报道,至于其他方面也都是随缘,从不做过多的要求。或许,这也正是师父教导弟子的方式,只是为我们提供平台,剩下的就靠我们自己慢慢去学习、去领悟……但就这个角色的安立来说,师父怎么看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就在最近连续几次外出之前,我都还一直觉得,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敲敲字的工作。但现在觉得,这个定位实在有失偏颇,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因此很多事情难免处于被动。

       首先从师父回到龙泉寺的饮食起居开始做起——昨天晚上在为今天相关工作作前行时,我这么想。于是即刻给贤甲法师发短消息,通报师父今天回寺的大致时间。考虑到飞机飞行时间只有45分钟,因时间过短,乘务人员只为乘客提供些饮料和小吃,并没有午餐服务,我便提醒贤甲法师,提前为师父准备饮食。当然还有房间卫生、温度调节,以及茶水预备等。记得以前每次回寺,陪师父回到丈室时,因壶里都不是新鲜的水,师父还要让别的同学再去打。真是奇怪,面对这些事情,自己当时都不曾想到要提前准备!现在想起来,实在是愧疚!

       下了车,贤甲法师和贤乙师帮着拿行李,陪同师父进了见行堂的丈室。我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先到自己的寮房,将相机放好后,便与王主任以及会务组的工作人员联系有关行李箱的事情。幸运的是,下午有位参会的中国教育电视台记者要返回北京,行李刚好可以委托他帮忙带回。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当然这还要归功于师父的及时提醒。

       处理好相关事宜后,坐在房间里,静静地回想今天的经历给我带来的启示。这时贤甲法师走了进来。

       “今天是不是又丢什么东西了?”他一进门便问道。丢东西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本能的意识总想掩盖一下。不过,关于这一点,在济南飞机场我就作好前行了,准备借此机会破一破“我爱执”。所以现在听到他的问话,内心很平静。

       “你怎么知道?”

       “师父提了一下。丢了什么?”

       “你还没有发觉吗? ”

       “电脑!”他看了看,通常我是坐在电脑前面的,而今天却没有。

       “不单是这个,而是整个行李箱!”

       “我真服了你了!”他一听就笑了。是啊!这也太离谱了!

       “我也服了自己了!”此时此刻,我是用一个旁观者的眼光来看待自己、来认识自己。结论是:这个人,实在是太离谱了!随后,我便将今天的经过简单地给他作了个介绍。

       “弄巧成拙,过犹不及。”最后我总结道,也希望自己将来对这些事情能越来越好地把握住分寸。

       “还有面对境界时的念知力,也需要加强!”过了一会儿,我又补充了一点,像是给他介绍,但更像是自我剖析与检点。

       “不过,我觉得你比以前进步了!”没想到他认真地听完之后,竟说了这么一句话。能感受得出来,这不是一句客套话,因此给予了我很大的信心。

       “昨天就收到你发的短消息,这样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作些准备来迎接师父。”原来,以前给他发消息,都是事到临头了才发。有时是午休的时间,有时是上晚殿的时间,这样对方就没办法及时看到,即使看到了也不便处理。

       “实在对不起啊!这真是我的过失!”听他这么一说,更意识到自己在处理这些事情时是多么不动脑筋、多么不代人着想,也是多么以自我为中心!一种深深的愧疚油然而生。

       “这次之所以有这么一点点改善,除了受师父点点滴滴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之外,也向中佛协的张厚荣主任学习了很多。有时觉得,身为一个弟子,对待自己的师父,竟然还不如世间的员工对待自己的领导,想来真是惭愧!”我继续与他分享道。

       他默默地听着,也不住地点头。

       此时此刻,内心的感觉真是无以名状,想来真是感恩今天遇到的境界,让自己学到了太多太多……



    文章选自2009年11月17日《随师参加“首届中国(山东)儒释道传统文化高峰论坛”感想随笔——在境界中成长》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9 22: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8-6-10 03: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随喜赞叹
    顶礼师父!
    感恩法师分享
    发表于 2018-6-12 19: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师父,感恩法师
    发表于 2018-7-29 19: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