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262|回复: 4

    [大和尚教会我的那些事] 【和尚·博客】侍师日记专辑五——宗旨 目标 规划 行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9 22: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韩蜜 于 2018-6-9 22:04 编辑

    宗旨 目标 规划 行动

       由无限生命中要成佛的人生宗旨,确立这一生的人生目标;由这一生的人生目标,建立阶段性的人生规划;由阶段性的人生规划,形成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乃至于当下每时每刻的具体行动。

       青州将军山庄宾馆

       2009年11月16日

       昨天13:05,陪同师父乘坐CA1156次航班,与中国佛教协会办公室张厚荣主任、《法音》编辑部卢洵主任一起,从北京飞往济南,然后乘车来到青州,参加为期两天的“首届中国(山东)儒释道传统文化高峰论坛”。 16:00,入住青州将军山庄宾馆,18:00,青州市人民政府举行招待晚宴。

       记得从初中开始,有句名言便耳熟能详,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只是到了师父身边,对这句话才算有了一点真切的感受。

       记忆中最糟糕的状况,发生在去年12月,那还是第一次陪同师父出远门到四川。因为晚上写博客,熬夜到很晚才休息,结果一直睡到第二天天亮。一睁眼,发现手机有未接电话,心里一惊——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师父打来的。结果一看,不但有师父打来的,竟然还有寺里打来的!唉,当时心里那个羞愧!没办法,既然已经晚了,还是要面对现实。赶快起床,简单洗漱以后,就往餐厅赶。远远地看见师父正在用早餐,我简单地取了些食品,默默地走过去,在师父旁边的桌子坐下,记得当时师父看也没看我一眼。那顿饭啊,真是尝到了从来没有尝过的味道。

       从那以后,便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外出,无论晚上什么时候休息,都会给服务员打个电话,帮忙叫早。事实证明,这一招比定时钟表更管用。

       今天早晨也是如此,尽管近24 :00才休息,早晨 5:30,在服务员的提醒下,还是按时醒来了。因为最近陪同师父较忙,一些博文便积压下来了,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如果有机缘陪同师父,又不尽自己的努力记录点什么,就是一种最大的资源浪费。不知为什么,心里逐渐有了这么一种感觉。或许这是因为背后有太多人的期待,或许还因为自己也曾有种愿望,希望那些因无常而稍纵即逝的心情和感受会因为写作的因缘而能得到永恒。由于这种缘故,早晨起床后,暂时放弃了读书的习惯,及时整理每天发生的点点滴滴。

       按论坛组委会的安排,7:30用早斋。快到7:00时,我便开始有些不安,因为心里还不清楚早斋后的活动—论坛开幕式何时开始、何时出发,而这一点,师父在用早斋时肯定是会问到的。我只好拿出论坛会序册,找到组委会主任的联系方式,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没想到他的答复却是:“暂定为8:30,如有变动,再通知。”我知道,这样的信息是拿不上台面的,尤其在师父面前更是如此。不过也没有办法,论坛组委会主任都这么说了,再问其他人,也不会得到更加令人满意的答案。

       7:15,来到师父房间门口等候,一边考虑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一日三餐的时间和地点、上午开幕式时间和地点、下午论坛时间和地点……这样一想,发现还是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不清楚,到时就会出乱子,也就会造成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上的浪费。这时,脑海里又现起师父关于人生目标的开示:无限生命中要有成佛的人生宗旨,确立这一生的人生目标;由这一生的人生目标,建立阶段性的人生规划;由阶段性的人生规划,形成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乃至于当下每时每刻的具体行动。这样一来,看似很平凡的每一个行动,其背后所体现的,无不是那个最为明确和纯正的、与宗旨相应的发心,有限的生命,因此而具有了无限的意义和价值。我想,这恐怕也就是师父所说“生命蓝图”的构建了——由宏观到微观、由抽象到具体。可是,现实的状况是,如果一个人连一天从早到晚该做哪些事、该如何去做,都很少提前考虑过,又怎能保证他提前想到一月、一年、十年,乃至一生呢?在师父门前等候的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是怎样的盲目啊!而这样盲目的生活,注定是随业流转,并被“命”所“运”。怎能不让人感到可悲可叹呢!

       这又让我想起昨天中午出发前的一幕场景。因为下午要乘坐13 :05的飞机前往济南, “11:15从龙泉寺去机场! ”记得师父曾向小刘这么交代过。而在出发之前,师父还接待了两位客人,并与他们共进午餐。当时我也在场,只不过那颗心,早已黏着于眼前接待客人的境界上了。“你把我的箱子拿过来!”正吃着饭,师父忽然提醒站在一旁的贤乙师。我一听,才意识到时间到了。没办法,只好向客人致歉,匆匆离开,也去提自己的行李。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我又晚了师父一步。没有正知正念的表现莫过于此。而这一切正如师父所说,都是没有做好“前行”的表现。这“前行”,实际上也就是所谓的“规划”,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执行力”。因为如果没有“规划”,“执行力”也就无从谈起;反过来,如果有明确的“规划”,而且又能对“规划”生起定解,那么面对境界,因缘和合,“执行力”就能够产生。师父看起来这么细小的一个举动,我觉得恰恰是对这个道理的最好诠释。说实在话,当时我心里还有点别扭,觉得师父结束午餐的方式有点突然。可是,如果是按照我习惯的方式,恐怕那次航班我们早就耽误了。主动和被动,“运命”和“命运”,也只此一举。

       正想着的时候,师父从房间里走出来。“几点钟过来的?”看我站在门口,师父问道。“将近7:20吧。 ”其实准确的时间是7:15,但为什么本能地给师父一个模糊的回答呢?这真是莫名其妙!反省一下,还是心态有问题!过早与过晚,均非中道!过满与过谦,均非中道!在看似平凡的每个境界中,要想持守中道,难啊!

       “上午几点钟出发?”在去用早斋的路上,师父问道。

       “确切的时间还不清楚。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下组委会主任,他说预计是8:30,如有变动,另行通知。”我答道。

       “这真考验人!”师父笑着说。

       “是的,师父,我时刻准备着接受考验。”心里这么默想着。

       用完早斋,回到房间,简单地洗漱整理了一下,便来到宾馆广场,一方面等候出发的确切消息,另外一方面趁这个空闲的时间,好好看看这里的风景,也不枉来一次。今天阳光很好,但风挺大,也很冷。远处有几座山,山上有些雪。一向不擅长描绘风景,搜肠刮肚,也只有这么几个干瘪的词汇了,索性还是贴上几张风景照,各位自己来欣赏吧。没过几分钟,凛冽的寒风就将我“吹”进了宾馆大堂。没想到,这里还有另外一番风景——原来这里正在举办国画展!尽管没有太多艺术细胞,但画面上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的各式人物与风景,还是深深吸引了我。兴趣所致,拍了几幅照片,还有一幅青铜浮雕壁画,也一并贴出来,供大家欣赏。

       8:40,见到会议的组织者,确认发车时间是8:50,我给师父发了个短消息,报告具体时间以及乘坐的车号。最后实际出发的时间已经是8:55了,目的地是东夷文化标志园,前去参加论坛开幕式暨“三圣像”揭幕仪式。因论坛冠名为“儒释道传统文化高峰论坛”,那么这里所说的“三圣”自然也就是指孔子、释迦牟尼佛和老子了。经过两千年的融合,同处于中华文明大背景下的儒释道三家,人们似乎更愿意体会它们的共通点,对于它们之间的分歧,已经越来越被置于次要的地位。

       从将军山庄到东夷文化标志园,还不到十分钟的车程。但当人与人之间缘分到了的时候,时间和空间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上了车,我和一位老先生并排坐着。这位老先生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见我胸前挂着相机,他微笑着伸出手来,示意想拿过去看看,我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他看了看,就还给了我,我不确定他看到了什么,但两个人的缘分,却因为这么个简单的举动就给拉近了。我也借机与老先生聊了起来。从谈话中得知老先生是山东大学的教授,曾担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从老先生的气质来看,他的这种身份并不让人觉得意外。老先生说,他今年已经84岁了。这可真是看不出来。我问他养生的秘诀,老先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拿过我手中的纸和笔,一笔一画地写了两个字“禅意”。

       “您老如何理解? ”“禅意”引发了我的兴趣。

       “对外,要一心一意关注老百姓的疾苦;对内,要超脱一切,不为名,不为利。”呵呵,真是出手不凡、脱口不俗啊!“认准的事情,就踏踏实实地去做!”又是一句掷地有声的话。

       这么几句之后,我就再没有问题可问,而只有倾听和体味的份儿了。

       过了一会儿,老先生又在“禅意”两个字下面写了“圆融”两个字。

       “没有矛盾,没有对立。”我默默地念叨着,既是对老先生的回应,也是对自己的策励。我想,这就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吧。果有此种境界,人早已拥有了永恒的生命,又如何会老呢?

       9:03,师父和中国道教协会张继禹副会长等一行,来到开阔大气的东夷文化标志园。开幕式在潍坊市政协杨卫东副主席的主持下于9:13正式开始。首先是奏国歌,并宣读国家领导人发来的贺信,之后青州市政府孙忠礼市长、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杨丽丽会长、中国孔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刘振民董事长、山东省宗教局马文艺局长以及山东省政协齐乃贵副主席分别致辞或作重要讲话。最后,诸位领导一起为“三圣像”揭幕。开幕式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在整个过程中,众人都经历了最严峻的考验。偌大的广场让凛冽的寒风更加肆无忌惮,台上台下的人都冻得发抖。不过,为了能早日沐浴到圣者慈光的加被,人们最终还是经受住了这一考验。

       9:55,开幕式结束,师父等一行返回将军山庄。在返回的途中,那位老先生坐在了我身后。虽然没有再与他说什么话,但老先生对我的影响,早已让人无法拒绝。事实上,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临下车时,老先生竟特意嘱咐我一句让人动容的话:“回去赶快给大和尚和道长熬点红糖姜汤,以防他们感冒!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没有姜,二没有糖,又如何能熬出红糖姜汤?不过能不能做是一回事,有没有想到去做,或者有没有想办法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老先生帮我想到了,那么下面就轮到我想办法了。

       我发现,很多事情只要下定决心去做,那么想象中的困难也就不那么让人望而生畏了,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也逐渐会有眉目。一回到房间,我就给宾馆服务员打电话,问宾馆能否提供红糖姜汤。没想到服务员满口答应说可以,然后我就将师父的房间号告诉对方。刚挂了电话,我又想到老先生的嘱咐中提到“大和尚和道长”,不免生起一种惭愧的心情,觉得自己的心量实在太小。然后又拨通服务员的电话,问能不能多为几个房间提供姜汤,当然也包括那位老先生。服务员的答复让我释然:“我们正在统计房间号。 ”是啊!其实所有与会人员都需要喝一杯热腾腾的红糖姜汤!

       透由这个境界,我忽然觉得,不断点化我的早已不单单是师父,更包括我所接触乃至于所想到的每一个人。由此,对于诸法非仅一种因缘而生,实乃众缘和合而生的道理有了一点体悟。当然,在众缘中,善知识是最重要的一种因缘。

       下午的会议于14:00开始,由山东省宗教局马银平副局长主持,山东省青州市委王立胜书记、中国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张继禹道长、师父、中央党校张蔚萍教授、中国交龙书院张戬坤院长、山东大学儒学中心丁冠之教授分别作了题为《弘扬儒释道传统文化推动青州经济社 会健康发展》《大道之行和以相生》《佛教对当今社会问题的思考》《儒家德治思想对中国现代社会和治国方略的积极影响》《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守住道德底线促进和谐社会建设》的演讲。这些演讲,从不同侧面论述了以儒释道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如何看待以及如何解决当今社会的种种问题,引发了听众们对传统文化新的认识和浓厚的兴趣。

       师父在来山东参加此次论坛前,还准备将演讲的主题定位在“加强各种不同宗教和文化之间的相互对话和交流”上,但实际演讲时的主题已经全然改换为“佛教如何看待和应对现实的社会问题”了。实际感受一下论坛的氛围,就会发现,这种转换是必要的。我想,这也体现出师父处处随顺缘起、适时改变的智慧。演讲结束后,师父接受了青州电视台的采访。

       下午的会议于17:50结束。之后是晚餐的时间,晚上没有特别的安排,刚好可以记一记白天发生的点点滴滴,以免时日空过。

       明天上午论坛继续进行,下午是参观游览。但因为我们预订的是明天11 :20的飞机,早斋过后就要出发,离开青州前往济南,所以明天的活动也就无法参加了。晚上,向张厚荣主任确认了明天出发的时间,然后向佛协司机小刘通报了明天的航班信息,并将此事一一向师父汇报,心才算安了下来。有了规划,才会有执行。改变命运,至少从今天开始做起。



    文章选自2009年11月16日《随师参加“首届中国(山东)儒释道传统文化高峰论坛”感想随笔——宗旨 目标 规划 行动》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28 15: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师父
    发表于 2018-7-28 23: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师父!
    感恩!随喜赞叹分享!
    发表于 2018-7-28 23: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8-7-28 23: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