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96|回复: 1

    [大和尚教会我的那些事] 【和尚·博客】侍师日记专辑四——藏汉融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贤玺 于 2018-2-12 12:01 编辑

    藏汉融合
    和谐交融的宗教关系必然带来和谐融洽的民族关系、社会关系,对和谐国家的建设与世界和平都会有极大的帮助。

       2月23日上午,崇化法师引领师父前往丽江白塔寺参观。10 :50来到大理与丽江的交界处,离白塔寺还有几十公里,白塔寺的管家洛桑活佛领着几位藏人在路旁迎接,给师父和崇化法师献上哈达,然后继续前行。师父说:“藏族人很客气,远行来接。2005年我们去西藏参加第十一世班禅坐床十周年庆典,他们也是百里之外就迎接。 ”

       我看到路边一个标语牌写着“守法天地宽,和谐幸福长”,感觉很有意味,世法和佛法都是通的。

       11 :20到达白塔寺门前,藏僧列队迎接,鼓号齐鸣,东宝·仲巴活佛给师父敬赠哈达,一路迎师父到大白塔。中间经过一个亭子,亭中立着汉地常见的白衣大士—观世音菩萨像,还悬挂着一口大钟,上写“东宝尊胜塔”。又经过一个水池,水池中间立着一根石柱,柱上刻着汉文书写的《心经》。大白塔入口的大门前端坐着大肚弥勒菩萨的石像。如果没有这个藏式的大白塔,真让人感觉这里是汉传寺庙。

       11 :30,进入白塔一层的祖师殿,仲巴活佛请师父坐在供台边的一张木椅上,介绍说:“这是班禅大师坐过的椅子。 ”然后一群藏僧开始诵经,并供灯、供曼扎给师父,师父亲手放到供台上。

       11 :40,诵经结束,仲巴活佛领师父上塔,到二层殿堂。藏僧东、西两单对面席地而坐,请师父和崇化法师坐在西单前首,仲巴活佛坐东单首位。仲巴活佛介绍说:“这里恢复宗教政策是二十多年前。第十三世东宝活佛与班禅是兄弟,班禅在京示寂时,乾隆敕封东宝活佛为‘呼图克图’。后来第十三世东宝活佛被迎请到了云南,转世了四世。2004年,我来这里建塔。这里接近汉地,发心捐资的人很少,不同于藏地建塔时发心捐资的人很多。佛教界内部也有矛盾,令人悲哀,但还是把它建成了。塔建成后,给这里带来了很多吉祥。今天您老来这里加持,是我们丽江的福报。刀会长也来过这个地方。我从本焕老和尚那里请了法,他老人家也说要来这里看看。我对佛教弟子都很恭敬,特别是像您这样很有德行又大力振兴佛教的人。今天供养一法:大威德金刚。 ”

       仲巴活佛手拿铃杵和小鼓,拨鼓、摇杵,做着各种手势,其他僧众齐声念诵。我看不懂,也听不懂,但感觉雄劲有力。仪轨持续了约八分钟,然后仲巴活佛请其他藏僧列队上前,请师父和崇化法师一一摸顶。

       12 :10,仪式结束。师父说:“感谢你们这么热情! ”仲巴活佛说:“应该的! ”师父赠送一套《感悟人生》光盘作为礼物,然后大家在大白塔前合影。

       在前往庙门的路上,师父说:“藏汉佛教融合。白教教法有些与汉地禅宗相近。 ”仲巴活佛说:“虚云老和尚与我的前世是同参。 ”

       12 :20我们上车离开。崇化法师说:“有12位活佛、喇嘛去本焕老和尚那里接禅宗的法,仲巴活佛组织的。 ”

       白塔寺的管家洛桑活佛开车陪同,12 :30到达丽江国际大酒店。在大堂等候开房间时,我问洛桑活佛:“白塔寺平常的学修生活是怎么安排的? ”

       洛桑活佛说: “5 :00起来诵经到7 :30,然后洗脸、做自己的功课、用早餐;8 :30开始上课学经;11 :30用午饭;14 :00开始学习、练字、画画,学汉文、英语、电脑;16 :30至18 :30全体到大殿诵经,念护法;晚餐后自己用功;21:30休息。 ”

       我问:“吃饭是各人自己弄饭吃,还是一起吃? ”

       洛桑活佛:“在食堂一起吃。做大锅菜,两人一班轮流为大家做。 ”

       我以前了解到,传统藏传佛教寺院的僧人一般是家人负责供养,自己做饭吃。现在白塔寺统一做饭、集体用餐,是借鉴了汉传佛教寺庙的做法。

       藏汉的融合引起我很大的兴趣。刚好师父给我两本仲巴活佛送的杂志 —《丽江佛教》(丽江佛协主办2008年第1期)、《弘法》(深圳弘法寺主办2007年第12期),我便仔细阅读。

       《丽江佛教》中,有一篇仲巴活佛写的文章《云南丽江藏传佛教的历史与佛法事业展望》。文中写道:
       藏传佛教在西藏的广泛传播是在公元8世纪,即藏王赤松德赞在位期间。佛教从印度传入西藏后,以佛教的思想为本,吸收了一些西藏本土宗教—苯教的方法而以藏语言传播,逐渐形成藏传佛教。从大小乘来分,它属于大乘;从显密来分,它属于密乘,又称金刚乘;从语系来分,它属于藏语系佛教。金刚乘佛教在唐代被吐蕃王朝引进藏区,取代了苯教的主导地位。今天所说的藏传佛教,实际上是涵盖了小乘、大乘和金刚乘等三乘教法的佛教。

       藏王赤松德赞大力提倡佛教而贬斥苯教,苯教自此失去了它“国教”的地位。很多苯教徒被流放到对西藏来说是边疆的康区,康区便成为苯教的大本营。丽江与康区毗邻,也成了苯教传播的辐射区。西藏原始苯教与纳西民俗融合,逐渐形成具有纳西特色的宗教—东巴教。

       宋朝后期,在宁玛派之后,相继形成了藏传佛教的萨迦派、嘎举派、格鲁派和新苯教等许多教派。嘎举派和宁玛派率先传入今天的迪庆和丽江地区。

       元朝初期,忽必烈尊奉萨迦派,教主八思巴被朝廷封为“帝师”,在他的主张和努力下,西藏归附中央朝廷,西藏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忽必烈南征大理途经丽江,萨迦派随之而传入丽江、宁蒗、永宁,并建有萨迦寺院。元朝初期,嘎举派也受到朝廷的重视。八思巴去世后,嘎举派的第三世噶玛巴成为朝廷的帝师。嘎举派在丽江的影响也得到增强。

       清朝时,格鲁派势力扩张到永宁、宁蒗,当地逐步形成永宁、宁蒗普米族和摩梭人全民信仰藏传佛教的局面。

       明朝永乐年间,第五世噶玛巴应邀到南京为太后做超荐法会,十三日间天天显现神通,震服朝野,皇帝封他为“大宝法王所领天下释教”,成为大明朝的最高宗教领袖。同行的仲巴活佛被封为“东宝活佛”。

       一、藏传佛教噶玛嘎举派(俗称白教)的传入及教法源流

       藏传佛教嘎举派始于玛尔巴大师。他三赴印度,四赴尼泊尔,拜大班智达那若巴大师等数十位上师求法,完整获得“大手印”“那诺六法”等密法传承,冒着生命危险把甚深密法传承带回西藏,译经布道,成为藏传佛教嘎举派的始祖。达波拉杰冈波巴大师被誉为“如太阳般的弟子”,他经教通达,证悟圆满,将嘎举派实证与噶当派教法融为一体,形成教证圆融的教法 —达波嘎举。冈波巴大师是西藏佛教史上弟子最多的一位上师。他的弟子中,最著名的是被誉为“知三世”的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噶玛巴是噶玛嘎举开创者,是活佛转世制度的创立者。自冈波巴的众多弟子开始,嘎举派中又分四大八小派,其中噶玛嘎举最为兴盛。噶玛嘎举派自宋末元初就与江地纳西族等民族建立了施主福田关系。第二世噶玛巴在今昌都噶玛乡所扩建的噶玛寺是一座集纳藏汉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建筑典范。明朝时期,嘎举派正式传入江地。在云南,除藏族以外,还有傈僳族、普米族和部分彝族、白族信仰藏传佛教。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云南的藏传佛教吸收了当地的民族文化,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十五世仲巴活佛转世在丽江木府,在佛教方面造诣极高,又精通汉学,被嘎举派诸长老推举为第十五世噶玛巴的经师,后代理年幼的大司徒活佛执掌八邦寺及108座分寺教务。康藏佛教界都知道有一个“纳西大活佛”,江地人则尊称他为“木大喇嘛”。民国政府初立之时,康区权贵不肯归顺,伺机煽动叛乱,烽火燃在眉睫。受近代汉地佛教泰斗虚云大和尚之邀,十五世仲巴活佛说服康区权贵,调停战事,免百姓于战火,因功受国民政府表彰,封滇、川、藏宣慰大法师,并授特等文虎勋章。他还在江地倡导办学、鼓励农桑、行医施药,改善百姓生活,万民感戴。

       二、丽江市藏传佛教的现状

       丽江市地处川、滇、藏三省交通要道,是一个多种宗教共存的地区。境内有佛教(包括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少数民族群众信仰的东巴教、毕摩教、韩归教等原始宗教。大部分群众都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或天主教等,信教群众占总人口的比例远高于全省其他地区。其中,藏传佛教信教群众就有10万人,占全市信徒的60%,成为云南的第二大藏传佛教信仰区域。纳西族地区的藏传佛教与藏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即:十分注重学习汉文化,连建筑风格都与汉地相近;护法中必须供关圣帝君(关云长)。

       三、丽江藏传佛教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

       (一)有关部门个别人对党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认识不足,对待宗教问题具有“双重性”的态度:视宗教为倒退的社会现象,不能正确区分正常的和非法的宗教活动,一概采取“堵”的态度。有时简单地用行政命令、强制的办法解决宗教问题,以“左”的眼光看待宗教。

       (二)宗教活动场所遗留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和理顺。有的佛教活动场所,既是宗教活动场所,又是旅游景区,还没有按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进行管理,还存在园林、文化等部门对寺庙多头插手、职责不明的现象,难以贯彻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目前丽江市境内已纳入正式登记的46个佛教活动场所中,有六个佛教活动场所列为国家、省、市、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需要进一步解决宗教活动场所房产,理顺宗教活动场所与园林、文化、旅游等部门之间的关系。

       (三)丽江的佛教恢复发展晚于藏区二十多年。由于历史原因,措施不到位,曾有假喇嘛、假活佛活动于丽江,在国内外宗教界和游客中造成了不良的影响。下一步要依照历史定制,结合丽江实际,按照《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做好丽江寺院活佛转世工作。规范管理,维护广大信教群众和游客的合法权益。

       (四)目前全市藏传佛教领域,还存在教职人员后继乏人的问题,需要大力培养爱国爱教教职人员、佛教界人士,努力提高他们的素质。

       《丽江佛教》中白玛朗达写的介绍现在的第十七世仲巴活佛的文章说:

       经过多年的参学和实修,仲巴活佛已经对嘎举派和宁玛派的最高教法“大手印”和“大圆满”有了精深的领悟。由于仲巴活佛具有“不分教派,共同发展”的思想,他还向萨迦、格鲁和苯教的上师虚心求教,得到这三大教派的重要传承。此外,他还虚心地向汉地高僧大德求教。以看来很简短的《心经》为例,他曾向十多位汉地高僧求受传承和讲解。他也经常向很多弟子传授和宣讲《心经》。

       为了更好地学习显密二教的教法,更好地掌握国家的方针政策,与当今社会相适应,仲巴活佛于2001年到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深造。

       仲巴仁波切认为,一切法皆因众生而立,只要是对众生有利益的法,都是好的法。仲巴仁波切到汉藏各地和国外参学朝圣,无论宁玛派、萨迦派、嘎举派、格鲁派,还是汉传佛教的大德和圣地,他都无分别地参访朝拜。宁玛、萨迦、嘎举、格鲁各传承祖师,都是他天天要祈祷的。汉传佛教的《普贤行愿品》《金刚经》《心经》等也是他常常念诵的经文。

       2007年10月29日,东宝.仲巴活佛接法于佛门泰斗本焕老和尚,为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人,开启了中国汉藏佛教交流的新篇章。接法后,仲巴活佛的证量得到本老禅心的应可。仲巴活佛赞叹说:“禅宗‘不立文字,直指心性,当体即空’与大手印教法‘不著空有,任运自在’实为异曲同工。 ”

       作为一位藏族的活佛,仲巴仁波切并没有民族宗教的狭隘和偏见。他认为所有正派的宗教都是扬善止恶的,无论道教、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圣哲们教化众生的方法,都应该受到尊重。他十分欣赏汉地的儒学,他认为中国各民族都应该吸收儒学的精华,以提高自身的修养,构建和谐的人类社会。

       仲巴仁波切主张:不要用政治去诽谤佛法,也不要用佛教去诋毁政治。他说:“在某一时期,如果佛教能利益众生,那么我就用佛教的方法去利益众生;如果参政议政更能利益众生,那么我愿意参政议政去利益众生。 ”他认为,我们的国家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与佛教普度众生的目的是一致的。作为一个以利益众生为己任的活佛,参政议政,为国家、为百姓谋利益是应该的,也是理直气壮的。

       由于仲巴活佛爱国爱教,关心百姓苦乐,在促进边疆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建设、民族团结、社会安定以及宗教建设和管理工作等方面都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他曾先后当选为迪庆州人大代表、州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香格里拉县政协副主席、丽江市政协常委、丽江市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丽江市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云南藏学研究院院长。仲巴仁波切在国内外与各界人士交流时,一贯主张“世界和平、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友好交流、独立办教”,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或宗教分裂行为。

       《弘法》杂志中说:

       2007年10月29日,佛历二五五一年九月十九日上午,藏传佛教的十七世东宝.仲巴呼图克图活佛和八位活佛、三位金刚上师,专程前来深圳的弘法寺接法于年逾一百零一岁的本焕长老。

       藏传佛教的活佛、喇嘛正式举行隆重的仪式礼拜汉地佛教禅宗的高僧大德为师,密结亲缘,共同参修佛法真谛,这在汉藏佛教史上尚属首次。

       中国佛教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包括了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三个组成部分。其中的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信众很多,影响很广,很早以来彼此之间就开始了文化交流,为维护民族团结与国家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历史上的因缘:自唐朝文成公主入藏以来,汉传佛教就随之传入藏地。近现代以来,汉藏两地佛教交流更加增多。民国期间太虚大师主持成立了汉藏教理院,开展两地佛学交流。汉地的法尊、能海等高僧大德前往藏地参访学法,藏地的班禅、章嘉、诺那、贡噶等大喇嘛前来汉地交流佛法。同时,藏地高僧朝拜汉地名山古刹,汉地大德研习藏传经典。而且在此期间,汉藏两地高僧大德还共同演绎出了不少民族团结的传奇故事。

       1911年,禅门临济宗第四十三代宗师、73岁的虚云长老在佛教名山—云南鸡足山成立滇藏佛教会,经过艰苦努力,使云南鸡足山的佛教面貌焕然一新。民国初立,西康王公贵族不肯易帜,民国中央政府命滇军出兵,任殷叔恒为总司令,欲统兵征讨。德贯南北、饮誉中外的高僧虚云老和尚不忍战争殃及无辜,竭力说服殷叔恒暂屯兵大理。虚老随即受蔡锷将军之托前往丽江,恳请十五世东宝·仲巴活佛出面对西康武装势力进行调解。在西康享有崇高地位的东宝.仲巴活佛,不顾年高体弱,慨然应允。感于活佛悲悯众生之心,西康王公贵族接受调停,承认了民国中央政府。汉藏之间避免了一场战火灾难,从此和睦相处。因说服西康权贵归属中央有功,民国中央政府于1912年授命云南总督府,确认十五世东宝活佛清朝所封任的呼图克图之称,并委任为丽江、永胜、中甸、维西、德钦、宁蒗及藏边黄、白二教宣慰大法师。汉藏两位佛门领袖共同演绎了一段青史永存的维护民族团结、爱国爱教的佳话。

       现存于丽江指云寺的指云寺碑就清楚地记载了这一段历史:
       特奖五等文虎章(节制丽永中维、藏边白黄喇嘛)宣慰大法师东宝:

       粤稽西天有佛,其道曰仁,具悲悯观一天人,视说平等,法鼓大同春。精其道者,类能以功德庄严、法力布施,洒一腔热血,铸黄金世界,出五道众生于大狱。善哉善哉!

       东宝宣慰大法师,我闻如是,如是。

       师,郡世守子,能读儒书,幼皈于佛,即以昌教为任,壮游西藏、青海,摄四宝教权,声名籍甚。旋归,因功绩进号堪布。

       民国肇造,川藏构祸,烽火弥天,日残万众。师宏大愿,授职宣慰。婆心化导,千里倾诚,而又设僧侣学以宏教育,创佛学社以资研究;开蚕林以利用,造织厂以厚生。因时利导,救弊扶危。十三大寺僧徒千百、资财千百,昔也岌岌,今庆平康。彼勋章宠钖,匾额频颁,固也非幸也。呜呼!国利耶?民幸耶?佛之福人耶?抑吾师之誓愿固如是耶?夫出家原为一大事,非自了一己也。佛言度尽众生祗完自家本分,大哉!佛言,师庶几乎?今当分会告成,大众合掌虔诚颂功记石以著于后。中华佛教总会滇西丽维佛教分部全体同立。民国四年四月朔日。
       十五世东宝.仲巴活佛与虚云老和尚是老同参。在十五世东宝.仲巴活佛圆寂后,十六世东宝·仲巴活佛举行坐床大典,虚云老和尚又以清朝慈禧太后供养的一串珍贵的念珠和一部《金刚经》相赠祝贺。

       盛世兴佛,藏传佛教的活佛喇嘛正式举行仪式礼拜汉地佛教高僧大德为师,密结亲缘,充分体现了藏汉民族之间的友谊,无论是对佛教界,还是整个宗教界,乃至整个国家民族,都有着重大深远的意义。和谐交融的宗教关系必然带来和谐融洽的民族关系、社会关系,对和谐国家的建设与世界和平都会有着极大的帮助。这次接法活动将在中国佛教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影响将会更突出地显现出来。

                                   文章选自2009年3月2日《藏汉融合 —随师云南之行见闻记之五》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随喜赞叹贤玺师兄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