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论坛首页
  • 龙泉之声
  • 学诚法师
  • 师父微博
  • 查看: 139|回复: 2

    [大和尚教会我的那些事] 【和尚·博客】侍师日记专辑三——主动善巧地弘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贤玺 于 2017-11-13 22:39 编辑

    第六章 第十一次中韩日三国佛教交流会议

    Chapter 6 THE 11TH CHINA-KOREA-JAPAN BUDDHIST COMMUNICATIONCONFERENCE
    主动善巧地弘法



    文章选自2008年4月15日《韩国之行——主动善巧地弘法》
    提示:弘法,就像传播信息一样,要最迅速地把信息传布出去,让大家都能够接受。这就要掌握主动权,不能只是被动应付。如果只是个人修行用功,当然这方面可以不管,但是一个庙乃至整个佛教,要想立足、生存、发展,就必须注重积极主动地弘法。


        2008年4月15日,陪同师父乘坐晚上19:30的Z21次列车赶赴上海,准备由那里飞往韩国济州岛,参加第11次中、韩、日三国佛教交流会议的预备会。从广济寺中佛协出发之前,师父作了一个龙泉寺人事安排的决定,由某甲法师代替某乙法师担任博文写作的组织工作。

        某乙法师之前身兼数职,不大照顾得过来,也多次因为身体原因向师父提出换人。师父说,某甲法师的文章写得不错,而且也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因此决定由他来接任。师父也提到,应该多为僧团培养一些人才,这样才能成就更大的佛法事业。

        在路上,师父笑着说:“某乙几次跟我发邮件说不干博客了,真的不让他做,不知道会不会有想法。”

        通过这句话,我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用心很细,生怕一个换人的决定会影响到弟子的心力。于是我说:“如果是我,多少会有些失落。不过,网站和基金会也够他忙的。”

        师父的笑容不减:“昨天他跟我讲做网站要七个月,我回答说,做网站不像长庄稼,一定要等多长时间才成熟,多发动一些人做,不就可以提前了吗?这样多批批他,可以消除他的慢心。”

        我又谈了在参加讲经交流会时的一些感受。师父说:“与人交流,首先要有尊重的心、平等的心,不要觉得比别人高一等。除非你要代表国家出去跟人家谈判,那种场合不一样。佛法讲慈悲喜舍嘛,舍就是要有平等心。另外,谈一个问题的时候要轻松,不能太严肃,还要活泼,也就是要灵活,讲求善巧方便。咱们山上的法师,大部分都容易变成说教。”

        听到这里,我很是汗颜,因为自己平常讲佛法是倾向于理论化的。我赶忙掏出笔记本,记录了下来。

        师父继续讲:“要考虑怎样表达才能让人接受。如果只是照本宣科,人家是不容易接受的。比如,业果有四个基本法则,你不能只是照字面把这四个法则解释一通,你要讲自己的体会,自己对这四个法则是怎么领会的,让人家从你亲身的‘喻’当中产生信心。弘法,就像传播信息一样,要最迅速地把信息传布出去,让大家都能够接受。这就要掌握主动权,不能只是被动应付。如果只是个人修行用功,当然这方面可以不管,但是一个庙乃至整个佛教,要想立足、生存、发展,就必须注重积极主动地弘法。在这方面,贤辛法师最近通过几次法会有所体会,而某乙、某丙、某丁等人还不太行。”

        我:“感觉某戊法师对人心的把握,很有功夫。”

        曾经有居士讲,在龙泉寺最怕两个人,一个是师父,一个是某戊法师,因为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师父:“某戊的问题是,功底还不够,还难以把问题讲得很透彻。”

        我:“您是指对佛法修行体会方面的功底吗?”

        师父:“对。他的特点是有亲和力,也有一定的感染力。在说法的方式方面,他也比较灵活,并不只是说教。”

        我:“他的理念课别人挺爱听。”

        师父:“他问怎么带动理念课,我跟他讲,一个月只要讲一篇文章,每篇文章只要把一点讲透就够了。反复讨论:现在有什么问题,谁改了,谁没有改,以后怎么办等等。抓住一点,重点突破,习气毛病才能改得过来。否则的话,这次上课讲这几点,下次、下个月还是讲这几点,就没有什么大作用。以前我跟大家说过,只要是开示过的问题,我一般都不会再重复讲,让大家听录音去。我要不断累积新的东西,然后出来再讲。重复讲,还不如录音机。”

        想一想,《感悟人生》《苦乐人生》《认识人生》,师父的确是不断推陈出新。但是,以前的东西许多弟子还没有消化,师父就不讲了,我总觉得有点可惜。于是请教师父:“可是,听录音的效果总是比现场听差很多啊。像有些大德,一个重点问题也是反复讲的。”
    师父:“信心的基础够了,重复讲才可能有用,否则别人肯定不爱听,乃至反感。实际上,如果听的人有很强的信心,也不在于讲了什么内容,总会得到加持。”

        我:“很多人都说某戊法师观察力比较强,乙班同学也都佩服他。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在观察根器方面比较欠缺,不知应该怎么改进呢。”

        师父:“咱们山上的同学,其实不少都有这方面的问题。简单讲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些同学大部分比较内敛,二是比较重视防护根门。心,比较内敛;根,防护根门,这样就对外境不敏感,某戊在这方面好一些。当然,我们这些同学,也是各有所长。某戊目前讲得效果不错,但能不能坚持住,能不能越讲越深,不断深入剖析,就要看他的功夫了。”

        我点点头,手里忙着记录。

        师父又说:“其实,他能讲得好,还跟他对我的理念比较认同有很大关系。以前我跟某己法师谈话,他都会在旁边用心听,比较受感动。而且,他如果从哪里听到了什么消息,他都会跑过来问我,我跟他一讲,他就会比较服气。他如果不讲,我是不会和他说的。”

        我:“他说您讲过,因为他对您坦诚,您才会对他坦诚。”

        师父:“是这样。其实接受一堆无关的信息,对修道是不好的。人容易有一种毛病,喜欢传播这种无关的消息,其实这些消息,很难分清楚,却会引起人心的不安。”

        我又说:“感觉您讲法的语言很生动。”

        师父:“自己有体会,再对经论进行诠释,彰显出来的内涵就会不一样。像某庚只要把我的原话记下来,就可以成为一篇博文。我以前问他为什么这么有积极性,他说他想带个头儿,让别人更重视我随谈中讲过的话。”

        我:“这个他也跟我讲过,我觉得他造了一个很大的善业。”

        在北京站与中佛协国际部副主任普正法师会合,他在韩国留学数年,韩语讲得很流利,对韩国佛教也很了解。在车厢里,师父与普正法师就佛协工作方面的事情进行了一些交谈。我特别注意,师父对下级的态度正体现了一种“尊重、平等”的内涵,且显得轻松亲切,很值得自己好好揣摩。抽空儿,我也向普正法师请教了一些韩国佛教的基本状况,再结合网上查到的资料,在这里作个简介。大约在公元4世纪,佛教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之后,新罗时代、高丽时代,韩国佛教在国主的拥护下,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并形成自己的传承体系与特色。朝鲜李氏王朝建立后,多位君主奉行排佛政策,佛教因而备受压抑,元气大伤。在李朝第四代(公元1424年)时,全国寺院只保留禅宗18座、教宗8座,并禁止僧侣在京城内出入,严格限制僧侣人数。

        随着李氏王朝的覆灭以及随后日本对韩国的殖民统治,佛教的状况也产生了很大变化。由于不再受到压制,佛教比较快速地实现了复兴。在此过程中,一部分寺院和僧侣仍然维持着传统的丛林式特色,而另一部分则力求使佛教适应现代社会的变革。在韩国佛教现代化的过程中,佛教电视台、佛教大学的出现具有重要代表性和历史意义。

        据说,目前韩国佛教共有寺院近两万所,僧尼三万多人,信徒约两千万人,接近总人口的一半。曹溪宗、太古宗、天台宗、真觉宗、总指宗为韩国佛教的五大宗派,其中尤以曹溪宗的影响力最大,韩国宗团协议会的会长目前即由曹溪宗总务长智冠长老担任。

        普正法师还说,韩国佛教团体对政治是比较关心的。有一种说法是,佛教支持的候选人不一定能当上总统,但是佛教反对的候选人一定当不成总统。现任总统李明博曾经不小心得罪了韩国佛教界,结果赶忙到各个佛教团体登门道歉,力图挽回影响。由此也可看到,佛教在韩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早上7:00列车抵达上海,中佛协副秘书长照诚法师前来站台迎接,我们一行四人再赶往浦东国际机场,乘坐10:50起飞的MU5037次航班,飞赴韩国济州岛。

        经过一个小时的航行,当地时间12:55,飞机降落在韩国济州国际机场。韩国宗团协议会办公室主任李尚珪等人到机场迎接。济州岛占韩国总面积的1.84%,人口约五十多万。济州岛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且有着淳朴的民风、悠久的历史文化,是世界级的旅游胜地,有“韩国夏威夷”的美称。在车上看到沿途的风光,引人注目的是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以及极有特色的红泥房屋。可惜的是,由于济州岛比较热,已经过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否则一路还会有更美的景致。据同乘一车的翻译李仁玉居士介绍,韩国人很崇尚住红泥造的房屋,据说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且只有富人才能住得起这样的居所。

        中佛协代表团一行四人下榻在度假村ShineVille,此次会议也将在这里举行。

        17 :30,举行了与会三国代表的见面会。首先由东道主韩方首席代表、韩国宗团协议会秘书长泓坡法师致欢迎辞。之后,由师父以及日方首席代表、日本三国交流会议常务理事中村宪一郎先生分别代表中方和日方发言。

        师父说:“我代表中国佛教代表团一行,对韩国宗团协议会表示衷心感谢。我们来到风景秀丽的济州岛,感到非常愉快。尤其是看到韩方、日方的各位老朋友、新朋友,感到非常高兴。我们将对‘第11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大会’的有关事项,包括时间、主题、举办层次等进行商讨。我相信同时也祝愿,明天的预备会议通过在座各位的努力,一定会圆满成功。再次感谢韩方在晚宴之前安排的这次见面会。”

        接着,泓坡法师介绍了此次会议的主要日程安排,并征求了中日两方面的意见。在见面会之后,由济州岛观音寺住持元宗法师做东,宴请与会代表。同时出席宴会的,还有济州岛仅有的三位国会议员,他们热忱地与代表们互致问候并交换名片。国会议员在宴会前的发言中也表示,将会全力支持此次预备会能够顺利地举行。

        席上,有位韩方代表与师父谈起在1988年奥运会时韩国佛教界的一些举措,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当时制作了很多印有佛像的胸章,与每一位奥运代表结缘。据说,有很多体育代表很喜欢这样的胸章,因为这是东方文化的一种象征。除此以外,韩国佛教界还给每一位获得金牌的选手,制作了另一枚印有佛像的金质纪念牌。这些方式,也许都是韩国佛教主动善巧地弘扬佛法的一种体现吧。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随喜赞叹分享!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说:“与人交流,首先要有尊重的心、平等的心,不要觉得比别人高一等。除非你要代表国家出去跟人家谈判,那种场合不一样。
    佛法讲慈悲喜舍嘛,舍就是要有平等心。另外,谈一个问题的时候要轻松,不能太严肃,还要活泼,也就是要灵活,讲求善巧方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LongQuanZS @ 2001-2017 CComsenz Inc.(京ICP备09021374号)